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复苏中的自由星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混元星际1009年9月中旬,自由三星迎来了战后的第一个快速复苏期,三大星球各行各业如雨后笋般地林立而起,在各大城市的大街上人们可以看最显明的改变是,穿着全新制服的警察以无比的投入到治安巡逻、交通管制等各岗位上,这些警察与原来的最大的不同是,全是来自于无境作战部各部队一手经过短暂培训起来的,这也突显了左无道的社会要发展首先是保证环境安全、稳定的理论,在其部下和自由三星各大力的配合之下,社会这个机器开始稳健地运作了,无数的商店开张了,各种各样的市场也开业,工厂隆隆生产,普通的民众忙着求职,而资本者忙着在一片大好环境之下重新试图创立自己的疆域,但是怎么这一切怎么看都有无境作战部的影子在其中,是那么的军事化的井井有条,而那些投机者和权钱勾结的商业影却迟迟未敢出现,因为无境作战部有时候实是管得太宽了,可能那些军官们把这当作了饭后运动,这可苦了商地痞,恨不得无境作战部能立即走人。。。。。。当然他们万万不敢与拥有先进军事力量的无境作战部正面交锋,他们无法忘记一开始无境作战部是如何以铁碗扭转糟糕的社会秩序的,可是正在他们焦心地等待着东山再起之时,无境集团调动一百多万人力加上四百多万各种机器人,动用一百多艘庞大的商业舰队,浩而来,虽然这引起了很多自由星人的反感,但是无境集团带来的巨额资金以及不可估计的商机、几千万人的就业机会也让更多的自由星人举双手欢迎,而无境作战部则是与无境集团又来了一次胜利的会师。。。。。。。

    只是让左无道没想到的是作为人类的总理事长的应天祥也来了,紧随其后的是无境集团的大小官员,更让左无道心喜的是东方镜也来了,并自愿地担任此行的商业总监,当然这个也是得到了无境集团内部通过的。

    接到东方镜后,直到深夜时分,他们俩才有空单独地在一起,再过二个小时又将黎明了,东方镜依偎在左无道怀里久久地不肯抬头。

    「让我好好看看你好吗。。。。。。」左无道好想东方镜能抬起头来。

    「为什么想看我,你想我了吗?三个月了,这么久你想了多少次?如果你告诉我天天想又没想过别人的话,我就抬起头来。」

    左无道心里发出一声叹息,心里闪过白冰冰梦幻般的倩影,也晃动着孟小婉那飒爽的英姿,以及高高在上狡黠的蓝雪,既使是一直跟随在边的绿月他也想了一遍。。。。。。立时感到真是很对不起东方镜,她是他一开始的女友,如今自己却是人遍地,如果东方镜也像他这么处处留的话,定是人比他还多了,一时左无道皱起眉头。。。。。。

    「怎么啦?」东方镜主动地抬起头来,吐气如兰,「你,你难道还以为自己是对的么?那白冰冰每次看到我总是冷眼相待,好像是我抢了她的,你说那景有多尴尬,其实我不是那么一个心狭窄的人,只要你喜欢的我都不太反对,可是以后难道就这样一直下去。。。。。真不知你心里是怎么想的,难道你带头推行一夫多妻制?」

    左无道久久无语,但东方镜却是一直软语问理由。。。。。。

    终于左无道轻轻一叹:「镜子,我不想失去她们,分手其实很简单,但是分手之后她们就可能离开我的边,我们的这个集团,不说私人感,就无境集团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我是个比较实际的人,于公于私只要能保持这样的现状不改,也就不想改变了,至于以后,嗯,解决的办法也有,我带你们到银河系之外去,到一个容忍一夫多妻的地方跟你们举行婚礼。」

    「哎呀!」东方镜气呼呼地一脚踩在左无道脚背之上,「你真是个厚颜无耻的大色狼。」

    「嘿嘿。。。。。。」左无道笑着,「不管是什么,厚颜无耻也罢,大色狼也可,总之我不会主动放弃过的人,而且会尽力地圈在边,尽心地侍候着,把你们一个个养的白白胖胖的。」

    「你以为我们是猪啊。」东方镜又狠狠地踩了左无道一下,再也不愿意提起他的风流之事了。

    于是两人又静静地于自由B星的都城,那一座摩天厦顶层相依着,只听东方镜那甜脆之极的柔细之声在讲着她在蓝光星的事,而左无道也只觉听着她说话便是一种很大的享,感到她声音是越来越好听了。。。。。。

    「。。。。。。那次我不想死,还想看到你,所以就和蓝雪妹妹一起投降了,虽然可能会到污辱,但当时我只能选择一个对自己对你都更好的选择,可没想到危急关头,在高速前进的战舰之中,一个老前辈似以也会化,突然地闪入银狮人的战舰之中,轻而易举地救走了我和蓝雪,后来在我的请求下老前辈又救回了琼菲。。。。。。」东方镜一边说一边不时地偷看着左无道的脸色,生怕他责备她偷生怕死。。。。。。

    左无道却很是淡然,反而喜欢东方镜的诚实,也许东方镜真的只是为了能再看到他才投降的,但不管是什么理由,求生的是每个人都共有的东西,也是人类最根本的东西,以他的个只会肯定东方镜的做法而不是责备,即使东方镜玉璧沾污他也会一样着她的,这也使得他再次地想到紫陌,忽然心里一动,也许紫陌还没有死,只是做了银狮人的俘虏,很大的可能是被送到了银狮的老巢中去了,想想也许是这样的,在冠冕堂皇的教条书籍之中,有时是过分地把人宣染的贞德了,要不就是把人丑化成一条狗都不如的卑劣动物,而事实人就是人,有诸多的弱点,像他左无道最大的弱点就是不够专,那么东方镜既然都会因求生而投降,为什么紫陌不可以呢?

    所以左无道哈哈一笑:「看着我干什么?不会怪你的了,但不可能再给你加入军方的机会了,刚好应老做了总理事长,那么他的位置就你来坐吧,坐上了无境集团老总的宝座的话,以后你就能给冰冰一些小鞋穿了,只要不是太过分就行。」说罢,他又是大笑。。。。。。。

    「嗯,好吧,谁叫我有了把柄在你手里,只是我怕会令你和大家失望?」东方镜很是大方地应诺下来,至少表面是如此。

    左无着只觉有些看不透东方镜在想什么,她太温柔了,也许这正是典型的内向型的女,她在很多时候都不会说出自己心里大多数想法,但其实她却是一个有主见的人,从她能够在绝境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向银狮人投降这件事就很深刻地说明,这是一个外表很温柔内心很冷静的女子,而不是那种意气行事脾气暴躁或飘摆不定型的,刚刚他提起让她当上无境集团的总干事之后给白冰冰穿小鞋时,东方镜却只是回答担忧,而去报复白冰冰的事却是提也不提,这又说明她其实很懂他的心,不提,反而让他心里感到更甜蜜,让他感她是真正地着他的,包容他的喜欢的一切,尽管对方是她的敌。。。。。。

    没有比东方镜这样更好的女友了,让人感到她那秀雅和聪慧透入了骨子里,左无道心想:「谁能比东方镜更适合接管无境集团呢?再也没有更好的人选了,无疑东方镜在军事上的才能不能因为一败而定论,本来她只输在兵力不足之上,但是像她这种人才放在内部的事务上能力将更加地能得到充分的发挥,她定能够成为星际最耀目的明星的。」

    于是左无道以非常肯定的语气:「我已经下决心,原来我还顾忌着我们的关系,怕有人不服气,而现在从今往后无境集我就放心地交给你了,而不论你是否给冰冰小鞋穿,或是以手中权力压榨某人,我都会坚定支持你。」

    东方镜淡淡地笑着,一点也没因此心喜或是担忧的样子,只说了一句:「以后不要怪我无才就行。。。。。。」

    并肩与东方镜看风景是一样很美妙的事,东方镜是那种非常标准型的女孩,她这几年又长高了一些,达到了一米七二的样子,淡淡细细的长眉,从不施粉的腮颊的皎洁雪嫩,一曲线也是刚刚好,不单薄也不夸张,而幽幽的体香也是那么淡淡的,如潜迹的飞凤,若有若无,时到今天左无道似才发现了这一点,只觉她似真的隐藏着一些秘密。

    于是左无道的笑容里多了一些邪邪的东西。。。。。。。

    这回东方镜真的有点嗔怪了:「你呀,每次和你单独在一起时,本来想默默地温存一下,但每次很快就会被你破坏,最后总是色迷迷地盯着人家。。。。。。」

    「嘿嘿,千古名言:男人不坏女人不,何况这是个的世界,在这个的世界里不谈色那才是可笑了。」说着,左无道横抱起东方镜,任她踢打着向内室走去。

    「坏蛋!快放我下来啊,天都亮了。」东方镜心知左无道想做什么,羞得脸面通红。

    「是不分白天和黑夜的,再说我们有三个月没见面了,怎能光说不行动呢?」左无道向着怀中的东方镜翘起的小嘴吻去。。。。。。

    ※※※

    无境集团以闪电般的速度在自由三星全面铺开,这对于为临时总理事的冰来说也是一大考验,她能力和决策力都得到了一次很好的锻炼,好在她的边不乏能人,既使对政治一样是「门外女」的紫星也渗乎到其中,并且其远远地大过了为当事人的冰,不停地替她出主意,大小事总是要去过问一下,但是冰却一点也不讨厌紫星,于是两人很快地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密友。

    这天冰于自由共和政府的政府大楼「蔚蓝三星宫」的办公室中深有隐忧地对紫星说:「紫星,我觉得有时候左做事太过了一些,比如这次无境集团来得太突然了,一些临时内阁成员对此反响强烈,认为这是无视自由三星是一个有主权的国家的做法,让我很是难做,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嗯,当然左这个人做事是不能以常理来评判的,由于我对他了解比你要深一些,就实话实说吧,他做事往往是没什么预兆和轨迹可寻的,一般只有过一段时间我们才能知道他那样做的好处,而这次也定是这样,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急着调来无境集团与你是很大的关系的,就是说他把你看成了自己人,也许他想和你建立一种默契。。。。。。。」紫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心知无境集团在没有与自由三星政府签订任何合约的况下,突然地进入自由三星形同侵略,定是已经在自由三星的各界引起了反面的巨大风波,她都感到有些心虚了,毕竟侵略者都是反面的形象,不管是武力的侵略还是商业质的入侵。。。。。。

    紫星想了想,忽然又说:「不如这样吧,让我们问他本人一下,看看他对此有何说教。。。。。。。」说着从将军服的内则口袋中不慢不紧地拿出一个超薄的水晶玉屏。。。。。。

    冰猛然一惊,「不要!」她怕这样一来岂不是明着表白自己对左无道的不信任吗?何况他还是她的。

    但是紫星却是很轻易地接通了与左无道那边的联线。。。。。。。

    只见左无道与东方镜和应天祥等人在一起,正讨论着什么,闻听紫星的问话后,微一沉凝。。。。。。。

    「你们俩都听着,我也将在三后举行一次全民视屏演说,以释大家心里的不满,我现在给你们的解释是:如果要侵略,我早在三年便可完全地踏平自由三星,不用到现在才假腥腥地来这一,第二点与其说现在是冰在管理着自由三星,还不如说是我,所以在事实上在我代管自由三星的期间,一切决定由本人一手下达就行,等冰正式地掌管自由三星之后,想我来插手也想不到了,另外我们不能忽略无境集团突然进入自由三星的现状和背景,现状是万业待兴的自由三星急需要强有力的外来经济体带动复兴,而现实的星际背景是共同的强敌不容我们坐等时间的流失,战火熊熊的星际时代每一步的迟疑,将导制一个弱小星际种族的灭亡,综合以上的论述,无境集团这次的提早进入,是必要的。。。。。。这个回答你们还满意吗?」

    铿锵而野的回答让冰和紫星都有些缓不过气来, 好半天,冰水凝的清眸中的呆滞才散去,她定定地望着紫星,心里却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这样一成的王者气势,但是马上地一个人的影进入她幻觉视线中,孤独而拔的影,略显苍白、修长有力的手握住那把与他的人一样冷的斩影斩的裂空,他的纯和美也许是任何一个女孩子也比不上的。。。。。。

    「喂——」紫星大嚷一声,雪嫩的手在她的眼前晃动,「吓傻吗?嗯。。。。。。。不像耶,你。。。你不会是喜欢上老左了吧,他那么老了,你不应该项喜欢上他呀?」

    冰回过神来,羞笑一声:「你说到哪去了,左,现在可是我,虽然我也会想他,但不会是那种想。」

    「,哇,不得了,你可发达了,老左真的答应了你吗?」

    冰点了点头:「他口头上答应了,不过却先让我在你那学会基础方面的知识。」

    「天哪!」紫星为冰陶醉不已,「老左那些惊天异能必杀技可是我们那三代人的梦想,虽然他嘴里说不藏私,但谁又能像你这样干脆地确定师徒关系,到时学不会的话就可以赖他不用心教了。。。。。。」

    紫星大声地在那乍呼着,而冰却是幽幽地不为所动,忽然神密兮兮地问紫星。

    「我问你,你说在老。。。哦不,是左的边哪一个少年将军最有气质?」

    「呃~」紫星差点一下子转不弯来,「你是说少年将军吗?不包括那些老的?这个嘛真的不好说,我只留意那些老的,比较喜欢嫩草吃老牛。。。。。。」

    冰飘了紫星一眼,若不是她心有所思,定是要好好地笑她一回了,但现在她笑不出来,既使是笑,也是强笑的,心里像是有一团东西堵住了一样,虽然自己从一个无知的少女(她是这认为的)被推到了政治舞台的最高端,但是却无法抑制内心空虚的之感。。。。。

    紫星眼珠子滴溜一转,她对敌人的心里把握得不怎么透彻,但若是拿到场上来,想当年她还是无境校花之时,可谓经百战,自然很快地切入到冰的心里去了。。。。。。

    于是她大嘴一张,哈哈直笑~「我明白了,是裂空那个帅哥吗?不错滴耶,眼睛很有电力,我的好几位手下都被他电翻过,——不过,你最好是不要去惹他。。。。。。。」

    冰本来还想不承认,但听此一说,顾不得掩饰了,「为什么?难道你认为我们不可能吗?」

    紫星慎重地点着头,以怜悯地目光看着她说:「我们那帮人私下都讨论过,他可能是那种稀有的真正的独者,天生冷傲的人,别说是你,就是我也没把握。。。。。。」~~紫星的自信也太过人了吧。

    「。。。。。。。」冰无言,依然那样若有所思地坐着。

    「一定要是他吗?」紫星还想替她看到一丝希望。

    冰又笑了,但恐怕是人都知那是忧郁的笑,「你认为这种事能换一个人吗?不过我不知是不是真喜欢他了,嗯~只是我动不动会想起他,而且我发现他似乎觉察了,有意地躲着我。」

    「一个是将军,一个未来的政界女王,本来这是一曲绝美的史佳话,可是你啊,完蛋了,而且我得向上面报告了。」

    「不要~」冰惊恐地哀求着紫星,「这不是我们姐妹间的秘密吗?你不要出卖我好不好,求你了,我的好紫星。」事到如今冰也撒起来了,而且她这么一撒,真个媚态横生,既使是紫星也受不了。。。。。。

    「嗯,你若是再来二滴眼泪,效果就更好了。。。。。。开玩笑的啦,我怎么可能会出卖你呢?放心啦~」紫星心里却想:「嘿嘿,既使出卖也是为你好。。。。。。」

    冰无力地看着紫星,好想说什么,却终于一句话也没说了。。。。。。。

    第二左无道就到紫星的小报告,这才想起本来就想跟冰谈的事,顺带地他交待紫星闲暇之时全面的铺导冰异能方面的事,中午时分他首先叫裂空来见他。

    他们见面的地点是在一家路边的滩档之上,裂空没想到左无道居然会选择这种只有最下层平民才来光顾的地方。

    左无道要了两瓶劣质的酒,和两碗只有自由星人才会做的龙面,当着裂空的面津津有味地吃着,一边笑道:「味道很不错。」

    而此时路边摊档之主却是紧张地在一边看着,只见这位穿着非常奇怪的人不像是吃他这种食物的,而且他们两个在吃着,旁边却站着几个没表的大汉,一看就像是保镖一类的,但是他还没想到眼前的人就是远东银河的霸主左无道,不过左无道穿着便衣,带出的几个手下也都穿着便衣,自然他想认也不敢认了。

    裂空以为左无道找他是为了寻问他主管的事的进展况,一口苦涩难咽的酒下肚后,不由很是佩服起左无道来,想想以他那份居然能吃得习惯这种东西,而自己今天若不是在这况下,打死他也不会来这种地方吃这种东西,虽然他算不上很富有,但裂空的家族却是自由星少有的隐世大家族,他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名门大少,所以从小就没在物质上缺少过什么。

    「左,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三大势力,至今为止没一个跟我达成协议的。。。。。。」

    其实裂空那边的事左无道心里非常地有底,但既使让他去办了,不到最后还是不想插手,于是左无道抬起头来:「下不了手吗?觉得同为自由星人,应该和平解决?」

    「是!」裂空老实地点头。

    「那你认为他们会主动地放弃权力的吗?」

    「不会。」。。。。。。裂空觉得很泄气,也许左无道因此看轻他,把他打入冷宫了,而没有左无道的提拔的话,那么裂空最多也只能是自由三星之中一个默默无名的少年了,连从前的地位都难保了。

    「你是一个很有人味的人,虽然你另一面是绝的,但是我希望放弃种族这种狭隘的思想,因为你实际上已经是银河系的一员战将了,在你的面前不应该有自己人和非自己人的概念,而只能有对和错,你要代表着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不是少数的古旧势力,我考虑问题的时候,有很多是从这方面出发的,所以你们看我有时过于霸道和残忍,但是我不这么做的话,就回家去种田算了,别妄想着联合银河的无数力量了。。。。。。我这样说你懂吗?」

    裂空长舒了一口气,咬着牙说:「懂了。」他感觉这是左无道给他的最后通牒,若不是这个巨大的压力他也许会说「不懂」,他想是应该改变一下了,把内心深处的冷全部地释放出来,而在此之前,他认为那是心里的魔鬼。

    龙面吃完了,劣质的酒也喝光,档主干吧吧地看着这唯一的二名顾客,心里盘算着今天因为这怪异的带着冷森保镖,而因此让别的顾客不敢靠近的客人,自己会损失多少的时候。。。。。。。

    左无道却塞给了他一张自由星人的大钞:「不用找了。。。。。。」

    说着在档主感激的目光中,左无道和裂空并肩向前而去。

    裂空终于发现了左无道还有事要找他。。。。。。

    于是主动地问:「左?还有什么事吗?」

    「算你聪明,记得九年前,我也曾经在地球上的路边摊档上请过客,那时是楚戟,现在轮到你了。。。。。。」

    裂空心里感动莫名:「谢谢!」

    左无道淡扫了他一眼:「你没谈过恋吧?」

    裂空:「是!」

    「为什么?」

    裂空挠了挠头皮:「女人都爹声爹气的,我想了都感到头皮发麻,再说我不想有牵挂。」

    「这也是理由?」左无道深感拿他没办法,而心里的担忧也更加剧了,心说不是第一次做红娘就以失败而告终吧?

    但裂空接下来的一句,让左无道更是失望了。

    「我渴望单地过一辈子,我父亲有八个老婆,而我却是一个打了一辈子光棍的人,现在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烦恼和忧郁的人,而我却是非常地快乐。。。。。。。」

    左无道终于明白了,不非常地担忧自己起来。。。。。「呃~你不用说的这么坦白的,我只想问你一件事,如果冰喜欢你的话,你会接受吗?」

    「她,她为什么要喜欢我?」裂空很是吃惊地问。

    左无道苦苦口婆心地说:「我是说如果嘛,你没听清楚吗?」

    「如果她喜欢我的话,那如果我不喜欢可不可以呢?真的,我对没有丝毫期待。。。。。。。」

    但是左无道却隐隐觉得裂空只是还没遇到喜欢的人,也许冰太主动了,像裂空这种家伙,也许只能那样不知不觉陷入后才会动心的。。。。。。

    ※※※

    「人体的本源是精、气、神,练拳不可以蛮练,甚至不可以苦练,当有一天你的筋骨练结了,那么经脉便会扭曲,要进入更高的层次反而困难了,所以练拳重在修炼意志力,重在悟,神形兼修地炼。」傍晚时分空旷的大厅内左无道边指导着边手轻拍冰的手臂腿部,以校正她的姿式,旁边还站着含笑而立的东方镜和紫星。

    接着左无道又传授了冰一些较高深的东西,那是修习内元方面的心法。。。。。。

    虽然有东方镜和紫星在场,冰仍然是有些放不开,毕竟这个和颜悦色之时让人感到份外的亲近,然而他又是那样的俊逸人,不竟一颗心砰砰直跳。。。。。。。

    「好了,你怎么老是难以进入状态,还是看我练一遍给你看吧。」左无道已发现这个徒弟太喜欢害羞了,只好用另一种方式来教了。

    说时左无道凝神静气地侧打出一拳,迈出一步后又是一拳跟出,蓝色的气电也于双手的臂肩线条上流窜着,他一边解说着:「人的体有几个基本气场,丹田、命门、百汇、紫府,这几个地方就像是转换站,或是集合点。。。。。。。」

    说着左无道一很简单的拳法舒展开来,一式跟着一式。。。。。。

    东方镜不由想起了当年,在比武场上的景,这个当年疯子是那样出人意料,而她也因为那一次对他有了好感。。。。。。

    紫星却是大为不服气,等左无道一拳打下来,噘着嘴:「左,我也想拜你为师,你光收冰为徒太不公平了。」

    左无道一愣:「你不早学到了很多东西吗?何况你和冰况不一样,少捣蛋了,一定要拜的话就拜你镜姐为师吧。」

    东方镜轻笑:「我哪敢做她,若论拳脚我恐怕都不是她的对手了。」

    东方镜的话让紫星大是高兴,嘿嘿直笑地拉着东方镜的手直摇。

    「镜子姐就是好,真会哄人,左,你就是这样被她哄骗到手的吧。」

    一时东方镜又羞又气,却是拿紫星一点办法也没有。

    被紫星这么一打岔,左无道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提出四人一起去吃饭,紫星当即大声地叫好,怪笑地嚷着要去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吃饭。

    左无道没反对地默许了。

    冰既使再笨,也觉得今天有些不对,一向很难得有时间的左大哥,突然又是第一次地教她功夫,又是请吃饭,定然是不寻常的。

    果然四人一起坐上一辆悬浮车之时,她忽然地接收到左无道的声音,但这声音好像只能在心里面听到。

    「建立你的权威。。。。。。如果你一定想要得到裂空的话,那么只能比他做得更好,更优秀,并从心里的藐视他,把他牢牢地控制在你的手掌心中,那时也许你得到的不仅仅是一个裂空了,呃~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冰看向左无道,却见他只看着前方,好像说话不是他。。。。。。但她却清楚地感觉到是他在跟自己说话,一时冰非常地奇怪和郁闷,在那胡思乱想起来:「这是左大哥给我出的主意吗?他好坏呀。。。。。。」

    格亚市最豪华的「宇晴」大酒店,总经理率领着一众骨干惶恐地迎接着左无道的一行,当冰走入金碧辉煌的大厅中时,霍然只见大厅中站满了自由三星各界的风云人物,以及无境作战部的一些高级战将,他们一进入,掌声便是如雷而起。

    冰张大了嘴巴。。。。。。

    「万事具备,只等着你站到高处振臂一呼了。」左无道满怀深意地对冰笑着。

    人群中冰看到了裂空,也看到了冷峻而立的楚戟,当她傻傻地看着裂空之时,耳边又听到左无道一声怪怪的咳嗽声,立即冰一震,忽然之间明白了很多。。。。。。于是她决定改变自己,神一下子矜持起来,小小翼翼地把自己的纯真隐藏着,想象着那些影视画面中的高贵女王的样子,外表冷艳内心孤独向前走去。。。。。。

    掌声经久不息,左无道走上讲演台,只是轻轻地举起手,顿时台下万众屏声。

    「各位来宾,各位先生、女士们,感谢你们来到这里,我宣布自由三星全民大选组委会于今晚正式启动。。。。。。」

    鲜花于又一波暴发的掌声中漫天而下,在如此场面之下,被推向前台的大选候选人之一冰再也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她仰起头凭泪流下,她走向前台——

    「我是自由之神的女儿,我发誓如果当选定全心全意致力于自由三星的繁荣富强。。。。。。。」到后来冰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但是她说了什么已不重要了,再说完这番话的同时,她感觉自己一下子成熟起来了,再也不是那个满心都是梦幻柔的女孩,一切幻想都已经破灭了,她要以自己的行动来建立起威望和声誉,更重要的是她想看到每一个自由三星民众的笑脸,这一刻她恨不能自己的竞对手现在就死,而她是唯一的候选人。

    但很显然冰的担心是多余的,既使她有一百位竞选对手,她的靠山无境作战部都能够轻易地摆平,而作为冰的竞选助理的紫星在一边狡黠地笑着,心里盘算着怎样把冰的正面形象进一步地根植到民众的心里去。。。。。。

    坐在左无道边的东方镜巧笑焉然:「这可能是最年青的星球女领导人了,你呀,真不知如何评价。」

    「又想说我是一个大魔王了是吗?把这么一个年青的女孩推上总理事的宝座是不合乎理是吧,但古往今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

    自由三星共和国的总理事大选正式地拉开了序幕,在这一时期,无境集团的建设大军轰轰烈烈地于三大星球建造起一幢幢崭新的大厦,各分支机构的教育部、商业部、宇宙兵工部,科技部、神兵制造部、生态环境部都开始运作、生产,一个坐落于自由三星的无境王国眼看着矗立起来,在当初无境王国刚刚诞生的时候,那时他们用了足足七年的时间,才算是成长起来,现在却是每到一处,便迅速地扎根成长,前后的周期所用的时间是越来越短了,先是物华星、邻邦星、蓝光星、接着是梦幻星、如今一下子又辐到三个星球,在自由三星上他们前后招员达到了五千万之多,加上其家属成员,达二亿多忠实于无境集团的人了,这样一个王国的影响力可想而知,又加上无境作战部一番出动,自由三星各界的知名人物集体地出动为冰大选造势,没几天冰的人气急剧飚升,根据紫星的一个民意调查,短短的几天里冰的支持率就达到了百分之七十,所以冰的当选已是毫无悬念。。。。。。

    毫无疑问,无境集团的进入带动了自由三星的经济步入近疯狂的复苏阶段,同时令人瞪目结舌的巨大民间财富也狂涌入无境集团自由分部中,仅仅私人豪华飞器就被订购了二百多万架,这个数字赚回的资金便是一个以万亿计算的天文数字,但无境集团也有贴钱的项目,光是教育部在三个星上购卖的地皮就把卖出飞行器的钱全贴了进去,好在无境集团还有其他更赚钱的,那就是军火,武装自由作战部的资金是卖飞行器的钱再剩以万数,当然就刚刚成立的新政府现在是无法偿付这超巨额资金的,只能是先欠着,这样一来自由星人的政府与无境集团的关系便处于一种紧密合作的状态了,看来冰要处理好这样关系还是要痛下一番心思的,虽然没有敌我矛盾,但是利益矛盾却是无处不在,所以大选的结果还没出来之即,她已是理万机辛苦得想哭。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