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有客远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第五章有客远来

    左无道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真不知该如何形容心里的感觉。

    他真的有些意外。

    目前,紫星的成绩排在第六,而且有超越排在第五的田野的可能,今后东银军盟可能会划分为十二大作战部,那么她是不是真的因为异能考核靠前,而成为最年轻的作战部部长呢?

    如果是在古时,统领几百万的军队,无疑相当於一个拥有超大军权的元帅了。

    也许紫星是太专注训练了,可能从进入这个潜龙基地以来,她就没洗过澡,搞不好连脸都没洗一下,那张娃娃脸上一团黑一团白的,让人哭笑不得。

    不过不得不承认,她这样反而看上去异样的清秀,而且她是一个看似野,其实却非常有心机的女孩。

    面对着就站在面前髒兮兮的紫星,左无道都可以闻到她上的那股臭味了。

    他不知道是该夸她好,还是骂她好。

    虽然一个月来,基本上这里大部分男学员都在进来后就没洗过澡,他自己也是如此,但一个让整个军区的青年男子,都追求得死去活来的美少女,就是这种模样,能让人接受吗?

    “咳,你觉得时间不够吗?”

    左无道脸上写着怪异的笑容问。

    本来想好了问题的紫星,见到左无道那古怪的笑,不由愕然:“当然,我从来没感到时间这么紧张过,可恨的秦错老是爬在我的头上,呃?你为什么要这样问我,啊?”

    忽然,紫星的脸羞红起来,“不要看啦……”

    显然她已经发现自清洁的问题,要知每一位受训学员的潜修室里,一切生活设施不但齐全而且高级,她是真的忘记了还有洗脸洗澡这种事了。

    “哎……”

    左无道一歎,心想如果眉宇愁等一些有资质的人,能够像紫星这么投入的话,也许况就不是那样了,但现在他的异能实力,正因秦错的飞速上升而排到了第三位,但偏偏他是那么一个乾净的人。

    “不要笑我好不好!”

    紫星误会了左无道的一声歎息,以为是在笑她,只差没跳起来逃走,想了很久,才想起自己要与左无道探讨的异能难题。

    紫星走的是通天与宇宙太极相结合的路子,如果要说心,她无疑是小孩的心,但异能境界却是少有的老到。

    她甚至已经创造出一自己的异能功法,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她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代宗师了。

    当进入正题时,紫星顿时忘记了羞涩,而左无道也全心地溶入到了紫星的异能境界中。

    他们一边探讨着,一边切磋,只听到紫星说:“你小心了,我要放出『冰魂怒啸』了。”

    在方才与紫星对抗中,左无道已探知,她体内有一股异变的能量,想不到她竟然走了冰系的寒冰能量的路子,这与白冰冰刚刚研制出的寒冰能量弹大有相似之处,不过紫星的来得更加极端一些。

    从空间中能量幻变的一些迹象看,她这个“冰魂怒啸”是结合了宇宙太极的太虚化镜,以及通天中的化冰为气剑的理论的产物了,也难怪她还没出手,左无道就感觉到这“冰魂怒啸”的迅速和威力了。

    果然在紫星一动之时,指导室内温度骤降,若不是左无道功力够强,只怕坚实的指导室要被毁了。

    当下,左无道立即启动火的青阳置,只见一个大大的火红圆球包裹了他与她,以及内部的另一个急剧扩散的蓝色冰球。

    这下,紫星噘起了嘴:“没用嘛,怎么搞的,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创出这『冰魂怒啸』的。”

    左无道又气又笑地说:“那你想怎么样,把我打败了才甘心吗?已经很不错了,而且没什么太大的缺点,关键是你需要加深自己的功力,到时它的威力将是很恐怖的!

    “打个比方吧,这种技能可以轻易穿透战舰,毁了其内部,但表面上看那战舰还是完好的。”

    “是吗?”紫星靠近了一点,仰头说:“那我怎么样,才能够最快速地提高自的功力呢?”

    左无道把手放在紫星头顶上,想探知她体内部的能量结层,不想紫星把他的手晃开,伸出一双髒兮兮的手说:“贴着我的手行吗?不要老是把我当作小孩看好吗?”

    左无道佯怒瞪了她一眼,不言语地把她一双小手抓在手中,狠狠地揉了几下,而后才认真的通过接触,感知她内部的能量结界,以及其他况。

    紫星倒是有点害羞,虽说她不怎么怕左无道,但今天自己真是太髒了,一个月没洗澡,要是传出去,如何见人呀!

    她决定回去马上清洁一下,当下她闭上眼睛等待着。

    而左无道通过探知,发现紫星的能量结层非常的纯正,不像自己那般有着正反的两极,而且还很奇特。

    奇特之处在於,她不仅在丹田之处是储藏真元的核心,而且她的命门处也有一个大的能量结界,已经修成了虚幻境,也就是说,以后可以无穷无尽地提升她那两大储存真元地的元气。

    显而易见,不久的将来,她将是一位无敌的魔女了。

    但紫星也有缺点,就他的感觉来说,真元的神化还不够彻底,对肌体的同化也不够完全,要知人如果是一台机器,光一个地方的部件优良是不够的,要整个的全是优良机件,才会发挥出最大的功能。

    “你呀,要加强体的异变,以配合『冰魂怒啸』的技能,同时在感应和汲取空间的能量时,要注意火的能量。

    “并非是火的能量,就会克制你产生极寒的能量的,而是体内有了大量的火能量之后,由於火的能量对於能量时具有非常大的推力,在骤起『冰魂怒啸』时,才会更轻松。”

    虽是豁然开朗,但紫星却是故意地摇了摇头:“不懂。”

    左无道生气地在她头上来了一记爆粟:“现在懂了吗?”

    “哇,好痛哦。”

    紫星摸着头,吐了一下粉舌,飞快地逃了出去。

    望着她那轻烟般的背影,左无道有些呆了。

    紫星让他很意外,本来绿月就是一个非常有资质的女孩,而紫星比姐姐更优,甚至秦错和楚戟都比不上她。

    但秦错比她要来得狠,而楚戟胜在心上,那种无所畏惧凛然的心,实是通往大成境界的最佳法门,所以有很多事物的优劣,并非是一种因素就能决定的,往往是综合因素加在一起促成的。

    原来左无道并没有打算,紫星可以挤入作战部长的核定名单中,但现在看来,紫星最后排名在前七名之内,似乎已成定局。

    因此他不由苦笑了一下,还真的有些担心紫星难以胜任作战部部长之职,最少在此之前,她需要一番大力栽培,不过那也只能是在异能突训之后的事了。

    紫星的异军突起,打乱了左无道原来心里的计画,是夜明月当头,在辅导完紫星之后,左无道移步室外吐音清啸,声震八方,从远处听来,他的声音如龙的吟唱,那么一下下的,震撼人的心扉。

    异样的声音,顿时令潜龙堡众大小将军侧耳聆听,只是他们现在都是一人一室,想说话都找不到同伴,只得各自在心里猜测。

    当然,像避尘法王这样的人,只需要凝神一望,便可发现半夜鬼叫之人正是左无道,不由摇头笑了笑,对着前来请教的楚戟说:“是他,看来他心里面大是冲动,可能正在酝酿一次突破,或是为你们而感到兴奋。”

    正襟盘坐的楚戟,眼中闪过一道亮光,有些怀疑地说:“若不是法王说的,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人的声音,好奇特,是不是人到了他那种境界,便可以发出那种如发自崖石深层,又清晰无比、震慑四方的声音呢?”

    避尘法王点点头,“我看过这么多人,你们的确是罕有奇才,而他的特点就是让我无法评价。

    “记得当初在我那破尘幻境第一次看到他时,还以为他只是一个一般人,但后来他感动了我,现在想起来才发现,原来我当初并没明白他以什么感动了我,也许是因为他负有真正神龙血脉的原因。

    “简单地说,他是一个不是人的人,而是神龙的化。”

    楚戟似懂非懂地听着,忽然避尘法惊“咦”一声,“有人来了,那是谁?好厉害的法。”

    楚戟一惊,到了避尘法王都认为厉害的法,那么来人岂不是非常的可怕,但看到避尘法王仍然坐着不动,他也就不怎么担心了,来人应该是友非敌的吧。

    只听避尘法王喃喃道:“难道是他?我早该想到了,目前人类也只有他野天才有这种法。”

    而左无道那边,月光下,他只见一人飘飘而来,白发灰衣。

    忽然间,左无道几疑在梦中,他浑颤动地说:“是吗?”

    灰衣人飘浮於空中,静静地近距离打量着多年未见的徒儿。

    这个徒儿实是让他牵肠挂肚,本来几次打算远行,却被他所做出的事“吓”到了,这小子真个把他的话放在心里了,真的一心一意地弄出一番天大的事业出来,而且也真的顶天立地了。

    要知当初虽然他嘴里是那么说,可那都是冠冕堂皇的话呀!

    在当时的景,任是哪一个做的,也不可能说那些世故的“实话”的,其实他心里对他的要求很低,他自己是闲云野鹤的心,所以只要这小子不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他就心满意足了。

    但想不到事的发展,会远出於他的意料之外,最后隐清闲中的他,不得不为心的徒儿做了点事,救出了劫难中东方镜及蓝月。

    左无道却是完全不知道尊敬的大人心里想些什么?只在那恭敬无比地说:“真的是您吗,。”

    他激动得快哭了。

    野天淡淡地说:“废话,你以为我是鬼魂啊,你半夜跑到外面来鬼叫什么?吓我一大跳。”

    左无道几疑是自己听错了,吓他一跳?不可能吧,不过也不敢问出来,只能低着头说:“太好了,我正在为部下们缺少顶尖良师而发愁,的到来,真是帮我解决了一大难题。”

    “咳……”

    野天差点立即拒绝这个徒儿了,让他去教他的部下?真是太过分了!

    一见面以为这小子是真的想念他,却没想到他关心的只是那些部下,最后只得支吾道:“这个,嗯,我太忙了,难以分,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左无道闻言,慢慢地抬起了头。

    不错呀,仍然是那么的严肃,而且比避尘法王还要来得像是正义的化,同时一样的仙风道骨,双眼之中蓄含着无尽的威严,但是就这样放走想死了的,他真的不愿意。

    於是他前行一步,诚恳之极地说:“!你有什么事说出来,看看我是否能替你办,而我的事你一定要鼎力相助,可以这么说,银狮人南下之即,全靠潜龙突训基地的这些人领兵阻挡了……”

    野天眼中闪过一丝愧色,但想到一旦自己被他牢,后果只怕很严重。

    他早得知,当年也是风云人物的避尘法王,被这小子得做所谓的教头了,难道他也像他一样,做个后方的默默奉献的教头吗?

    如果当初他有这个心,那么今天他野天的名字,只怕是早已传扬天下了。

    於是,他再次肃然,不悦地说:“你居然不相信我?当初我是怎么教你的,好了,能来看了你就该心满意足了,我要走了,今后不会再管你的事了,你自己小心点。”

    野天似乎忘记了一点,那就是左无道虽然竭尽全力地做着一番正义的事业,但他绝非当初的毛头小子可比了,心之中不但满是诡诈的兵法之道,而且一双眼睛也历练至可看到人的内裤了。

    他见野天这模样之后,就有点感觉不对了,於是立即地调整自己的策略,大声说:“如果真的要走,我也留不住,不过请听我发自肺腑之言。

    “假如我有兵败战场、死无全屍的一,请您忘了还有我这么一个的徒儿,后您老再收徒,千万不要告诉他还有这么一个愚蠢的师兄,顶天立地有什么好,太孤独了……”

    说时,左无道已是泪满眶直滴而下,他转过去了,而后低沉地说:“您走吧……我眼不见为净。”

    说到最后,他吼了出来:“我不要你这样的!”

    野天眼中闪过一丝怒色,走了几步,又忽然回头,但见左无道也很巧地回转了子,两人几乎同时抬起了右手,刹时间两人所立之地空气窒息沉凝,金色的电光狂涌大作,而后在顷刻间,化成一个个巨大的圆盘飞舞。

    “轰”地一声巨响,天地摇颤,整个谢伊省的只怕都听到了,在潜龙堡内的避尘法王大叫一声:“不好,他们师徒俩打起来了。”

    楚戟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不是吧。”

    这让他如何能接受,他练宇宙太极不知练了多少年,严格来说,左无道的便是他师公,这两人打起来,他还真不知帮谁好。

    “去看看。”

    避尘法王闪而去,当下楚戟也拼力追赶。

    而此时,左无道已和野天从地面战至空中,连星皇之剑也拔於手中,虽然他的宇宙太极难以达到野天的一半威力,可是星皇之剑仍是一大宝贝;加上一直以来,左无道几乎没停止过实战,尤其与哲星王一战之后,他深谙以小搏大之道,加上野天还让着他三分,於是师徒居然打了个旗鼓相当,大是让野天老脸发绿。

    正下不了台之际,只见天宇之中道道彩条飞舞,而后骤然化着千万只悠鸣凤凰,在他们之间擦而过,令左无道和野天同时都感受到了巨大的滞力。

    原来是避尘法王见他们打得过瘾,也心痒难忍露了一手。

    “哈哈……”

    避尘法王浮见空中,大笑说:“早已神交左小子的你了,今一见果然风采惊人,不要打了,到我那做客吧。”

    野天心里大苦,心知中了徒弟之计。

    没想到一打之下,这老法王便来了,只怕这小子早就预料到了!

    而这么一做客,还有他脱的余地么?

    毕竟他是他,有些事面子上很难过关,这么一路算计下来,他定是要被这可恨的徒弟住了的。

    欢迎光临梦想文学网,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