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星际联盟防务大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虽然蓝光星相对于人类而言并不是很强大,但是一个星皇的排场足以压倒不论是人类的神主还是人类的黑马左无道等一切顶层人物,这就是君主与民主制度最明显的不同之处。

    蓝雪包下了整整一座五星级若大的度假山庄,里十层外十层地站立着高大彪悍的武士,甚至他们把山庄的红地毯也全部换掉了,换成了自带的天蓝色里心,炫紫色边纹的皇室地毯。

    柔俏迷人的女兵们脸上带着人的傲气,冷眼戒备着一切从这座山庄边沿行过的人类。

    左无道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先只拜访,后进入正式会谈,因为带了一大帮人去只怕更不妙,虽然蓝光星与无境集团至今有着许多重要的军事和经济合作项目,但是左无道还是感到大是陌生,他不知道蓝雪有了什么变化,因为先只去摸底为上策。

    当他架车一来到这里时,远远地便被拦住了,外围的人类军方的保安部队一见到他立即敬礼放行,但到了里面,一个女兵二话不说地把他拖了出来,嘟着小嘴说:“任何人到了这个地段,只能缓缓步行,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晋见我皇必须下跪,这是我方的礼节,否则女王将一律不见客。”

    左无道淡笑道:“那么左无道是不是在不下跪之列呢?”

    那女兵立即拿出一个掌心电脑,认真地查寻起来:“对不起,没你的名字,不过你是在可以晋见女皇名单上的第一人……”未了那女兵还说了一句:“好奇怪哦!”

    那女兵喃喃自语,自顾自地说着什么,当再次抬头看着大步向前而去的左无道时,脸上忽然一片苍白,她小声地惊天动地叫:“左无道,他就是左无道,这回我死了。”说着她大叫起来追了上去:“左先生,不,左将军…唉!左皇上……”

    左无道回笑看一脸粉汗的那个女兵:“叫我左就可以了,怎么啦?”

    女兵低声乞求:“对不起啦,我太笨了,原来您就是我们蓝光星的大恩人、大救星、大英雄,请恕我无礼,您可能是不用下跪的,因为您的份太崇高了。”

    “呵呵,这个你放心,不管跪不跪,我担保你不会因此受到任处罚。”

    那女兵只觉左无道目光如电,一看便看到了她内心的担忧,感动之余顿觉他十分的亲近,一时间她真想陪伴在他的边一起去晋见女皇,但是她又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得呆呆地望着左无道的背景,心里从此留下了左无道那影像……

    越往里头,越见摆设之奢华,给左无道的感觉比她在蓝光星时有过而无不及,只见两道价值连城的玉制屏风一直地延伸到里面,而进入内室,眼前的景忽地一变,居然一个守卫也没有了,只见一个玉立的形,穿着一袭紫青色的薄纱站在那里,而薄纱里面可以清晰地看到纯白色的紧小衣,衬映得织高耸,曲线玲珑,她没有穿鞋子,白洁巧小的足儿踏在暗青色图纹的内室地毯上,透显出一种清纯又贵气人的气势。

    佳人轻轻地移上前,没有任何矜持的滑香的手臂缠上左无道的脖子,然后仔细地看着他,忽然她脸上一阵绯红:“你不会介意我以这种装束会见你吧。”

    左无道心知无法跟她保持严肃的见面仪式,只得加强自己的自控力,一边却轻揽她的素腰:“当然不会,你能这样把我当作无间的人,我心里高兴还来不及。”

    “那你知道我想什么吗?”

    左无道摇了摇头。

    蓝雪就着左无道的唇,轻吐着兰息:“我一直在想着这天,虽然我现在是女皇,但是曾经你把我变成了一个弱的小女人,所以我一直无法改变双重人格的内心,当我每一次号令亿万臣民的时候,我总想起你,不知如果你是我的话,会是怎样的一种气势,也许是我一生都学不来的。”

    左无道心里有些感动,他感到了蓝雪的变化,她由一个骄纵的公主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皇,虽然现在缠于脖子上的手冰滑玉嫩,但却感觉不到她任何的轻浮,反而显露的是她的一种自然大方和一个女皇应有的气质,她现在就像是在千万朵荷花池中的那中心的一朵巨大的皇者白莲,清艳绝伦,仪态万千,有媚也有绝顶的孤高。

    左无道迅速地心动了,就在他点向那柔嫩的红唇时,忽然有了一丝警觉,他察觉到了蓝雪内心的一丝笑意,立即他感到这只是蓝雪布局圈住他的一个开始,若是安照她的节奏吻她的话,那么势必深陷温柔,翻云覆雨也只怕是顺理成章的事

    然而就算左无道与蓝雪之间是一对真正的人,仍然摆脱不了政治环境下的那个巨大影,它会让他们发生的一切事变成暧昧不清,错纵复杂。

    所以突然地左无道就那样在离红唇一毫之即停住了,眼中的光芒一闪之间,蓝雪只觉他们迅速地换位,然后只见左无道牵着她的手走向了那个玉屏宝座。

    两人坐下后,左无道已经取得了主动,肆无忌惮地欣赏着蓝雪的美色,一边寻问着蓝光星球的政治、军事细况。

    这一说便一发而不可收拾,蓝雪为女星主当然要以蓝光星的事务为重,当下也清晰地有问必答,虽然她风姿依然雍容华贵,但此时左无道已经恢复了他的本色,不动声色间完全掌控了局面。

    最后蓝雪不得不低低地说:“你仍然没有变,总是让我又又恨,我恨死你了。”

    左无道正色地说:“现在已经不是从前了,你更应该知道如何做好你的角色,有时很多事都是不由己的,但想想这都是安合理的法则,只有我们都遵循了,明天才会更美好!”

    蓝雪轻哼一声:“说得那么动听,全是骗人的谎言。”

    左无道没折了,只得起告辞。

    可是生气的蓝雪却说:“你敢走,那以后我再也不会理你啦!”

    左无道见此形势只好便陪同着蓝雪把整个度假山庄都踩了一遍,就像初恋人那样手牵着手,亲亲我我,窃窃私语。

    左无道头痛地发现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荒唐地流失了,然后他还要面对外界的猜疑各种流言蜚语,真是风流只是麻烦的先兆,怪不得有人老是说:“麻烦哪,麻烦,惹了女人就是麻烦。”

    ※※※

    通过了蓝雪这一关之后,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一个有史以来最顶级的元首会谈顺利地开始策划,落实,最后实现,最难得的是一向不理世务的波罗神之主阿波罗修斯也应承参加这次由东盟作战部策划的会谈。

    每个会谈的元首事先都得到了一本会谈告知涵,上面罗列了会谈需要取得的共识和要点,其各方面的查阅资料。

    这样会谈还没有开始,每一个元首的心里中的震惊都是无法形容的,他们看到了真正的在军事上的紧密联盟是势在必行的,而东盟作战部这样快捷高效率的行事方式也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左无道把元首秘谈选在了蓝雪落足的度假山庄内。

    这一天都市中看不到异样的变化,但是位于物华都城城郊的“倾城度假村”的周边一带,空气骤然地紧张起来,不但大批的便衣警察密布,而且从空中到地面分布着各方人马的精锐部队,东盟作战部出动了护卫师一团,同时一架幻雷战舰也隐秘地到达了指定太空区域,随时拦截不该项出现的任何太空飞行物。

    当然这一切都是过度的紧张,实际上在此时此地,只需要少数的几个人足以摆平预计内的一切突发事件,只是来人的份却不许各方有丝毫的怠慢,从某种度角上看,这也是一种仪式,物华军、警方,东盟特种作战部,蓝光星球随行保安人员,梦幻星球随行保安人员及双子星保安人员都在进行着一次有意无意识的武力的炫耀与展示,这么骤然间一拉开架式,明眼人便一眼能从其中分析出各方力量的优劣。

    ※※※

    上午八时许,左无道只带着楚戟突然地出现在山庄之内。

    接着幻影一闪,一个雪衣白袍之人也带着紫陌出现。

    左无道与白袍人对望了眼,刹时间似乎空气为之凝结,紫陌和楚戟无由地紧张起来。

    但是当事的两个人却各踏一步靠近。

    先是左无道向白袍人见礼:“左无道拜见神主。”

    那白袍人声音清朗地道:“果然是少年霸主,真是相识恨晚,如果你从小能成为我的,目前人类将远远地大踏一步。”

    “过奖了,神主请!”左无道淡淡地说着,伸出了手。

    白袍人神色一呆,只觉用少年霸主来形容左无道还有些不够,似乎其气魄和雄才远远超出了自己的估量。

    紫陌和楚戟对望了一眼,脸上都漾起轻笑,两头巨头终于碰头了,看起来很是平淡,却暗中风云激,山河变色,他们欣慰的是这两人没有太多的敌意。

    左无道和白袍人并肩踏入里院之中,在金碧辉煌的一个大厅之中,蓝雪、一个红发老人、两个长相相同有着一对斜飞怪目的年青人站了起来,同时用人类的语言说:“恭迎两位。”

    左无道以军礼回礼,而阿波罗修斯则以神的礼仪低头轻唱回敬。

    左无道和阿波罗修斯这一坐下,楚戟和紫陌立即地往他们一立,肃穆之极,在这个会议上居然没有他们座位。

    蓝雪扫视了左无道一眼:“人都到齐了,首先请大家表态,是否同意左的提议,建立紧密的军事联盟体制?”

    霎时间巨头们都举起了手。

    左无道心里顿时如放下了一块石头,只要建立起准军事联盟,最少远东银河的框架内多了一个不可小视的力量,有了抗衡银狮人的法码,而至于后这四方力量谁会坐大,谁能成为盟主是后的事了。

    随即蓝雪反客为主地替左无道发言,展开了一系列的缔约审议程序,让左无道只觉心里暖暖的,深深地感到了蓝雪的能力,以及那天陪她闲聊的价值。

    在蓝雪的推波助澜之下,一个原定二天的会议,居然在一天内便顺利地完成了,除了少数的原提案没通过外,大部分的提案全部得到通过……

    ※※※

    当晚“倾城度假村”举行了隆重精雅的酒会,蓝雪一袭水青飘裙,巧笑嫣然地更突显她那倾国倾城之美。

    连阿波罗修斯都被她连连劝饮了三杯酒,紫陌发现神主的脸红了,那是从未有过的景象。

    在其他星主面前,蓝雪更是妙语如珠地随意发挥,不知灌了他们多少杯酒。

    终于梦幻星的星主那个红发老人忍不住了,激动地说:“尊敬的女皇陛下,我能荣幸与您共舞一曲吗?”

    蓝雪毫不矜持地把手伸向他。

    顿时左无道醋意大起,头晕晕地看着蓝雪那美好形如蝶在红发老人边飘飞,可恨的是那蓝雪还不时地以那媚的眼神刺激着左无道的神经,让他火上浇油,几乎难以控制。

    一曲舞罢,阿波罗修斯连连点头,赞道:“太绝了,她真像一个戏天使。”

    蓝雪含笑走到左无道的前,小声轻呢:“你等下不要走,我还有事要和你谈。”

    然后她又如轻蝶飞花般地在几个巨头们前纵谈笑,说得他们一个个喜悦难

    最后当这些难得一聚的巨头们告辞之时,一个个都表示一定要和蓝光星球大力合作。

    虽然阿波罗修斯碍于份不好说那种暧昧的话,但也说了一句:“蓝光星球有你这样的星主,前途定是无量的。”

    ※※※

    左无道有些呆了,不知是不是要告辞,但是今天蓝雪帮了他,又出言警告过了,真的就这样走的话只怕会很糟糕,但是万一和她有了过度的亲密关系,只怕会更糟糕。

    楚戟见一个个都走了,大是奇怪左无道为什么还不走,但当蓝雪给他一眼神之时,他立即地明白过来,当即在一位俏丽待女的引领下,到他该去的地方休息。

    蓝雪走到左无道的边,牵住他的手:“走吧,还傻坐在这里干什么?”

    左无道心里叹了一口气,他终于承认与女人打过不少的交道,但唯有这次一次落了下风,这是一个不好的症兆,他感觉他要倒霉了。

    而蓝雪却把他拉到更深的厅院之中,媚无限地说:“我想得到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包括你在内。”

    左无道深沉似水:“难道你就不能选择一个更好的机会,不错,现在我是有求于你,但这也是你们蓝光星球的事……”

    蓝雪以手指轻轻封住左无道的嘴:“不谈政治好吗?我知道你们男人面子,特别是你,不喜欢做猎物的感觉是吗?可是你想过没有,两相悦是不需要任何立场和借口的,我说的那句话是戏言,我只知道你喜欢我,而我喜欢你,这就足够了,如果你说不喜我,我二话不说永远不会缠你,而且会和你们保持良好的关系。”

    左无道无言。

    蓝雪却摧促着他:“说呀,说你不喜欢我。”

    “为什么要说?”左无道只觉好痛苦,如此折磨人,他傻傻地说出了这句话后,便望向蓝雪。

    而蓝雪却露出了狡黠之极的笑意,嘴角噙着一丝戏虐味道:“大傻瓜,还想什么呢?”

    左无道从她眼中又看到了当年那种高高在上高傲而有些意的眼神,她似冰尖上的火焰妖异倔强地燃烧着,烧着了自己也点燃了他。

    在左无道木然之即,她却牵着他的手走向那铺着洁白单的大,站在边,她扯下了那根衣带,衣裙滑开了,左无道的目光也探寻过去,那里还有一件纯白绵软的小衣,颤颤的尖峰看上去是那么的具有弹,左无道不知全部释放束缚之后是否也一样如现在这般如火的灼,所以他几乎不能呼吸。

    而蓝雪却似乎读懂了他的心,就那样站立于他的面前,一件件轻柔地解开,滑下,慢慢一个冰雕玉琢的完全地展现在他的眼前,顿时左无道只觉一切都静止了,只留下这耀目美丽在眼前晃动。

    当左无道轻咬上那香肩的时候,蓝雪也不住地呻吟起来,那声音有若黄莺轻鸣,让左无道更是血沸腾。

    “真是可恨!”左无道终于低沉地咆哮了。

    但蓝雪却一点也不害怕,眼神妖媚地看着他:“你才可恨呢?我恨死你了。”

    说完蓝雪挑逗着他,用她的指尖、足尖、她的眼睛,她的声音……

    不久左无道只觉进入了一个喘微微的世界里,这个世界整个地充满了这种声音,尖的、绵的、轻笑的、欢愉的、痛苦的、全部都有了。

    整个地把她拥有在怀中,但是她仍然像游鱼一样的动着。

    “你不要这样,大色狼。”

    “哼哼,小色狼还怕大色狼吗?我看你还勾引我不。”

    接着是蓝雪一串低低的似痛苦又似欢甜的哼声,直到天色发亮的时候,左无道怀中的蓝雪才甜甜的睡着了。

    左无道只觉看上蓝雪的睡姿很纯很纯,像一个婴孩般的恬静,他搞不懂为什么这样一个女孩却当上了女皇,而且如此地风万种搞得他非要和她上不可。

    左无道轻轻地起,离开之即听到蓝雪梦中的声音:“不要…傻蛋!”

    ※※※

    “誓死捍卫我们的星球、誓死守卫我们的家园、誓死保卫我们的人民,流光最后一滴血,战斗到最后……”

    随着物华防务大厦上空轰地响起这一片声音时,盛大的星际联盟防务大会宣告开始。

    当巨大的画面轰然展开之即,几万与会各星军政高层都震惊莫名地闭上了他们嘴。

    眉宇愁位于主上严重而肃穆地直击要点:“……闭关自守只会导致毁灭的打击,没有人可以独自地抗衡邪恶的力量……”

    由于几大星主取得了共识,大会顺畅之极地进行,各项细则紧张地于各个事务厅中协定,十天后大会便圆满地落下帷幕。

    ……

    蓝雪不得不走了,临走前她送给了左无道一对晶莹的瓷娃娃,在他耳边轻声说:“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就是我一定要怀上你的小孩,这次不行那就下次,总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左无道只能保持沉默,因为有一大堆人在旁边看着。

    东方镜再次地噘起了嘴,很不高兴地样子。

    白冰冰冷眼注视着。

    但总算一切都过去了,当蓝雪的战舰呼啸升空的时候,左无道长长舒了一口气,虽然心里也是难舍难分。

    ※※※

    接着左无道他们也要走了。

    临走前左无道跟紫陌进行了最后的一次会谈,他不知道以后的局势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变化,而作为物华军方直接统帅的紫陌是关键的一个人物。

    紫陌脸上带着默默的忧伤,似乎在她的心里有很多说不出来的事

    左无道注意到了她的神:“你没什么吧?”

    紫陌一惊:“我没什么,只是想到你们这快就要走了,心里面很难过。”

    左无道一笑:“那有什么难过的,如果你想镜子的他们的话可以到地球上来,或是叫镜子来物华也可以的。”

    紫陌勉强地笑了笑:“是吗?”她心里去想:“那如果我想你怎么办?”

    左无道语气一转:“不过你要坚强起来,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要有充份的准备,我想这个不用我来提醒你吧。”

    紫陌点了点头。

    左无道故作轻松地一笑:“那好,密切的留意周边的动静,特别是我们的前沿自由三星的举动,同时我们也会随时地进报共享,另外,尽最快的速度努力把新式舰队组建起来,这是重中之重。”

    ……

    终于左无道他们踏上了幻雷战舰的舱梯,刹那间左无道忽然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回首深深地注目着物华这个烟云都市,向着紫陌猛然摇动着手。

    紫陌不知左无道那根神经发作,虽然大是尴尬,但也挥动着手。

    只听左无道大声地喊:“紫陌,你一定要保重。”

    紫陌在下面哭笑不得地回答:“你也一样。”

    她喃喃自语:“保重?既使开战也不会那么快,二千光年之内的太空里基本上没什么动静。”

    ※※※

    混元星际1008年4月3,也就是左无道参加防务大会后的二个月零一

    东盟特种作战部报部。

    猛然间宁可站了起来,紧盯着眼前的屏幕,那是一段录像,是连续地几十架战舰炸开的录像。

    她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绪,飞快接通总司令部。

    “左,自由三星边缘出现银狮人的踪迹……”

    顿时左无道只觉头皮发炸,血一下子冲上了头顶。

    紧接着孟小婉、眉宇愁楚戟等急冲而入。

    此时左无道恢复了沉稳,他眼幻光电地说:“银狮人开始到达自由三星的边缘,目前自由三星周边地带战火已起。”

    随着短暂的录相在屏幕上打开,孟小婉他们一个个震惊莫名。] “小婉你负责派人首先把这一个报以最快的速度向物华、邻邦、还有我们的盟星传达,宁可你立即挑选一万名报部的精兵补充到自由三星一线,要彻底地摸清银狮人的军力和其他况,好了,现在大家解散,回去好好想想应对之策,三天后再来讨论。”

    几天过后,前方陆续传递回一些零星报,但数量却越来越少,因为早前派往自星三星侦探的官兵死伤严重,共计已有三百多名官兵牺牲在危险的侦察之旅上,这在东盟作战部是前所未有的事。

    虽然事并没有公布出去,但是东盟作战部的高层却一个个都得知了这一消息。

    作为报部的长官宁可心最为沉重,在非战期这么大的伤亡她能承受得起吗?

    所以她自动地前来总部请罪,不过她还是首先找到了左无道,虽然这些事本该眉宇愁来过问,但她还是不愿在眉宇愁面前哭诉。

    宁可找到左无道的时候,只见左无道正呆呆地看着星空地图,似乎已经长时间地没动过了。

    “左。”宁可轻声地叫了一声。

    左无道回过头发现宁可眼睛红红的。“什么事?”

    “我是来请罪的,只怪我平时没指导好,目前自由三星那边传来三百二十二名官兵牺牲消息……”

    左无道脸上迅速地闪过黯然之色,但随即正容说:“这不能怪你,如果要追究责任,只怕我的责任比你更大,因为这本是我部署的。”

    宁可急了:“怎么能怪你呢?你处理的事太多了,而我是直接责任人……”

    “不要说了。”忽然左无道脸色十分不好看地打断了宁可的话:“你还没意识到我们碰上了什么样的敌人,这也难怪你们,一直以来我们东盟特种作战部总是以少量代价完成一个个在别人眼中艰巨的任务,所以你不能接我们东盟作战部在未开战便牺牲三百多人的事实是吧,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一次报部要作好付出巨大牺牲的准备,因为我们的敌人在我们发现他时,他们也能发现我们,甚至比我们更强,反应速度更快,何况他们的战舰随时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拦截一切可疑的目标。”

    一番话说得宁可低头不语。

    左无道这才意识到宁可毕竟是一员女将,难以承受直接过重的训斥。

    他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报部担当着无比的重任,我的心比你更沉重,但是报部却还是要迎上去,不论付出多大的牺牲,也一定要完成任务,你要坚强,我会站在你的背后坚定的扶助你。”

    宁可想不到事会是这样的一个急转,她终于感觉到一个巨大危险的考验就在眼前。她不由直了体,敬礼声说:“是,我知道怎么做了。”

    左无道想了想:“一万名报侦察大队暂缓一天派出去,我想跟他们都配备『化形兵衣』和研究一下针对银狮子人的反侦察之策。”

    一天的时间对于平时来说算不了什么,但现在左无道说出这一天两字几乎是做出了很大决定般。

    宁可脸上神不由越来越凝重。

    ※※※

    纸终是不能包住火的,银狮人三个字开始于地球上流传,一些本来就杞人忧天的人显是惶惶不可终,要求知权的信件雪片般涌入东盟作作战,其至是无境集团。

    战事还没有影子,人们就开始恐慌了。

    这天孟小婉不得不一脸菜色地走进左无道的办公室:“左,现在连我部的基官兵们都要求得到知权,眉宇愁作不出这个决定,他要我来问一下你的意见。”

    左无道森冷地说:“通告全军,严守纪律,不得提什么知权,如有违反,以军法从重处罚。”

    孟小婉一愣,有些迟疑。

    左无道不得不软了下来:“孟老大,如果让全球或是整个人类知道了银狮人的真正面目,只怕整个人类将立时陷入混乱之中,经济、教育、各行各业将受到巨大的冲击,那样的话还不如让人们可以短时期内可以继续地睡一个安稳觉,一家子快快乐乐地度过每一个温馨的夜晚,明白吗?”

    孟小婉精神一震,敬礼道:“明白。”

    望着孟小婉俏的背影左无道不由大是苦笑起来。

    当天的晚上左无道、眉宇愁、楚戟、孟小婉、宁可、田野、水木出现在万名即将派出去的侦察部队的方阵前。

    那名侦察部队的师长意外之极,他没想到会有这么隆重的送行仪式,几大顶层的头头都来,左无道的手上甚至揣上了二碗酒……

    左无道把其中的一碗送到那师长的手上:“这是一碗烈酒,极浓极纯的烈酒,你们此次之行一定要慎重机灵地执行任务,要想方法设法把侦测来的报完好的送回来,现在我敬你一碗,也敬在下面所有的将士们,希望你们像这酒一样做一个纯正浓烈的军人。”

    师长激动的不行。

    左无道首先把那碗酒喝了下去,然后说:“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同时祝你们顺利地完成任务,早归来。”

    “是!”那师长猛地把一碗酒干了,擦了擦嘴角的酒汁:“誓死取得银狮人的全面报。”

    夜晚的微风扫过之时,万名官兵肃穆地等待着命令。

    终于左无道大吼一声:“出发!”

    立时万名官提着设备和枪支,闪入旁边的一架庞大的B型幻雷战舰之内。

    半分钟不到时间内,幻雷战舰闪烁着一光晕升空了。

    而地面上的左无道却还有些担忧,是不是还不够力度,是不是要改变侦察手段呢?他想着这些问题,忧心忡忡。

    这让陪伴在他边的几员大将全部把目光聚集到他的上。

    眉宇愁:“应该马上准备第二支侦察部队。”

    孟小婉:“那是否也是一万名的军力呢?”

    楚戟:“这完全改变了以往侦察的概念,几乎变成了一场局部的对敌战争,银狮人反侦察手段太可怕了。”

    左无道听到他们的话之后,忽然有了灵感,心里酝酿着一个可能的新式侦察之法,但是这个侦察之法却是空前绝后的,需要动员的力量远远地超出服部本了,他现在唯一需要的是这次的反馈回来的消息。

    ※※※

    物华星。

    当银狮人进袭自由三星的消息传递到军方和波罗神之时,他们的震动远比东盟作战部要来得大。

    神内阿波罗修斯眼中流幻着不定的光芒,心里想:“也许该到了我出手的时候了。”

    站在一旁的神两大长老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神主,没什么可怕的,必要时我们这些老家伙全部上场,我就不相信银狮人有多厉害。”吉布森如此安慰神主地说。

    “哈哈……”阿波罗修斯首先是一阵震整个神的大笑,而突地一顿:“你以为是一对一么?就算是比拼异能技的一对一,你能有把握打败未知的敌人,你什么时候有了井底之蛙的思想。”

    吉布森大汗,他没想到一句话引来如此的讽刺,而一旁的坎暗笑不止。

    坎咳了一声说:“神主,以我之见,当务之急是立即运行一切力量,充分地做好与银狮人开战的准备。”

    阿波罗修斯这才脸色有些缓和。

    “好,地方上就由你主持,尽快地储备能源,调整一切资金做好准备,军方紫陌应该可以胜任,派人去协助她反而会让她觉得碍手碍脚,只需要把那些坐关的老家伙全部赶了出来,在战时助她一臂之力即可。”

    坎想不到辈份有些比神主还要大的老家伙终于可以停止清修了,那时肯定会看到他们愤愤不耐的神色,他不由再次笑了起来。

    吉布森当下急了:“那我干什么。”

    阿波罗修斯扫了他一眼:“你嘛,就负责指挥那些老家伙好了,你不是想着一对一吗,到时可以带着他们去和银狮人的强者一对一去吧。”

    吉布森大吐苦水:“神主,那怎么行,我能指挥得动他们吗?”

    “我想虽然他们都是一些老顽固,整天想着脱离红尘,但关系到人类存亡的事,相信他们会通融一下的吧,当然这要靠你去说服他们了。”

    这下吉布森的脸真的成了一个苦瓜脸了。

    ……

    物华开始紧张地进行着备战,同样地一切资金和资源的调动都是秘密地进行着,但由于物华不同于无境集团这样的一个结构,不用二天便因之出现了巨大的反应,股市开始持续暴跌,各大银行相续停止一些业务,巨额资金被冻结,一时间社会风云动

    ※※※

    相比而言地球仍然是平静的,不平静的是东盟特种作战部。

    只不过三天的时间,前沿传来极不好的消息,侦察部损失惨重,派出的部队受到拦截,一万人马死伤六千余,这个消息足以让整个东盟作战部震惊。

    军会议室中,军长以上级别的将官全部到齐。

    当一些早前东盟作战部所取得的报向他们公开后,会场弥漫开一股严寒之气。

    一些年青的战将几乎坐不住了。

    紫星心里又惊又恨,恨的是左无道居然连她也隐瞒了,那么这些消息只有那几统帅部的人知道了,想到这里她又泄气了,心知自己仍然份量不足,在此非常时期还是聪明点别去惹事,不然只怕左无道也不会像平时那样好说话了。

    左无道神色严峻地说:“况已经向你们公布了,但是目前还没有到向外界公开的时候,所以请每一个在场的人,严守纪律,否则最轻的处罚是开除出作战部。”

    接着眉宇愁发言:“目前首要之重是了解银狮人派出了多少兵力进入我们的这个远东银河区域,据我方早先得到的况,银狮帝国几乎是同时向整个银河派出无数支舰队,而根据推测银河之么大,他们也不可能每一个生命星球都会去顾及,因此他们可能主要的有八到十五支主力军团,从八到十五个主方向发动一场席卷银河的战争,其间他们会不断地派出少量的军队驻防于被攻占的星球上,这样由于地球位于银河的相对的边缘,所以他们到达我们这里的候,估计舰队的数量并不会太庞大,但是他们显然也会侦察到人类是一个比较强大的星族,因此可能会在对人类发动战争前,集结两到三个总军团,才会开始进攻,当然这一切还都有待于我们前方报的最后证实……”

    对于曾经参加过蓝光之战与无空动力源之战的战将们来说,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但对于那些刚从学校毕业的少年战将,如紫星羽翼等真是又惊又兴奋,一个个双眼发光,而完全忽略了战争的残酷

    他们认真倾听着左无道所说的每一个字,当左无道提到要派一支军团协助报部进行侦察的时候,几乎每一个“小家伙”都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

    紫星斩钉截铁地说:“我可以保证完成任务。”

    眉宇愁不得不制止“小家伙们”的冲动:“全部坐下,听左继续说下去。”

    左无道目光在这些『小家伙』的脸上扫动,见他们一个个低下头的时候,这才宣布:“由火鹰军团配合报部执行『梯队行动』”

    ※※※

    “梯队行动”可算是人类历史以来出动兵员最大的一次军事报侦察行动,东盟特种作战部出动了近四十万兵力,四十架幻雷战舰。

    楚戟站于幻雷战舰的舰首指挥舱内凝视着屏幕,这次由于是远程行动,完全地脱离了总部的信息指导范围,所以一切都只能他自己来定夺了,心里明白这次的成败关系重大,同时对于他个人是否能够脱离左无道的影响而能否独当一面也是一个重大考验。

    楚戟也忽然意识到也许从此以后,便到了左无道边的各个大将都将开始真正独挡一面的全新时期,因为银河是如此的无边无际,而一个银河战国时代的来临将促使着他们征战东西,在几百光年,甚至是几千几万光年外,左无道将鞭长莫及,一切都要靠带兵将领们自己去定夺一切当时发生的事件。

    这是一个开始吗?楚戟这样问着自己。

    而当天宇中火鹰军团和报部的四十架幻雷战舰开始排成一条纵线的时候。

    战舰中响起了悦耳的声音:“时空跳跃即将开始,请所有人员安坐在休息椅上,保护力场将与时空跳跃同步打开。”

    楚戟虽然战力超群,但他现在并不能像左无道那样能做到抗衡那种奇异的力量的地步,所以马上坐到了椅子上,只觉战舰一阵巨颤,刹时间他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