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节 葬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猫神 书名:我是男猫喵
    早上起来都半上午了,对我现在的样子还真有点不习惯。刷牙很费劲不说,这脸怎么个洗法?一洗不是全都湿了吗?算了,反正没有露的皮肤,就在眼皮上点了点水,就算洗过了。还没走到楼下,突然听到爷爷的怒吼声?

    “别在让我看到你,小子!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谁这么大胆敢惹爷爷,得赶快去看看。爷爷在温室,一进去就发现爷爷一个人站在那儿,怒发冲天,气的冒烟!我在仔细一看……汗……有人在温室……大便,还好几堆,并且用爷爷最喜欢的花的叶子…当手纸…

    死胖子,我说昨天中途出去了好几趟。原来在这解决了…爷爷满眼冒火。我还是躲一躲先~装做没看到退回到客厅里。咦?家里其他人呢?怎么都没见,我正纳闷着呢!爷爷也回到了客厅,我偷偷看他的表,还好没有爆发。我也松了口气,在过去,他那样的吼叫声,无论关不关偶的事遭殃的都是我。命苦~断胳膊折腿的常事!(某人:喂!有些夸张…猫:不夸张有人看吗?)

    “喵啊喔~(爸妈呢?)”我走到爷爷跟前。

    “你饿了吧!来爷爷给你早餐。”爷爷在冰箱里拿东西。我跟在他后,看到他拿纯牛

    “喵啊呜~(我要喝酸)”

    “爸爸妈妈去办事了,一会儿和我一起去。”沟通!沟通太成问题了,我说这个,他扯那个。哎~在餐桌上我自己拿了吸管喝牛,爷爷直夸我聪明。那当然了,这不是明摆着吗?虽说猫爪没有人爪好用(人爪?),但人脑我可有……(心虚)我有吗?好象也是猫脑吧!…汗…

    饭后爷爷叫的车也来了,抱着我上了车,去哪儿呢?我问爷爷,可他听不懂。我也不知道爷爷到底要带我去哪儿?爷爷无声的叹息,抚摸着偶的头,望着车窗外,他的侧脸让我不忍看下去。车离市区越来越远,远远地可以看到一个冲天的大烟囱,向天正冒着黑气。车也仿佛朝着那个方向驶去,有车队从我们旁经过。我随意瞄了一眼,吓出了一冷汗!有的挂着挽帘;有的挂着白花。火……火葬厂……我的心剧烈跳动着,这是要参加谁的葬礼吗?还是……我不敢想,偶只希望老天在拉兄弟一把,我闭上眼睛,心里嘀咕着,开过去~开过去~开过去……

    不知多久,车停了。我试探着睁开一只眼,一个很大的停车场四周有着很茂盛的白杨树林。我又睁开另一只眼,车场里有很多车,最多我也只能看到车股。我还是有点暗自庆幸,一转头…晕…那可不就是大烟囱!烟囱前的三层办公楼门口,有很多的人,个个穿的肃穆庄严。应该是参加别人的葬礼的吧。要是我死……呸呸呸,不能说不吉利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人看吧!

    爷爷抱着我绕开了人群,进入了一道侧门。大哥、小哥、爸妈、张姨还有我家的园丁(顺便说一句,那园丁是张姨的老公。)他们正围着一个躺在上的人,在头部还有两个穿白大挂戴着口罩的人(医生?),正…正在画妆???没搞错吧?我揉揉眼睛,没看错手上拿的不是手术刀和镊子,的确是一只眉笔和口红。

    走到他们跟前,不用说你们也应该知道了,那在画妆的人就是偶本人。我总算是看到了一回自己闭着眼睛睡觉是什么样…汗…真的,给我的感觉就是在睡觉,很安祥嘴角上扬象微笑一样,仿佛正在做什么美梦。死都死的这么帅吗?看来我真是天生丽质。

    那两个画妆师离开后,爷爷放我在边,“爸?”爸爸拉住了爷爷的手臂,“不要紧的,小圣通人,它不会乱来的。”我坐在旁边看着自己,还真他妈的别扭,我怎么能够回到自己的体里呢?我跳上了自己的体,趴在心脏的位置闭上了眼睛,我在想是不是一睁开眼看到的是天花板而不是自己的衣服,那该多好。我睁开了眼,还是没有变化。眼前是我最不喜欢的西装。为什么不给我穿偶喜欢的衣服呢?我都死了也不能顺着我点?太抠了!虽然这样也很帅(……)。

    我又试着自己吻自己?是不是这样?还是没起色。怎么办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要是牛魔王的妹妹在这就好了,来个移魂换影,就搞定了!可是别说是牛魔王了,一眼看过去连只牛都没有!等到一火化,那我不就是要开始真正的猫生了?不要啊!!!呜呜…呜呜…

    就看到一只猫双手捂着脸,发出象哭又不象哭的声音,全家人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哈哈哈,如果我在场一定会笑出来。可惜除非我照镜子,要不然这辈子也别想看到这场面。老妈她看不下去,把我抱在怀里。

    “小圣别哭,圣要是活着会很喜欢你的。”这不是废话吗?咦?老妈怎么知道我有自恋倾向?…(某人:已经把自己当成猫了。)…

    一位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可以开始了。”开始???开始什么???不会是……

    “喵啊呜…喵喵…喵啊呜…(不要啊…不要…)”我拼命的叫,可是老妈抱的我很紧挣脱不开。眼看着我躺在上被一步步推远,消失在一扇门里,没…没救了!怎么想都觉得是场梦。原来人生如梦就是这种感觉,总算明白了一条大…大道理。我,重重地点点头!

    “我们过去吧。”去哪儿?没有人回答我,我被老妈抱着进入了我刚进的那扇门。原来…原来是追悼会!我的?可不是,哦靠,头一次看到还有和尚!难怪我怎么觉得隐隐约约听到一种声音,原来是木鱼。几个老和尚呜哩哇啦正念着经,我倒希望他们不是在超渡我而是叫我还魂。我要下来,老妈放下了我。我跑到一个最最最最老的和尚面前,兴许他能看出点什么。我在他面前走过来又走过去,来来回回好几遍,把我累地。他好象没注意到我,我爬上了他的膝头。我看到他偷偷地睁开了一只眼睛,看了看我,又偷瞄看有没有人注意到他,没拿佛珠的手快速地把我拨到了一旁。差点拨得我在地上翻几圈,那力度一点不象老人。哎哎~~算了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骗钱的。他们哪儿真懂超渡啊。

    你们歇着吧,我出去转转。一个男的正念着什么,没注意。这厅里坐了不少人,原来我死了,还有这么多人惦记着。看来魅力不减当年,死都死的那么风光。(……)在仔细一看其实并不都是新面孔,都是打过交道的人。那不,我最近转过一个学校的校长和班主任。哎哎,一眼望过去全是教育界的精英,不是校长就是主任…晕…我死了关他们什么事?

    你看那哭着抱成一团的两个女人,是我曾经呆过的教会学校的校长修女和老师。女人啊,可真是多愁善感。我走到他们跟前,“呜…呜呜…呜…”你瞧哭得正欢。“这个小恶魔再也不会祸害人间了…呜呜…”啥米???原来是高兴的流泪…我晕死…我和你们有这么大的仇吗?我死了这么高兴?不就是掀了你这个老处女的裙子,到处宣扬你穿的是丁字裤嘛!(路人:人家不恨死你才怪!)切~我鄙视你。

    我家邻居老头也来了,他老伴说:“哎,这么年轻就走了。”“是啊,真是可惜了。我还想换只八哥养呢!”啥米?还惦记着我爸给他买鸟?也难怪每次都是他想要什么就买什么。我呸,人渣!

    和我玩的好的几个兄弟,也来了。“圣哥要是不死就好了。”“是啊,没人带我们玩了。”“没人帮我们摆平了。”“他真不该死!”你看看!这才象人话!“再也没有人替我们买单了!”……“嗯!”几个人重重的点点头。我……要抓狂了,原来我做人这么失败,不如死了算了。哼!

    我正躲在角落里生闷气,人渐渐地散去了。我也应该回去想想办法,我就是不死,气死你们。等我活过来,哼哼…哼…我已经在想怎样报复他们了。我慢悠悠地走到已经空的前排,一抬头,妈啊!我的体呢?连忙跑去找,和尚也没了,爸妈也没了,连我的那幅巨大的帅哥象也没了!不会是……不敢想,我拼了老命的找啊,一间又一间的房子,他妈的,一个火葬厂搞这么多店铺干吗?什么花圈、寿衣、骨灰、盒石碑,靠,还都是专卖。原来这年头赚死人的钱那么好赚。

    终于在一间有很多沙发的大厅里,看到了我们一家人。妈坐在沙发上哭,小哥在一旁安慰。张姨也在哭,张叔在一旁给她递面巾纸。在这坐着干什么?想不通。那边也有几家人,也是哭哭啼啼地,看到妈妈那么伤心,我不知道该上前还是在一旁让她默默的哭个够。我正犹豫着,突然瞄到角落里有个人蹲在那里。不会是…果然是幽灵,世界上也只有他会这样的。难道他…崇拜我?(臭美!)也就是说美女sir…我转了一圈,没看到。

    门“哐当”一声响了,从那边的側门进来一个人,穿着火葬厂的工作服,手上还拎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径直就朝我们一家走过来,“你们是秦圣的家属吗?这是他的骨灰。”我一听差点没晕死过去,我…就这样挂了?还是真的,我抓了自己一把,不仅很疼,还抓了一地猫毛。天~我倒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样待我。我真得好好想想什么时候处犯了天条?

    直到回家都还没想通,才发现小哥并没有和我们一起回家。可不一会儿,小哥就打来了电话。是悟哥接的电话,“告诉爸妈,刚才抓到嫌疑人了,”小哥那个大嗓门坐在客厅里的人都听到了,停下了手上正忙的,望着大哥的方向,想听听还有什么况。“那个人他化装成和尚的样子,还颂了一通经,就是他坐在前排的白胡子老和尚。在追悼会的时候,偷偷的检查弟弟的体,被美女sir当场抓获。现在正在审问,审完回家在告诉你们。啪!”挂上了。大哥拿起电话一个字也没机会说,“这个潜真是的。有话好好说嘛,非要一口气说完。”

    我说嘛!那个人看起来有猫腻,原来是假扮地。我还是想不通,我就这么挂了……

    “小圣怎么了?”张姨拿桔子给我吃,可是我没喂口。

    “它从那儿回来就这样,闷闷地。”换了你能高兴起来吗?“刚才我拿果冻给它,也不吃。”老妈这话一说。

    大哥就接话了,“妈,它是猫,不是人。它怎么会吃这些东西。你给它鱼,看它吃不吃。”我抬起头瞪了他一眼,我心不好可千万别理我。“这猫真怪,还会瞪人。我去拿鱼干。”大哥拿了一袋嘴里还一边嚼着,“来,臭猫。”我火了,向他扑了过去,“你们看吃…唉呦…这死猫咬我的手。”哼!你不是欠咬嘛。我抬起头不屑的从鱼干旁走过。

    “哈哈哈,大哥被猫看不起了吧。”小哥不是在审人吗?怎么回来了。

    “去,没时间和你争。”大哥捂着手,“快快消毒消毒!”

    “这猫可不好惹,”张姨拿了药水倒在大哥被咬的手上,真是浪费。小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累死我了,昨天整晚上都没睡,在圣的学校蹲了一晚上,没什么收获,一大早又跑火葬厂。又饿又累!”

    “好好,你有功来吃饭吧,”张姨已经把菜端到了桌子上,“今天批准你先吃。”

    “真的?爷爷。”小哥询问地看着爷爷,他点点头。

    “太好了。”还没等大家都坐好,小哥已经开始大嚼起来。“我今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就喝了点酱油.”不会是……全家人都皱起了眉头。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男猫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