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节 案情分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猫神 书名:我是男猫喵
    美女sir高兴的点头,“那好吧!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小秦从你开始说你的看法。”

    “我?哦。”小哥看着自己的笔录,第一次看小哥办案,真是不幸啊!我看到他很认真的说:“这很明显不是普通的入室盗窃案。他们是有目的的进行,通过他们在现场留下的痕迹来看,他们有备而来。我觉的他们是在找东西,而且那东在布偶里。我感觉这和我弟弟有关,大白天在别墅区做案风险很大,很有可能他们对我们一家人的动向很了解。而且在我弟弟的案发现场的那个嫌疑人和门口监视器上的那个人体型很相似。”

    我听到这儿,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什么案发现场?虽然我先前只是怀疑,但没想到是真的!而且有嫌疑人?也就是说我很有可能是被谋杀的?我好象没得罪过什么人啊,最近也没犯事,谁更我过不去?那两人也不认识啊!奇怪。

    “嗯,你说的的确有点道理,但我们办案都是凭证据,你有证据可以支持你上面的推论?”

    “可是你看那种做法,一般小偷……”小哥还没说完,就被美女sir打断了。

    “证据!证据!没有,那就是放!过,下一个。”她拍桌子的样子好有魄力。

    一个人站了起来,“哎,我…我觉…觉得小…小秦说的…说的…有道理。”这一句说了半天,警队竟然收这样的人,看着人模人样地。美女就是美女,不耐烦道:“我没叫你,下一个。”

    一个胖嘟嘟的警察,嘴里还在吃着什么东西,含糊不清的说:“啊,是我啊。”这位五官长的太精致,只能看到一脸的横,你说人家长都是往外长,他有特色向里长。要是从侧面看他你别想看到其他突出的地方。从刚一进门就吃,从口袋里掏啊掏的,好象怎么也掏不完。是不是小叮噹的口袋放在他那儿了?他那警服,看着可怜巴巴的扣子,让我想起了冰糖葫芦。哎~没救了,难怪这年头没人当警察。

    “头儿,那个…嘿嘿嘿,我…我想上厕所!”美女sir瞪了他一眼,他起就走。

    “厕所在……”还没等小哥说完,人出去了。走的还快,不会是憋的吧?等他上完厕所回来,那胖子摸着头直傻笑。“我没什么看法!”说完一股坐下去,我家那沙发下去了一半,我看使用寿命都得减去一半了。

    “就这样?”

    “就这样。”好干脆的回答。不会警队里都是饭桶吧?美女sir无奈。“眼镜,你说。”

    “是,头儿。”这个眼镜人如其名,戴了幅眼镜,看他那镜片不知道有多少圈,总之你从正面别想看到他的眼睛,够晕的。瘦得可比林黛玉,细胳膊细腿,要是脱了衣服可以去公园鬼屋里兼职,眼镜一摘就可以了。一脸的烟鬼像,要不是警察我一定猜他是吸毒的人。还留着四六分的小偏分,恶心的是头发黑亮,要不是长的上对不起父母,下对不起观众。可以去拍洗发水广告,呵呵~~有个好恶心!他站起来象要发表什么演讲,向爷爷、爸爸、妈妈及各在坐位都鞠了一躬,那头发顺的哗啦哗啦地,头发还长。一低头挡了半张脸,一抬头又露了出来。我想他鞠躬是否是为了显他的头发?怀疑ing~~

    “这个,我认为。”这眼睛又开始摇头晃脑的还踱着方步,“从这两名小偷的手法看,他们并不是惯犯。主要原因是他们非常小心不在现场留下任何线索,让我们以为是惯犯所为,不,可是错了,这两个人很明显并没带工具的迹象,门窗都是完好无损地。这里的防盗门也是最先进的电子锁,要是在没有破坏的可能下几乎不可能打的开这扇门。唯一的解释是……”这家伙吊人胃口,“钥匙!”

    “这怎么可能。”老爸刚说完这句话仿佛意识到什么又不说了。我也想不通。

    “对!就是那把!”什么嘛!听不懂。“你弟弟用过的那把钥匙!”这话一出,大家都出了一冷汗。我的钥匙他们怎么可能有?我记的在…书包里。包呢?在家没看到被偷了?反正没了.看来这眼睛聪明的,也对一个警队没聪明人可真玩完了.

    "也就是说是你弟弟做的!"什么?我?

    "对!就是他!他一定把钥匙交给同伙,让他们可以自由进入家中行窃,然后在一起销赃.对!一定是这样.就是这样!"全屋里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美女sir大吼一声,"闭嘴!"眼镜却越说越有劲,"头儿,我还没说完呢!让我说完,马上就可以给你分析出来.马上!"

    "我说闭嘴!"眼镜还想说被胖子一把拉到沙发上堵住了嘴,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他弟弟昨天挂了."

    眼镜一听,"挂了?"

    "是的."

    "真的?"

    "是真的."

    "那……那就是他大哥把钥…呜呜…呜…"话还没说完美女sir脱了一只袜子塞到了他的嘴里。美女袜子的味道应该不错吧!呵呵~~我收回刚才的话,什么聪明!简直是白痴!真想看看他脑袋里装着什么东东。

    “对不起!”美女sir向爸妈歉意的点点头,“下一个。”……没人说话?“下一个。”……还是没人说话?“幽灵!”幽灵?在哪儿呢?不知道偶算不算?我没看到什么人?除了我家里的人好象该说的都说了?

    “是。”冷不丁从我后冒出蚊子大的声音,让我寒了一下下,我拍拍偶的小心,舒了口气。有没有搞错,我往后一看,咦?并没有看到人呢?不…不会这警队真招了幽灵。我在仔细一看,原来是在房角里最暗的角落。本来就是傍晚,室内也很暗打开灯又照不到那个角落里,自然看不到了。这人还真奇怪,有好好的地方不坐跑到那儿去干什么?

    我跑到跟前去,这个人长的实在…实在…实在太平凡,我看他一眼转过脸去就能忘了他长什么样。他低着头蹲在墙角盯着自己的鞋,双手绞着两个大母指绕着圈圈。正过来,反过去……有病!

    “我赞成小秦的说法。”他的声音太小我在他边都听不太清,“等一下。”美女sir说,只见她从包里掏出了一个扩音器?真够大的。她那小小的皮包怎么装下的?怀疑~她把那东西放在了幽灵的腿上,刚好对着他的嘴。“可以了。”

    “是。”这会儿声音才大一点,“我赞成小秦的说法,小秦的弟弟一定和这起入室偷窃密切关系,从秦弟弟的房间破坏程度可以看出,其他的房间基本上没什么破坏。而他的房间被彻底搜过,连底衣柜下也没放过,很显然他们要找的东西你弟弟一定知道。”我可不知道他们找什么,不可能。“而且很危险,非常危险。你弟弟也因此丧命。”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开始猜测是毒品,但这儿并没有毒品的迹象。最主要的是,他们也就是小偷找到那个东西了吗?”没有我敢肯定,不过也没办法告诉他们。“找到了,那我们这个案子会很困难。要是没找到,那他们一定回再找。到哪儿找呢?我想你弟弟常活动的地方,他们也许会去,在没有证据的况下,我们可以通过这个途径来找证据。”总算有个聪明人。“所以从以上几点推论出,你弟弟一定卷入一起恶案件,也就排除了在盗窃案发生之前推测的对警务人员打击报复的可能。这是我的观点。”

    几句话完了,恐怕是最有用的话了。“好,我来总结一下,”美女sir拍拍手,“小秦的分析有些鲁莽,但并不是完全错误。眼镜的分析也是一中可能,我们就是要把所有发生的可能都考虑在内。”眼镜听到这儿高兴的站起来,向美女sir鞠了一躬,头发闪亮亮~~~吐~~

    “谢谢!谢谢!”

    “不过这种可能简直是放!”美女sir瞪了他一眼,眼镜悄悄的坐下,脸都绿了。“幽灵的说法可以接受,而且非常可行。所以我们马上行动对秦弟弟可能存在的私人空间都进行监控。相信一定能找到蛛丝马迹。”

    “yes sir!”五个人一口同声的回答。冷不丁的吓人,你瞧爷爷一滑老花镜也歪了。五个人刚想往外冲,“吃了饭在去。”美女sir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茶。

    他们五个都松了口气,可不一会,我看到小哥的神很紧张,而那几个人时不时眼睛向厨房里瞄。胖子更过分,口水还往下滴。哇~~好恶心!滴到衣服上,呕~~那眼镜不断的吞口水。幽灵就在餐厅一角,他眼睛也嘀溜嘀溜地往厨房里做好的菜上瞄。

    哎~哎~好象几年没吃过东西。爷爷有些后悔说留他们吃饭了,家里人很是怀疑的看着这几个人。美女sir正翘着二郎腿,手上一个粉盒补装呢!小哥很懊悔的样子。那个结巴正在数从胖子嘴边滴下的口水,“… 7.8.9…”也许只有这样看起来象个正常人。哦~天呐~~我受够了,我还有救吗?

    “开饭了。”老妈一声喊,警队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也包括那个蹲在墙角的幽灵。

    “来来来,坐到这。”老妈把三个盘子放在了餐桌上,又进厨房端菜了,大哥也进去帮忙。不一会十几个菜凉的的都上了桌。张姨、爸、妈、大哥、爷爷都上了桌除了我。我呢?我呢?我坐哪儿?我急了,我也好饿!好象好久没吃饭了,大伙都个个坐在椅子上面朝天,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感把我给忘了?

    我跑过去猛抓小哥的裤子,大哥在一旁看到把椅子往一边挪,因为他怕…猫。

    “去,死猫。等我们吃完了,剩饭给你。”

    “喵喵呜?(什么?)”我尖叫着,没搞错吧?给我吃剩饭?我又不是乞丐!

    “咦?怎么了?你吃我的住我的,还想挑三减四?小心我把你扔出去。”

    “喵喵呜!(你敢!)”我扬起了偶的拳头。

    “来来来,小圣我给你留了。”张姨从厨房里端出来一个小盘子,她放在了餐桌上并且搬了一个可以升降的凳子,我坐在上面正好可以爬在桌子上。我看到盘子里样样菜都有一点。

    “好了,你们需不需要喝一点什么?”妈妈问他们,“恩,可以让我们吃完饭,带在车上喝吗?”妈妈一听茫然的点点头,我想她并不明白美女sir在说什么。“那好吧,就请吧。”

    我家一般是爷爷先伸筷子夹菜,我们才动手吃。可还没等爷爷伸呢!就看到五个影在餐桌上扫,他们五个拼命的往自己碗里添菜。哎哎,怎么拈到我碗里的了,我的都要抢?连忙用双手捂着。也就十几秒的时间。他们又悄悄的坐在了位子上。

    你在一看,个个猛往自己嘴里扒饭。那幽灵又退回到角落捧着碗吃,眼睛还盯着桌子。你说上桌子吃不就行了嘛,又何苦蹲回去?真…真象狗!是不是我那未曾谋面的警犬大哥就是他?这坐在桌子上的四个人眼睛依旧亮光光,盯着盘子里的残汁剩菜。小哥似乎习惯了他们这样,连忙把一盘被拈的狼籍的菜倒进了自己碗里,吃了起来。

    我们剩下的人瞪大眼睛,张着嘴看着这一幕。爷爷伸筷子的手还旋在半空中,还没落下呢。

    美女sir啊美女!那吃相可一点不象女人。我也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美女不等于淑女!那其他几位的吃相可真是惊人。都看不清怎么吃的?只能看到堆的象小山一样的菜,在一点一点的下沉。

    看到他们这样谁还能吃的下?爷爷颤颤微微地把伸在半空中的手缩了回来。我们一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美女sir“啪”地一声放下了筷子。这一声象警哨一样。啪啪啪几声放筷子的声音。这么一看,这几位都吃完了,小哥也放下了筷子。

    美女sir站了起来,“秦爸秦妈,谢谢你们的款待。饮料在哪里?”老妈傻傻的指了指冰箱,美女sir毫不含糊,打开就往她的包里装。

    “好,收队。”

    “yes sir!”

    “秦爸秦妈,我们一定会近早破案的,再见!”还没等爸妈反应过来,几个人都出去了。小哥也连忙往外跑,“爸妈,有况我会通知你们的。”这一声被关在了门外。不一会儿,车子开动的声音,走了。

    剩下我们一家人好象不知道倒底发生了什么?张姨走到了冰箱前,“天哪!连酱油都拿走了!”我也跑过去看,可不是什么可乐、牛、啤酒只要是液体都一扫而空。可真是强盗啊!张姨叹了口气,又去做饭了。

    不一会饭做好了。端上了桌子,也收拾了那几个人的残汁剩菜。“好了好了,这下总算可以开饭了。”妈妈无奈的摇摇头,“你看都是些什么人!真不明白潜怎么可以干的下去?”大哥可能被强盗吓到,“还是叫他到我公司上班吧!薪金又高,又没危险。”

    “没用的,和他说了多少遍就是不听。”妈一边说一边往我碗里加菜,“他啊,就是要当警察。”

    大哥在一旁看了不高兴,“妈,一只猫你把他当人了?还让它上桌子吃,你不如给它筷子看它会不会用。”

    “老大你想挨揍了?小圣从今天起就是我们一家人,你别看它是只猫,它还是只好猫懂人的猫。你不是父母怎么会懂,怎么会理解我们的心。”妈妈说着说着又开始哭了。大哥坐在一旁,看他的样子心里不好受。我跑到妈妈跟前,她放在桌子上的手,妈妈擦了擦眼泪。摸着我的头,“以后谁在说你,我就和谁急。”哈哈哈,我心里爽歪了,有人给偶撑腰了。而且还是家里的总理大臣!

    我吃了满满一大肚子,只能翻倒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撑死偶了,爷爷把我弄到了沙发上。“小圣今天想不想和爷爷睡?”和爷爷没想过,我摇了摇头,指了指楼上我的房间。爷爷也向楼上看,

    “不行!爷爷。”大哥很不乐意。

    “行,我说行就行。”

    “弟弟的房间!”

    “他要是回来,看到小圣一定会很高兴地。”话语很低,大哥也不在说什么了。

    我在一边看电视,一边休息。看到大哥起回房间睡觉,爸爸叫住了他,“梧,把小圣带上去。”大哥很不原,但看到爸爸坚持的眼神不得不抱起了我。虽说他怕猫却是一种心理因素,他也知道猫并不会把他怎么样。他两只手捧着我,离他的体远远的,好象我很脏的样子。哼!太没礼貌了。不过我上的确有股味,我要洗澡了。

    大哥象丢什么一样,把我扔在地上,就自己回房间了。而且“啪”地锁上了门。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慢吞吞走到自己的房间,还好门没锁,要不然还进不去。房间已经被收拾好了,东西都整齐的摆放有序,就象从未发生过这一切。算了,洗澡去吧!我房间带有一个浴室,对现在的我来说太大了,只好用把放在浴缸旁的盆子洗澡了。放了些水,倒了些洗发水,先泡泡在说,好舒服啊!洗澡可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洗好澡用吹风机吹吹干,真爽啊!在镜子里看看自己的,一灰色的皮草,只有肚子上有椭圆形状的白毛,毛色基本对称,如果我还是人也会养这么可的猫猫。(某人:有自己夸自己的嫌疑。)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男猫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