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被轰碎的暗尘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二个月前,「三星贯月」的战术的成功运用,使眉宇愁这个东银军盟副总帅得到自己人和盟友的尊敬,那次人类的另外三大作战部,原子作战部、物华作战部、邻邦作战部加上溃败南下的盟友蓝光星蓝盾作战部紧密配在形成一个三角域的广宽星空中,如分成了三群的猎狗,围住了小星王哲罕大军这头狮子,并在整个作战过程中贯彻了的战术......盟军如果从正面是远远不敌小星王哲罕所率军团的,但是正像草原猎狗的战术,只有对着狮子股后面的作战部才会小心翼翼地开火,并且毫不恋战,他们在星空中追逐和反追逐着,像是在玩游戏,这场战事直打了一个多月,打得空前绝后的辛苦,但对于盟军来说也打得空前绝后的漂亮,因为最终哲罕没信心了,断绝的后勤补给,在客乡作战的不适应,以及盟军背后几大星球坚的源源不断的支持,都决定了他的必败,最后只得不甘心地放弃蓝光星球,向着暗尘星突围而去,可怜那几支断后的舰队,被人类和蓝光星的军团完全地吃掉,而人类三大作战部和蓝盾作战部的损失,微乎其微,因为他们几乎没有和哲罕的军团正面交锋,只是最后在哲罕的大军无心再战逃跑时才猛地发威,所以不可能有什么大的损失。这次战例也再次地显示了成功战术的威力。

    但在这次战役中虽然眉宇愁是名义上的总指挥,实际上从策划「三星贯月」战术到实施整个过程居首功者却另有其人,这个人就是秦错,要知眉宇愁是稳重派的,而这么敢于以弱欺强的战术却是闯派风格,如果说这一战因为眉宇愁能够勇于采纳下级的意见和战术因此赢得人们的尊敬的话,那么秦错却是通过这一战而一举成名,这使得为仅仅是副作战部长的秦错锋芒毕露,一颗战星的光亮也完全地展现出来了,他不再是人们眼中除了强横之外便一无所有的将领,他的智谋为人类和盟友传颂。

    不过这次,被眉宇愁充分肯定和信任的秦错却在军会议上力争按兵不动,错失联合其他五大作战部一举攻下暗尘的时机让眉宇愁有些不解。

    会后,在新矗立而起的东银军盟「月宇」大厦中,高大而忧郁的眉宇愁望着窗外天空的流云,而带着邪气的秦错却淡笑着看着他的脸。。。。。新建成的东银军盟有四座像征最高权力的大厦,但这四幢大楼都并不是很高,只是坐地面积可以用奢侈来形容了,每一幢都超过十万平方米,建造得相当的稳重而气势宏伟,月宇便是其中的一座,也就是眉副统帅的发号施令的地方,其他的几座是正中的「正阳」、靠左的「盘龙」、靠在「月宇」之右的「凤舞」,时代发展到今,当然统帅着几千万军队的东银军盟总部自然是不会太微寒的了,必要的门面和气势还是要有的。

    秦错只是轻轻了说一句话:「为什么我们不做一把本份一点的小刀,等牛刀来杀鸡岂不是更好一些吗?」

    立时眉宇愁浑一震,转注视着秦错,他明白了,原来秦错只是想把这个机会留给左无道,让他亲手地手刃哲罕,换一句话来来,也许不用无境作战部的加入他们就能大胜哲罕,但是能擒住他吗?那么左无道心里的恨如何宣泄,要知东方镜和蓝雪都受到过被擒的屈辱,而这两个人无疑在左无道心目中有着的非同一般意义的份量他能能咽下这口气吗?看来秦错拍起马来也是不动声色的高高手。

    就这样为副帅的眉宇愁放弃了坚持,采纳了秦错的意见,等着无境作战部挥师回巢,七大作战部一齐出动,洗雪蓝光一败的耻辱。。。。。。

    ※※※

    秦错对左无道的心里把握得很准确,事实上虽然左无道从不在将领们面前提及东方镜所擒之事,但是心里却是恨极了哲罕,如果不是神秘的人救下了东方镜及蓝雪她们,那将是他一生的痛,也许他会因此失去理智,那今后无境集团和无境作战部的行事作风就很难预料了。。。。。。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隐藏着魔,越是至上的圣者,其魔就越大,只是圣者能压制其魔罢了,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本来就是暗喻人的内心世界的,这是一个道魔相互成长和争斗的过程,而现在左无道平和的外表下便是满怀着深重的恨意,心里暗暗发誓,不踏平暗尘星誓不罢休。

    无境作战部的舰队经过七次大的时空跳跌,花了五天的时间进入了银河远东防卫圈,在到达蓝光星球与暗尘星的中间太空区域之时,他们顺利地与其他六大作战部会师,当无境作战部的舰队停滞下来后的不久,一艘庞大的红鹰战舰和六艘幻雷战舰靠近无境作战部的舰群,那红鹰战舰是眉宇愁的座架,而其他六艘则是其他六大作战部部长的座架,只见幽深的太空中,七架外来的战舰吐着闪烁不定的光罩贴上正中的那架大红鹰,而后几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芝麻小点从七架战舰中出来,飞向正中的大红鹰战舰中。。。。。。

    舰舱内,当急步而来的宇眉愁和孟小婉抬起头来之时,只见左无道已是站在那里迎接着他们,那一刹,眉宇愁僵立了,反而是左无道迎了上去,双手握住眉宇愁的手臂,而舰舱内左无道这边还有特意从其他战舰过来的无境作战部的军团长们,宁可、楚戟、田野、水木等,东方镜和应天祥也在,双方都相互注视着,就像左无道和眉宇愁那样,所有的话在这不同寻常的一刻,全付诸于复杂的目光中。

    但左无道终于开口了,「老眉,辛苦了。」

    眉宇愁低下了头:「对不起。」

    「哎,说这话干嘛,你做的很好,在你这位置,小小的失误是不可避免的。」

    眉宇愁却想起秦错的话,心里知道那不是小小的失误,谁说人不是自私的,他让他心的人涉险,这就是大错,但幸好最后东方镜回来了,要不他真的会自动辞职。

    一边的孟小婉向左无道伸出了手,她强笑着,嫩红的唇抿成一道可的弧线。

    左无道握住她温滑的小手注视着那黑白分明的眼睛,只觉几个月不见孟小婉英气不减,两人却是一句话也没说,互相地注视着。也许此时语言是多余的了。

    这时眉宇愁后的秦错、云笑天、狂龙、断水流等一一上前向左无道见礼。。。。。

    「咦!为什么奥大帅没来?」左无道淡淡地问。。。。。。因为为原子作战部正部长奥尔本没来,副部长秦错却来了,这不奇怪么。

    「奥尔本体不适,已在家休养近一个月了。」眉宇愁解释,其实奥尔本因蓝光一战让秦错大出风头,也因原子作战部的军权实际上已掌握在秦错手中,所以干脆提前进入半退休状态了,而左无道心里很清楚这些内幕,只是为东银军盟统帅的他必须对奥尔本做出关心的姿态。

    一边的秦错只觉左无道的目光仍然让自己畏惧,有如老鼠见了猫的感觉,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但是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自从他从学校出来后,便天不怕地怕,但是却怕死了亦兄亦父的左无道,而其实从原来的「紫府世家」即现的「神兵源」被左无道带出来后,左无道从未打过他,连骂也是极少的,最多脸色微温地说他两句,但秦错心里对左无道的敬畏却就那样生成了,他只觉左无道看他一眼就能够看透他所有的心思,也许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自到现在秦错仍感觉无法透过左无道这片天,总有一种受压抑的感觉,甚至秦错心里也无法否认自己的思维和行事方式都是深受他的影响,像极了左无道但却无法做到他那种从容淡定的境界。

    秦错咬紧了牙关,深吸了一口气,是的,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在刚刚左无道看他的那一眼中,对方已经给了他肯定,但这正是他很害怕和无奈的,他想着什么时候能做出让他意料之外的事,那么从那时开始自己也许就能透出那口气了。

    接下来左无道没废话,立即地召开军会议。

    此时作战部长们的心事却都超出了军会议之外,个个想起半年之后的异能考核,许多人心想也许那时军会议上自己将没资格出席这样等级的军会议吧。

    可是立即被左无道一句话提醒了他们的注意力。

    「我想大家不是来参加追悼会的吧,既然是这样希望大家打足精神,把这一战打好,也许我会在这一战后,作一个各作战部的战力、战绩的评估和排名。。。。。。」

    立时会议现场沉闷的气氛一变,作战部部长们都是一震,谁也不想在可能的离任之前留下污点。。。。。。

    接着宁可主持了这次军会议。

    肃穆的军会议室中,只见宁可于屏幕下的动态军事地图前讲解着左无道一手起草的作战要点。

    「这次我方初步拟定「暴力破垒」的战术,七大军团以七个方位团团围住暗尘星,以盖天平铺的舰群吸引地面的防御火力投放单兵突击部队,而后迂回再攻,此时单兵突击部队发动对地面防御炮塔的进攻,而后我方所有主力变佯攻为实攻。一举拿下暗尘星,这一次的要点是战技,而不是战术,现在大家开始讨论。」

    宁可的话音完毕之后,众人纷纷于看着人手一份的作战细则,一个小时后天东作战部部长苏尔站起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左,如果银狮人从某一方向集中兵力突围的话,那么我方势必有一到二个作战部将会受到其正面的冲击,也许会因此让他们逃逸出暗尘星,因为我们的兵力太分散了。」

    左无无道脸罩寒冰,带着怒意说:「哲罕现在最怕的就是离开暗尘星的陆基防护网,失去这道屏障他将像是失去盾牌的战士,又加上很不幸的他是一个很高傲的银狮人,我方大胜霖统领的军团,必重创其信心,可是因其高傲的本,他不会因此放弃自尊不战而逃,在这种况,他既不想在我们面前低头,又害怕出来与我方决战,必死守暗尘星,而且坦白地说光一个无境作战部就可以完全地吞下整个暗尘星的两千万银狮军,也可以在任何时候狙击他们的集结后的逃窜,你们还有什么害怕的,更重要的是,时间是上不许他做太多的考虑,因为我们这就去打他个措手不及,所以我再次强调各作战部务必在时间和节奏上进行完美的配合,刚才宁副参谋长也说过了这次我们重的战技而不是战术,我也根本没把这一次战争看成是对等的战事,这只不过是东银军盟的一次绝好的实弹演练。」

    「实弹演练?!!!」眉宇愁不知作何想的笑了笑,在对哲罕能力的评诂上,秦错和左无道还真是一模一样的,那就是根本没把哲罕看成对手。

    听左无道如此自信心暴满地一说,各作战部部长终于也明白了这次战事,还真是一次练兵式的演习,真正的较量是来自于兄弟作战部的,是谁打的漂亮,谁也就是胜者了,而打得差便是失败者了,一下子激起了他们的好胜心。

    ※※※

    东银军盟的舰群一分再分,转眼间消失于这片太空区域中,转瞬又出现在另一片广袤的太空里,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个粉红的星球,一道道隐隐若若的暗色光环从内而外地一直延伸到那粉红星球的几万亿公里之外,这个无名的粉红色星球旋动的力场内便是暗尘星的

    家园,暗尘星位于第四道暗环之上,像一切有归属的行星一样,她温柔地自转并围绕着那粉红的星球公转。

    七群细小的黑点切入了这个小星系的力场,几细小黑点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与恒星相比他们当然是萤火比皓月了,但是眨眼间小黑点变大,贴近的画面中艘艘战舰如电光疾闪,绽放的能量护罩的光芒四,如游鱼般滑过一颗颗巨大行星的影的背面,疾行再疾行。

    蓦地,七群密集的舰群爆炸开来,眨眼之间薄薄地铺开,一眼望去,暗尘星的上空全是黑压压的一片战舰。

    突然沉默的暗尘星抖动了一下,千万道白色的光球雨喷向上空,立即时舰群高高跃起,旋即在地面猛烈炮火的稍一停顿之即,又黑沉沉地压下,但这次他们向下发饱和的攻击。

    「呼呼——」火红的能量光束倾下,威力巨大的能量弹雨锁定着一座座陆基炮塔狂轰乱炸,眨眼之间巨大的暗尘星整个处于世界末般的景象中。

    「轰!」红鹰战舰近透明的能量弹吻上地面之时,往往就是一个方圆几千米的地面完全处于耀目的能量炸开之即形成的光幕笼罩之下,在这个能量暴烈窜动的地区中,所有的普通建筑物化为烟化,比普通建筑坚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军事建筑也如狂风的小草摇颤着随时有夭折的可能,而幻雷战舰的能量集束也一样对地面造成了巨大伤害,火红的能量束直而下时,首当其冲的百米中心点很难有任何生命可以继续存活,一切花草树木,房屋街道眨眼间面目全非。。。。。。

    五千万大军狂猛的打击的下的景象是无法形容的,一开始便让暗尘星的地面大部分面积处于一片火海之中,这是生命浩劫,此时战争已经不俱有任何的仁义和非仁义,如果说左无道下令发动这场战争是对于暗尘星的的话,那是欺人之谈,战争就是战争,不论是正义还是非正义,对于夹于两方的生命来说都是超级恐怖的浩劫。

    不用几分钟,森林间千万逃窜的动物在炮雨或是火海中死去,汹涌的大海也因倾落而下的炮雨而怒啸,海中的生物一样地经历着一场空前的浩劫。。。。。。

    交战开始的几分钟里,双方你来我往,每一艘战舰一秒内倾落的炮雨都是几千发以上,而每一座巨形陆基炮塔向上空发的能量光弹最少也是几百颗以上,几千艘巨型的战舰,几百万座巨型的陆基炮塔对时,漫空的各种兵种齐齐发的火力之下,霎时间天空是通红发亮的,地面也是通红一片的。。。。。。

    不过实际上真正的较量还没有开始。

    东银军盟的各大军团开始投下一股股特种兵,寻找各个战区的空隙猛地潜向星球,地面的银狮战舰也起飞了,呼呼尖啸地抬头反击,密密麻麻的提着尖刀的银狮暴风兵对接近地面的盟军特种部队实施空中狙击。。。。。。

    但由于暗尘星的银狮部队显然兵力远远比不上盟军的雄厚,特别是无境作战部担任突击任务的绿剑、寒剑、无畏军团所到之处势如破竹,幽蓝的玄兵雨杀得一群群暴风兵肢体碎碎,血漫空飞溅,仅仅几分钟的空降和反空降较量,玄兵部队就消灭了近十万的地面兵种,而八十余万的战斗机器人从太空一路杀下时,沉狠的能量机炮雨把迎面而来的暴风兵和啸电兵打得没靠近便如烟而灭。。。。。。

    仅仅十分钟过后。。。。。。

    「

    宁可发来的报告,「左,突击部队已到达地面。」使正密切注视太空战场的左无道一震。

    「好,发动总攻!」

    立时总攻的信号同一时间传遍各作战部和作战部的各军团。

    早以不耐烦与地面火力玩捉迷藏的七大作战部立即整个地一沉,向着暗尘星狂冲而下。

    只是在顷刻之间,暗尘星的银狮军的布防就完全地被打乱,对于他们来说威胁此时不仅来自于上空,而是四面八方,最善于突破陆基防御的特种师,玄兵部队以及不怕死的战斗机器人部队开始发威,对地面的每一座防空陆基炮塔发动了致命的打击。

    对于地面防御来说更致命的打击马上又要来到了,由于东银军盟的装备都是来自于无境集团的神兵制造部,除了无境作战部的冷兵器玄兵是其他作战部无法拥有的外,其他的都差不多,在大战进入到如火如荼之即,各作战部的聚能战车部队也偷偷泻入地面,于是当全星球一队队聚能战车打开座架之即,便实际上宣布地面的所有防御成了废物,不是么?随着第一声聚能战车的炮响,整个暗尘星的陆基炮塔全面陷入了聚能战车对固体防御破坏力极大的撕裂炮雨中,打开座架的聚战车的程和威力是恐怖的,它们根不需要接近陆基炮的程之内开火,而是在陆基炮程之外便开火了,只是瞬间的攻击,暗尘星的九万座陆基炮塔全哑了,在滚滚火团纷纷中倒下、震暴、粉碎。

    无疑这一次东银军盟不幸地做了狼群,当哲罕慌忙集中一千三百多架剑鱼战舰试图打开一个缺口寻找新的战机之时,他们受到了早已准备的无境作战部的狠狠狙击,接着是反应不慢的原子作战部的夹击,再接下来又受到拼命来夺取战功的其他几大作战部的围歼。

    战斗呈一面倒,以火鹰军团的狠厉,一千多艘剑鱼战舰根本不够看,何况还有野云舰队等几士气正猛的无境作的经历好几次战火淬炼的其他军团,连左无道的座架也冲到前方参加了战斗,以大红鹰那顶得上十几架剑鱼战舰的火力,这一路过来所向披靡,居然只光凭这架战舰就干掉了五十八艘剑鱼战舰,这一战绩勇冠全军个体战舰之首,当然眉宇愁、孟小婉的座架也是不甘落后,各自拿下了十八艘和十一艘的战绩,另外让全军作战指挥官目瞪口呆的是,火鹰军团的骄人的战绩,他们的战舰部队在为时不久的战斗中一下子消灭了二百九十多艘剑鱼战舰,而宇宙坦克部队打暴了二百七十多艘战舰,整个军团拿下五百多架剑鱼战舰,其他野云舰队也拿下了一百八十多艘,蓝冰舰队的战绩也不俗狂轰之下抢下了一百五十几的战绩,而整个无境作战部在这一面战区中就拿下了九百多艘剑鱼战舰,干掉大约二百余万的银狮暴风、啸电兵种,排在第二名的原子作战部是分两个方向作战的,在这个主战区中他们歼灭了二百余艘剑鱼战舰。。。。。。

    在这种如食人鱼抢场景下,哲罕的突围舰队看着被摧毁,一个小时的对抗之后,他们的大片舰群只剩下了十来舰冒着滚滚浓烟的剑鱼战舰,和五艘畏缩狂逃的小黑吻战舰。。。。。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小黑吻战舰内,一个修长的金发银狮年青人冷汗横流地难以接受事实。。。。。。

    但是他们的所有退路全被堵住,并且有四艘巨大的红鹰战舰在紧追着他们,中间一架喷出三串光球,连接三声巨响,又是三艘本已伤痕累累的剑鱼战舰炸成漫天的碎片,不一时盟军的舰群非常有默契地消灭前后左右的剑鱼战舰和四艘小黑吻,但唯独最后一架,却停止了攻击,这景就像一群鲨鱼戏耍地围住一条无害的海豚,不咬也不放他走。。。。。。

    忽然四艘大红鹰战舰齐齐发动了信息攻势,使得被围困的小黑吻战舰内的所有信息系统一下子陷入瘫痪,这让战舰内本以绝望的银狮信息兵更加地绝望。

    红鹰战舰内,只听宁可说:「左,马上就可以破译他们的战舰信息系统。」

    「好!」正中的红鹰战舰内,左无道脸沉似水地回应。

    果然小黑吻上的屏幕一闪,人类的信息与银狮小黑吻战舰的信息接通,眨眼之间左无道的影像出现在那金发银狮人的面前。

    「哲罕将军你自绝吧,也许这是你我之间的仇怨最好的解决方法。」左无道用的是银狮人的语言,对于这个骗吴琼菲并使东方镜、蓝雪做了俘虏的人已经无法原谅了。

    金发银狮人——哲罕顿时浑一震,脸部的肌扭曲着,想当初因为银衣的变心他也恨透了左无道,但是最终他失败了,现在也到了游戏结束的时候,再者他也有自知之明,深知以左无道的手,他是难以逃掉的。

    他狠狠地盯着左无道,以人类的语类说:「我现在终于明白银衣为什么会变心了,因为你比我更狠,我也承认自己根本不是你的对手,这都是不自量力的结果!」

    说着哲罕拿出一把雪蓝的利刃,狠狠地往自己的颈脉抹去,顿时他的人头飞了起来,断颈处血住喷起一尺来高,最后人倒下,他头也落地,只是眼张得大大的死不瞑目,似还在诉说着心里的无尽恨意。。。。。。」

    看着对手倒下,左无道心里恨却是烟消云散,这个曾经威胁过东方镜贞洁的银狮人虽然活着让他非常的烦躁和不安,但他这么一死,左无道只觉心里的感觉非常奇妙,像是放下了一个负担,甚至自己有些郁郁寡欢。

    接受投降的命令下达之后,暗尘星战役很快结接了尾声,没死的银狮人争先恐后的投降,而盟军也心平静心地接受了他们的投降,而且没发生虐待俘虏的事

    这一战东银军盟全歼哲罕银狮军二千三百万,俘虏七百六十余万,但也付出了近一百万的伤亡代价,不过无境作战部的伤亡极少,全军加起来不足五万之数,并只损失了一架幻雷战舰。

    让东银军盟将官们没想到的是,战前的左无道要公布战绩排名的的话成了现实,很快让人头痛的战绩排名表出来了,作战部中以无境作战部排在首位,而军团则是以火鹰军团稳居榜首,统计歼灭敌军约九百余万,不计俘虏的话,他们包揽了一半有余,而第二名是原子作战部,约歼敌三百余万,第三、第四名是物华和邻邦作战部各歼灭了一百余万,歼其他作战部的战绩就惨不忍睹了,不但大的伤亡数字从自于他们的部队,而且歼敌数都在一百万以下徘徊,天东和天西及蓝盾三个作战部加起来的战绩还不如一个火鹰军团的,如果以这个数字来衡量实力的话,那这三个作战部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当东银大军开进满目疮痍的暗尘星,蓦然发现这个星球的原统治生命——暗尘星人基本上已被银狮人杀光,现在的大部分居民全都是从外星球移民而来的,有着非常多的星际人种,有像地球黑人般的全黑色人种,也有长得羽翅的如天使般的超小超轻人种,不过这种生命的似乎如食草动物般的温顺,在这个星球上他们成了银狮人的玩物和宠物,还有一种常见的长得像兽人般的巨人,他们面目丑陋但体非常的强壮,从事着一切苦力型劳动。

    在这样一个异星风的暗尘星球上,除了无境作战部部长,也就是左无道本人之外,其他的作战部部长却无心去欣赏那异域风,一个个跑到左无道面前请求接受惩罚,连秦错也不例外,事实上他也没什么好骄傲的,原子作战部歼灭的敌军数还不如一个火鹰军团,火鹰军团的歼敌数是三百六十万而原子作战部却只是三百一十万而已,这使得秦错大是有受挫感,火鹰有多少兵力,不久前的自由三星的二次战役中,已是从原来的八十余万下降到区区五十余万,然而就是这个五十几万的军团,却胜过了他这个足有七百万的作战部,这叫他怎么能心里平衡。。。。。。

    但左无道却没说什么,其实秦错已是指挥得相当不错,要知原子作战部的素质远不及无境作战部,说其七百万兵力,在左无道的眼里除了原来的从无境作战部拉过去的刃风军团还能看上眼之外,其他的军团真个形同摆设,现代战争人多是没用的,没有高素质的将士,根本没法子在光电化的战场中反应过来,这能怪他么?而从这个数字上看,其实秦错的将材只在楚戟之下而在其他人之上了,只要能过去半年后的异能考核这一关,他便可成为他最有实力的作战部部长也是最得力的手下之一了。

    同时对于其他几大作战部部长的自责也都没有批评,只是淡淡地跟他们说:「你们打成这个样子,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一句话,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半年后能考上大师异能军级的继续当你们的作战部部长,否则只能自动下台,东银军盟将是一个公平的人生舞台,有能力则上,没能力则下,毫无其他理由可讲。」

    暗尘星其实是一个不错的星球,这里地大人稀,全球居民不足三亿,而且大多集中于几座银狮人建造的城市中,简单地说这是一个最理想的移民星球或者是最理想的军事星球,左无道非常地满这个星球的现状,心里盘算着到底应该怎么样的来处理这个星球,是把这里发展成准军事基地,还是建成一个繁华的商业帝国呢?这简直就是上天给无境集团一个天大的礼物。

    当下左无道召集东方镜、应天祥、眉宇愁、孟小婉、宁可、楚戟、田野、水木另外还特意地叫来秦错、裂空来商讨这个问题。

    当秦错踏入红鹰战舰的会客厅看到只有这些人在时,激动得差点哭了,就在那一刹那他明白了,自己已进入了左无道边的那个核心,也就是说在这一刻起他像是真正地长大成人了,并且得到了左无道认可。

    左无道看到秦错那眼红红的样子心里直摇头,心想这也是一个感丰富的家伙。。。。。

    「呵呵,今天我想来问一下大家的意见,很明显暗尘现在可以说是一个无主的星球,而且它的银河位置很是特殊,因为除了与之相隔一千光年外的蓝光星外,在一千光年的半径里还找不到其他的星球,那么它做一个大的军事基地合适呢?还是大量地进行移民建成一个繁华的标准星球合式。」

    东方镜想了想说:「我认为发展发商业星球比较合适,可以把这个星球建成整个的一个无境王国。」

    「你的野心还大的,记住你现在还不是无境集团的老总啊。」左无道取笑着东方镜,立时遭来她可的大大白眼。

    看到东方镜与左无道亲密的样子,孟小婉心里大是不舒服,一下子站起来:「我看这个星球易遭到军事攻击,而且离我们的第一道防御圈又比较远,重点发展军事会更好一些,同时以这个军事平台向外发兵的话会很方便,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既使大量地在这里驻军也不会扰民,后这里也将是一个坚强的军事壁垒,与自由三星东西相互呼应成为我们的第二道防线。」

    之后应天祥、水木、宁可也都作了发言。

    最后左无道只得以投票的方式决定是今后的暗尘星以商业为重还是军事为重。

    结果,四票赞成商业、五票选择军事,左无道没参与投票,但他宣布了结果了。

    「好!既然五票赞成军事为重,而本人也较偏向于军事,那么就先这么定了,因为这里可以说是蓝光和地球的一个东向门户,军事上的重要较大,但在建成以军事为重的星球的同时也应该适当的移民,大概有个十亿人口在这个星球是最合适的了。」

    散会之后左无道特意地把田野留了下来,非常直接地说:「我觉得后你来撑管暗尘星比较合适。」

    田野张大了嘴巴,非常的吃惊,这些天来他一直为吴琼菲背叛自己而感到闷闷不乐,同时又有些想帮吴琼菲解除遭软之苦,毕竟曾经她是他女友,现在听到左无道居然有意让他来管这个星球,当然又是意外,又是心复杂,他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

    「怎么,不愿意吗?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你不要的话,那我让水木来管好了。」

    田野怎么想不要呢?既使他再谦让,但这是一个星球啊,今后他可以就是这个星的主人了,他能不想要吗?于是田野立即点头,轻声地说:「谢谢!」

    左无道一手拍着田野的肩膀:「这几年让你受委曲了,跟着我你没得到什么好处,这次也算是给你的补偿吧,怎么样喜欢我这个礼物吗?」

    田野感动地抱住了左无道,忽然流下了泪水。

    「疯子,让我再这样叫你一声,就一次,老实说这几年我跟着你风光无限,既使你不让我管这个星球也一样感激不尽,但是我能不能再求你了一件事,放琼菲一马,毕竟谁没有做错事的时候呢。。。。。。」

    左无道看着田野像个小孩般的这么哭着,静静地让让他释放一下心里的绪,他最清楚田野了,谁没有好胜心呢?这几年楚戟的光芒闪闪,把往洒脱的田野、水木都比下去了,现在既是秦错的风头也盖过他了,如果这时不适当地鼓励老友一下,只怕田野就此消沉下去,所以今天左无道也可以说是有预谋的,但听到田野说要放出吴琼菲他又有些恼怒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没有种族观念的女孩,他可以不计较东方镜、蓝雪因此受的苦,但是吴琼菲为人类居然有意地投向人类的敌人银狮人的怀抱,这是不可原谅的,而左无道就是这样一个在大的原则问题上难以让步的人。。。。。。当然外星敌人的女人投入自己的怀抱又当别论了,因为站在他的立场是无法责难像银衣这样的外星女子的。

    所以他虽忍住了心里的怒意,没骂田野,但还是拒绝了田野的请求。

    「你不知道吴琼菲犯下了不可原谅的大错么,难道你真不知她犯的是什么质的错误?说实话,我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只软她,如果是别人早拉出去枪毙了,不用说了。。。。。。」

    田野一听吓呆了,一把松开了抱着左无道的手,原先还以为左无道就算没有自己的求也会放了吴琼菲的,毕竟他们几个同学同事一场,又是无境集团的开创人,但没想到在左无道的心里居然这么在意吴琼菲的背叛,要知自己都可以原谅,他有什么不可以的,这是什么质的?不就是一时头脑发喜欢过银狮人哲罕一回么?

    「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那么请撤了我的军团长之职吧?」田野没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反过来威胁左无道了,末了一咬牙又说了一句:「要不把我也关起来好了,反正你已经不再是从前的疯子了,早忘了我们以前的同学谊,你现在是东银大帝,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你说什么?」左无道几疑自己听错,哭笑皆非地狠狠瞪了田野一眼:「你胡说些什么,要知道国有国法,家有家法,无境集团既使不是国也是家吧,可恨的吴琼菲犯了家法不应该受到惩罚吗?那我就这样放了他,后还有谁做事会考虑后果,岂不是乱来一通,想通敌便通敌,想害自己人就大胆地害自己人是吧,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

    「我意已决,要不你处治我,要不请放了我的琼菲。」田野抬起头倔强无比地与左无道对视。

    左无道愕然地看着田野,觉得他难以理喻。「好吧,这事先阁着,后再说吧。」

    「不,我一回地球就去接琼菲出来,你一定要答应我。」田野竟是肆无忌惮地威胁左无道起来。

    最后左无道只得让人把田野轰了出去,但是心里也真的有些动摇了,心想因为一个吴琼菲,失去田野的友值得吗?虽然那是一个原则问题,不过田野这家伙可是他的大将啊,一起出生入死多年,就凭这些也足以让他改变主意了。

    几后盟军留下了三个军团驻守着暗尘星,其余大部分则回各作战部的基地,但少将以上军衔的武职将官则绝大部分飞往地球,准备着为期半年的异能培训。。。。。。

    快要到达地球时,东方镜于红鹰战舰内的总帅休息舱内倚靠着一张单人边在左无道的耳边不停地说着悄悄话,听得左无道耳根发软。

    「好啦,我同意放了吴琼菲就是。」左无道无奈地投降了。

    「那,商业部的部长之职还是让她来做吧,没有比她更好的人选了。。。。。。」东方镜得寸进尺地要求。

    左无道不由一把狠狠地把东方镜轻的子抱到单人上,两人这么贴在一起只闻到她那醉人的幽幽体香更加地馥郁了。

    「不要——」东方镜挣扎着轻叫,她可不敢在这个地方跟左无道胡来,若是被一些传命的士兵看到那可丑大了,而虽然这是总帅的休息室,但因为室内都是恒温的这张皮革垫之上可是什么也没有,那到时真是连一张遮羞的布都找不到了。

    左无道在她弹滑凹凸的后背轻抚着,对着她呵气如兰的小嘴:「你怕什么,以为我会在这里跟你做那个吗?」

    「但既使是这样也不好吧?」东方镜试图以温柔的声音让他安静下来。

    不想左无道却问了她一个问题:「你不恨吴琼菲吗?那时你被哲罕生擒了过去,差一点就被他沾染了,我想如果不是神秘的老前辈救走你的话,以他那色魔的本定是不会放过你的。」

    东方镜顿时脸儿通红,狠狠地在左无道嘴上咬了一口:「你才是大色魔,什么事不好说,偏偏要来问人家这个。」

    「不能问吗?这是每一个男人最关心的问题啊。」左无道故意惊叫着。

    东方镜又是一口咬去,但咬了一下又以粉红的小舌轻了一下他的唇,生怕真个把他咬痛了,「就是不能问,以后也不准你问我这个问题了。」

    但左无道却还是有些不想放过东方镜,试探地说「最后一个问题了,那些银狮男人看你是一种什么样的表的?」

    东方镜的嫩脸更加的嫣红一片,粉嫩的耳根也红了起来,小声地说:「就像你看那个银衣一样,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风流债,每一笔我都给你好好的记着呢?只要有一天你对我不好了,我就偷个男人给你看看。。。。。。」

    左无道心里醋味翻腾,想来也是,银狮人既然和人类都长得差不多,也自然地和人类一样有着很多弱点,比如,真是好险啊,如果东方镜真个被玷污了。。。。。。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想当初银狮人入侵梦幻和物华之时,不知有多少美丽的少女遭到狼吻了,但是人类一样要振作起来,对于那些遭遇不幸的女孩只能更她们而不是抛弃,而和银狮人的战争也得一直地打下去,谁能忍受他们霸占自己的女人呢?像东方镜这样的佳人,可是天地的灵气钟结而成,玫宝中的玫宝,只可恨吴琼菲那,居然把自己送上门去,可恨,真是可恨!

    乱思乱想了一番,左无道感觉不放吴琼菲已经是不行了,到时只怕会有更多的人来说了,而放了她的话,再让其担任商业部和部长也就没就没什么了,这吴琼菲的能力是不可否认的,虽然有让他牙痒的劣

    「在想什么?」东方镜轻捏左无道的鼻子,见他没有进行一步的侵犯,睡在他的上也就安心了,这时不由反而想调戏他来了。

    「我在想,是不是救了你呢?」

    「什么?」东方镜疑惑地问。

    左无道解释说:「就是把你和蓝雪从哲罕那救出来的人,我怀疑是我的野天,想来想去,也只有他老人家有那个能力,因为除了他之外既使是避尘法王也没这个能力啊。」

    东方镜努力地想想了,「他整个人给人一种很朴素的感觉,穿着布衣布鞋,那种打扮不像是现代人,而且他看我时很柔和,像是我的外公一样。。。。。。」

    左无道心里有百分之九十肯定那人就是自己的野天了,喃喃地说:「要是这次能出来帮我就好了。。。。。。」

    东方镜又一愣,不明白左无道这个傻子又在想什么,微皱着纤楚的眉看着他的脸,香温滑的唇忍不住地轻咬下去,一下,又是一下,一小口一小口地戏耍般地咬着。

    左无道被东方镜甜美的气息引回了现实,小声地怪叫:「哇,你居然敢挑畔我,好!这就把你吃掉!」

    只听东方镜一声惊叫,接着喘吁吁。。。。。。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