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情场如战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东盟特种作战部总部。

    当左无道抬头之即便看到了一粉色纯棉宽肩T恤和一条纯白色体闲中裙加上一双白色运动鞋打扮的白冰冰,她这打扮让左无道坐直了形,很是有兴趣地看着她。

    他笑问:“怎么,你想向周边的人展示你的活力吗?”

    “我是想告诉你,这就是我,工作之外的我。”

    “那么你此次来不是因为公务?”

    “像你说的那样,我和你之间已经分不清公私了,我是来感谢你上次的配合,同时向报告和研讨一下装备的问题。”

    “好的,你稍待。”

    ……

    不久之后左无道和白冰冰并肩走出了部大楼。

    左无道把白冰冰带到了自己的露天练功场所,那是一个林地,只是那树林中的树木非常的巨大而且有一些是不知名的品种,它们几乎像是天然的屋顶,枝叶连绵茂密,但林间的光线却还明亮。

    “我经常跟它们沟通,体会一种静。”

    “是吗?咦,这里怎么连凳子都没一条?”

    “当然,这是我练功的地方,一般我是悬空而坐的,所以不需要那些破坏自然的东西。”

    白冰冰脸上轻漾着甜密的笑意,一时之间也不想破坏那种气氛。

    但是不知趣的左无道却立即问她:“是不是我们又有了新武器?”

    “应该说是一种划时代的新产品吧,它的名字暂叫化形战甲,因为你上次曾提到过银狮人的暴风军种,我想老一代的战甲已不适应那种光电化的太空战场,所以突发奇想,就是以人的体本的潜能为本,制造出一种完成与人体结合集防护与辅助动能为一的战甲,不过这种战甲虫的造价非常的昂贵,如果要全面装备军队的话,只怕又要你想办法把目前无境集团的财力和能力扩大十倍以上……”

    左无道脸上露出的忧色,他明白白冰冰不会在这件事上与他开玩笑,但短时间内无境集团的财力不可能扩大到现在的十倍,能增长百分之几就非常不错了,无境集团的内部就像是一台非常优秀但又超时间运转过度的机器,人事处于一种老化之中,内部因利益之争而渐露的矛盾开始抬头……

    “那么最近一段时间内能制造多少呢?”

    白冰冰没有正面地回答左无道这个问题,而是一边说一边以探寻的目光在他脸上寻找着什么。

    “说来可笑,制造化形战甲的元素目前在地球上只能在黄金与钻石中提取,而且这只是两个小部分,另外还需要无穷动力源矿区发现的一种超质量白金矿。”

    “我很想知道确切的数字?”

    “好吧,五万的样子,同时现有的材料将耗尽,我们必须发现新的星空宝贵矿区,才能补足一种最缺乏的z矿,目前我们资源部只在无穷动力源发现了大约一千克的储藏量,是在一颗超大陨星内部中探测到的,深达几千米。”

    忽然左无道呆了呆,喃喃地说:“化形战甲,真是好名字,怪不得这个银河不太平,原来有那么多好东西需要去争夺的。”

    白冰冰讶然地问:“你说什么?”

    “我想说因为你我更加了解这个世界了,对了,还没试过你的甜美,可以吗,我这就开始。”

    ※※※

    阳光使林地更增添了绿意,那金色的阳光透过绿叶时全化着了碧色的浓郁的凉,白冰冰背靠在一颗树上,芳心之中有如一头小鹿儿在惊慌地奔跑。

    而左无道心知今天白冰冰穿成这样,已经渴望献自己的甜美了,虽然女孩总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注意你丑陋的行为。”白冰冰小声地抗议着。

    “你会拒绝我吗?把你的下巴抬高一点。”

    “我不可以的。”白冰冰就着左无道快至的唇吐出馥郁的兰息。

    左无道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但显然他还有些理智,不是那么狂风暴雨式的强吻她,而是坚定的,轻轻地把白冰冰整个压在树上,而后以非常小的声音:“其实你一直很温柔,你是一朵开在雪野中的雪莲。”

    白冰冰到此时还不忘问他:“是吗?你一直这么看我?”

    “当然,你从来没拒绝过我,而我的心里也一直有你的存在,今天可能要逾越礼数的界线,侵犯你这一朵雪中的雪莲。”

    “不要!你现在好丑陋!”白冰冰以语言拒绝着他,但是她的眼神中却跳动着狡黠而飘移的波光。

    左无道没再言语,而白冰冰全一颤之后继续如受惊的小鹿那样不断地轻颤着,毕竟这是她的初吻,相对的左无道显得是个中老手,他虽然轻柔但并不软弱地紧品她唇间的甜美,直到许久许久才放过她。

    白冰冰只觉自己差点窒息而死,但是她又觉得这一吻非常的美好,原来男女之间感觉是这么的刺激,她偷望着他,发现左无道一幅很满足的样子站在那看向远方。

    “喂,你要告诉我,你打算为偷吻付出什么样代价?”白冰冰靠近左无道含羞问道。

    “这不算是偷,最多是强吻吧,至于代价就是做你的临时男朋友吧,最少教会了你接吻的技巧,免得你的以后去学。”

    白冰冰不说话了,因为她没话可说,她有点认识左无道真面目的感觉,恨恨的转就走,走了两步回:“我以后再也不会跟你到这种鬼地方来了,还有以后你不要以私人的份来找我。”

    左无道目送着她离去,忽然笑了笑,心里说:“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真是可,看来再聪明的女人在感上也是糊涂的要命的,总是非常倔强地以语言来否定自己心里的真实。”

    ※※※

    在军会议上,眉宇愁再次重申。

    “……从历史记录上看火鹰军团执行过非常多的特殊任务,所以这次的化形兵衣[化形战甲]除了侦察部配备二万五千外,就是他们了……”

    但是秦错、将小语、雪狼神王等一个个很是不服气,纷纷站起来表示不满。

    田野和水木却显得无所谓,同时心里都很清楚这些人的火气发错的对象,眉宇愁只不过在执行左无道的意思罢了,这就是眉宇愁的过人之处,他不需要左无道任何的指示,而能够准确地把握住他的心意,所以他在东盟作战部实权稳步看涨,因为这样的左无道也就很少出面管事了。

    孟小婉心里也很清楚,散会之时当紫星找到她,叽叽咕咕一大堆之后,她宛尔一笑:“你还不满足吗?一出校门便与我们平起平坐,真是超越公主的待遇啊。”

    “哇!,婉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这全是我的实力啊。”

    “算了吧,大家都说左太过于宠你了,而你呢却还想好上加好。”

    “你不宠我吗?嘿嘿我知道婉姐也是宠我得要命的,帮我弄个五千『化形兵衣』好吗?我一定会好好谢你的,这样吧,我叫法王爷爷写一部通天的教程书,送到你手上来,到时你手上就有了一个重量级的教育部之宝了。”

    孟小婉眼中一亮,旋即笑道:“可能吗?就算呈上来只怕是一些表面化的东西吧。”

    “不会的,绝对是真材实料的,总之啦婉姐帮我这次,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紫星可是信誉至上的。”

    “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你求我没用,这次的“化形兵衣”不但数量少,而且造价非常的昂贵,一折合星际币上亿元,几就足够装备一个寻常的海岸司令部的火力了,你想想。”

    “我当然知道了,所以今天他们才会耳红脸赤的,镜子姐昨天就悄悄地告诉我啦,今天一听没我们蓝冰舰队的份,那个急啊,真是你想象不到的,不说一万吧,五千也是合理的吧。”

    孟小婉停了下来,无可奈何地老实对她说:“这次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你,因为这是战略的需要,这只能怪你的蓝冰舰队还不够顶尖,到了如同火鹰军团那样傲视群雄时候,好东西不用争便自然是你的了。”

    紫星这回总算是明白了,没参加过实战的她第一次品味到了战略的份量。

    ※※※

    紫星心里生气了,又是个人异能手,又是战略战术,还要整体配合,当一个指挥官多难啊。

    回到蓝冰舰队后,紫星立即下达了突然的命令。

    “半分钟内所有舰只升空,违令者重罚。”紫星首先第一个闪入幻雷战舰中,嘴角噙着一丝冷酷的笑。

    顿时整个蓝冰舰队的生活区内,一片鸡飞狗跳,甚至有些人此时在鼬鼠基地之外,一接到命令,整个人吓傻了。

    小魔女紫星发起脾气来那可是要命的,蓝冰舰队中她最大,有时会跳出军法之法搞个人喜欢的虐待,比如把犯错误的军官和士兵关入黑暗的房间里,比如负重爬行等等,这些虽然可是笑,但真的去体会,那可不是好受的,当然舰长们最怕的是撤职,这不是没有先例的,上次演习失败后,就有两位舰长被罚到了基层中,紫星的治军之道可谓胡来加森严之极。

    另外蓝冰舰队女兵多于男兵,而女人总是比男人要多点私人事,这个命令在所有人毫无准备之下突然下达,那景可想而知。

    半分钟后,蓝冰舰队四十六艘战舰,只有十架战舰准时升空,这十架能准时升空的原因是它们无不例外的是随时待命的值勤舰只。

    一时间许多男兵低下了头,无数女兵秀目忧愁,哭无泪。

    “没达到我的要求的,不论是谁,男统统负重爬行八个小时,女一律无条件的到兄弟部去帮助洗衣服,每人保证完成一百的任务,并且要有接受服务者的签名,再有重复违令者,就别怪我以真正的军法处治了。”紫星的声音再次似魔鬼摧魂般地响起。

    大家心里非常明白,紫星的所谓真正的军法不是降职就是留职察看,那可是真正狠的。

    一时间,那些基层的还好,少校以上级别的一个个脸都绿了,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做这种事可真丢人。

    一个女军官叫了起来:“一百衣服,到哪里去找啊?何况我在家里是从来不洗衣服的。”

    有男军官劝慰着她:“嘿嘿,其实这对于你们女的来讲是一个接交缘的好机会……”那男军官语音一转,模妨着她的声音:“你好,需要帮助吗?把你衣服鞋袜统统拿出来吧,本小姐全包了……”

    女军官气晕:“去死吧,找打!”

    ※※※

    洗衣风波迅速蔓延,把整个作战部搞得闹哄哄的。

    这天,秦错到左无道面前参了紫星一本:“左,紫星治军毫无章法,竟然这种事也能做得出来,如果听任下去,作战部的军风将变得不堪设想,到时整个作战部将成为小孩的游戏场所,我认为她不适合当蓝冰舰队的总司令。”

    左无道对秦错和秦芊两个人的感一向很好,很少责骂他们两个,听罢微笑道:“你直接去跟她说好了,我认为也许这就是她的风格吧,她是少年心,如风如火,而你深沉精干,只要你不去模仿她的治军风格,我想就算是作战部是小孩游戏场所的话,那也只是一小块风景区,军人绷紧的神经能得到如此的调解也是好的。”

    秦错当下“嗯!”了一声,在左无道面前,他表现得恭敬有加,正规正矩的,他直了体,敬了一个军礼后,托着盖帽出去了。

    来到外面后秦错眼中精芒闪动,心里想到底左对她的好多过我多少呢?简直就是听任她胡闹,只怕她翻天了,做了大错事,他也只是一笑了之吧,真是可恨啊。

    一把戴上盖帽后,秦错又想起了“化形兵衣”之事,居然一件也轮不到他,“刃风军团真是不受重视啊,现在开始我要对刃风军团做比火鹰军团更加严酷的训练,到时我要让他们那几个知道刃风军团才是最有实力的。”

    不久刃风军团的练场上传来凶狠的训诉声。

    秦错在练场上的指挥台上冷厉地道:“你们都是我部将官,有很多是跟随着我一起出生入死过的,但今天我想说,是军人就没要人可谈,从现在开始你们这些军队的头脑们必须抛去一切外之事,严格的执地带兵先提升自己的原则,凡是没有大进展的,我将毫不留地降职,或是调到地方去。”

    随着秦错的这次讲话,刃风军团内风烟滚滚,从士兵到将官无不经历了如同实战一般的严酷训练,而且是不间断的,不过秦错此人倒是对自己也非常的狠,居然放下了纠缠紫星的行动,整天不是研讨战术,就是和官兵们一起训练。

    ……

    ※※※

    物华星的一个重要军事训练场的上空。

    一军服遮不住其秀美的紫陌陪同着一个高大的神秘白衣男子在一部空巡车上视察着一支部队的训练况,只见上万部宇宙坦克在他们的上空闪着,而眼无法看到远方一个个光标移动靶子迅速地被逐一消灭。

    “这就是左无道的宇宙坦克?”

    “是的,您看还行吗?”

    “不错,火力不亚于一般的战舰,灵活和躲避敌方火力的能力远远大于战舰。”

    “嗯!”紫陌柔声回应,“目前我们装备了五万辆,另外在宇航研制部的努力下,『亚时空』超级战舰也将不久装备部队,它具有小变量跳跃时空的能力。”

    “那么到时我们是不是能达到了光电化的作战能力呢?”

    “老实说最多我们只具有局部光电化作战的能力,因为我们的整个系统还有待于完善,这需要一个整体的环境和相关的一切设施,这需要一个为数不短的时间。”

    “那你是如何评价东盟特作战部的,他们否具有光电化作战的能力。”

    “他们基本上达到了,但也不是完全的达到,据可靠消息,他们建立了多个覆盖人类近太空的光讯系统,同时就个体预警单位,比如战舰,他们比我们要强得多,这是因为左无道和白冰冰两人的突出能力,他们这一结合造就了人类历史上的奇迹。”

    “唉!我对这个人的心真是复杂。”白衣人喊叹不已。

    紫陌:“我明白,左无道搅乱了人类军政所有的格局,但这也是因为神主您的宽阔仁慈才有他的今天,换任何一位人类历史上的领引者,他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风光的。”

    白衣人摇了摇头:“不!他的出现不是一个偶然,我想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想来想去总觉得这是天地精心策划出来的一个人物,同时我感到左无道心并不在我之下,不过如果人类能过此次灾难的话,终将是要推出新一代统治者的,我想不论明处还是暗处的统治,左无道都将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只可惜此人的行事怪异,到现在我还猜出不透。”

    紫陌深有同感,“是啊,他真好怪,而且老是欺负我。”

    白衣人听到笑了。

    ……

    陌紫就于这架空巡车中与波罗神的神主阿波罗修斯谈起了左无道的事,最后阿波罗修斯不得不叹息着指示紫陌把左无道请到物华来主持又一次历史没有过的空前星际联盟防务大会。

    ※※※

    非同寻常的信息从物华开始向四方传播,人类的同盟:双子星人、蓝光人、梦幻星人纷纷得到最高层的通知,一个空前紧急的会谈迫切地需要尽快举行,因为人类要求三个同盟星人派出最高层的军政要员前来物华星,同时第一次的联盟防务大会将举行,这是空前浩大的一次历史大会。

    这是一枚巨大的核力空气弹。炸开之即,层层透明的空气巨浪顿时掀起了狂澜……

    其实蓝光、双子、梦幻的高层科学家们都已经发现银河有不寻常的变化,一条由远而近的战火似乎将马上到来,真是山雨来风满楼,如今人类老大哥又发出了如此信息整叫他们不震惊!

    一切有待于证实,但一切该有的准备也是到了迫不及待的地步。

    ※※※

    “我去主持?”这一次眉宇愁真的傻了,他无论如何都猜不透左无道的想法。

    “是的,你全面的握权,但是我稍后也会去,我主要的职责是配合你,你全权把握吧。”

    眉宇愁心里面十分的激动,表面上却是为难的样子:“左,你太那个了吧。”

    左无道笑着拍他的肩膀:“你我不分彼此,能者多劳。”

    眉宇愁只得点头:“好吧。”

    当左无道走后,眉宇愁心里只觉得左无道真的对他无比的信任,并没有因为他出于波罗神而有半点疑心,真正地做到了放权,和用人不疑的原则,要知一切重大事务如果都是他做主的话,是很容易培植势力的,到现在眉宇愁才感到他这个统帅部副帅是真正沉甸甸有份量的副帅。

    当下眉宇愁联络宁可等人,立即开始策划联合防务大会。

    如何把这次会议办成一个卓有成效、最大限度地务实建立起一个军事联盟是关键中的关键,眉宇愁一眼便看到了这一点,然后就是一系列细节上的磋商,包括军事科技的交流,防务区域的细致制定都是必须一口气完成的。

    ※※※

    东盟特种作战部终于决定,由眉宇愁带头,宁可、楚戟、田野、水木为辅立即赶往物华星进行现场办公,同时无境集团出资一万亿星际币赞助此这次的联合防务大会,另外由贝贝率领咆哮军团负责高层人员的保安,护卫师也抽调二个团与物华军方保安人员一道接手全面的保安工作。

    这一天一架属于护卫师的幻雷战舰装载着眉宇愁他们起飞了。

    地面上应天祥把着左无道的肩膀:“你过来,我真的点想不通了。”

    左无道笑了笑,“你看不透吗?”

    应天祥叹道:“是啊,你似乎刻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左无道坦白地说:“对,这就是关键,我想让世人都知道,左无道只是一个军方的官员,而不是神,更不是万能的救世主,也只有全人类的每一个人,最少是绝大多数都意识到自己的价值的时候,并且想着怎么体现这种价值的时候,人类的文明才会大大的前进一步。”

    应天祥不由深思。

    而左无道对应天祥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包括他的想法。所以他继续说:“神权统治和君主统治或是现在的民主制都有个自的缺点,前两个明显的是愚民政策的开始,后者使得政客们为了在选举中当选或是继续当选,而扭曲自己,政务也因此变得庸俗化,因为社会是有阶层的,大量的低层民众并不知道什么是对和错,是什么是他们真正想要的,大多数人的目光只停留在自的利益和眼前,我一想到这些总有一种呕吐的感觉。”

    “是这样吗?”应天祥大笑起来,让远处的同来送行的东方镜他们为之侧目。

    “不说这些了,说起来也烦的,其实人是复杂的,我的观点也不是很正确的,所以我不打算渗杂到政客群中去,那不是我喜欢的事。”

    “我终于明白了。”应天祥伸了伸腰,而后拉着左无道向着人群之外越走越远。

    另一边的吴琼菲以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们离去,忽然对东方镜说:“不好,眉宇愁走了,那我们那个组建地方武装的事怎么办,还有很多细节没搞定啊?”

    但东方镜一点也不关心这个事,“等他回来啊。”

    吴琼菲却显得有些急:“不是吧,你是无境守卫力量司令部的头儿,你怎么能这么漠不关心呢?”

    东方镜这才发现吴琼菲的绪中的不满,“那你说呢?”

    “当然由你出面让左接手啊。”

    “不要啦,我怕跟他谈这种事。”

    “不行,你一定要去谈。”

    “饶了我吧。”东方镜感到有些受不了吴琼菲了,居然对搞军事如此兴趣强烈。

    “好吧,我跟你一起去,现在就去。”

    说着吴琼菲立即地联络走了很远的左无道:“我和镜子有事找你,是公事哦。”

    远处左无道正和应天祥说笑着,听到吴琼菲的话后,对应天祥说:“麻烦来了,那我们的事就这样了,你准备着挑选她们的副手吧。”

    应天祥也想不到吴琼菲和东方镜把组建地方武装的事认真了,现在又听到左无道这么说,有些明白左无道可能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准备让她们加入军方成立一个外编军团,因为地方根本不需要什么武装部力,而且那非法的。

    ※※※

    左无道特意地把东方镜和吴琼菲带到蓝园大学的潜龙院中一处幽静的院子里谈那件事

    这里是左无道原来住的地方,院子的边沿有几颗大树,左无道他们就坐在院子的中央。

    “有还旧的绪吗?”坐下来后左无道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

    东方镜转首看了看说:“树长大了很多……”

    吴琼菲不明白左无道所指,只得瞪着一双剪水清眸:“你又不是才子,哪来的那么多多愁善感呢?”

    左无道轻笑:“呵呵,其实我想说的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当初我们志同道合,一起创立了无境集团,而当初不论是蓝园大学还是无境集团都是默默无名的,现在无境集团傲然屹起,蓝园大学也闻名星际,这都是我们同心协力,精诚合作的结果,而这其中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之间建立起来的义。”

    吴琼菲目光游移:“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们现在也一样啊,你的话题也太不着边际了吧。”

    东方镜默不吭声,她本来就怕左无道会这样子说,果然都她料到了。

    左无道忽然正色说:“我也没别的意思,既然你们两个都有意于军事工作,就让你们试一试,成立一支新部队,因为地方民兵武装,如果拥有你们想要的那种装备是非法的,所以干脆让你们加入军方吧,但首先你们需进行军事课程的进修,同时一边进行组建部队的各项工作,而有关手续我立即可以跟你们办妥。”

    吴琼喜不自,她想不到左无道如此爽快。

    东方镜却是患得患失,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让左无道伤心,这等于是他下的决定。

    ※※※

    晚上东方镜约左无道一起吃饭。

    东方镜一边挑食着菜肴,一边拿眼睛去看他。

    “我…我可不以问你……”

    左无道挑了一根青绿可的青菜放入东方镜的碟中:“说吧。”

    东方镜:“你高兴吗?”

    左无道:“有一点不高兴,但是你们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应该项尊重。”

    东方镜沉默了一下,轻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加入军方,不过琼菲一直跟我很要好,我这样想,先陪她在军方一些子,适当的时候我再退出来……其实我也不喜欢军队,只是想玩一玩感觉一下罢了如果真的要我长时间的呆在军中,一定会很闷的,我还是比较渴望简单一点浪漫一点的生活。”

    左无道坐直形,久久地看着她,忽然说:“好,兵工部仍然需要你,如果有一天,兵工部不需要你的时候,也就是我御下重担的时候,那时就有好多时间留给我们了,我带去你去爬山,带你去看海,总之只要你想去的地方我都带你去。”

    忽然间东方镜眼睛里红红的,轻偎入左无道的怀中:“我早想过好多次了。”

    幸福感再次如潮水般涌入左无道的心中,他轻轻托起东方镜的下巴,只见那眼眸真如镶嵌于纯白透蓝美玉中的黑色晶钻,直而小巧的鼻子,不大不小玉润生香的红唇……

    “我现在才发现你是绝代的美女,但以前我总是忽略了你这惊人的容颜,可能是因为你气质在有意无意间掩盖了你外貌的美。”

    东方镜羞不能言,半晌才出声:“是吗”那你喜欢弱的天人般女儿态,还是一个有头脑想着去征服一切的冰雪丽人呢?”

    “哈哈……你还说,那天就是被你那冰雪艳的丽人妖姿所迷惑,才失去了我的处男。”

    “你说什么?你才是个坏蛋,你不知道你的魔力有多大吗?总是在不经意间让我心颤,每天你都会给我陌生的感觉,有时我觉得你好冷,那种无形迷弥漫的冷,让我害怕又痴迷。”东方镜轻语着,不知不觉中献上了她的吻,一时红唇迷幻,无名清香的气息如诗般传渡……

    ※※※

    几年时间物华都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随着光电化战争这个概念的流行,这个仍然是当今人类最繁华的都市,更加显得现代而贵气人,熠熠闪光的林立摩天高楼间的空中航道中,各种豪华的飞行器忽闪出一道道炫丽的风景线,它们似乎以比以前更快的速度来迎接光电化时代的到来。

    虽然飞行器是这个时代的上层社会的主流交通工具,但一些贴着地面飞行的悬浮车也并没有被淘汰,反而年青的贵族们更喜欢那种造价并不低于飞行器的豪华“跑车”,因为那些车的速度并不比一般的飞行器慢上多少,同时更方便浏览地面景色和个的张扬,所以高空上是一道道炫丽的弧线,而地面之上也同样地穿梭着各种机车流动划出的一道道绚烂的光华。

    来到物华后的眉宇愁站立于联合星际防务大厦之上久久凝视着这些景象,心潮起伏,离开物华不过一年多时间,感觉上她变了许多,如今虽然不是波罗神的人了,没想到一样站立于人类的最高舞台之上,他的一举一动都牵扯到整个局势的变化。

    而当紫陌得知左无道委托眉宇愁来主持联盟星防务大会时,也没有感到过多的意外,因为她一直很清楚眉宇愁的能力,印象中眉宇愁行事有若高山海洋般的稳重和具有强大的魄力,眉宇愁的出走对于波罗神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但自古人往高处走,何况左无道更是莫测高深的一个人,这能怪他么?

    但不管怎样,紫陌心里面还是有些责怪眉宇愁,所以当眉宇愁来到后的二天里都没有去见他,而只是通过宁可跟他打了个招呼。

    但她仍然是要去见他的。

    第三天,紫陌终于在防务大厦的剑气阁中与眉宇愁碰头了。

    剑气阁其实是一座很现代的大厅,看不到剑的踪影,当紫陌出现的时候,眉宇愁站了起来,眼中有一些异样的芒。

    他只见紫陌一军服,英姿飒爽中透露出无比的秀美之气,心里面很想说一句话,但是他的个是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所以一千零一次地把那想说的言语吞了下去,而是客地说:“紫陌,我们又见面了,希望合作愉快。”

    紫陌扫了他一眼,马上接口说:“我也是,我会尽最大努力协助你的。”

    随后他们两个立即地进入正题,两人的神色都十分的严峻,这从他们的脸上的表可以看出来。

    当结束碰头之会后,天色已经大亮了。

    眉宇愁见紫陌仍然是那般的容颜清艳,灵动的眸子中依然若星光流动,心里那种滋味实是无法形容,他想留住她一起去喝杯咖啡什么的,但却找不到很好的借口,一时竟然有些呆了。

    紫陌忽然间注意到了眉宇愁的神色:“看起来你并没有倦容,一起去喝早茶怎么样,顺带地跟我说一说你在东盟作战部的事好吗?”

    眉宇愁心里大喜,但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说:“正合我意。”

    于是两人驾车来到一家很有名气的餐厅中,点了咖啡和冰莲子。

    紫陌小手调弄着杯中物,歪着头看着正襟而坐的眉宇愁,忽然她发现他变了不少,首先是他的眉中隐隐透露着一种青气,那是一种集杀气与自信于一体的青气,而以前眉宇愁并没有这种气质,他总是给她一种很模糊的感觉。

    “你变了!”紫陌不由感叹地说。

    眉宇愁一呆:“可能吗?”

    “是的,但具体是什么,我说不上来,总之你与以前大不一样。”

    “那么你认为这种变化是好是坏呢?”

    “是好的方面吧,我觉得你更有男人的气质了,也许这样会让心孩更加的心动。”

    眉宇愁心里却不喜,因为他知道当一个女孩随意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么她对他是并不在意的,只是站立于一个第三者的角度去欣赏他。

    “那又有什么用?”

    紫陌嘴唇轻抿地笑了起来:“你很在意吗?飘雪跟你有联络吗?”

    “我和飘雪之间没有关系。”眉宇愁立即强调这一点。

    “嗯,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在东盟作战部的事吧,特别是这一次,为什么左拒绝了我的请求呢?他是统帅部的总帅啊,我们一直都没有忘记这一点的,难道他认为这次防务大会不够份量吗?”

    立即地眉宇愁心里有些黯然,心里想:“左的魅力仍然是无法抵挡的,她也暗恋着他吗?”

    “说呀,怎么,你不愿意回答我这个问题?”

    “哦,是这样的,左和我作了一些分工,我主持各项具体的事务,而他专攻各盟星领导人的心里疑虑,这样办事会更顺畅一些。”

    “嘻嘻,他真会偷懒,而你傻乎乎的,不过左无道这个人的确在把握人的心里上比你强,而你做事的稳重是公认的,你们真是黄金搭档。”

    紫陌想了想又说:“可恨的他,老是戏弄我,本来是想一见到他就要好好的报复他一下的,没想到居然你先出现了。”

    眉宇愁心里更是难受,终于忍不住了问:“紫陌,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并且我以人格保证不会传扬出去。”

    紫陌脸一红,似乎已经知道眉宇愁想问什么,但还是大方地说:“你问吧。”

    “你是不是喜欢左呢?”

    紫陌的神变得有些忽闪,幽幽道:“我怎么会喜欢他,不可能有结果的,东方镜那么美丽,他边佳丽如云,所以我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个人视为危险人物,所以我不喜欢他。”

    “够坦白的,谢谢你跟我说这话。”眉宇愁只觉心里又苦涩又有了新的希望,终于知道紫陌是一个很清醒的女孩,而她的行事一直也是这样的风格。

    紫陌看了看眉宇愁,忽然她心里一震,猛然间明白过来,当再看向他时,正碰到眉宇愁那闪亮而温和目光,不过她依然找不到那种很不一般的感觉,只是心里稍有些心动罢了。

    而眉宇愁发现她目光和他对视了一下,马上地又闪开了,希望在那刹那间作了一次徘徊,心里叹息,他终于再次地承认:女孩子容易对比她强很多的人心动——这个场重要法则。

    ……

    紫陌终于走了,临走前又注目了他一眼,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是另一种的男人,也许需要另一种的际遇,我看过一个动画片,男主角有点像你这种的,他俊美非凡,在一次浴血战斗中得到了一个古典美女的心仪,他们一见钟,也许你也是一样,只是你的命运中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现。”

    沮丧,一次又一次的沮丧,眉宇愁心中几疯狂,但他又平静了,有条不紊地开始部署防务大会的各项工作,以充满了磁而咬字准确的声音对随行人马发出指令:“需要一部具有现实意义,又具有强大震撼力,画面接近完美的预见战争的动画片,而后是拟定盟星军事联盟的各项主程序,可以如实地把我们作战部现有的军力完全地以记录片的形左表现出来……”

    眉宇愁知道谁都不会服从谁,一切都是靠实力说话的。

    ※※※

    眉宇愁离开地球一个半月之后,左无道这才率孟小婉、东方镜、白冰冰启程,这是因为蓝光、梦幻和双子星人的舰只最少需要一个半月才能到达物华,而幻雷战舰只需要一天不到的时间便能达到物华,但在不进行时空跳跃之时的正常速度幻雷战般只快了一般战舰的一倍左右。

    幻雷战舰内由于进入了时空隧道,东方镜她们全进入了迷幻中,那是一种头脑中完全空白的状态,而左无道也许是因为修习过化,还能有一些清醒,看着中心舱内坐着而睡的三位佳人,只见她们的脸一个比一个艳,心里大生怜惜,注目接通外界的视屏窗口时,见到得是异样的景,似乎那是一个死寂的世界,除了一个旋涡形空间在急剧扩展之外,见不到任何的景观,没有恒星,没有光电,没有远方的大片的星云图。

    当东方镜醒来时,只感觉自己似乎呆了一子,但是入眼就是视觉上那不一样的景观,物华星围绕的那颗恒星正放着璀灿的光华,而一个巨大的蓝色星球正缓缓地向着他们靠近,凭感觉,那不是地球。

    “无道,我们到了吗?”

    左无道一手牵住她的小手:“是的,呵呵,马上就可以见到那紫陌小丫头了,我想她一定会来接你的。”

    东方镜心里承认和紫陌的关系很要好,反而她跟白冰冰之间有些隔膜,这说来也有些那个奇怪。

    白冰冰眼中变幻着冰晶的光点,也站了起来:“这是一个美丽的星球……”

    ※※※

    当左无道他们站立于舱门口的时候,紫陌早已等候在那里,另一边眉宇愁楚戟他们也在场,而贝贝和艾玛两只怪兽带着一些吸水神兽在周边气息深沉地戒备着,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嗷嗷直叫地扑上来,这说明他们真的变了,有了战兽的样子。

    但是左无道还是忘不了他,首先走到贝贝的面前摸了摸他的头。

    贝贝吼了一声算是答礼。

    不久与东方镜、孟小婉她们说完亲话的紫陌走了上来伸出小手:“欢迎你,有人一来便提到了你的名字,她说要你一来便去见她,而且最好是一个人去。”

    左无道狠狠地握了一下紫陌的手,以沉默来抗议她的无遮言语。

    而后拉过宇眉宇就往一边走。

    但是紫陌却还是不放过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追了过来附在他耳中,叽叽咕咕地大说了一通。

    左无道的脸色有些红了,而东方镜和白冰冰却一边努力之极地保持着风度。

    最后东方镜终于受不了,轻哼一声首先钻入一辆前来接行的豪华悬浮车中。

    接着白冰冰孟小婉也跟随而入,只见一声闷响那车狂飚而去,害着一队卫兵慌忙跟上。

    左无道心里愕然之极,转头视着紫陌:“你还不如大声地说出来,不就是蓝光星球的那个新任女星主要见我吗?”

    “嘻嘻,那你还记得在地球上两次戏弄我的事吗?现在算是扯平了,但如果想要我在镜子面前说好话的话,你自己看着办吧。”

    眉宇愁站在一边不停地苦笑,而楚戟虽然冷冷的,心里却很想大笑一声,毕竟能让左无道脸色发绿的人太少了。

    其实左无道最怕的事就是有人当着东方镜的面提他的风流事,那镜子可是一个并不好惹的人啊,这次很有可能因此她会几天不理他,甚至是一个月不理他,那会令他的处境十分地尴尬。

    田野和水木早就习以为常,上来劝说。

    田野:“你还是识时务吧,这里是她的地盘。”

    水木同地说:“一来就让人家搞了个下马威,唉…连我也觉得脸上无光。”

    紫陌狠狠地瞪着水木和田野,“是不是要我把你们这一个多月每晚的记录公布出来呢?”

    田野和水木一听心慌慌的,他们虽然没做过见不得人的事,但是也曾连续几天去夜总会玩,而边也总有几个美女陪伴着,这事如果被人绘声绘色地描绘出来,那可大是不妙。

    立即地他们闭嘴了。

    左无道不苦笑着说:“最简单的战术往往是最实用的,看来紫陌你是深谙此道了,服了,现在该我们出发吧。”说着拉起紫陌的手向着一辆房车而去。

    顿时紫陌只觉耳红心跳,她没想到左无道这么快就反击了……

    后面的田野和水木大摇其头。

    田野:“还记得曾经的疯子是那样的出人意料,正义的外表下是一个狡猾多变的个,唉,可怜的紫陌这下要完了,只但愿她不要把自己宝贵的女儿也陪进去,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水木大大点头:“是极是极,我的要说的话全被你说出来了,补充一句,其实她失去女儿不要紧,最怕的是他只偷走她的心而冷落她的人,要知陷入海中而得不到幸福的人是最苦的。”

    眉宇愁恨得要命,止不住地讽刺了一句:“你们两个才是真正的高明之士,这话要让左听到我肯定他不会放过你们,居然把他形容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色狼。”

    楚戟也不喜欢田野和水木这样的评论,冷声说:“走吧,少说两句为好。”

    田野和水木对视了一眼,心里弄不清楚到底一下之间树立了几个敌人。

    ※※※

    车中紫陌更加地惊慌,左无道虽然没有再握住她的手,但是那久久盯着她的眼神更加地要命,她鼓起勇气不甘示弱地回视,却发现对方的眼中有一种开始窃取她内心秘密的波光,一下子她便不敢再对视了。

    左无道:“你帮我摆平东方镜,否则我会找你的,到时一切后果自负,同时你记住,以后不要在东方镜面前提起一切有关于其他美女的事。”

    紫陌终于再次仰起头:“你很无赖,你像是一个黑社会出的人。”

    左无道神秘地笑了笑:“如果不是我,我现在一定会是黑社会的老大,但是不管怎样,对于你我觉得很把握,希望我们之间还是保持现在的样子为好。”

    紫陌听得心里发颤,心想:“他都知道了他都看到了,魔鬼!”

    她需要坚守自己的做人原则,但是如果左无道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真的要来俘虏她,能挡得住么,只怕瞬间便要向他投降,一边是强烈的原则,一边是带有黑暗色彩的,两边都走向一种极端,紫陌只觉刹那间是那么的无助。

    她终于发现了自己原来是这么的柔弱,像是脆嫩的花颈,别人只需要轻轻一折,就能把她整个地折断,而从前她一直以为这世上没有任何男人可以轻易地得到她,更不可能征服她,但是现在看来,这是多么的荒谬,这次突发的意外事件也让陌紫清晰地看到了一个做女人的天生的弱点。

    ※※※

    事后左无道也想不到物华之行竟然是这样一个戏剧的开始,似乎预示着场的纠缠更甚于政治上军事上的紧迫,但是他知道如果处理不好场上的事,那么他将整个地一败涂地。

    到了他这个位置每一步都必须走对,虽然不至于一步一个杀机,至少每一步都需要有王者的风范,合理而让人挑剔不出一点毛病地做一个长笑之王。

    ※※※

    东方镜郁闷非常,但是她又明白像左无道那样一个男人,如果没有美女追随,那是不正常的,绝对是虚伪的骗局,同时她也一直认为他会有一个底线,会一直地珍着她。

    正在东方镜于物华帝皇大酒店总统房中幽幽而立,脑中一片空白地呆呆看着下方烟云般的物华大都市之时。

    大厅之中传来了流幻轻柔的钢琴声。

    她想:“难道会是左无道,但是左无道从来不弹钢琴的,那会是谁?”

    轻柔而流畅的乐章迅速地抚平了东方镜心中的郁闷,那跳动的音符似乎地述说着一片蔚蓝大海的故事。

    东方镜忍不住地回到大厅,却惊讶地发现,弹琴之人居然是紫陌。

    而白冰冰破天慌地与孟小婉翩翩起舞,那个可恨的人却专注之极地在一边欣赏着。

    立即地东方镜明白了,原来美丽是要人来欣赏的,再好听乐章,如果失去了聆听者,随会像空谷中的风那样寂寞而呜嗯。

    东方镜更惊奇地发现她并没有醋意,虽然他是那么地靠近陌紫,那么的专注地看着起舞的一对佳人,因为那种意境升华了一切狭隘的东西。

    东方镜慢慢地靠近,而左无道的视线也从慢慢她的脚尖上升到了她的眼眸。

    他只用眼睛告诉她,她是他的,不许她有任何的反抗,他用三大美女来告诉她,他可以征服一切,最聪明的白冰冰,最冷艳的孟小婉,最有气质的紫陌,看她们是多么的听话。

    左无道扬了一下眉,轻轻地牵起东方镜的指尖,低沉地说:“把你献给我们好吗?我要当她们的面吻你,以证明我对你的。”

    东方镜明知这是演戏,却轻轻地点头,温柔地答应着他。

    左无道就靠在紫陌的边亲吻着东方镜,从她的唇开始……

    东方镜的羞涩到了极至,只觉她真的奉献出去了,钢琴声也忽然间停了,紫陌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她想不到东方镜居然还吃这一

    白冰冰和孟小婉也停止了跳舞,脸上的表之怪异也是少见的。

    ……

    ※※※

    第二白冰冰忍不住地来找左无道。

    “你到底和东方镜说过多少谎言?”

    “没有,一句也没有?”

    “那么你吻我的事她知道了?”

    “不知道,因为她从来不问这些事,是你的话你会问吗?因为你们都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因为问这种话的人都会因此而留下美丽中的瑕疵,难道你会做这种有损于自己美丽的事?”

    白冰冰哑口无言,但心里却有些气愤,“你坏死了,原来你早就在引导东方镜做一个所谓地倾国美女。”

    左无道笑道:“先发制人是兵家之道之上策,只有先预防才能防患于未然,再说了,我觉得不管是男是女,在感问题上首先是要考虑自己的吸引力是不是足够,而不是在对方上找原因,东方镜深谙这一点,你呢,我看也一样吧,只是便宜了我,哈哈……”

    白冰冰看左无道那放肆的笑脸,气不打一处来,轻轻地扇了他一记耳光,却又忍不住地再次献上她痴心的吻。

    左无道轻拥着白冰冰,虽然艳福齐天,心里却大是忧虑,其实他何尝不想做一个专一的男人,但是偏偏这个世界女人如此的优秀,害得他不得不折下形与这些美女们打交道,错综复杂地这么一变幻,忽然发现自己被包围了,而从表层上他却成了一个大色狼,折花高手,征服与被征服之间,与男女之间天然的征服与喜欢被征服形成了一个重叠,最后敌我打成了一片……

    一番痴吻之后,白冰冰红着脸整理了下衣服:“你打算怎样处理我?”

    左无道正色地说:“现在谈这个问题还太早了吧,你不觉得吗?”

    白冰冰轻嗯了一声,:“那你把我放在第几位。”

    左无道如实回答:“第二位,这是无奈的选择,总之你有选择新欢的权利,但如果想和我要好,只能是这样。”

    白冰冰只觉心满意足了,但是当她离开左无道后,发现自己似乎中了左无道的圈,怎么可能会屈服呢?她不是一直坚持着不可以与人分享吗?难道左无道的魔力真的足以摧毁她自小就有了的信念。

    ※※※

    紫陌更是气愤之极,找到孟小婉大吐苦水。

    “你说东方镜怎么可能喜欢那种调调,当时我真的快吐了,我是强忍住弹琴的,实在是搞不懂她。”

    孟小婉轻笑:“她喜欢浪漫,而左却会恰到好处地隔一段时间给她一些浪漫,所以他们一直很甜蜜,看起来像刚刚认识一样。”

    “你是专家吗?”

    “如果你跟在左的边,也会变成专家的,他向来喜欢看透人的心底,这就是他战无不胜的秘诀,如果你总是在军政战场上接触那种气氛,你不会成为一个专家吗?”

    “可是昨天我是被他来的,那你们是不是也做了什么错事,要不凭什么去演那出戏。”

    孟小婉低下了头,久久不语。

    紫陌却非要问个清楚,“你说嘛,你说嘛。”

    “他是我们的头,能不听他的吗?你也一样,上次他在车中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呢?自己清楚啦,不过我警告你,如果你想加入进来,先做好承受巨大痛苦的准备,其实他是一个很冷酷很无的人。”

    紫陌惊嘤:“谁跟你说这个,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我永远都不会上一个有女朋友的人的。”但是她心里却有些恨,恨那天左无道为什么不进一步的地对她做出无礼的事来,这么说他真是一个冷酷无的人。

    紫陌摇摇头决定再也不去想这些事了,但心里却想着与孟小婉去谈论着他的事,这两人之间的友谊居然在一下子之间骤升,不久她们形同姐妹地出去了,然后出现在一个适合谈话的场所里,更可怕的是她们全无了平的气质,恢复了女儿的本色,叽叽喳喳地说了整整一天。

    ※※※

    一个更大的挑战就在前面,这使左无道如临大敌,因为蓝光星的蓝雪来了,她的份现在是蓝光帝国的女星皇,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和她会面,不论是带着一大帮人去,还是只前往。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