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节 我是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猫神 书名:我是男猫喵
    “哪个不要命的敢推本少爷!!”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前面出车祸了。”

    “死人了......”

    偶的头好晕,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全酸痛象被大象踩过似的。我努力的伸展着偶的体,一股难闻的垃圾味一直围绕在我边。感,谁这么缺德把垃圾桶放在偶旁边了。

    我睁开眼睛,四周黑不隆冬地,这里是医院?我只记的发生了车祸。脑袋一蒙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感觉到偶的手湿漉漉地,我伸出手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偶的眼睛似乎还没有适应黑暗,眼前出现了一只猫爪爪,毛呼呼地,有点湿。

    哇!卡哇优!!!我记得前几天才在网上看到某网友发的猫爪爪写真的帖。虽说我是男生,但看到那毛绒绒的东东,心里痒痒地。怎么会有猫爪爪呢?是不是我看错了,我努力的睁大了眼,的确是猫爪爪没错。

    我也渐渐的看清了周围的环境。两边是很高的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一个大大的桶有两米多高还散发着垃圾的味道。靠!谁这么烂,竟然把病人扔到街上。怎么说我也是受害人,不能因为我长的又帅又酷又年轻就把我扔在街上吧!哼!要是我找到那个推偶的人。我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扔出去喂狗...不...喂猫!!哼..哼..哼..

    我想揉揉偶的眼睛,能让我看的更清楚一点。怎么我一动猫爪爪就动呢?一定是我眼花了,我想用力捏自己一把,我顺着猫爪运动的方向看去......一个毛茸茸的体......我用力的掐了一把......

    ‘喵呜......‘

    一声凄厉的猫叫声在凌晨四点响起,不知道有没有人听到......

    这怎麽可能!我用猫爪爪挠偶(猫)的头,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喵呜......”一条长长的尾巴“......喵呜......喵呜喵呜喵喵喵喵”(翻译:谁来救救我...)“...喵呜喵喵喵”(翻译:这就是我说出来的话???)......

    突然楼上的一家灯开了,一声更年期女人尖声的怒吼:“谁家的破猫啊~~~半夜三更不让人睡觉啦!!!”

    哗啦~~~

    一盆水下来。我彻底湿透了,头也清醒了。看来那个推偶的人真得喂猫了。原来...原来...我真变成一只猫了。那巨大的桶是垃圾桶,那毛茸茸地是偶的手......

    我是一只在都市的犯罪边缘徘徊的...野猫“...呜呜呜......喵呜喵喵”(翻译:我真可怜啊~~)......

    为了避免再次人工降雨,我赶紧逃离现场。靠!怎么这么臭!一定是洗脚水。

    哗啦~~~你看!果然。!自己睡不着赖我。更年期!

    一出路口,那儿!要是没记错就是我出车祸的地方。现在也不知道几点路上半个人也没有(路人甲:有半个人在大街上走的吗?不吓死人才怪!),也没有车。这里是市中心,没几栋住宅楼,这不我正对的马路对面就是电子产品超市,本来就是星期天人又多,我本想去买最新出的U盘象鼠标一样不用插在主机上,还带QQ那种。这下全部玩完了。过马路时不知谁推了我一把。你看...咦?怎么没血?...总之“...喵呜喵喵喵”(翻译:我死的好惨啊!!!)

    看来我要开始偶漫长的猫生了......

    我一路往家小跑,明天...不今天是星期一,还要去学校。校长下了最后通谍,一个星期四天你可以不来。但星期一无论如何都得去!要不然就走人,这还是看在老爸的面子上,咦...对了,我现在是猫...再也不用上学了!哈哈哈哈......学校见鬼去吧~~~~!(路人甲:这家伙还有点得意洋洋!?)

    我放慢了脚步,哎~~想要快也快不了。猫那短短毛茸茸的脚,能跑几步就不错了,可不,小跑一会儿我就喘气,腿酸,脖子痛。毕竟用爬的四脚着地。我很想“站起来了,站起来了!你们看直立行走就是人类祖先和类人猿祖先最大的区别,也是人类区别与非人类生物的最重要的一步......”......狂晕......可实在不方便,就象用双手倒立行走那么难受。

    我想偶在怎么直立行走也变不成人了。你们看不是有例子吗?那袋鼠是直立行走的吧!可到最后前爪没拿起工具,而是退化成又细又小的窝在那里。想当初它们的祖先学什么不好,非学人走路,你看看年纪轻轻驼背的象个老头(路人甲:...汗...)。

    还有要走就好好走呗!偏偏学人家行尸。是不是刚好有赶尸的经过,怀疑ing~~~~.蹦蹦跳跳地能拿好什么工具?只有在肚子上自己开发个口袋。呵呵......(路人甲:这人...猫还没完了。)

    对了,我似乎不应该这么乐观,我死了...呸呸呸...没死。怎么说发生突变?技术方面出了点问题,我想下次绝不会在出错了(路人甲:还想下一次...没救了...),我暗自下决心下次我绝不回出错。

    ……

    我现在总算发现腿长的好处了。我这只猫四只短短的腿,肥嘟嘟的体。跑几步瞧把我累地。从明儿个起我一定要减肥。我扭扭头看了看背上的毛色还不错,看来是天生丽质啊!本来嘛!我长的那么英俊变成猫也应该差不了哪儿去。

    哎~~又一夜没回家。不过家里人都习惯了,只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接受他们的儿子变成猫的事实。毕竟现在新鲜事天天都有。可不前几天还有人到我家推销土星的土地呢,还特便宜。他们的儿子变成猫应该也......也不稀奇吧!(路人甲:还不稀奇啊?!)

    反正老爸老妈又不止我一个儿子,三大三个!缺我一个不少。这样还可以省一大笔交通费,免得老爸东跑西跑的给我找学校上了。想想从小学开始就是恶梦一个学校上不到两个月,这混来混去也混到了初二了,这市里的学校无论好的差的公立的私立的也差不多都上遍了,下次要上就得转到外省了。省的见了心烦。这是老爸的原话。这下他可以省一大笔钱了。嘿嘿嘿嘿......(路人甲:...这样还笑的出来...)

    天开始亮了,现在是夏天嘛!亮的当然早了,你看都有晨练的人了。哎呦,哎呦,累死我了。你说说死哪儿不好,要是在家门口,这不几秒钟就到家了,害得我大远地几个分钟都到不了。

    还是...还是坐公交吧!没办法,谁叫我招手(爪)打的没人理我呢。(路人甲:废话!谁会理一只猫!)虽说没坐过几次公交车,不过这车还是会坐。我绕着车的站牌看了几圈,11路好象有经过我家那个小区门口。现在也不知道几点,早班车该有了吧!

    不一会儿,有车来了,但不是11路让我白激动一场。公交也好,地铁也好我都很少坐。要是换了往一通电话过去,我在哪哪哪儿,车一会儿就到了,今天看是没折了。坐11路总好过1111路,四条腿可比不上四个轮子。还好来了。这会儿早没什么人,车也走的慢了点。这站上没人它也会停吧?(心虚...)

    果然停了。我赶快跳上车,“喵呜喵呜喵喵喵喵......(翻译:哇咧!有没有搞错。夹着我尾巴了!)”靠!关门关那么快干吗?

    “谁家的死猫,乱跑。”一个肥头大耳的老男人司机“去...去...下去...下去。”他又把门打开了,靠,你叫下就下你老几,哼!我一扭头...可是扭不成,我很想轻盈敏捷的跳上车厢里跑到后面去,可这肥嘟嘟的体做不了大幅度的动作。我正两只手(爪子)巴在台阶上挂着呐。你说我能扭头吗?我艰难的做迎体向上,终于偶的一只腿(还是爪子)也登上了台阶,上来了......哎~~!我四脚朝天地喘几口气,累死老夫!台阶做那么高干嘛。

    我爬了起来,慢吞吞地以最快的速度往后跑。

    “哇哈哈哈,你看这猫上台阶象人翻墙一样,笑死人了。”前排的一个妇女笑了起来。

    “我才不管它谁的猫呢,我开车了。”

    那司机“哐”的一声关上了门,车缓缓的开了。

    我走到了后门边的一个坐位,这坐位太高还真不好爬上去。难到要坐地上?我用手(前爪)巴在座位上正在考虑。

    “来,我来帮你。”我还没看清被一双手抱了起来,一双香香的手!把我放在了座位上。

    啊...啊...一个臭未干的小女生......

    “猫猫,好可哦~~~”

    哎呀~~~汗毛掉了一地。不行!我得吓吓她,我凉出了偶的刀子(爪子上的指甲)。

    “喵啊呜...(翻译:滚开!)”

    “妈妈你看,猫猫要和我握手。”

    “卟咚”重物落下的声音。

    ……

    哎呦!疼死我了,还是离开吧!离家也不太远了,我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本想拍拍上的灰,却发现这手(爪子)不好拍,看来这裘皮大衣真不好穿,有机会脱掉洗洗吧!(路人甲:...能脱吗?...)

    到了,我远远地就看到我家那小区的大门。没多远就有一个站。我走到了车的后门等他开门,下车了。不一会,果然停车了,后门也开了,还好我刚从座位上滚下来之前按了座位旁的下车钮,我跳了下去。

    “咦?不是有人要下车吗?怎么还不下?”那司机大声的询问“不下就开车了。”

    车里却没有一个人有要下车的迹象。那司机赌气似的“咣啷“一声把门关上了。

    “妈的!谁乱按呢。”

    小女孩小声地说“妈妈是猫按的。”

    “小傻瓜,猫怎么会按呢?猫呢?”

    “它下车了。”

    “啊?!”

    “这是谁家猫啊?”一个年轻的门卫问一个老头。

    “不知道,没见过谁家养过这样的猫。”

    “不会是野猫吧?”

    “不象不象,你看那毛色,一定是养的不错,虽然品种不怎么样。”

    “大爷,你还懂猫啊?”

    “哈哈哈,哪儿啊!瞎猜的呗!谁知道啊!”

    “哎!你瞧你说的,你不懂猫可懂鸟啊。你瞧你一大早就出来溜鸟,要是我不当班,我一定睡到十二点!”

    “我能和你年轻小伙子比吗?老了老了,没瞌睡了。”

    说这话的是我家隔壁的老头,一天就摆制他那鸟儿。就光是我就放了有7.8只了。都是老爸又买了赔他的,谁叫他放鸟的屋正对着我卧室的窗户,我可是冒着生命的危险从窗户的二楼爬到他房里把鸟放了。

    我多有公德心,我多高尚啊!(......)我多护动物......本想烤来吃就是味儿酸,不好吃!(......)

    我站在我家大门口,房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换了往这个时候,那张姨应该做好早餐等大哥二哥吃了饭上班。难道还早?也对。车我没坐多会儿,也就是一两站而已。就算这么早爷爷也应该起来晨练了吧?

    我家是一栋副式小洋楼,前面带着一个小花园,花园里有键器。并没有看到爷爷的影.真是怪了?我从大门下面钻了进了花园,门口还放着定的牛,怎么没人拿进去?忘了?不可能啊.报纸也在院子里没拿进去.我走到门口,门没有开。我敲了敲门‘咚咚咚...‘象有回音似的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怎么搞的人呢?

    我家的楼是凹字型的,我又转到后面.爷爷养花把凹进去的地方搞成了温室,里面象个带雨林.兴许多张姨在帮爷爷浇花?透过那玻璃只能看到树木假山和花花草草,并没看到人影.我又敲了几下玻璃门,里面还是一点响动也没有.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我想先钻到家里看看在说,这房子一侧是车库,车库门下面一向下面有条缝.我跑过去果然可以进去,我先钻进去头,可子被卡住了.

    ‘喵...喵...喵...喵喵喵呜!!!(翻译:我...我...我...一定要减肥!!!)‘我真诚的呼告啊~~~

    好不容易进了门,怎么连车也不见了?两辆车都开出去了吗?奇怪这么一大早到都哪儿去了?不会找我去了吧?也没见过有这么关心偶的,就上次我连着一个星期都没回家,我手机都没一个人打的,不过回家以后他们都打了,不过不是打手机而是打我,那打我打的那......那叫个惨呐!

    还好车库有个小门通往餐厅,门没锁.我得以进了家门.哎!终于到家了.家里还真没人,这一楼我爸妈和爷爷,张姨的卧室都没人,就差二楼的了.还好我家楼梯上下幅度不大,我上起来不费力,不过上了二楼还真够呛,害的我喘了好一会儿.大哥,二哥房里也没人.

    哎~~我还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呢!!(路人甲:这...这也叫惊喜??!!......)我只好跑进自己卧室了.累了想睡一会儿,而且也饿了.我头的桌子上还有吃的.我翻上,随便吃了点就迷迷糊糊了.

    我想张姨这回不会怪我不脱衣服鞋,就上睡觉吧?(路人甲:......你想脱也脱不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男猫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