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铁腕柔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第一章铁腕柔

    元帅旗舰舰桥正面的大萤幕上,地球巨大的影一寸寸向上升起,东银军盟的浩大舰队,已经接近近地轨道。

    东方镜眼望着萤幕,心思却不在萤幕上那地球的图面。她看着一语不发的左无道,忽然之间,感觉他陌生起来。

    是的,他手握千万兵权,是人类有史以来少有的实力派当权者之一,他的一句话可以让千万人前仆后继,更别谈抹去一个罪人的生命。

    曾经一起创业的吴琼菲,曾经的美少女,曾经的好朋友、好同学,难道就要这样离开他们吗?

    心里总想问他,到底是杀还是放?

    因为到现在为止,东方镜还没听到左无道嘴里确切的消息。

    左无道心沉似水。

    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处理,而现在重中之重莫过於,以最快的速度,建立起一条强韧的远东银河大防线。

    虽然手下看似将才如云,但实际上,他心目中能独当一面的,只有那么少数的几个,这怎么不叫他心里忧虑?

    与此同时,在地球上某一戒备森严的军区住宅之中,修长玉立的吴琼菲,又想起了她和田野的初恋。

    阳光下,秋千飞

    阳光大男孩陪伴在边。

    那画面犹如染了一幅金边,无比的美却在如今的回忆之中,变成了淒美的灰黄色,就像一张陈旧的相片,勾起了她心里的万般愧疚。

    “田野,你在哪,为什么不来看我?”

    吴琼菲心里呼唤着,却又很明白,一切都不可能重来了。

    “一根导火线被点燃了,火花四溅,它的不远处连着巨大的黑色炸药,也许马上将听到『轰』的一声,炸药猛然地爆炸……”

    左无道明白,东方镜、田野还有很多人的心,便看到吴琼菲事件正是那根导火线,她将点燃看似平静的东盟军盟权力改革的这块炸药。

    毫无疑问,每一次改革,都是一次血淋淋的变更。

    一批老人下台了,而一批新人上来了,唯才是用说来简单,实际上,对他这个总决策者来说,却需要一副铁石心肠。

    那些即将被赶下权力舞台的,很多是跟着他征战多年的老部下、老朋友,自古人皆往上走,谁想往下沉?

    一位将军若不是到白发如银、老眼昏花,谁愿意退下权力的舞台?一声令下,千军万马如箭前行的滋味,岂是其他事物可比拟的?

    但是,变迁就要来了,而且是他左无道亲手策画的,虽是不见血,但用另一双眼看,不是血流成河么?

    “我们就要到地球了……”

    东方镜努力地微笑着说。

    “嗯,每次看到地球的投影,我心里总是激动万千……

    “她比母亲还要亲,我的血脉里全是她的血液,为她洒血死一万次,都是心甘愿的。”

    “受不了,你又来了。”

    东方镜莞尔轻笑。“这不是口号,是我的真心话,为了我们共同的最伟大的母亲……”

    说着,左无道轻轻牵起东方镜柔若无骨的手,“有时我做事可能会令你也恨,所以请你要宽容我。”

    东方镜陡然一震:“无道,你……我求你,放了琼菲好不好,要不,你连我也杀了吧……”

    “哈哈……”

    左无道大笑,原来东方镜错会了他的意思,於是笑笑说:“我不仅不会杀吴琼菲,而且还一样重用她,但是她以后的子,将不复从前那般宽松随意了,我要让她知道,任而为带来的后果是怎么样的。”

    东方镜一脸讶然,“那……那你将怎样对她,嗯,是怎么样处置她?”

    左无道淡淡说:“到时候你自然知道。”

    东方镜也没追问,若追问,她也就不是东方镜了。

    但她的一颗心总算是落地了,或者说,她不用再担心少年时期最美好最珍贵的友破碎。

    “立正!”

    随着粗犷雄浑的吼声,一排排军人而立。

    他们不是专业的仪仗队,在无境作战部,目前还没有专业的仪仗队,所有贵宾高层来往接待,统统是荷枪实弹的特种部队,他们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护卫前来的重要领导人,所以显得杀气腾腾。

    但是,这正是左无道所喜欢的。

    他不喜欢任何虚的东西,也不喜欢浪费,所以无境作战部,至今没有专业的军中仪仗队。

    当左无道扶正军帽走下座舰之时,人类军、政界巨头早已静待多时,而为首的正是眉宇愁,孟小婉、白冰冰,以及人类三大星球的理事长还要陪同在后面,这说明实际上军权已大过当今狭义的政权。

    但在这个非常时代,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眉宇愁握着左无道的手时,一脸苦相,声音嘶哑地说:“欢迎大帅荣归……”

    左无道一拍他的手臂,算是回话,而后握住孟小婉的柔小手:“怎么样,总参谋长兼教育部部长阁下,异能军级考核突训基地的事项,准备就绪了吗?”

    孟小婉以为他会含脉脉地看着她,然后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没想到一来就问正事,直恨得她牙痒痒的,真想踢他一脚!

    但孟小婉深知这里不是撒子的场合,於是马上敬礼:“是的,一切就绪,只等元帅您一声令下。”

    轮到白冰冰时,却没想到,她一点也没有想与左无道握手之意,而是将双手插在白大褂之中。

    看样子她刚从神兵源赶了过来,她那双晶透的眼眸中,流动的眼波是冰冷的,一点笑意也没有,唯一表示礼仪的,只是她这么直接注视着左无道的目光。

    左无道也不主动与她握手,他已习惯了她的“嚣张”,满是笑意地看了她一眼,扭头带着一大群人当先就走。

    立时,周边的大群记者拥了上来,紧跟着连拍大拍,嫡属无境集团以及另两家得到许的三大媒体的老记者,带喘地跟上左无道的步伐。

    “左,这次盟军大败银狮人之后,下一步将怎么走?是乘胜追击还是採取其他方式?有与银狮人接触进行和谈的可能吗?”

    “左,这次大胜银狮军,是否证实我们已经在装备、战技和其他军力上胜过了银狮人,银狮人是一只可以战胜的纸老虎?能谈谈您对银狮军的综合评估吗?”

    “我想要问的问题是,银狮帝国的军力到底有多大,而我方今后是否有意向星空拓荒,也建立起类似银狮的帝国?”

    左无道并没有停下他的步伐,当然他走得也不是很快,能让三大老者记追得上,一边走,他一边回答:“实质上,一山不容二虎,我们与银狮人终究要一决高下,而这次胜利,远不能说明盟军强过银狮军什么,只是一场很小的局部战争而已。

    “可以这么说,我们是以整体的实力,消灭他们一支小分队,所以也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至於银狮军的综合实力,有待进一步的超远端侦察,我军正想招聘有能力的勇士,前往银狮看看究竟。

    “第三个问题,不论是银河的帝国还是共和国,总之所有在它之中的生命,都是匆匆过客,由於目前我还很难预料人类的走势,所以是否会建立帝国这个问题,就让未来的历史来回答吧。”

    左无道真个对答如流,也从善如流,但这样的回答,让后面跟着的随从和记者们哭笑两难。

    但是这消息一经过实况转播,却让地球的居民们,再次看到了他们领导人的风采,於是地球再次掀起了狂欢潮,接着蔓延到整个人类,以及人类的盟友。

    胜利带来了大众的狂欢,却不能给人类的军政高层,带来什么喜庆的气氛。

    在左无道到达的当天,眉宇愁首先第一个来向他做检讨。

    当然,眉宇愁是经过精心准备的,没用稿纸,他完全的把苦思细想的检讨背下了。

    只可怜他那么大的一个块头,竖立在左无道的面前,很不自在地低声说:“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放任吴琼菲胡为了,没及早地发现她的错误倾向,酿成了这次大错,但求严惩我,不求格外对待……”

    左无道斜视着他,只轻轻的一句话,就让眉宇愁脸色发白。

    “你要我怎么严惩你?好吧,这次异能军级考核,你也要参加,如果你能以副帅的分带好这个头的话,那下面的人谁也不会心有不服了,我的意思你明白?”

    “苦啊……”

    眉宇愁心里最怕的事来了,他深知这不是儿戏,这是硬生生的实力展现,如果不能取得“大师”异能军级的话,就算左无道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自己也会羞愧难当,那么副帅的宝座,还能坐稳吗?

    但事到如今,他能退缩吗?於是直了体:“是。”而后还要勉力强笑地道:“谢了,我一定会戴罪立功的。”

    当眉宇愁走之时,左无道忽然把他留了下来,淡淡地说:“我准备让吴继续担任商业部的部长,你看如何?”

    眉宇愁苦笑不已:“好啊,我听你的。”

    “你说的很轻松啊,天下没这么好的事,对於吴今后的看管责任,从今天起由你全权负责,直到你们俩有一个老死。”

    左无道不动声色地补充。

    这下眉宇愁的嘴巴,立时张得老大,脑筋急转弯之下,立即明白了。

    左无道要终生变相地监吴琼菲,看似一点也不追究她的罪行,实际上却变了一法子,判了吴琼菲的无期徒刑。

    只是那个牢房,却是大到整个星际。

    看到眉宇愁呆若木鸡的样子,左无道很是诚恳地坦白:“如果我这次就这么放过吴琼菲,那么今后谁还会有所顾忌?

    “她这次犯下的是死罪,现在我免了她的死罪,但却是要她以死罪之,为无境集团做事,她这人的个好强,这点永远都不会改变,所以我不担心她在商务上的能力。”

    眉宇愁这下彻底的懂了。

    忽然,他感到很是害怕,对於左无道这人的害怕,他以一种很柔的手腕,治理着他们这些在高位之人,那么自己所犯下的错误,也定是会被隐蔽的手段惩罚的,让他参加异能突训和考核是其中之一,之二是什么?

    因为他想不出就这么轻松惩治他的理由,所以一定还有之二。

    “就由你把我这个决定,向统帅部和无境集团中心成员,通告一下,同时委婉地向他们转告我的意思,不要再出现这样的事,千万不要犯类似的原则错误。”

    左无道的话,继续地敲击听者的心房。

    眉宇愁的头颅,彻底地低下来了,他真的怕了,深为吴琼菲害怕,也为自己担心,有这么一个头儿,谁不怕呢?

    最可怕的是,你还恨不起他来,服贴无比地心甘愿为他做事,不,是为了他所统领的集体做事。

    走出元帅办公室后,眉宇愁还在感歎,而后他大步流星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心里酝酿着要如何通报关於对吴琼菲处治报告,当然与此同时,他也要向全体通报一下自己的过错,主动地揭发自我罪行,他彷徨啊……

    相对某些人的彷徨,白冰冰心里却是很生气。

    她真的很生气,为了无境军事上的几个大专案,她感到自己的头都大了,已经变成了一个大脑袋的美女了,如果一个女子的头比箩筐大,还算美女的话。

    她不能不竭尽全力。

    原来,她只需要尽个人所能就可以,但现在她除了发挥自己的科学才能之外,更多的是要发挥一个傑出领导的作用,所以她越来越冷了,冷到嚣张的地步。

    因为她发现一个外表冷冰冰、内心乎乎的领导者,更能让手下服贴,所以她别无选择。

    但她受不了左无道的漠视,虽然他为统帅事务繁多,不怪他,但她就是很烦很生气,几个月不见,还不能腻在一起,这像是人吗?

    就算不是人,光是她的傑出贡献,他也应该发自内心地对她显出最、最惜的一面呀,像她这样的人材,要到哪去找啊!

    所以,当白冰冰进来与左无道面谈公务的时候,她几乎想扭头就走……

    而左无道看到白衣天使般冰冷的白冰冰时,那心里感实是无法形容,单薄轻盈的段,如烟的眼波,玉鼻尖发出的淡淡光晕,都让他如喝醇酒,对美色的恋,使丹田处立即燃起熊熊火苗。

    但他很清楚,现在更重要的是与她进行公务对话。

    於是,左无道首先伸出手,很是正式地说:“冰冰,请坐。”

    “我口渴了。”

    白冰冰抬起头,眼中泛现一丝挑衅的味道说着。

    左无道立即亲自到里面帮她倒茶,还问:“要咖啡还是其他?”

    “白开水就行。”

    白冰冰嘴角有了一丝笑意。

    左无道很快端着白开水出来,但白冰冰却又说:“为什么真的是白开水,你当我是白开水一样的人吗?我要咖啡!”

    左无道心里歎着气,一伸手,白冰冰手中的茶杯口上冒起了一圈气,再看时,杯中已是香浓的茶色液体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白冰冰心里很是惊讶左无道的手段,心知这人在异能境界上,是越来越厉害了,也越来越让她喜欢,但表面上,她是绝不会向他低头示好的。

    “很简单,隔空取物,快速气化融。”

    左无道平静地回答。

    “你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表现这些呢?”

    白冰冰有意地继续发难。

    “美女,我们开始吧。”

    左无道苦口婆心地把话引向主题。

    “好吧……关於生化兽的研制,已告一段落,生化兽部队的组建,只待你一声令下了,目前贝贝正在神兵源进行最后的领兵训练,牠的智慧,完全不亚於人类……”

    白冰冰总算是虚晃了一招,很认真地一下转入了公事话题,而后她一脸肃然地打开了自带的笔记电脑,很快把资料无线接入办公室的电脑网路中。

    只见大萤幕上,一队队雄纠纠气昂昂的猛兽排立着,而正前方的,正是许久未见的贝贝。

    只听萤幕中贝贝一声吼叫,万只生化兽齐齐耸伏体,发出寒冰或是火红的能量弹,轰轰巨响中,空中和地面上模拟的敌军军队,全被轰碎。

    而后贝贝又是一声吼叫,生化兽们的队形立时一变,一组组展开了凶猛的对扑,顿时只见光电大作,以眼看去,根本分不清哪只是哪只了。

    “目前以我们的生产能力,每月可以生产出五万只生化兽,如果扩大和紧急生产的话,那么可以达到十万只以上。

    “现有样本生化兽一万只,生化兽分三类,一类是可以发出寒冰能量弹的吸水生化兽,二是可以发出暴电能量弹的地龙生化兽,最后是可以发出烈焰能量弹的翼刃生化兽。

    “牠们各有长处,都能够进行近廝杀,而且每一只相当於卒级异能手,生化程度达到百分之五十,长处是攻击凶猛、不畏生死,缺点是不如人类一流异能战士灵活,判断力也稍差……”

    说时,只见白冰冰手指轻点,萤幕上贝贝的影像逐渐放大,而后整个萤幕全是贝贝的影像,只见贝贝把头部凑近摄像头,深地说:“左,我好想你啊……”

    多时未见的贝贝,如今更加的威猛,体形非常的庞大,看上去有如一座小山,看来如果当初不是左无道以法力控制其生长的话,如今只怕更是大到人接受不了。

    尽管如此,白冰冰还是笑着说:“贝贝现在重六十五吨,长十一米,肩高六米,大家都说牠是一只大恐龙,唉!真不知你当初是怎么控制牠的体形的。”

    左无道也没想到,一年之中贝贝发育得如此之快,好笑地说:“我们有时间去合骑牠试试,定是很有意思的。”

    白冰冰雪嫩的脸一红,马上又严肃起来,手轻点键盘,萤幕的画面又是一变,出现了第四代宇宙坦克的影像。

    只见这第四代宇宙坦克与原来的相比,体形庞大了一些,顶部有一个旋转的方形四管发炮塔,外观很是新颖,内舱看上去也无比的舒适豪华。

    “我方宇宙坦克的研制,进入了成熟阶段,这次代号为『猛@』的一批宇宙坦克,是为卒级以上的异能战士量订制的,内部乘员设计为一人,这样大大地提高了我方的单位战斗效率。

    “每辆『猛@坦克』的火力,相当於原来宇宙坦克的一点五倍,因为採用的是最新科技冰暴能量弹的攻击系统。”

    “好,那就叫它『猛@坦克』吧,它的出现,代表着我们小单位的作战系统,又提升到了一个阶段,相信对於银狮人和其他潜在的敌人来说,又是他们的致命剋星。”

    报告完毕后,白冰冰矜持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也不理会左无道那异样的目光。

    “为什么不说话了,科技部不想再次获得嘉奖令了吗?”

    左无道试探着问。

    “算了吧,让你那嘉奖令见鬼去。”

    白冰冰继续品尝着香浓的咖啡,谁也很难看出她此时在想什么。

    左无道直直地看着她,心潮波动地等待着,但是迟迟未能迎接到白冰冰那眼波,白冰冰只执着地、慢悠悠地喝着她的咖啡。

    “人,她是我的人吗?她可能不是,她就是像一个不可高攀的大脑袋天使,那头脑里装的,是别人装不下的尖端科技……”

    左无道郁闷地想着,他很想触摸她冰滑的肌肤,轻轻地吻她的柔嫩红唇,但是又不敢冒失。

    “没事的话,我走了。”白冰冰站了起来。

    “冰冰,”左无道终於克制不住自己,压抑的声音,留住她轻盈的步伐。

    “什么事?”

    白冰冰转过来,脸上流动着幽幽的神,终於,她再次以那似流动着冰雾的眸子,看向他。

    “你?”

    左无道上前抓住她的水滑纤纤指尖,心里满是问号,但白冰冰却如冰人般站在那,脸也转向一边。

    终於,左无道再也抑制不了内心的,很是清晰地问:“我可以吻你吗?”

    “不行。”白冰冰断然拒绝,轻轻挣脱他的手,一边向外走,一边不回头地说:“忘了过去那小女孩的不理智的行为……”

    左无道头痛之极,难道才一年的时间,她就成熟了吗?那么自己是不是也该成熟了,要理智一点,别那么冲动?

    虽说如此,左无道还是追了出去,远远地只见白冰冰直接向她的座驾走去,那架幽黑色的飞行器,两边的卫兵们,纷纷向白冰冰挥手敬礼。

    左无道终於停了下来,抱臂目送着白冰冰优雅地登上飞行器,他以为完了,白冰冰真的变得理智了。

    不想正在此时,手腕上的多功能腕錶自动的打开了萤幕,白冰冰的影像出现在上面:“想我吗?如果真的想,就来神兵源,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得答应我和东方镜分手。”

    “啊!”

    左无道心里发出了一声惨叫,呆呆地望向正沖上天空的白冰冰座驾,只觉被她弄得心里一团糟。

    还是不要去想她好了,但不去的话,又真怕受到她的报复,白冰冰的心很难捉摸,嗯,应该是天下女子的心都很难捉摸。

    就在左无道回头之际,却意外地发现东方镜窈窕玉立的影,一头齐耳发丝在风中飞舞,眼眸嘴角间轻含嗔怒。

    左无道只想逃,却知逃不了,只得硬着头皮上前:“你怎么还没走,一直在军部吗?”

    “嗯。”也许是因为怒意,东方镜脸上泛现淡淡的晕红,她心里真的很气,一眼就看透了白冰冰的鬼心思,但是她又能拿为人类和盟军统帅的左无道怎么样?

    就是告到法庭上去,只怕没人敢接这个案子。

    最后,东方镜还是终於忍不住地问:“她说了什么?”

    左无道愕然无言,想想还是如实地回答:“她要我和你分手。”

    “哼!坏蛋。”东方镜也没说谁是坏蛋,但意思很明显。

    左无道理了理思绪,苦笑着说:“别和她一样,对了,你准备好了么?”

    “什么准备好了?”东方镜只恨不能把白冰冰一脚踢死,但真的又不想和她那样明争暗斗,於是顺着左无道的话头,转移了话题。

    “就是接任无境集团总裁之事。”

    东方镜轻轻地“嗯”了一声,虽然她不会像普通的女孩一样争风吃醋,但心里也很是不开心。

    名利、地位和金钱,她现在都不缺少了,但她就是不开心,原想一个人就要让他幸福,与他共享一切他认为的快乐,但是她真的做不到那样视而不见,一想到左无道怀抱着别的美女之时,就郁郁不欢。

    於是东方镜也很坦白地问:“你是怎么想的?难道要一直这样下去,让我们共同的你一个人吗?”

    左无道一手轻挽东方镜的肩头,无言以对,不过想到绿月的清纯、孟小婉的柔美、蓝雪的蛮横,以及白冰冰的独特,是那样的难以割舍,他都习惯了。

    何况他更多的时间是要投入到事务中去,而她们每一个人也都担当着重大的职责,似乎是件可有可无的事,他真的没认真的想过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或者说让她们每一个人都不会因为他而感到不快乐。

    久久,左无道才给东方镜一个问答:“只能让时间给我们一个答案了。”

    东方镜纤眉微皱,这也算回答吗?但也知道,从他嘴里再也问不出什么了。

    她心里暗自歎了一口气,想到马上将要担任无境集团的总裁,这可不是儿戏,因为以前她虽然一直担任着无境集团的重要职务,但以往的行事方式,绝非第一领导的视点和方法。

    她最不想让人以为,自己是因为左无道的关系才出任总裁的,於是想了想说:“你真是个大坏蛋,嗯,以后有时间再和你算帐,我约好应老了,时间差不多到了。”

    左无道轻拥过东方镜,在她唇上狠狠吻了一记:“那你走吧,记得不要劳累过度,你看我,从来就很轻松地处理一切事的。”

    东方镜只觉唇片一,这可是外面,到处都是将士,顿时脸红得可极了,只得羞地挣开左无道的轻拥,跑了出去,又回头,见左无道还在傻傻地看着自己,这下脸更是红透了,连雪白的耳根也红了起来。

    她向左无道丢下一个嗔怪的眼睛,这下才真的走了。

    左无道松了一口气,无疑东方镜是绝美的佳人,更难得的是她的善良,竟对场对手也是那么的宽容,这实在是让他感到自己很幸运。

    欢迎光临梦想文学网,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