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威震星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一直以来楚戟都有一种感觉,自己的老师兼大哥左无道并没有死,也是他在军会议上力排众议,以人头担保,保证左无道并没有死,他说:「。。。。。。不要怀疑左的能力,没有人可以至他于死地。。。。。。」

    也因为楚戟这种生硬、固执的推断,力压了无境作战部众将们的猜疑和忧虑,到后来大家都几乎都相信了楚戟,从而大是稳定了军心。

    其实楚戟自己心里的苦是无法形容的, 但为了稳定即将崩溃的军心他不得不这么做,这两个月来他天天盼望着左无道奇迹般出现,渴望着看到他的笑,和那种在微笑中迅速做出的撼动部下和对手的断然决策。

    派出去打听左无道消息的侦察兵到现在已是无数批了,但每一次都没有一丁点消息,甚至在银狮人霖的烈电兵团盘踞的自由B星也没打听到一点关于左无道的消息,他像是凭空消失了般,再无音讯。。。。。。

    这一次楚戟决定釜底抽薪了,明知狡猾的霖等着就是无境作战部的主动,但他没有选择,不是胜就是败,也许实力才是一切。。。。。。

    站立于红鹰战舰的一尘不染的光洁的舰桥内,楚戟静静地想:「败了,就带着残兵败将撤回地球,如果他还活着的话,那也只能回去等消息了,无境作战部不能在太空中消耗了,如此庞大的军团在太空中长时间消耗实是不智的兵家大忌。」

    前几个小时内,楚戟刚刚与众军团长制定出作战计划,结合参谋部宁可与雪狼智王等人的意见,决定采取引蛇出洞,反向突破的战术与霖的军团展开决战,而楚戟更是提出了绝大部分的高级军官包他自己,除了参谋部的一些坐镇指挥的文职军官外,要求全部冲锋在前,让自己部下和士兵跟随着自己杀向敌军,准备着一场拼死的恶战。。。。。。。

    其实这也是出来的,虽然这样一来,势必军队的指挥系统会受到影响,但影响也不是太大,因为既使军官冲锋在前,一样也可以指挥自己的军队,何况还有总指挥部以及各部队的参谋部信息团、连的辅助。。。。。。

    现在银狮人果然出现了,而且漫空中都是他们的影子,几千艘剑鱼战舰滑动着悠游的舰,当先出现在自由B星正前方距离自由B星几十万公里的太空之中。。。。。。

    看来,霖已是早已「切」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他的兵团出来之即,剑鱼战舰便形成一个弯月形口子,看似缓慢,实是极速地拉开彼此间的距间,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这个包围圈足有四五万公里,他们的边锋快速地突进,中央的几大暴风兵团和啸电兵团密密麻麻在太空中发起了冲锋。。。。。。

    背负着七个巨型圆盘的兽鱼战舰之内,装饰得有若五星大酒店正厅的金碧辉煌的舰桥[总指挥舱]里,霖渡来回走动着,霍然玉洁冰清的冰就楚楚幽冷地就站立于他的边。。。。。。

    「哈哈。。。。。。」霖歇斯底里地狂笑,忽然靠近冰,一手捏起她的下巴,「你最动人的地方就像现在一样,既使满腹仇恨,却仍然能放在心里不发作出来,你真是一个坚韧的女,这与你柔弱的外表形成截然的反差,我好喜欢哪,但是今天我将把人类的大军全部消灭,那时我想再看看你的表,如果你流泪了,不知那泪水是否也是像现在你一样如此的坚韧和美丽,哈哈。。。。。。也许我会进一步地品尝你的体,我看亲自体会你是怎么崩溃的。」

    「你。。。。。。。」冰仰着头,如弯月嫩软的唇片微微颤动,漆黑的晶眸倔强地看着他,终于她冷冷地说出几个字:「你的原形要暴露了吗?」

    霖的手在她的后腰向下滑去,停留在那翘起的冰丘之上,隔着衣衫柔捏丰弹滑嫩的肌丘,他调节了一下自己的语气,柔柔地低沉嘲弄:「我厌倦了做好人,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仁慈的星王,出去征战后便会变得残暴的原因,事实上就是像你这样的佳人引暴了他们内心的魔,你喜欢魔鬼是吗?!只有我毫不手软地把你玩弄于手心,你才屈服对吗?。。。。。。为什么?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真心地上我。。。。。」

    最后霖已是咆哮出来,他捏到了冰地敏感处,她闷哼一声,却没挣扎,因为她知道挣扎的话,只怕会引来更多的凌辱。。。。。。

    所以冰以讥讽的眼神直直地无畏地看着霖:「想要我的吗?现在?还是要等你那虚伪的脸孔完全地撕开,那么请快一点。。。。。。」

    霖狠狠地放开了手,内心暴跳如雷,如果没有她的配合,既使进入她的对于他来说将毫无快感和乐趣可言,因为他要的不是这么毫无感的冰人,所以他立即冷静下来。

    「好,我会让你屈服的,消灭人类的兵团,我会跟着在你的眼前屠杀你的同胞,直到你真心实意地向我屈服,奉献你的一切。。。。。。」

    冰极度地厌恶他的游戏,站在那里心却飞到了天边,恍惚间脑海出现一个高大稳健的影,为什么?他不来救她了吗?还是这恶魔太厉害了?

    。。。。。。

    霖的大军电闪直上,几百万幽闪的烈电兵,带动着躁的能量忽前忽后,对于光电化的战场,几十万公里,或是一个大到要用光年来计算的巨大的战场,其实可以看着一个极小的空间,因为在彼此的侦测网络上双方一目了然,同时相互的进攻也只是在眨眼之间的事。。。。。。

    而无境作战部之边,所谓的反向突破战术自然是反行其道,从对手意想不到的部位开进攻。。。。。。。

    于是楚戟一声狂吼:「我的战士们随我来!」说着撤下金戟第一个向前冲去。。。。。。

    而后田野、水木、雪狼神王、紫星等众高级战将也一个个冲出战舰,一马当先地冲了前面,紧随其后的是稍低一级的战将。。。。。。

    无境作战部这回真的要破釜沉舟了,冲在前面全是最高级的战将,士兵却在后面,全军没有人不被这无畏的精神所感动,特种军团的士兵们只恨不能冲在长官们的前面,当官的能这样做出榜样,他们还能说什么,何况无境作战部本就是一个十分凝聚的集体,于是一股滚烫的流在无境作战部几百万大军中穿行。。。。。。

    宁可于红鹰战舰的总指挥舱内紧盯着屏幕,她灵魂与无境作战部的战舰一起飞舞着。。。。。。。

    「火鹰军团,向下方切入。。。。。。」

    「野云舰队抬头,请全速掠过敌人的可能打击的闪电区域。。。。。。」

    。。。。。。

    随着宁可的命令声,总指挥部的信息师女兵们立即迅速地向有关单位提供着各种数据,各军团的战舰信息兵们也都在全神贯注地投入在战斗之中,还有飞行于太空中的小型作战单位,宇宙坦克的师团指挥系统,单兵特种作战师指挥系统。。。。。。

    「是!」「好的!」「没有问题!」。。。。。各种回执的声音响成一片。。。。。

    与此同时无数架幻雷、红鹰战舰的防护罩开始忽明忽暗,能量系统进行着临战前的转换。。。。。。。。

    太空中楚戟的金戟闪烁的光芒淹没在刚刚暴发的两方火力对攻网络之中。。。。。。。

    在幻雷战舰的护罩由深蓝色转为淡蓝色之即,每一艘战舰的炮座从平滑的外甲板上瞬间升起,特别是吻部巨大的方形主炮探头之即,厚晶构置的方形炮管的内部黑森森的又泛映着点点星光,但在刹那之时疾出的红芒打破了一切,太空与战舰一道被染红了,巨大的能量束直到远方的银狮剑鱼战般之上。。。。。。幻雷滚动着体,疾速向前冲锋,猛勇地战斗着。。。。。。

    再看无境作战境的新一代最强战舰红鹰,则又是另一番光景,三架大红鹰沉重地坐镇后方,它们威力巨大的火力网此时还未开启,而野云舰队和火鹰军团的二十几架小红鹰摆动着四千米长的也算是巨大的舰,在周边的太空中无声地穿刺,全息的火力网络开启之时,舰立时凝结着一个个光芒刺眼的能量球,震颤之即只见能量球如雨般向对方落去。。。。。。

    红鹰战舰是不需要伸展炮座的,内置的能量炮网络,如同渗水的纱布,能量可以均匀地分布在这张网上,喷之时能量炮雨在舰力场的作用下可以在离开舰体的短距离内随意地拐弯,当然之一技术来自于银狮科技,只是到了以白冰冰为首的无境科技部手中,完全得到了进一步的改良,也就是在战舰的能上红鹰完全超越对方的剑鱼,而作为霖手中的最优良的战舰——兽鱼,他们只有一架大的和八架不参与战斗的小型兽鱼护卫舰,也许这便是银狮森严等级制的弊端,放着优良的战舰不用,却要用次等的战舰来投入主力战斗,这样既使幻雷战舰也要比剑鱼强,于是刚一拉开战斗序幕,银狮的剑鱼战舰受到了来自于无境作战部舰群的狠狠打击。

    这次战斗银狮一方出动二千多架剑鱼战舰,而无境作战部这方仅有四百多架战舰,双方的战舰数量比是五比一,但由于无境作战部的战舰能的优势,以及宇宙坦克部队的辅助攻击,银狮舰群完全落于下风,短短的几分钟内,被打暴的大多是剑鱼战舰,只见太空中银狮一方一个又一个熊熊火团燃起,四分五裂的碎片向四方尖啸着出。。。。。。

    「好!」面对着己方出色的开局,宁可兴奋极了,这样打下去的话胜利一定是无境作战部这方的,但宁可也心知对方的烈电兵团还没发威,一个接近五百万的兵团,如果与他们正面对碰的话,仅仅是烈电兵团足以把整个无境作战部全完摧毁,当然宁可也不会笨到让己方的军团暴露出烈电兵团的击攻之下,而是采取不避反进,刚一接火全力抄包银狮后方的反向作战策略,也就是除了火鹰军团正面吸引对方的主力之外,其他的军团从银狮大军稀薄地带冲入到他们的后方,让他们顾此失彼,打乱其阵脚,不过这样一来对于她来说指挥起来具有非常大的难度和挑战,但事到如今宁可也只能咬牙坚持下去了。。。。。。

    这是极其艰难的一战,对于双方都是如此,战局展开之后,霖也开始大吃了一惊,显然人类已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完全放弃了守的策略,而是以攻为守地主动牵制他们,这样前冲的烈电兵团找不到最佳的攻击时机,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吃惊地发现人类的几大军团从他们的包围圈的空隙中冲了进来。。。。。。。

    「他们想进行搏战吗?」霖冷笑着,当即下令一烈电兵团调齐三个军的兵力回击冲入的人类军团,他传讯烈电兵团的三个军长说:「如果适当的话,误伤兄弟部队也是没关系的。。。。。。」他居然狠到不顾自己人的死活。。。。。。冰在一边打着冷颤,到现在她已完全地看清了霖的本来面目。。。。。

    战事并没出现霖的想象中的轻易,不由下完令后他迁怒于冰,那看着冰的目光中暴现狰狞。。。。。。。

    冰再次抬起头,默然不屈地迎视他的目光,「你的幻想破灭了吗?我等着看最后的结局,如果你能让我等的话。。。。。。」

    「最后的结局。。。。。。。」霖喃喃重复着,目中的凶光更盛,「你看吧,当我的烈电兵团发挥威力的时候,人类的军队将瞬间土崩瓦解。」此时他还真的拿冰没办法,他要的是冰从心里的屈服,而不是那种简单对她的施暴。。。。。。

    咝——大片的电网在火鹰军团的前后左右暴发,火鹰军团这一战又是担当主力中的主力,五十架幻雷战舰经过上次的狠战以及现在的又一次狠拼只剩下了三十七架,有十来架还拖着滚滚的浓烟,而十六特种师更是损失惨重,尤其是吐克罕的第三军损失近一半,主要来自于梦幻星的优秀战士们于战火中大浪淘沙,更优秀的存活下来了,不幸的和差的牺牲了,但整个军三十六万的兵力,只剩下二十几万的时候,反而出现了逆转局面,受到战火洗礼的最后战士越战越勇,他们紧握着手中的锁能枪于电网的空隙中闪,砰砰地发着枪弹,把冲来的暴风兵打碎,把涌动的啸电兵轰倒,追逐着烈电兵玩着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的游戏。。。。。

    战功卓著的许魔庭一马当先地率领着火鹰第二军亡命地于二太空中疯搏,他一人已是屠杀了对方近千暴风军和啸电兵,另外他还扼杀了几百名个烈电兵,像当年的楚戟一样,他一手一把锁能枪,枪口始终喷着火焰,能量弹匣时不时于空中跳起在他意能的控制下装上枪盖之上。

    「杀,杀!。。。。。。。」许魔庭现在不停地只吼着一这个字,眼睛变得血红,整个第二军在许魔庭这种疯狂战意的鼓动下全陷入了疯狂之中,还剩下的九万二千架宇宙坦克对所有敌方军种狂扫,远打对方的战舰近扫冲来的暴风兵,时不时地抽空轰击放电完毕回撤的烈电兵。。。。。。

    而楚戟在火鹰军团的更前方,已是陷入银狮人的重重包围之中,密密麻麻的暴风兵围困着他,烈电闪来之即所立之处立成一片焦海,楚戟杀不胜杀他前冲后突,遥控中的如火团滚动的金戟打得剑鱼战舰翻滚震,有几艘更是轰然炸碎。。。。。终于他遇到银狮一名暴风之王,那名暴风之王两眼放着闪闪的蓝绿之光,两把巨大的尖刀明显地与普通的烈电兵不同,眨之间他挥刀劈了过来,刀风在人群中斩开一条几米宽的空隙,空隙之中血雨纷飞,这名暴风之王竟是敌我不分地狠攻而来,没把楚戟撂倒,却先把己方人马斩个稀烂,楚戟大吼一声,伸手便抓去,但见两个王者从遥远的距离一闪而近,当一切如电的影子一晃平息之即,便见楚戟的手竟然强蛮地抓捏住了刀尖,滚滚的能量波从两人之间向周围暴发,气劲把周围的物本人群震得四散而开,而正中两人却是屹然不动。。。。。。

    但。。。。。,终于「咯咯」颤裂的声音发出,坚冷的刀在楚戟的手中一寸寸龟裂,那名暴风之王眼中的电光暗淡下来,他畏惧了,接着只听楚戟怒吼声:「啊——」

    大吼中刀彻底地碎裂了,从刀尖到刀把裂成一片片的碎片掉落,而楚戟的左手却向着对方竖劈而下,血光喷舞间,那暴风之王被硬生生地分成两片。。。。。。。

    楚戟扫了一眼恐慌后撤的暴风兵们,再放眼整个战场,双方仍然难以料定,他似乎听到死神的狂笑之声,是的,死神太高兴了,如此惨烈的战场,他能不高兴吗?

    金戟从运方滚扫回来之时,整个地已是通红冒火,它最少也有上万度的高温,楚戟凝视着这个「战友」,不知它还能战斗到几时,这时太空中的战斗可谓从所未有的狠烈,无境作战部整个都疯掉了,这是为了什么,他心里想:「也许这是为了左吧,战士的心里面都隐隐地有一种为头儿复仇的心里,虽然这个谁也不敢说出来。。。。。。」

    后方三架大红鹰战舰继续地沉沉前进,其中两架已开始投入战斗,本来宁可的座舰是处于边翼的,但此时它位于中间,而原来作为左无道座舰的已自动作为宁可座舰的护卫舰,又狠又稳地打暴一切试图冒犯作为总指挥部的宁可那艘座舰。。。。。。

    大红鹰的火力是恐怖的,瞬间它能凝聚三万发威力巨大的能量光弹,当这三万发能量光弹齐齐喷向一艘敌方的剑鱼战舰之时,没有任何一架剑鱼战舰可以抗住这么一击,如此只见两架大红鹰一左一右地护卫着中间的那一架,一边以一波又一波的弹雨开道,就像两个绝世高手,不屑地把围上来的武者轰飞。。。。。。

    但宁可一点也没因此而兴奋,在那舰桥之内只听她脆嫩的嗓音已是嘶哑了,有相当异能力的她几乎站不稳,一边一个女兵紧张站立于她边,准备着随时扶住耗脑过度的宁可,毕竟要在长时间每一秒读取十几个画面,同时接收和下达万变的讯息和命令是多么的巨大挑战,为了使此战不成为她个人的最大憾事,宁可已是竭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但交战了近一个小时后,战局仍然没有开朗,要知人类只有这么六百万的精锐,而银狮人的后方有多少军队,那是一个天文数字,从长远来看,人类输不起,而银狮人输了这一次战役的损失只不过是九牛一毛,偏偏宁可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既使打成平局,她也知那等于是人类败了。。。。。。

    就在宁可眼前一黑之即。。。。。。。突然于耳麦中听全军的欢啸之声,在那如同海浪般一波高过一波的声浪中,再看屏幕时,只见屏幕已被自己的手下自作主张地放大,所有的屏幕之上出现一个念笑而立的自信而沉着的影——宁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泪在那霎时间狂涌而出心里喃喃自念:「左!你终于来了。。。。。。。」

    这是不可置信的一幕,宁可惊呆了,但是左无道真的回来的,而且还及时地出现在红鹰战舰之中,他的边还有一位异乡的拔俊美的少年将军。。。。。。。

    左无道的回归的消息通过无境作战部的网络霎时传遍无境作战部的每一个官兵眼耳中,如同一剂强大无比的兴奋剂让无境作战部整个地发出了一声咆哮,无论是战舰还是宇宙坦克,亦或是聚能战车或是玄兵部队以及特种部队的火力空前的高涨,一子打得银狮军节节披靡,而左无道也非常快捷而及时地切入指挥系统之中。

    「宁可,你来做我的助手,合作愉快。。。。。。。」

    「是!」宁可脸上泪水奔流。。。。。。她知道胜利在望了,这是她一种很肯定的预感,这次人类将大胜,事实由于左无道的回归,全军都受到了空前的鼓舞,士气和战力凭地拉高了好几倍,光凭这一点银狮人便吃不消了。。。。。。。霖万万想不到左无道在无境作战部所有官兵心目中的重要而导出临时出现的这样的突变。。。。。

    立时,第一旗舰中那个白冰冰倾心为左无道打造的超豪华气派的中心指挥舱内,「唰唰唰!」地出现十几个环形屏幕,左无道沉稳而利落的指令刹时穿行于指挥系统里。。。。。。

    只听左无道风趣的声音传达到所有高级将领的耳中:「还记得当初无穷动力源的那个混元大阵吗,现在我们再来一次。。。。。。所有聚能坦克战车部队都有,我命令你们迅速撤至外围。」

    「是!」

    蓝剑军团和白云军团的二个聚能战车军早已对游走于太空中的聚能战车的火力深感无奈,聚能战车天生的只能在静态发之时才能发挥巨大的威力,闻听这个消息怎么叫他们不欣喜若狂,因为他们相信左无道的军事指挥艺术。。。。。。

    「混元大阵变形即将开始,请所有军团密切留意我的指令,先把速度提到极限。。。。。。。当然聚能战车部队除外。」左无道接着毫不犹豫地下达命令。

    宁可迅速地明白了左无道的意图,也许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感应,她感到左无道要让六百万的无境作战部反包围银狮大军,当然这需要超强大的魄力和无比的高超的指挥能力。。。。。。

    红色的信号在各军团的信息网络上闪动着,到计时开始了,但在到达零秒之前,各部队仍然在安照原来的战术凶猛地攻击着。。。。。。

    就在倒计时读到零秒之即,猛然间无境作战部的指挥网络数据跳跃着,宁可惊骇地发现,左无道竟然放弃了语音指挥,而是以精神力能量切入光子的世界里,在瞬间发出了多达上千道指令,她这个助手眼花瞭乱完全看都看不过来,更别想作出什么判断了,一时之间宁可明白自己与左无道是有着巨大差距的,虽然左无道非常的信任她,一般况下都让参谋部的人去指挥战斗,同时心知左无道必有一番奇遇,他的能力明显的增强了。。。。。。。

    宁可陷入忙乱中时,无境作战部的信息指部的官兵们却是一齐因为最高长官的指令而忙碌着,好在近八万的信息处理兵力足以迅速地处理各种数据。。。。。。

    一时之间之见火鹰军团首先蓦地一动,整个地侧飞绕行,一边战舰、宇宙坦克和特种部队层层横向翻滚着互换位置,一边继续地凶猛还击。。。。。。

    火束漫天狂舞,宇宙坦克的串串火点灵动地疾着。。。。。。。

    接着切入银狮军内部边缘的野云舰队也是一动,开始变幻出着不规则的阵形。。。。。。

    与此同时无境作战部的其他部队也都突然改变了打法,无畏的战斗机器人有若在太空中漫步,隐隐安照一个大方向又随时变幻着无尽的小方向游动着,一边架着能量机炮,咚咚地狂扫,玄兵部队放着大片灼亮的玄兵雨以S形飞闪而动。。。。。。。

    突然来的变化让霖懵住了,人类突然的凶猛几倍,突然一变的打法都让他难以反应过来。。。。。。

    「人类在这场战役中的指挥都是出自一人之手吗。」霖不愧是名将,很快料定人类那边定是有了什么变化,人类的军队像是整体吃了兴奋剂一样,而且现在他们的军队在前冲后退之间如精灵在随意地舞动,烈电兵团难以发挥威力,其他部队更没达到预期的作用。。。。。。。

    思考中霖忽然头上汗下,颗颗豆大的汗水凭地直滴,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人类似乎在策画着蛇吞象的惊人之举,他恐慌地暗想:「难道他们想把我们全部吞下。。。。。。」

    想着,霖不敢想了,深吸一口气,果断地指挥着自己的大军改变打法,他似乎猜测到了人类的那个刚刚开始即将形成的隐匿反围轨迹,预想着以围反围。。。。。。。

    于是银狮军团在霖的狠急命令下慌乱堵截人类急转的箭头,但。。。。。。

    霖这不动反好,这一动整个舰队乱成了一团,剑鱼舰群的阵形远远没达到说变就变的水准,加上时间上的相对落差,这给了即将形成以圆心飞旋包围轨迹的人类军团绝好机会,也由于这么一变,银狮的烈电兵团被挤在了中央。。。。。。

    左无道心里淡笑着,他能不看到这一点吗?当即下令:「进行短暂地直线绕圈飞行,所有火力给我无所顾及地打。。。。。。」末了,他还笑着补充了一句:「他们的烈电军团被挤在了中间了。。。。。。」

    此时聚能战车顺利地架到了外围,随着高亢的命令声下达,所有的巨大方形炮管耸立起来。

    「打!」

    「咣咣。。。。。。。」炮管之端闪着动几乎不灭的光团,瞬间落下银狮的舰群和兵团之中,火力所到之处,银狮人无不晕头转向。

    失去了烈电兵和其他银狮兵种威胁的人类聚能战车部队,这下可捡到了大大便宜,沉重凶狠的炮火无阻地在银狮人的舰群中开花,几分内便打碎了上百架剑鱼战舰,等银狮人尝到聚能战车的威力之时,人类的旋绕式混元大阵已经成形。。。。。。

    在这一刻,不论是敌我双方都看到了原来担任箭头的正是火鹰军团,而不是切入的野云舰队仰或是其他的军团和舰队,在人类各军团疾速形成包围圈的过程中,由于害怕被挤出外围,被逐一消灭,银狮的舰群和特种兵团自动地缩入圈中之内,等霖暴跳如雷大骂之即,一切都晚了,银狮舰队被压缩成了饼干,作战能力下降到一时的十分之一,而人类的军团在旋转中不断地横向切换舰只和部队,面向银狮军的内围舰只打几下便缩回到外围,而那时它们的护罩往往刚刚被对方打薄,但立即地退走了,而外围冲上来的全满护罩的舰只完全有能力顶住短时间内的敌方炮火,如此类推,无境作战部各军团以整体的力量抗住了银狮被压在中心后的第一次狂猛反扑,而无境作战部之边的损失却减至了最小的限度,虽然受损的战舰不在少数,但完全被打碎的战舰却是极少的几架,当初自由星的大帅巴突朗便是在这阵形下忘魂,但这次人类的阵形变幻的更为突然和短暂,其威力也更为强大了。。。。。。

    左无道忽然笑着对宁可说:「好啦,下面的交给你了,我要出击了,关键的时候就要到来了,这次我不去刺杀他们的元帅,而是打碎他的利爪,目标是——那些可恨烈电兵,请你马上下令,令强者以上异能军级将领跟随着我一起跃过他们外围的兵力,到中间去绞杀他们的烈电兵,为我方的完全大捷垫定基础。。。。。。」

    「是!」宁可声举起了手。。。。。。

    于是左无道带领着裂空闪出战舰之外,接着楚戟他们也听到来自于宁可的转达命令。。。。。。为强者异能军级的基本上是无境作战部少将以上级的军官,这群人全部都是可怕的异能高手,这道命令一下,只见太空之中大约几百个黑点划出隐隐的光影,疾闪入银狮大军中心的圈子内,专找烈电兵屠宰。。。。。。。

    左无道更是如同一条天龙,一闪便来到烈电兵密集的正中心,挥手之即一个紫金色的天幕徐徐落下,一下子罩住了上万名烈电兵将,刹时间宇空惊变,似整个宇空为之一顿,而后是空域晃动。。。。。。。

    终于沉沉的巨响连串地发作,紫金的光幕消淡之即,上万名烈电兵将加上渗杂于其中的其他兵种也全烟消云散,这一记立即引起了整个银狮大军的恐慌,因为即使烈电兵团还有五百万,也只经得住左无道的五百次玄雷天的——「玄雷风暴」的绞杀,虽然左无道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功力可以连续地打出五百次的玄雷风暴,但是银狮兵怎么知道,所以仅仅这么一下,就足以把整个大军吓倒了。。。。。。

    然而就在此时楚戟金戟和裂空绝影斩的威力又在烈电兵群中肆虐,金戟滚动的一团赤红的金芒来回扫,所过之处血纷飞,不一时已是绞杀不下几百的烈电兵将,绝影斩飞舞成一个寒森森的滚轮,所过之处也是肢断腿飞,无人可挡,接着紫星、绿月、田野、水木一个个顶级大将也全部杀入正中心,追逐着烈电兵狂砍。。。。。。。

    又一个玄雷风暴升起之即,被裹在其中的烈电兵将绝望地放弃了抵抗,甚至有人作跪拜状弃械投降。。。。。。

    左无道心里一软,骤收能量,放了他们一马,于是这群银狮烈电兵虽然没有对自己人反戈相向,但也一个个呆立于太空中,完全没了斗志。。。。。

    这如同一个可怕的雪球效应,霖眼看着银狮帝国精锐的烈电兵团迅速地被恐慌淹没,毫无斗志,有的已开始为活命表达他们内心切希望得到人类的宽恕的行动,倒戈了。。。。。。

    烈电兵团的溃败又造成了整个霖的部队的呆滞,在人类凶猛的打击下,各残存的剑鱼战舰相继发出了投降的信号,他们为了活命根本不在意霖的想法以及帝国的荣誉。。。。。。

    这是一个谁也没想到的结局,这也是到目前为止无境战役史上的敌军虎头蛇尾最典型的类子,还剩下近一千架的剑鱼战舰,二百余万暴风兵和啸电兵举手投降,另外还有二百余万的烈电兵自发地拜伏在左无道的脚下,左无道在他们的眼中不仅仅看到了害怕还看到了他们对他的一种另类的崇拜。。。。。。

    但这样的结局也归功于人类完全控制了局面,事实上结局只有一个,他们不投降的话,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最后只剩下霖的那艘战舰了,那巨型的兽鱼战舰既不开火顽抗也不投降,这时飘浮于黑压压望不到边的烈电兵跪伏群正中的左无道接收到了宁可的信息。

    「左,是否要打碎对方的旗舰,它居然还不投降。」

    「慢,传讯给对方的头儿,放出冰,我让他走。。。。。。。」左无道表面上很无奈,但实际上他心里却已经决定放霖走,甚至让他带走一部份的兵力。。。。。。从长远上看,放走一个已经害怕自己的敌人,既可以避免银狮人急怒攻心的复仇心里,又可以让霖去冲当缓和彼此之间的真正以举国兵力决战时间,要知目前的人类远远不是银狮人的对手的,左无道已可以料到霖决不会把自己的惨败如实地回报给他的帝国,他定想亲自来复仇,而只要还是这个家伙来,兵力一定不会太多,因为他要不可能要到太多的兵力,毕竟他败了,银狮帝国那些更高层定是对他很恼火,能给他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已经是很照顾了,兵力嘛自然觉得认为足够就可以了,总之左无道不想让银狮帝国起戒心,把人类视为潜在的最大对手,那样人类会非常的危险。

    但宁可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也只得照办。。。。。。

    更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左无道接着下令:「你跟他说,如果放冰出来,可以让他带走除烈电兵团的其他部队。。。。。。嗯!烈电兵团他也可以带走五十万的名额。。。。。。。。。」

    一时不仅仅是宁可懵了,兽鱼战舰内的霖也糊涂了,无境作战部的大部分们战将们更是气昏了,可是他们又能把心的左头儿怎么样呢?此时他们真是又又恨。。。。。。。

    霖没想太多,他既信任左无道是一个有信用的人也没别的选择,看了冰一眼:「你命好!」

    说着便派人用兽鱼战舰内部的小飞船送冰出来,而后双方忙着进行转交刚刚投降的俘虏的事仪,当然无境作战部进行了一些必要的处理和与霖签定了一些条约,比如搬运这上千万银狮人的最有价值的东西,着霖签下永不进犯永为臣子的「不平等」条约等,以无境作战部的办事效率以及霖迫切想逃回老巢的心里,转交俘虏以及条约事项在几个小时后便全部搞定,这一期间左无道回到了红鹰战舰内,他始终没与霖见面,甚至是联线通话,只叫人传了一句话:「你不配做我的对手。。。。。。」

    但就是这句话让霖狠到极点,感到了莫大的羞辱,从此他这一生也忘不了这句话。。。。。。。但这正是左无道所想要的,如果仅仅是个人的原因,虽然为了冰他还是会放走霖,但决不会让他带走已投降的部队,那么霖连再与他决战的法码也将失去,霖将在银狮帝国彻底地被冷落。。。。。。试想一个打得只剩光一个人的将军还会得到上级的信任吗?

    。。。。。。

    「舰队回航,目标。。。。。。。自由三星,请火鹰军团,野云舰队、蓝冰般队、绿剑军团随总司令部驶向B星,无畏军团,白云军团驶向A星,蓝剑军团率其余军团夺取C星。。。。。。。」悦耳的女声音在各部的战舰内播放着,无境作战部一分为三地在茫茫太空中分道而行,临分开时,各军团长纷纷发来信息,谨慎地与左无道讨论着关于他的回归以及就这样放走霖的原因。。。。。。

    众将领心里面喜悦与不解渗杂着,但是谁也不敢在放走霖的问题上过多的纠缠,而是一个个精神百倍谈论左无道回归,虽然他们很想问左无道就这么放走霖的原因。。。。。。。左无道只告诉他们,自己去到了一个星球上,而后回来了,但在为什么放过霖的问题上,避而不答。

    但真的没有人理解左无道的做法?不然,最少雪狼智王隐隐明白,还有楚戟心知左无道扣下一百六十余万的烈电兵团的兵力,就是为了让霖失去反扑的可能。。。。。。那败军之将只能回去东山再起了。

    所以当雪狼神王在那大嚷左无道太仁慈的时候,智王只是笑,不发一言,因为他绝不能说出来,这可是一个关系到整个人类生死存忘的重大机密。

    当下人类押着一百六十余万的银狮烈电官兵,一举夺回空虚的自由三星,在亿万自由星人的欢呼声中,迎接着暂新时代的到来。。。。。。

    梦想文学网 www.mx99.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