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节 谋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猫神 书名:我是男猫喵
    公安局。

    “这个秦潜下次别让我看到他!”小梨气冲冲的挂上了电话。

    “又怎么了?”李夏问。

    “他又学猫叫!”

    “是吗?咦?不对,小秦家出事了知道吗?”

    “知道,是昨天吧!”

    “嗯,他家里人昨天就没回家,都呆在局里。”

    “是吗?现在回家了吧。”

    “好象还没,刚听那个小张说要拿什么资料给小秦呢。”

    小梨站了起来,“那我去看看。”

    门突然被推开了,会议室里的人都站了起来。是老局长带着一个穿白大挂的和一个年轻的女警进了会议室。

    “你们都坐下吧,秦老其实我是希望你们不要来干涉这起案件。虽然你们一在要求,我还是不希望你们参与到破案里。这样对我们会带来一些麻烦,小秦是局里的他最了解。”

    他还想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伸手阻止了老局长说话。

    “小胡,你的忧虑不必要。小潜和我们说过了,我们不会麻烦你只是有个要求而已。”

    “什么要求?”

    “我要求你们对我们家里所有人保持透明度而已,对我们不能有一丝隐瞒。任何线索都要让我们知道。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老局长脸上露出很不愿的样子,但还是答应了。

    “那张医生你来报告一下尸检。”

    “好。”那男医生站了起来。“死者认定脑死,体机能全部丧失因而确定死亡。很奇怪的是体外部除了轻微的擦伤,没有置命的伤口。头部是有个明显的大包,开始……”

    话还没说完,老局长加了一句:“小张,注意的你的言词。”

    “哦,对不起。可是实在很奇怪,我检验过形形色色的尸体,这样的还是头一糟。”

    秦老发话了,“让他说吧。”

    医生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一开始我猜测可能是内颅出血,因为当时被送到医院急救,因为不能确定是否死亡,你们也知道病人有时会进入假死状态,在不能确定脑死之前是不能确定为死亡。所以在救护车上时死者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急救的医生也用了电击,可依然没有用。直到医院在脑波室经过确定为脑死。因为是交通事故被移交到司法机关,也就是我接收进行尸检。”

    “这种事故正常况下多半是由于颅脑损伤而导致死亡。可是我打开他的头颅一看,并没有损伤和正常人一样。如果有区别就是一个是活的一个是死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结果,的确没有脑波,那是不是中毒呢?可又没有中毒的特征。只有进一步的尸检了,小伙子很健康,他的肝脏没有任何缺陷。在他的胃里发现了…发现…”

    这医生脸上露出不太好说的表,大家都认真的听着。“你说啊。”秦潜催了一句。

    “这个……那好我就说了,嗯,一个汉堡…几…几乎是完整的。”这话刚说完,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细长脖子的小男生将整个汉堡吞下去的画面。“我以为只有蛇可以这样,原来人也可以啊,呵呵~~”

    “小张这一点也不好笑。”老局长对着医生使眼色。

    “喔,还…还有近两升的可乐,两个鸡翅,一些薯条也…也是几乎没有咀嚼的痕迹。难道他吃饭一向如此吗?”

    张姨说话了,“是的,是的。小少爷就是这样,你越是叫他细嚼慢咽,他越是要和你唱反调。”

    “也难怪他胖不起来,这种吃法根本不能充分吸收食物中的营养。啊,好了,继续。胃里也没有有毒成分。所以他只是单纯的脑死,这种没有内外伤的况下的脑死,机率是几万分之一,几乎是不可能。太不可思意了。对了,我忘了说他的死亡时间可以确切的说就是被车撞到在地的那一刻,23上午12点左右。完毕。”

    “好了,小张你出去吧。”老局长一发话,医生站了起来出了门。局长接着说,“小叶放一下那卷监控录像,”又对着其他的人说,“这个尸检就是这样,我知道你们也想了解事发生的经过。我们已经看过也经过了研究,这并不是一起单纯的交通事故。也许是谋杀。”

    谋杀!这个词一出现,一阵沉默……几分钟过去了……没有一个人说话,都静静的看着墙壁上投影仪播放的画面。要是我们的男一号看到一定会大叫“喵呜喵喵喵(那不是英俊潇洒的我嘛!)!”

    那正是猫喵还活的时候的影像。你们看他那大摇大摆若无旁人的德,撞到人头也不回一下,也不管红绿灯看都不看一眼,就往马路对面走,不过在不看也得看着车吧。刚好一辆车过来,再嚣张也不会撞,他停了下来等车过去,车已经离他很近了。突然好象被后面撞了一下,马上就被车撞倒翻滚到斑马线上。看到这一幕,一个中年妇女用面巾擦着眼泪,几个男人脸上都带着疑重的表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在这停一下。”画面被定格下来,车祸现场被围观的人挡住了,人很多也很杂,毕竟那是市中心。

    在市中心发生车祸常会有很多人围观,而且久久不能散去。交通也自然堵塞了。这画面是刚撞上的那一刻,人马上围上去的时候。

    “你们看那个人。”一位年轻的警察就是秦潜,用一支长的指示棍指在一个正要离开现场向人群外挤的人上。

    “他怎么了?”一位年老的警察问。

    “你们看他手上的带子,那是背包的带子。背包被挤到人群中看不到,但我肯定那是我弟弟的书包。那种书包也只有他有那样的带子。”

    画面很小看不清,一边坐在放映机旁电脑前的女警马上用电脑把画面分割下来,对图片进行了处理后,那个人手上的带子便清晰可见了。

    “是他的,那带子上的颜色还是我上的。”一位妇女用抽泣的声音说道。

    那带子是一个苹果样的图形,是少年用笔在带子上画好,让张姨帮他上的色。

    “是…苹果?”老局长问道。

    “不。”秦潜小声的说恰好被局长听到,他好奇的问:“那是什么?”

    一下子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他。秦潜干咳了几声,满脸通红的说:“是…是…是…”一声比一声底,“美女股。”

    ……汗……

    秦妈哭的更厉害了,咬这手绢,“我怎么生出这样的儿子!…呜呜呜…”不知是气的还是悲伤的……

    局长尴尬的清清嗓子,“好了好了,快倒到发生车祸前。”

    画面上拿带子的人,戴着帽子也戴着墨镜。看不清到底长什么样,穿着长袖夹克还戴着手。这也太怪异了,现在是夏天嘛。画面又倒到还未发生车祸前。那个人出现在少年的后。交通部门用来拍摄违章车辆的摄像头的角度有限,不能确定那名男子的体貌特征,只能看出175左右的个头,不胖也不瘦,至于什么发型,面部一律看不清楚。

    这人海茫茫到哪儿找去啊,还吊出了街头为维护治安安置的隐藏的摄像资料,银行门口的资料。那人象凭空飞出来的,其他资料上完全没有他的影。

    在坐的十几个人都很失望,角落里张姨和秦妈又开始流眼泪了。秦爸和他的两个大儿子都面色凝重紧握着拳头,秦爷爷也在一旁哎声叹气的。其实发生这种案子是不许家属参与破案的。可老局长是秦爷爷的学生,秦潜又是局里的,而且这秦爸秦妈可掌控着这市里的经济命脉。连市长都要敬他们几分,在威况下,想不让他们参与都难。

    这一时间大伙都静静的,突然一阵手机的合弦声响起。秦潜从口袋里掏手机还一边嘟囔着:“谁啊!这时候打电话。”这电话一响那紧张气氛稍稍有些缓和了,大家都盯着秦潜接电话,他先瞄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号码,这号眼熟,但不记的是谁的。

    “喂,是谁啊?”

    “喵呜喵喵喵……(是我啊,小哥家里……)”

    “啧,有没有搞错,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有话就说有就放!”

    “喵呜......喵呜喵喵喵(哥,我没开玩笑,你一定听不懂我在说什么。)”这不废话嘛!

    秦潜心恶劣到极点不耐烦起来。“不说人话是吧,不说我挂了。”

    “喵呜喵喵喵……(我想说也说不出来啊…)”

    秦潜把电话一挂停止了通话,一旁的秦妈很少见儿子这么急躁过,“怎么了,小潜。”

    “没事,妈。一个朋友开玩笑。”他拿着手机寻找刚刚打进的电话号码。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号码特眼熟,分明就是自己另一个手机号码。还真是奇怪了,秦潜惊讶的问:“张姨家里有人在吗?”

    “没有啊,昨天我把门锁的好好的才出门的。”

    “那就怪了,你看哥,有人用我的手机打电话给我。”

    “什么?”秦梧接过二弟的手机看,“是你的手机,没错。”

    大家都一脸的莫名其妙。

    咚咚咚…门口传来敲门声。“请进。”局长应了一声,门开了是接线员小梨,“小梨什么事?”局长问了。

    小梨却没有回答局长的问题,“原来你们都在这啊,那就奇怪了,几分钟前小秦的手机拨打了110,是一个人学猫叫,我还以为是你搞鬼呢。我打过去还是猫叫,我听他们说你们还没走,我就过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没想到你们还在啊。那是谁打的电话?”

    “有这种事?”秦潜站了起来,“我刚刚也接到这样的电话。”这话音还没落,手机又响了。但不是秦潜的而是秦梧的,他拿出手机一看,“老二是你的号码。”秦潜接过手机一看,果然。他接通了,“喂?”那边又传来了猫叫声。不管他怎么问全都是猫叫声。他只好挂上手机,他都被搞糊涂了。

    “爸妈是不是今天有什么人去了我们家啊?”秦爸秦妈摇摇头,“应该没有,我们家亲戚都在国外,还不知道这事呢。”秦潜又转过头问小梨,“那你有没有查地点?”

    “有啊,在你家那一带,应该就是你家。”

    “不会是……”手机又响了,这回轮到秦妈,秦妈拿出手机一看,一句不说地又递给了老二秦潜。他不看手机号码也知道又是自己的手机号。于是又接了一通,听了一通猫叫。也没听出什么名堂来。挂了没多久秦爸的手机也响了。总之这一家人的手机响了个遍,都是猫猫声。把会议室里的十几个人搞的一头雾水。

    我挂了最后一通电话,这回小哥应该是起疑心了。从刚才的电话就知道。我给家里所有人都打了电话,而且都是那几句,怪的是怎么都是小哥接的?他们怎么凑到一块去了?难道是家里人背着我出去旅游?不可能吧?不管怎么说,他一定知道里面有猫腻。(路人:这不废话嘛!)

    我暗自庆幸还好小哥的手机里存了家里人的电话号码,我可记不了这么多。我的手机就从不记这些个电话,因为都只有他们找我,我没事打他们电话干吗?

    哎~~~打电话打的都口渴了,到冰箱里去找点什么吃吧!我下了楼到了厨房,走到了冰箱面前。我突然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我打不开冰箱的门!!??(某人:这…也算秘密?)我看着冰箱里的东西干瞪眼,冰箱的门是透明式的,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可是谗的我不行。哎~哎~冰淇淋啊~还有可乐~只有…只有…去吃白水了,还好饮水机放的位置很方便爬上爬下。我也只得灌几口冷水解解渴。

    水是喝好了,我决定去看看爸妈的卧室,还好他们的房间东西不多,没多乱,这两人只是随便翻了翻。只是有些奇怪放在桌上当摆设的布偶,被五马分尸了,肠子漏了一地。我又跑到爷爷和张姨的房间也是一样。我又爬了二楼,大哥小哥的也是。

    一去我的房间,差点被气晕过去,我的布偶最多那惨不忍睹的场面就不说了,更过分的是枕头和被子全都割烂了,羽毛飞的到处都是连心都挖出来了。

    真是…真是…不公平!凭什么就偶的房间最乱!呜~呜~呜~本来就老天就欺负我,连小偷也…我。我…不活了我!我很想那样做,可就是没那勇气。嗯…嗯…(某人:搞了半天白说~)

    门口传来停车的声音,我跑到玄关,坐着正对着门。倒是要看看谁最先回家。

    一开门,是小哥!我迎了上去,“喵喵呜~(小哥~)”

    “还真有猫啊!”小哥把我抱了起来,想一想离上次小哥抱我有几百年了吧。(某人:鄙疑的眼光~)我本想和小哥说两句,他突然大声说话吓了我一跳,“爸妈,大哥你们别进来。”就连小哥自己也退了出来。他这一出又吓了我一跳,还不止爸妈回来了。还有好几辆警车,好多121。(????笨啊!想想警察部队训练的时候说的最多的是什么!)

    小哥抱着我朝一位PP的女警走过去,“头儿,我家有人入室偷窃。”

    “不会吧?真的出事了。”这女警声音有点哑一听就知道是很有个的女。谁说大无脑!你看看这位还头儿呢!我这么聪明的小哥(也许吧…心虚…)都得听她的。要是我也听美女的,个子那么高,一定是美女模特(色!)。

    “喵喵呜~~(姐姐~~)”我伸出了偶的魔爪。

    “你家猫好可,你看叫我抱呢!”美女sir把我抱在怀里,此刻就是死了也心甘了。哇,那柔软部的触感可真是爽歪歪。她的衣服那么薄而且还是底的,我…嘿嘿…了她几下…逗的她呵呵直笑。(你说哪儿…嘿嘿…)

    “这个猫好色哦!”小哥不好意思地把我从她的上扒了下来。我故意伸出偶的小刀(指甲)刮着她的衣服,就象真猫一样,喔噢~好…好好…深哦~~~她穿着红色的内衣,嘿嘿…好感哦…

    (某人:小色鬼一个。)

    “这…这不是我家的猫,也可能是嫌疑人带来的。”

    “是吗?那好吧,把猫放下,去换衣服进现场不能放过一丝蛛丝马迹。”

    “yes sir!”小哥把我交给了妈,“别让它跑了。”老妈抱着我轻轻摸我的头,“猫儿,我家的圣最喜欢小猫了,要是他还活着,看到你一定很高兴。”

    我听到这话一下子惊呆了,活着??!我抬头看着老妈,她的眼泪正往下滴,滴在了我的上。妈妈看上去老了十几岁,白发仿佛突然一夜之间变多了,格外刺眼。不可能!我怎么可以死?(不过好象没什么感觉。咚…正经点。谁敲偶头啊?)

    我看着爸爸,他虽然没有流泪但眼神很悲伤。爷爷偷偷擦了擦眼角,大哥满眼充血,张姨在一旁擦眼泪。难道我真的死了?我并不是变成一只猫?那不就是传说中的幽灵???!!(某人:似乎有点兴奋?不正常。)那我的体呢?我是否能在回去?对于这一切谁也无法回答我。而此刻我又能做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男猫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