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雪尘的男朋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一天,二天,三天,时间过得飞快。

    三天的时间里雪尘终于发现左无道上流露着异样的气质,有时他看她一眼让她喘不气来。

    为了这个问题她悄悄地问她的老爸。

    “凭阅人四十年的经验,你的男朋友不是王便是将军,可是他又不可能是将军,他太年青了。”

    “天哪!你也不要这样夸张吧,我以前最讨厌那些将军的,如果真的像你说那样我为什么不讨厌他呢,同时他根本就是一个刚出校门的家伙吧,可能在是那个特种部队的,这两天休假吧。”

    “你是从哪看到他的?”

    “在大楼的天台上,他刚刚从上面轻轻地飘飞下来,那种飞行姿态好看得要命,一下子我便喜欢上他了……”

    父亲的话更加地让雪尘迷惑,这天中午的时候,雪尘忍不住了,她走到左无道的前,仰着头盯着他的眼睛:“三天到了哦,你想好没有?”

    左无道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他轻柔地看着她:“相信吗?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立时雪尘神色黯然,她低下了头,忽然又抬起头:“如果你真的有了,可不可以为了我放弃她,如果你不能做到,可不可以同时我们两个人?”

    左无道笑着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当然……不可以,你这个小怪物,难道真的没发现我和你们不一样吗?”

    “什么不一样?”

    左无道本想说自己是外星人,但怕她不相信,同时他并不想暴露自己的份,他来到这里的首要目的就是侦察强大的可能叫银狮人的军队。

    “总之我不能成为你的男朋友。”

    雪尘生气地叫了起来:“你骗我的……我不相信。”

    ※※※

    雪尘觉得自己的天空变得暗了,伤感地茫然来到野外,她喃喃自言处语,踢着草皮,敲打着树干。

    一阵闷雷之声后,天空下起了小雨,然而她还不知道躲,明天她就要到军队中去参加军训了,她将是一名暂时的护士兵。

    忽然间雪尘的泪水止住了,她惊喜地看到一个人出现在她的视野中,不告而别的左无道踏着草尖而来,一个闪着白色柔光的气罩为她遮住了所有的雨和冷。

    两人面对着面而立,左无道终于说出了他的秘密:“我来自遥远的异星球,并且是那里的一方主帅,到这里就是为了取得银狮帝的报……”

    雪尘惊呆了,她还是有些不相信,左无道淡淡地笑着,在他看来雪尘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有时候他喜欢看到她那伤心样子,他觉得有趣。

    左无道猛然一挥手,蓦地一道由小而大的光芒直冲上天空,就那样天空突然一变,居然云开雨散……

    雪尘这回更是回不过神来,她感到有些害怕,傻傻地瞪着左无道:“你是神吗?”

    左无道轻笑:“神有这么低能吗?我只是异能力相比你来说厉害一些。”

    “哦……”雪尘呆滞地回应,她感到头脑中一片混乱,忽然她眼中闪烁着羞意:“你果然是王,我爸说过王是可以有很多妻子的,我愿意做你的其中之一的妻子。”

    左无道:“别说这些,我碰到你也算是有缘了,同时请你替我保密,不要泄露我的份。”

    雪尘眼中一片迷失和痴意:“你要我背判星球吗?”

    左无道好笑问她:“有这么严重?”

    雪尘:“但事实就是这样啊,我必须要把你的况向上面报告,除非你真的要我背叛星球,要我做一个坏人,嗯,如果你要求我就…就…”

    忽然间左无道感受到了雪尘的那种迷乱,她像是一只乱忙间向大灰狼投降的兔子,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

    雪尘慢慢地有些畏缩地向左无道怀里靠去,弹腻的体让左无道动,他也控制不住自己,拥紧了这个异星体……

    但是人类的感却与水晶星人的感发生了冲突,左无道显得有些虚伪,而她却是比较直接,所以接吻的时候,左无道有些犹豫,而雪尘却是温柔地付出……

    幽的气息无尽的缠绵着,滑湿的舌儿如溪间的游鱼总在游动,时而调皮,时而文静,雪尘不愿太早地离开他,而左无道也想不到可以放开她的理由,就那样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的长吻后,雪尘已是低喘着半晕迷地倒在左无道的怀中,曲线妙蔓的体曲卷如虾。

    左无道就那样抱着慢慢地清醒,慢慢地后悔,慢慢地自嘲,慢慢地烦恼,如果后分手她不是更痛苦,自己真是太多了。

    雪尘终于在迷失中醒来:“你怎么啦?”

    “我觉得对不起你!”

    “没有,真的,别傻了,是我愿意的,我不会后悔的。”

    左无道在此时显得幼嫩了,“可是我以后是要离开这里的。”

    “那带我一起去。”

    “但那样会更糟。”

    “为什么?”

    “我们那里的人不像你们这么开朗,因为我有了女朋友。”

    “但是你不是王吗?王的权利,王的尊贵。”

    左无道苦笑几声:“重要的是我认为这样做比较糟糕。”

    雪尘也烦恼起来,郁郁地不说话了。

    ※※※

    水晶星人的反侵略战争,终于在左无道来到来的不久打响,那一天整个水晶星忙碌得像是一团锅上的蚂蚁。

    左无道听到一声震耳的异响之后,心灵巨震地看到一个美丽的巨大光罩出现在水晶星球的上空……

    但是这种美丽的背后却那样的残酷和丑陋……

    战事发生的第一天,屏幕上那个美丽的播报员正报道着第一天的战事:“……我们击退了敌人的进攻,英勇的钢铁军队誓死与敌人战斗到最后……”

    这句话后便没了下文,事实上第一天的战事远没有人们想象中的激烈,水晶星统治者正委曲求全地与银狮帝进行谈判,而谈判的筹码却是水晶星的第一支敢死部队的战果,但显然战果并不理想……

    在巨大而金碧辉煌的王室中,一个穿着奇异的银色战甲头上转动着一圈淡淡光华的男子高高地坐在金色的大椅上,“你们看到了,你们的军队不堪一击,如果不是我们念在你们是一个比较文明的星球,早已下令把你们的星球整个的摧毁!难道你们没有看到邻居的下场吗?金辉星就是因为冥顽不化,而使整个星球上的人沦为最低等『猎戏』奴隶。”

    水晶星球的一员文官听到“猎戏”这一词心里大震,“猎戏”——肆意猎杀玩乐的意思,那么猎戏奴隶,便是被银狮人猎杀和随意玩乐的对象,所以这员级别已是很高的文官头上汗下,大是惊慌,支支唔唔难以回答。

    其实双方的谈判很早以前便开始了,大约在一个月前水晶帝国的一些王室成员就提出以部分主权换取和平的策略,这个策略深受其最高统治者水晶星皇的赞同,但是银狮帝的高层却要求水晶星全面解除武装,而解除武装的背后其实就是想得到统治水晶星人的全部主权,也就说水晶星人可以少死些人,甚至可以避免战争,但是他们要无条件地接受银狮帝国的统治,而且安照银狮人的话来说,这还是他们网开一面,念在水晶星还是一个文明的星球的况下开出的条件。

    谈判就这样拖延着,那个银狮帝派来的谈判官当天便强了银狮帝国的公主,而后带着他的人与水晶星高层进行一场名为切磋,实为炫耀武力和杀人取乐的游戏,银狮人真是肆无忌惮……

    就在水晶皇室上演丑恶的一面的时候,他们的一些激进军队却于太空中舍命战斗着,然而傲慢的银狮人虽然目中无人,但是他们的战力不论是科技力量还是个人战力都是水晶人没碰到过的,但他们神出鬼没舰队的突袭下,在暴烈的异能技的虐杀下,第二天一个百万之师全军覆没,而对方只出动了一支小型舰队。

    ※※※

    贵的水晶星公主尝到了平生最大的痛苦和耻辱,她散发赤足穿过长长的大通道,跪伏在一个威武男子的脚下:“父皇,我不想活了。”

    威武男子脸色苍白,他失去了往不可一世的威慑力,久久无言……

    大难临头水晶皇室已有四分五裂之势,一些王抓紧时间去讨好那个银狮帝的谈判特使,另有一些忙乱地准备着逃亡,水晶星第二十一代仁武皇只觉心力交瘁,他无视跪在脚下的女儿,而是站来起仰天长叹,心里却道:“现在有谁能给我指出一条明路呢?是战?是降?还是什么都不管,扔下这个星球逃命而去。”

    ※※※

    第三,水晶统治层仍然低调处理着战事,早晨时分谋体对于战事的播报仍然是官面化的只言片语。

    一支嫡属于水晶星最有声望的静王的部队,奉命去驱逐突然出现于水晶星大气层外不远的一支小股银狮军,这支部队由云格将军率领,很巧的是雪尘便是这支部队的一员护士兵,而且是先锋中的先锋……

    就在雪尘出发的不久,左无道已经感应到了,他睁开了眼睛,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架剧闪光芒的战舰,旋即一漂亮的粉红色战甲住整个体的雪尘出现在他的视网中,左无道笑了笑,通过二天远距地对银狮军的观察,左无道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底,在看到水晶星人一再惨败之后,他改变了以前的想法觉得为了雪尘为了这个美丽的星球,该是他奉献一分力量的时候了。

    但现在的关键是水晶高层,或是最高层是否能接受一个来历不明的他的帮助呢?否则就凭他一个人对于大局毫无帮助,最多只能保住一个小小的雪尘了。

    左无道突然暴发出一蓬耀目光芒,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是那个战舰上的一员士兵了。

    ……

    “5476!”

    “到!”左无道跨前一步,熟练地整合了一下手中爆破电磁枪,卡嚓几声那么的悦耳!使得指挥官和队友们精神一震。

    陆续地这个太空特种军团小分队的指挥官点十来个人的名字。

    猛地他吼了一声:“你们怕死吗?”

    “不怕!”声音很大,但是却只是一个人的声音,这个声音来自于5476。

    左无道不大是尴尬,怎么就他一人在如此响亮地回答,不过也可理解,作为马上出动试探小分队,几乎就是去送死,明知是死的谁不怕呢?

    于是左无道立即善解人意地说:“报告队长,不如就让我一个人前去试探吧,如果他们敢对我动武的话,请向我的位置开炮,越猛烈越好。”

    队长一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好样的。”猛地神色一冷:“敢死小分队立即出发,不服从命令的当场格杀!”

    被点名的十来人声音极小地服从了命令,这次左无道反而不作声了,他无言地看着眼前陌生的队长,心沉重万分,一股寒彻的杀意慢慢地涌出心腔。

    左无道当先飞扑出去,他的背影使那个队长愣住了,也吸引了无数的目光,那队长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压缩舱门打开之即,左无道如闪电般冲入太空,回首间后方是闪着桔红色光芒的水晶星战舰,而对面的远方是沉伏的银狮人的战舰,在左无道的感知中那光滑的吞吐着气雾的庞大剑鱼形怪物似乎正嘲笑着他的到来……

    “5476,5476.……你慢点啊。”

    后面的跟不上,左无道回答:“你们就在后面看我是怎么屠杀银狮人的!”

    后面人吓了一掉,5476他疯了,这个疯子居然用上了屠杀这样一个词,难道他真的不要命了吗?

    接近再接近,这支银狮军从远方跳跃到这个太空窗口后,仍然与水晶星有一段距离,他们虽然无比强大,但小支的部队仍然惧怕水晶星的光子炮的集中轰击,所以他们只是一次例行的炫耀武力的行动,他们只想在那个区域中游动,同时这支小型的混合舰,只有十舰战舰,而且其中有两舰队护卫舰,装载着两个相当于两个师兵力的近战异能太空军。

    咚…咚…咚…

    战舰上的雪尘注视着屏幕,抑制不了地心跳如鼓,她中觉眼眶泪水流,那个5476真的好勇敢……

    她心里祝福着他,全舰的官兵们几乎都像雪尘这般眼睛直盯屏幕,注视着太空孤独地那个影。

    有去无回,还是会奇迹出现,显然全舰的官兵,还有这支水晶星静王的部队其他舰只的官兵们都相信是前者。

    死亡的影,勇敢战士的心,内心的悲壮似乎都因为那一个黑点而点燃……静王的这支部队随着左无道毫不停顿地向前冲全肃然地站直了体……

    前面出现了几个黑点,左无道举起了枪口,而后击,他毫不犹豫地这样做,他听到了对方咆哮的声音。

    一共来了紫黑色的五名敌军,奇怪的事出现了,左无道手中的爆破电磁枪只能稍微地阻止了一下他们的前行速度,而且在左无道开枪后,他们的速度更快了,眨眼时间已接近到千公里的距离,左无道郁闷地看了看手中的家伙,一把丢掉,抬起头来喃喃:“居然如此先进的银狮军团中仍然有贴搏军!!!!”

    不说左无道的诧异,那五名紫黑色的对手已是电闪而来,左无道眼光一闪已看到他们手中锤,那是一种漆黑而坚韧沉重的家伙,配合着这五个家伙的速度,一击之下定是能把一般的对手击个粉碎了,同时如果不能在有效程内尽快地把他们摆平,那么就等着他们摆平你了,因为用耳朵想也知道这种兵的贴近战能力定是超强的。

    果然闷雷般的声响迸发,那五名敌人已是向左无道发动了雷霆攻击,几千米方圆的空域都受到一种怪异力量的牵扯,出现一个个能量跳动的异流。

    但是很不幸地他们碰到了左无道,一个更加超强的家伙,左无道只不过是一伸手便轻轻地抵住了一只重锤,而后只见锤体粉碎,那名银狮人惊呆了,头盔中的眼睛露出恐惧无比的目光,左无道顺手一拂,一声震星空的惨叫响起,一团白色的粉雾暴开,而中心接着是一团浓浓的血桨飞溅—— 这只不过是一瞬间之事,在这一瞬间中左无道移形换位,体带动出一缕能量气旋,其余四个锤兵如同被一只怪手抓住狠狠地撞到了一起,又是四声尖锐的惨叫响起……

    杀人之快如切菜破瓜……不仅令银狮军惊呆,也让静王的这支舰队的官兵们看傻了,如此之强的人,他是谁?

    猛地一排不下上百人的紫青色银狮军出前在左无道的前方,一串串暴闪着刺眼光芒的白色光球呼啸而至,那成片的白色光球临近左无道体之时轰轰炸开,声动天域。

    左无道全飞溅出蒙蒙青光,把白色爆炸震波推出外,同时十点闪光从他了出去,他的十把玄剑出动了。

    立时对面的上百人银狮战将成片倒下,当十点白光回归之时,对面已是空无一人。

    气氛骤然凝结,敌我双方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超强战将出现了,那么的突然,震慑这一方的天空。

    猛地银狮舰队向前突发,近二万的异能兵狂涌而出,八舰战舰齐齐喷着火红的光罩,而密密麻麻的光子炮轰轰在左无道前后左右炸开——银狮人怒了,复仇怒火使他们疯狂。

    这边静王的舰队长官却仍在迟疑,副官大叫:“出兵吧,再不行动我们这名优秀的战士就要完了,他会死不瞑目的。”

    长官终于艰难地下达了命令:“迎上去。”但是等到他下达命令的时候,太空中却出现了异景。

    面对相对于一个人来说庞大的敌军,左无道不得不使出了恐怖的“化魔青阳镜”,只见一个庞大的青色光镜出现,带着嗤嗤气焰疾速向前,所过之处粉靡一片,二万异能军眼看着逐一被吞没,而后是战舰,轰地一巨响一架剑鱼战舰吃不住“化魔青阳镜”的消蚀暴裂,另一架立即又被化魔青阳镜上,几秒时间里吱吱地露着青烟,眼看不行了,其余的战舰吓了晕了,赶紧启动瞬间逃离系统……

    “轰!”又是一声巨响,那舰被化魔青阳镜锁定的庞大的剑鱼战舰粉碎,在暴裂的火焰中,仍然可以看到正迅速被烧成灰烬的。

    静王的舰队停了下来,每一个人静静地注视着左无道飞入那架战舰,而在那架战舰中,官兵们挤在了两边看怪物一样地看着他,忽然他们看到左无道的微笑,看到他缓缓地举起了手至眉,肃然的军礼唤醒了这群官兵们,他们立即全部地举起了手向着左无道至以崇高的军礼。

    “雪尘,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黑尘啊!”

    左无道忽走到一名女兵的前,亲切地看着她并调皮地眨着眼睛。

    雪尘迟疑了几分钟,猛地哇地一声大哭,扑进了左无道的怀里。

    所有人都流出复杂的泪水,自从银狮人大军压境,在银狮帝一路残暴的军力展示下,在前两天友军惨败的事实前,他们斗志尽去,而现在有一个力挽狂澜的人出现了,这怎么不叫他们心起伏,绪堵结。

    突地左无道所在的部队指挥官步入他的面前:“你不是5476,不过你的表现足够弥补一切,所以我将不会追究你的过错,并且将上报你的军功!”

    左无道脱去战甲,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我不但不是5476,而且还是外星人,我来自于地球。”

    ※※※

    突然而至的小胜,使整个水晶星的闷气暴发了,所有媒体不受控制地疯狂播报,人们争相通告,眨眼之间左无道成了英雄。

    第二静王便接见了左无道,虽然左无道成了英雄,但静王的态度仍然显得不冷不,这与民众的形成绝然反差。

    在静王宫中,一锦衣的静王披着长长的头发,高坐于他的王权大椅上,待卫上前低低地说了几声后,他吭声:“让那个外星人进来给我看看。”

    “是!”接着待卫大吼:“传左无道晋见静天王”

    很快左无道出现在大门口,大之内的光线因此微暗,接着左无道一步步缓缓向前,每一步如同踏在静王的心房之上,而一股巨大摄人之气向着静王席卷过去。

    静王大惊失色,他也是异能高手,年青时纵横水晶星未有对手,现在没了年青时那种好胜之心,少有出手,不过王者之气却是具深重,但今天当左无道踏步而来,眼睛视他的时候,他已经坐不住了,他甚至相信如果自己还不有所行动的话,说不定对方会把他拖下宝座踩在脚下,这就是王见王,一方必有一退,不退则死。

    静王站了起来,快步地迎了上去:“小王拜见高人。”

    左无道大手一挥拍在他的肩膀上,而后一拉两人便成了肩并肩,左无道这才没表地看向他:“不敢,感谢静王下座迎接。”

    分宾主坐下后,左无道这才慢慢地道出此行的目的。

    听闻左无道是飞纵了一万光年的距离来到这里,静王惊得不行,更是虚汗暴出,心想如果得罪了此人,只怕比银狮人更可怕,因为他就边,杀他易如反掌。

    深谈之后静王更加谦虚了,在王宫晚宴中他问左无道处理那个谈判特使之策。

    左无道眼也不眨一下地说:“杀了他,然后把他的头送到银狮人手中,接着与银狮人展开决战……”

    静王差点晕倒:“那岂不是给水晶星惹上大祸,银狮人定会把水晶星人整个灭绝。”

    左无道笑道:“你错了,其实我也知道以水晶星现有的力量,无法抗衡银狮人,既使胜了眼前的银狮大军,仍然会败在第二批前来复仇的银狮大军手中,但是如果小败当前的银狮军,打他又哄他,让他进退两难,同时让银狮人知道你们的力量不可小视,定然会顺利地进行对你们有利的下一次谈判,到时你们就可以保存力量,假意称臣,以图后,你要知道在银狮人眼中强者为尊,越是让他们畏惧,越有利于你们在无奈中选择一个最好的后路——与虎共存。”

    “妙啊,太妙了,左先生真是眼光如炬,顿开了我的智障。”静王惊喜的无法形容。

    “呵呵,”左无道轻笑:“我是旁观者,当然看得比你清楚一些,来到你们这里,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水晶星人很文明,只是这种文化的背景下,人民显得有些过于厚道。”

    ※※※

    左无道的来到,如在水晶皇族中扔下了一个炸弹,猛然间一切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而静王对左无道的推崇,使得左无道严然就是他们的救世主,一里每个王都来拜见他,最后水晶星星主仁武皇请见左无道。

    在静王的陪伴下左无道步入宫中,在一间厅中仁武皇便衣见客,这说明了他对左无道的礼让的心

    “本来我还有些不相信,左先生居然可以以个人之力废银狮人战舰,这真是天上地下第一人才能做到的事,要知银狮人的战舰有多么恐怖,今天得见我才发现左先生气宇非凡……”

    左无道微笑着说:“见笑,以前与邻居[自由星人]的战事中养成了这种不好习惯。”

    “邻居?”仁武皇大感迷惑。

    “呵呵!”左无道随之解释:“离我们二千光年的一个比较强盛的星际族种。”

    “是这样。”仁武皇明白过来,“那左先生真是神一样的人物了,原来先生很早就开始了这种神才会做的事。”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据我推断有这种能力的人在我们那有几个,而银狮帝国中定不乏这样的人,所以现在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们应该谋求最后的胜利,目前不妨忍一忍。”

    “是啊。”仁武皇觉得左无道的话说到他心里去了,而后三人又讨论了一下左无道晚天跟静王所说的策略,仁武皇有些迟疑不定。

    “这样行吗?”

    “父皇,为什么不行,我恨死了那个银狮人,他不死我就死!”

    躲在幕后水晶公主突然出现了。

    左无道只觉眼前一亮,一个忧伤的倾国佳人出现了,只见水晶公主材修长玉立,气质贵中另有一番强烈的自我特,大大眼睛纯如清水。

    那水晶公主看了左无道一眼,眼中流露出期待的目光。

    左无道立即明白:“公主你放心,明天就安排我与那个狂傲的特使比武吧,这样到时就说失手杀了他……”

    仁武皇沉默了,他不知这样好不好,同时他有点担心左无道是否能轻松地杀了那个特使,因为左无道的手他没看过,但那个特使却是连胜了他的几名国手。

    水晶公主也有点担心,在左无道与仁武皇会谈结束后,在静王府中特意地找到左无道……

    ※※※

    在静王府一座飞翅型木制雅居中,左无道诧异地看到那水晶公主幽幽地飘飘而来,见到他后露出了一丝涩苦的笑容。

    “左先生,你会嫌弃我吗?”水晶含泪滴。

    嫌弃,左无道几乎怀疑自己听错。

    见左无道看着自己不说话,水晶公主脸生晕红“嗯!我是说你们那里的人对于我这样的遭遇的女孩子会怎么看?”

    左无道立即明白了她意思严肃地说:“关键还是看你自己,如果你一是条跳跃的河的话,那么那段受污染河水会很快地流失的,所以关键是你不要活中昨天的影中,而我觉得你一样的美好啊。”

    水晶公主心里稍感安心,她本来是抱着一种目的而来的,但见到左无道后那种话再也说不出口,同时见到左无道那明亮而透彻的目光后,居然莫名的慌乱起来。

    她忽然很想知道左无道的过去,但是又不知如何启齿。只好问:“先生准备如何对付那个恶魔呢?他的法奇快,像鬼一样的,我真的好担心。”

    左无道心里感到好笑,若论法,他一点也不担心会慢过那个特使,自从吸收了自由星人的化神器练就了化之后,他的法已到了极限的地步,估计几年内也难以看到另一重天了,而从理论上讲比这更快的法已经没有了,以后也只能在瞬间长距离的穿透上下功夫了。

    “别担心。”

    水晶公主又问:“那他会打出一种恐怖的闪电你怕吗?”

    “没事的。”

    接着只听左无道一连几个“别担心”,要不就是“没事的。”

    到后来左无道自己都笑了,如果万一那个特使真的很厉害,那么岂不是吹牛过头了,到时自己只怕没了下台阶,恐怕也不需要下台阶了,因为那个结果就是死,明天是一场生死大战,而左无道终于在水晶的一连串担心的问题中醒悟到自己在这里的每一步都必须准确无误,否则会死得很难堪,他有些后悔了,但最终觉得也没什么可以后悔,为什么不可以为水晶星人尽一份力呢,何况还有一个雪尘对他那么好。

    想到雪尘左无道立即想起有几天没见她了,不知她会怎么样了。

    又想到雪尘那憨的样子脸上不露出了笑容。

    连水晶公主都反应过来他在想着一个人。

    “左先生能告诉我你在想谁吗?”

    “呵呵,一个你们水晶星的女孩子,我一来到你们水晶星上她就要我做她的男友,其实我是有女朋友的,真是麻烦啊,我都不知怎么办了。”

    “你们男人就是花心,特别是像你这种。”水晶公主白了左无道一眼,忽然想起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对不起,我的意思是……”

    左无道淡笑:“不用解释了,其实这是错误的,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人往往会犯一些错误。”

    水晶公主立即同意,她的心也因为和左无道的聊天而变得好了起来。

    “我想见雪尘可以吗?”

    左无道正想能够把雪尘带在边,多看几眼,立即喜道:“啊,好啊,就让她做你的妹妹如何。”

    水晶公主点头答应,心里面却对左无道有了一些深入认识,只觉这个看似冷峻的人,也有柔的一面,要知当时她听到左无道毫不迟疑地说出要杀银狮人的谈判特使时,还以为这个人十分的冷血,而现在他显得有血有,具有普通男人的一样的毛病——多

    聊着两人肩地走出室外,就像两个多年未见的朋友,左无道发现与水晶公主聊天还真的很自然,心里的一些结就那样自然地解开了,他想了想原来他一直没有认真的触及到女的世界,在和水晶公主的聊天中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女是柔的,所以似水,所以多变,所以有时令人想不通,因为柔造就了感的动物。

    ※※※

    巨大十几人才能合抱的八根金石之柱撑起这座只有一个顶的祭神台,一朵不知害怕是何物的白云赖皮地依偎在祭神台的顶角边缘。

    近二米瘦高而目冷电的特使从下而上,他抬起头看着这个约战地点,心里充满了疑问,昨天他得知消息,水晶星人中出现一个绝顶高手,重创了他们的一支小部队,但是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怕的,他想得更多的是帝国的光辉和银狮人与生俱来的荣耀,他永远记得银狮圣皇眼中的四的光芒的样子……“……一统银河,这是宇宙赋予银狮人神圣的使命,我的儿臣们,只有你们不知后退奋力前行的足迹才可以铺就这个神圣的伟业,必要时我希望能看到你们毫不吝啬地用赤诚的鲜血证明你们忠诚,这种忠诚是对于宇宙的忠诚,是对于坚信银狮忧秀血统的忠诚,也是对于神圣使命的忠诚……”

    无论如何水晶星人的高手在圣皇面前只能是一只蚂蚁,而作为庞大的三百二十三个母星球的无比庞大的银狮帝国一支小小舰队的军官的他也能首先从精神上击败一切对手,所以那个水晶公主只是他的一道甜菜,而今天面临的对手将是他的一道辣菜,他希望对手够分量,希望是那个重创他们舰队的家伙出现……

    另一条上行到这个祭神台阶梯上的左无道也正一步步的迈出……

    远处观望台上立于水晶公主边的雪尘正担心地观看着他……

    猛地一声震天轰响,大地为此颤抖,水晶星皇室军队鸣炮为他们拉开了决战序幕。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