正文 第十三节 小老头的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猫神 书名:我是男猫喵
    小老头带着我出了大门,慢慢吞吞地走的我心烦,也太慢,十秒钟迈一步,已经五分种,才走出近十米远……

    那只叫拉拉的狗,据说风吹晒的从不离开我家门口,看到我出来,高兴的跳起来,跟在老头后面,汪汪叫个不停,老头难道就没有一点觉悟?这只死狗是不是上了我……(狗上猫?)我想也不太可能,哈哈……

    老头慢吞吞地走路,开始引来了人们的驻足,我们小区有钱人多,闲在家里的人也多,从我家门口经过的人都停下来看他,去去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老头跳太空舞吗?只不过是发抖的太空舞……连看闹的人也散了…还没走到…是不是这两天都要在路上渡过?……我不要~~~~妈妈我可不可以吃了饭在去?……

    终于,他走到了一辆红色轿车面前,哎!吃两顿饭外带上一次厕所的时间都够了。他翻动他的口袋,是找钥匙吗?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截铁丝?铁丝?!他要干什么?只见他对着车门捅了几下,开了?!进了车内小老头把拐仗一扔,把我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他真的可以吗?他打开了方向盘下的一个盒子找了两根红红绿绿的线扯断,两根一碰电火光一闪,车发动了。

    他…他…真是在偷车?没想到这老头外表看起来就不简单,原来真不简单!车一开动,他象疯了一样冲出了小区,高速的在公路上拐来拐去,又是超车又是闯红灯!向市郊狂奔,看他走路那么慢,原来是个急子的人。

    不一会儿,就招来了几辆警车的追赶。大喇叭不停的喊,“前面的车,请停车。前面的车,请停车。你超速了,你超速了。我们要例行检查,例行检查。”可老头象故意飙车似的,油门一脚踩到底,比刚才还快。可苦了我,我在座位上滚来滚去,不行,这样我会死的,我努力挣脱书包……还被装在书包里,可怜。

    “怎么样?小圣,刺激吗?”刺你妈个头!我要吐了。后面的警车一路响鸣的追赶,突然一阵急刹车,我终于从书包里滚了出来,险些撞到玻璃上。

    警车也到了,那些警察把车全全包围了。有个人敲了敲窗户,老头放下了车窗户,我再也忍不住,趴在窗户上吐了……

    “哇!猫吐了。”刚好吐了站在车门旁的警察一,小老头连忙把我抱了起来,“唉呀!是不是怀孕了?”死老头!我是男猫啊!他瞅了眼我的小,“哦!是公猫。”才知道!“公猫会怀孕?真奇怪!”我……无力……

    “老先生,老先生请你下车。”小老头好象才发现有人!惊奇地看着车外的警察,那表象出生的婴儿一样无辜。

    “什么?什么?我听不清!你们到我家来干什么?”这是他家?下了车,我才看到车停在一栋大宅子前。

    “你超速了!”一位警察在他耳边大吼。

    “这么大声干吗?耳朵都给你吼背了。”老头不满的掏掏耳朵。人家不是为了让你听清楚一点吗?

    “老先生……”那位警察还没说完,被一个警察拦住了,“我来,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将作为呈堂证供……”这句话好耳熟。

    “什么?你要抓我?你有什么权力?我又没有犯法。”

    “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们要拘捕你,因为你偷车!人赃拘祸,你有什么好狡辩的。”那个人拿出了手铐。

    “偷车?偷什么车?这是我自己的。”他的车为什么要用那种方式开?

    “真是你自己的?”

    “当然。”

    “撒谎!”

    “岂有此理!竟然说我撒谎!去叫你们局长来,要他当面说说我是怎么骗人的。”

    刚说完,一辆黑色的轿车开来了,从上面下来一个警察。“好了好了,归队归队!”

    “什么?”询问老头的警察不敢相信。

    “一场误会,一场误会。”他又对老头说:“张老,对不起,年轻人不懂事!你看,那才是你的车,你开错了。”

    “开错了?”老头颤颤威威地走到黑色轿车面前,东摸西摸。把钥匙从车上拔下来,“真是我的车,你怎么拿到的?我还以为丢了钥匙。”

    “没丢,就在车里,你忘了拔!”

    “喔!忘了拔,你瞧我这记,眼神又不好。”

    “没关系的张老,我们局长交代过,要多照顾你老人家。”老头直点头。

    “好了,都走吧!把车拖回去。失主正急着呢!”又对老头说:“张老,你看给你添麻烦了。我走了。”

    “好走,好走。”不一会儿,只剩下那辆黑色的轿车了。

    警车开到了公路上,“主任,这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你才来不知道,这个老头是市里名人之一,出名的古怪。局长也让他三分,他成天不出门,只要一出门一定会出乱子,开别人的车回家,还是好的。还有更糟的。要是骑摩托车就抢别人的包,硬说是自己的。还……”

    老头站在门口看着警车消失的方向,一阵阳怪笑,我怀疑他一定是故意地。

    天上一只乌鸦飞过……

    我跟在小老头后面,突然‘叭’一声我面前从天上掉下了什么东西。我一看,哇咧!米田共!我抬头一看,一只乌鸦!有种不祥的预感,今天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吧?唉呀!恶心,听说侯鸟传播禽流感,不会被传染了吧(路人:乌鸦是侯鸟吗?)?我一蹦一跳地免的踩到。

    “小圣圣,快进来。”我一阵恶寒!所谓不祥也许就是指他,死老头不知要怎么折磨偶。刚一进他家门,他‘啪’地撇上了门,我看着他笑眯眯眼睛象弯月亮,就有种想逃跑的冲动。可恶!真不该为了麦丹劳如此买命!(某人:终于承认了。)

    我认命的开始打量他的家,这么一看,吓了一大跳,地上、桌子上、灯上、屋梁上爬满了肥嘟嘟的老鼠。自从我减肥成功,材苗条了很多,有一些老鼠比我都大一圈,太…太恶心了!

    “小圣圣!拜托!”小老头地对我说,靠!不会把我找来,就是为了这事?死老头,去死吧!我要是帮了你,今天不得禽流感也要得鼠疫。哼!鬼才帮你,我不屑!

    “小圣圣,帮帮忙!”我才不管呢!我这种有超级洁癖的人,怎么会碰那些令人作呕的老鼠。

    “你帮了我,不是就吃了老鼠大餐了吗?”你去死吧!别活着浪费时间,见我不理他,他竟然大胆的抓我的尾巴!

    “喵呜~”我尖叫一声,没想到房间里顿时大乱,老鼠四下乱窜,反倒把我吓了一跳,这下可好老鼠都跑没了,会不会回来就不碍我的事了。

    “小圣圣,好厉害。”小老头高兴地拍手,靠!还装嫩!呕~~我大摇大摆地走进他家,也真够…真够…乱的。到处扔满了书,似乎好久没打扫,我的脚底一层灰。我真怀疑这种地方会住人?死老头不会是把我骗到这儿来想对我有什么不良企图?

    “小圣圣,来爷爷抱。”虽然不愿,但想一想把我的衣服弄脏了,还是爬到了他的手臂上。他家从外表看还真是普通普通,城乡交接地特有的那种房子,面积很大里面空的,也没什么家具。看样子小老头一个住,他抱着我进了里面的房间。只有一张,一个立柜。很奇怪他打开了立柜,他不会是要把我放在里面吧?里面只有几件衣服,连他带我都进了衣柜里。难道有暗门?搞什么,这年头流行玩秘密?

    衣柜门一关,里面竟然亮起灯,不过这灯光来自脚下。然后进入了失重状态,地板缓缓地向下移动,电梯?原来是地下有猫腻!电梯停了,立刻惑然开朗,一看就知道是个地下工厂。我说嘛,爷爷的朋友也应该有那么两下子。各种机器在转动,还有机器人,其中的一个还帮老头取下书包穿上一件白大挂。“博士,你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机器人发出僵硬的声音。他随意地嗯了一声,机器人走开了。

    老头独自抛下我走了?这个时候我发现他走的一点也不慢,死老头装蒜有一。我左看右看都很惊奇,他不是鉴定宝石的吗?怎么也玩起发明?一排排机器设备,红红绿绿的液体,忙忙碌碌的机器人。机器人虽说已经不稀奇了,但这么多不同种类的机器人还是头一次看到。

    老头我看不到人,不知道到哪儿去了,一个人呆在这大厅里,怪无聊的,我准备四处看看,刚走几步,突然觉的有什么动静在后。我回头一看,赶快跳开,靠!差点压着我的尾巴!这设计的机器人也忒差劲!只知道朝上看,一点也不照顾矮小的群众。机器人下面是象坦克一样的轮带,走起来没声音。看来我得小心一点,要不然一不留神,被压成一张纸。

    “小圣圣,你在哪儿?”一声麻的叫声让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小老头在找我,我朝着声音方向看,他来了。他想抱我,我可不想让他抱,这房子里很干净。但还是被他抓到了,他不怀好意的笑着,“小圣圣来和爷爷做一个实验。”我一听心里咚咚直跳,不会把我解剖了吧?虽然我与众不同,可也不想就这样魂飞魄散,万一,一不留神变成了一只普通的猫,那我不是真的玩完了。

    “喵喵啊呜喵喵呜……”我怎么大喊大叫,也挣脱不了老头的魔掌。他干脆抓着我的脖子,弄的我好疼。

    “小圣圣,别动我带你看看我的发明。”看发明?早说!原来不当小白(鼠),他走到了一个很大的平台上,小老头把我放在了上面,那上面还有一个很复杂的仪器。头顶上尖尖地,看上去很重样子。

    “小圣圣,没见过吧!”的确没见过,我摇摇头。“这是自动水笔!”水笔?他拿出一张纸,然后拿起那个怪物在纸上画。果然是笔,有黑色的笔迹。那尖尖的一头,仔细一看还真是笔尖。“这个笔可以自动从周围的环境中吸收水分和微型颗粒,然后合成就可以写出来字,再也不用买墨水了。”这种发明他也想的出来!谁拿这么重的笔写字,费那么大的劲不如买一只省事。这老头瞎忙。

    看到我不屑的样子。他又把我抱了起来,跑到一个大的仪器前,这又是什么?不会又是一个麻烦的发明吧?突然小老头把我固定在一个板子上,几根带子绑住了我的脚、脖子、尾巴、肚子上也有。让我动弹不得。我觉得被骗了!

    “小圣圣,你刚才吐了,我看看你有没有怀孕?”怀孕?这老头还惦记着?

    “喵喵啊呜呜……(我是男猫,放开我,放开我。)”这老头听不懂!把我放在仪器里过了一下,里面很很闷,我差点喘不过气来。死老头太可恶了!

    “没怀孕?真奇怪!”我看奇怪的是你,“再好好检查检查。”不知道老头还要如何折磨我。不一会儿,又把一大堆线安在了我的上。这老头是医生?不一会儿,不知从哪儿冒出几张图纸,他拿着图纸还嘟囔着:“小圣圣,你的心电图和脑电图怎么和普通的猫猫一样。”

    原来…原来…是这么回事!把我骗到这儿是为了图纸!看来爷爷也有份!

    “这么聪明的猫和普通的猫没有任何不同之处,按理说这猫的大脑容量应该很大才对,不对,也许是大脑皮层活动率比较高,人也有类似的说法。那它的大脑皮层上分泌的胰岛素应该提取一点……小圣圣,你别跑啊!”

    我能不跑吗?一会儿我就人头落地了(是猫头吧!)。我趁着他还在嘀咕,把绳子咬断,拔腿就跑。东窜西窜被老头堵在了墙角,看到一个通气孔,想也没想,就钻了进去。

    终于逃脱了,等我到了地面上,天已经黑了。天空星星点点地,一闪一闪仿佛在嘲笑我,真该死!我是不是家也不能回了?如果回了家,爷爷又把我买了,拿去做实验怎么办?哼!爷爷一天对我笑,原来是笑里藏刀!

    我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看到那边有灯光,我知道那一定有人家,老头家好象没灯的样子。总之,先试探试探看能不能看出点什么,比如这里是哪儿?怎么能回家?至少还要等到天亮,我才能看清这儿有没有公路。

    我现在走在田梗子上,这市郊还有小麦?我第一次看到,这小麦还长在水里……(是水稻啊!老兄!)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男猫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