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幻雷战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短短的二个月,无境集团发生了一系列的大事件,眉宇愁在左无道离开期间,发挥了他稳健卓越的领导才能,办妥了几件最重大的事。

    这一天,当左无道踏上鼬鼠基本的时候,几十万东盟作战部的官兵在眉宇愁的带领下,列队迎接,当然还有冷峻的楚戟,脸上常年漾着笑意的田野以及有一双真诚而温和眼睛的水木。

    随着指挥官的一声大吼:“立正!”

    一望无际的方阵齐齐立了体,随即大吼:“欢迎总司令回归!”

    左无道挥了挥手,而后在肃穆的队伍中穿行而过,他们一行人一来总部大楼之上。

    眉宇愁便向左无道报告。

    “左,幻雷战舰已经到了试飞阶段,火龙兵部队组建完毕,我计划让刚出校门的优秀学子,现潜龙堡进修的羽箭担任最高指官,同时为了让幻雷战舰全面地装备武队,我和应老商定拿出无境集团的所有资金,及向三星各大银行待款凑齐三十万亿星际币,扩充人力和进行生产……”

    左无道点了点,并没有称赞眉宇愁什么,因为他觉得眉宇愁本来就行。

    “好!接下来便是对野云舰队,火鹰军团等相关部队进行控幻雷战舰的训练,同时打造覆盖人类三星的军事网络,让人类三星的近太空全在我们的临控之下。”

    宇眉愁神色一滞:“左,这样耗资太大了吧,目前我们正处于全面负债的境地……”

    “推出面向全人类的商业计划,同时可以向我们盟友蓝光星球、梦幻星球和双子星人进行可行的商业合作,特别是军备上的贸易,我想定能很大程度地缓和目前的资金短缺的局面,这事我想让孟、镜和吴联手去做。”

    ……

    ※ ※ ※

    明媚洁亮的无境集团兵工部大楼一间大厅中,东方镜穿一袭素白色的短衣裙与左无道面对而坐。

    “什么呀?你一来便要我去外星球,不要……”东方镜给了左无道一个可的卫生眼。

    “出去观光旅游还不好吗?再说这等大事只有像你这样又聪明又能干又纯美无双的佳人才能搞定啊。”

    “嘻!…那你不怕我在异星球被人追吗?”

    “我相信你,同时你应该为此而骄傲,其实我知道很多优秀的人喜欢你,多过喜欢我的女孩子……”

    “我不想和你说这些,对了,就我吗?”

    “还有琼菲和小婉,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这次将出动十架雷鹰战般为你们护航,晚上将举行一次会议,在会上跟大家再深入地探讨一下。”

    话语声越来越小,忽然左无道久久地注视着东方镜,让她脸生嫣红地看向别处,左无道不由动,站了起来牵着东方镜的手,慢慢地把她拉近,东方镜的脸更红了,像是一个小女生那样羞涩无比。

    她抬起头,纯黑的清眸中漾动着羞意的波光:“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左无道反问着她,“这里好空旷啊,如果我就在这里和你那个,你会怕吗?”

    东方镜拼命的点头:“我怕,不要……”

    但左无道还是伸出了魔爪,托住了她的纤腰,把她那相对于他小的子托起,亲吻着她的珠圆玉润的耳垂。

    东方镜轻喘着,纤秀长眉微蹙,而左无道却越来越邪恶地侵犯着她,挑动着她的。

    “我好怕,你像是一个大色魔……”

    左无道目光灼的看着她的体,低沉地说:“你说的没错,本魔王今天要彻底的侵犯你。”

    大手轻轻动,水白色短衫内波浪起伏,坚的滑嫩被轻轻地触动着最敏感的神经,东方镜眼中有了矛盾,她不想在这里……

    而左无道也不想,有力地长吻了她的樱唇之后,看着她已经有些红肿的唇片说:“这次本魔王放过你了,把你的玉女之在新婚之夜时献给我吧。”

    东方镜拼命地点头,忽然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左无道笑道:“在你一直没有另寻新欢之后。”

    东方镜不由踢了他一脚,跺足道:“你太坏了,要是你这付嘴脸被别人看到,看你还怎么去带兵。”

    左无道一正神色,“好了,我该走了,有空再来和你私会。”说着人影已杳。

    东方镜嘴角轻翘,甜笑着回忆刚才的那一幕,只觉他是介于魔与圣之间的那样一种人,如果这样的人一旦做起坏事了,那定是很可怕的,定让不计其数的女孩陷入他的魔掌中,好在目前为此他都在一心一意地为了整个人类竭尽全力。

    ※ ※ ※

    随着左无道的回归,无境集团又有了重大的调整,第三代精英正式加入进来,其中以紫星、羽翼、风箭、高砾等最为引人注目。

    而已经更成熟的绿月、秦错也脱颖而出,被提拔为玄兵二部和三部的最高指挥官,而林道南被调入后方主持异能教学事务,当然背后还有一个破尘法王。

    这样外有英气焕发的重将,内有精干资深的能人,无境集团集军事力量和商业力量为一体的一个奇特王国初具模形。

    混元星际1007年1月2,无境神兵源无近万公里内戒备森严。

    在一间晶蓝色大厅中,白冰冰优雅地坐在那里轻品着一杯冒着清香气的咖啡,抬起头时那冰晶的黑眸中有一丝轻淡的羞意。

    “左,如果不是你,也就没有我现在这种状态,我觉得自从那次后感觉人像是成仙了,心念动时头脑可以在刹那间运转一万次,同时也可随意地飘到这里的任何一个地方,有一次还把工作人员吓倒了,以为…以为碰到了女鬼……”

    左无道是背对着白冰冰而立的,他注视着那片即将发生大事件的广宽地面,头也不回地轻轻说:“你和我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体,也许你比我更重要。”

    白冰冰一听此话,心里说不上是甜蜜还是苦涩,“一体,多么梦幻的一个词句,如果两个的能够并躺一起,如果他能够没有障碍地肆意汲取她的一切那该多么美好,但是现在他像是一个令人喜欢又怨恨的魔鬼,忽略了她的美丽,只会疯狂地无止尽地擢取她的智慧,唉!不想了,想这些干什么,看上去他就是一个不解风的人。”

    白冰冰小心翼翼地隐藏内心的密秘,脆笑着说:“你是最重要的,一万个我也比不上一个你。”

    “麻!”左无道回过笑骂,“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吧,该你下令了。”

    “是!”白冰冰站了起来。

    随后两人并肩出现在大楼之外,而外面应天祥等一众无境集团要员早已等候多时,包括已完成任务从外星回来的东方镜她们。他们以切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人。

    白冰冰知道所有人都期待的是什么,脸上带着优雅自信的微笑,拿起挂在前的传讯器:“启动幻雷战舰!”

    立时众人感到地面微颤,前面那一个比十几个足球场还要大几倍的广场忽地出现一条裂缝,并且那裂缝迅速地扩大……

    此时东盟特种作战部的三十余架雷鹰战舰,低啸着忽然出现在神兵源的上空,看来这次无境集团是表面上轻松,实际上慎重之极,从地面到空中都实行了一级戒备。

    裂缝继续地扩大,像是一只盘古巨兽徐徐在张大无与伦比的大嘴,那种滑而沉重的声音如最为劲暴的摇滚乐,逐渐地点燃了众人的激……

    左无道微眯着眼,下意识地正了正军帽。

    楚戟锐利的鹰目更加明亮了。

    应天祥脸上的表有些凝住了。

    现场的所有人都凝立在那一刻。

    其实这是一个很短的过程,十几秒的时间里,一个庞大的闪烁着非同一般光芒的巨形战舰升起来了。

    在战舰的巨大舰头舱中,已小成一个点的紫星一斩新的军服,那嫩的手高高地举起,向她的长官、长辈们致敬!

    紫星是这次幻雷战舰首次试飞的指挥官,对于这个荣誉她十分地看重,为此她三个晚上都兴奋的没睡好觉。

    那天应天祥说新一代中紫星是一员福将,左无道赶紧对应天祥鞠躬致敬!称他为大师,并要求他为自己算上一卦……

    但最后还是拍板紫星成为这次的幻雷战舰首席试飞官。

    ※ ※ ※

    随着庞大的战舰缓缓升空,几辆科技车不知何时已到了众人的眼前,“吱——”的滑出巨形屏幕,随着屏幕上的彩色图面的打开,众人很是清晰地看到了新式战舰的里里外外。

    一边白冰冰轻柔地解说:“幻雷战舰具备我们早已预定的三大目标,时空跳跃:每次的最大瞬间距为一百光年,最小可达三千万公里;舰形压缩:它只比雷鹰战舰长了一千米,实际长度三千米,平均宽度一千三百米舰内分五个不规则上下层面;生化吸能甲板,可以自动的补充一般的能量消耗,同时既使停留在高达一万摄氏温度的环境下,舰内仍然凉爽如旧,因为它可以把舰外的能迅速地为护罩能量或是其它能量……”

    虽然在场的人多少了解以前的超级战舰的设计目标,但此时听到白冰冰亲口说出来,又看到屏幕之上的幻雷战舰忽然间无踪无影了,又忽然间出现,还是心里又惊又喜,就连左无道的额头也不知是因太过兴奋了还是其它都渗出了汗水。

    整个试飞时间持续了十五个小时,但就这样的十五个小时里,幻雷战般已是到达了物华星的边缘,拍摄了无数张军事照片后返回。

    最后当紫星从幻雷战舰上走下,带着骄傲兴奋又天生的那一丝狡黠来到左无道等人的边,高高地举手行军礼的时候。左无道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行!接受能力强,适应力不错,但还缺少一点大将气质。”

    紫星暗地噘起了嘴,回过又扑到东方镜的怀里:“镜子姐,你带兵吧,我做你的副手一定会合作得很好的。”

    东方镜的嘴抿成一道水红色的弯弧,歪头看着她,尔后才用一根修长玉指指着她的鼻子:“又来挖苦我,告诉你本小姐对军队一点都不感兴趣,你当心在军中呆的时间长了,到时变成一个男人婆就没人要了。”

    紫星一吐舌头:“不怕啦,到时去俘虏一个敌军的帅哥就行了,嘿嘿……”

    ※ ※ ※

    当晚上无境集团举行了不公开的庆功宴会,超级幻雷战舰的诞生足以震撼整个远东银河,然而作为无境集团的一号功臣白冰冰仍然是那轻柔雅淡的样子,她甚至拒绝接受任何的奖赏。

    当时她对左无道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我感兴趣,除了置于科研和与无境团员其它成员一道至于建设美丽星空的大业中,因为我相信这一切都是为了星空更多和平的努力。”

    今晚她坐在那里沉静寡言,听到别人说笑时,才会露出一许微微的甜笑。

    但是这并不影响到她的份量。

    东方镜、吴琼菲心里面都很清楚,但很可惜她们都不是科学家,她们只是现今全人类最有才干的CEO,所以暂时白冰冰显得更加出色。

    左无道在酒会进行了一半之时,忽然站了起来,“诸位,在幻雷战舰问世的今天,我宣布一个已经确定的消息,这个消息对于整个人类,以及我们的盟友,远近银河系的若干个高等智慧生命星球都是十分震惊和可怕的,在此之前只有我、阿波罗修斯、避尘法王心里清楚……”

    左无道的话未完,整个宴会大厅顿时鸦雀无声。

    而年青一代几乎都站了起来。

    “……二个月前我感应到在离我们大约二万光年的十几个生命星球之间,正发生着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似乎有一群来历不明的强霸军队,相继地入侵了那里,其中有几个生命星球不幸地整个遭到摧毁,发出了星球暴炸前的辐波,之后我和阿波罗修斯、法王互通了消息,他们证实了我的判断,而在今天这个战场已移至只距我们一万光年左右的区域中,这说明有一群星际强权者正发动着一场炫耀武力及试图横扫银河的战争,很不幸地蓝园神的预示以我们想象不到的速度及银河战国时代已经来临,虽然幻雷战舰的问世,从理论上我们具备了在大半个银河作战的能力,但是相对于可能的入侵者而言我们稚嫩得如同婴儿,所以在这次的无境集团中心会员的庆功宴上宣布这个消息,一来是因为我们有了幻雷战舰,二来是想告诉大家,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更加齐心的凝聚,更加努力地提升自己的能力,沉着地准备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灾难,当然这一消息是绝对的一级秘密,无论是谁泄露出去,军法处治。”

    现在气氛变得无比地肃静。

    没有人不因此而又惊又疑,白冰冰呆呆地看着左无道,心里却想:“科技力量如果能达到他这样的水准,那该多么的恐怖,因此像他和法王之类的人才是人类最尖端的武器。”

    眉宇愁也想到了这一点,平时并不怎么炫耀的左无道居然同神主一样有了超时空的感应能力,那么他的异能力量也定是达到神主那样的境界,但是这个人为什么并不像神主那样表现出一幅高深莫测,顶空绝顶的样子呢?

    楚戟感到很是沉重,艰巨的挑战也许就要拉开序幕了,他不能让左无道失望,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想的……

    应天祥站了起来,脸上一片祥和之色,“一个真正的新时代就要来临来,而我们能赶上这个时代是不幸也是有幸,放眼看在座的都是血儿女,我相信在左的领导下,我们一定能够很好的适应这个时代。”说着应天祥微笑着举起酒杯:“来,大家都干了这一杯,不论是男是女,相信在座的小家伙们不会不卖我这个面子吧。”

    紫星第一个皱着鼻子怪笑了起来,气氛也因之缓和……

    另外左无道的话虽说确定,但是仍然让大家有些惊疑,除了楚戟之外。

    在更晚一些的时候,左无道招集应天祥、眉宇愁、楚戟、孟小婉等最高层在会议室秘谈。

    “明天我就赶往物华,然后去一趟邻邦,我始终奉行一句军事明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所以将从邻邦直接地进行一次超距离的星空旅行,赶往战区进行侦察……”

    就如一柄重锤,左无道的话一下子击沉了几个人的心,特别是东方镜蓦地站了起来,脸色苍白地说:“不行,我反对!”

    其实白冰冰,孟小婉差一点也站起来了,好在东方镜的动作更迅速和果断。

    楚戟保持着沉默,因为他知道目前他还未有瞬间飞越时空的能力,再想去也是枉然。

    而眉宇愁又意识到在接下了的半年或是一年里他又得竭力做好临时最高领导的角色了,因此他有些发愁,他那忧郁的本来面目又出现了。

    左无道用温柔的眼神安抚东方镜坐下,而后说:“我已经决定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我们都竭尽全力了,那么就算是死也死的安心一些,同时在座的千万不要一厢愿认为强霸者不会入侵人类,别忘了强者生存的宇宙定律,当年物华和邻邦的最高生命阶层不就是因为人类入侵而灭绝么?在现今这样一个每个星球生命暴满的时代,银河战争迟早是要来临的,所以我一直对蓝园神的预测很相信,而这次的个人的侦察之行在所难免,同时冰冰和阿愁准备好适应空星侦察的部队和装备……”

    会议一直进行到黎明时分,这是无境集团有史以来最长的一个会议,在这次会议上确定了新式部队高层将官的名单,以及无境集团在今后半年内的几大重点。

    在第一阳光照到无境中心大楼的时候,左无道轻拥着东方镜站立于楼的顶层:“你不用担心……”

    “哼!我能不担心吗?”

    左无道苦笑着拥紧了她的清香的体,眼中有灿烂的星芒也有一丝对未来不确定的迷茫。

    “我会小心的,而且必须这样做,因为我是头。”

    “嗯!”东方镜无限温柔又万分苦楚地应了一声,“那你一定要小心,同时不要到处留。”

    左无道这次真的笑了。

    东方镜却在此时显得有些傻,“你笑什么?我是说真的,我担心有一天人家追到无境总部来找孩子他爹。”

    ……

    ※ ※ ※

    这次贝贝真的哭了,哭得稀里哗啦地,为了左无道不带他到异域去,从来他都很少离开过左无道的边。

    临走前那一刻左无道抚摸着他的头,终有一天你长大的,到时你的力量足够的时候,我便让你带兵攻回你的故乡,去建立你们踏云兽新的王朝,所以你不能老是长不大。

    贝贝眼中流露慌乱的目光,他觉得十分地害怕,到了他当王的时候,那么岂不是要永久地与左无道分开,这怎么能行呢?

    贝贝现在的思维一点也不亚于一般的人类。

    不过左无道一眼看出他的心思,“你当上王仍然是我的贝贝,到时你想在哪,还不是你自己做决定。”

    贝贝这才高兴起来。

    随之,左无与送行的人告别,孤一人地只飞向太空。

    ※ ※ ※

    这一次万光年的只飞行,而且是在茫茫宇宙中去寻找一个相对来说小得不能再小的战区,仅此一点对于左无道来说就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左无道心里有一些兴奋也有一些担心,担心万一在宇空中迷了路,那就完蛋了,但是他的第一站是物华,而物华离地球只不过三百光年,利用化,只需二次瞬间穿刺便能到达,相当来说是轻松地,所以当左无道升起护气罩离开地球的力场控制的时候,定了定神,忽地全暴升起一团刺目的光华就那样消失了。

    化虽然极快,但对于能量的消耗来说却是巨大的,它似乎也遵循着能量守衡的定律,它所耗掉的能量等于一般只飞行距离的总的能量加上制造瞬间跳跃时空隧道的能量,好在制造时空隧道的能量并不是太大,只不过是相当于那段飞行距离的总的能量,而神兵的源的超级战舰幻雷的时空跳跃技术也是同一原理,当战舰能一次喷发出足够的能量时,而且又能顺利地为动能又能对战舰本没有损伤的况下,时空跳跃技术便基本上成形了。

    同理左无道的化也是如上,所以当他开始怎备瞬间长距离跳跃时,那暴发的能量光华是惊人,眼看去如同一个银色的太阳,而后拖着一个长长的光尾就那样在宇空中消失了。

    在无穷动力源一战之时左无道也曾运用过化,不过那次相对这一次只能算是极为短距的瞬间移动了,这一次左无道并没有太多了浏览太空中的景色,只用了五个小时便踏上了物华之星的土地……

    ※ ※ ※

    阿波罗修斯一直喜欢白色的衣裳,那种雪白已经到了一尘不染的地步,一直以来他信奉着宇神教,全部地继承了早年定天圣王的传承,以宇神之子的名义教导着世人。

    认真地来说,阿波罗斯修是一个十分高傲的人,神东少紫陌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她很少见到他,每次招见时就算站在他的边,也感觉不到他的任何绪。

    但那天紫陌发现阿波罗修斯也是一个人。

    那天他招见了她,而且让她坐在他的对面,并说出一句让她震惊的话。

    “原来我一直以为我很孤独,在人间我是第一人,但一个年青的左无道让我彻底地醒悟了,我感到自己跟他相比算不了什么。”

    而后紫陌听到了一如无境中心成员们听到那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在紫陌呆住的时候,阿波罗修斯忽然说:“这是我的最后一战了,也是最后的一站,成则你成为新一代的神之主,败则是左无道领引整个人类。”

    紫陌有些不懂,但后来她明白过来,神主要亲自出手了,如果大灾难来临之时。但是他在这样的况下仍然没有和左无道联手之意,这似乎有些可笑,难道凌空绝顶之人真的不可以走在一起吗?那么接下来人类又将面临着怎样的一个局面呢?

    紫陌的心里充满了忧虑,可是她决定要和神捆绑在一起,以证明她的冰清之心,这为她以后埋下了巨大的后患。

    ※ ※ ※

    自从无穷动力源之战后,紫陌不再居住在波罗神,而是在物华之都边区的一个看似不起眼但却是现今物华军政的灵魂之地的山庄式居所里。

    在前前后后方圆几百公里的森严层层戒备的况下,左无道仍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紫陌的客厅中。

    紫陌穿着拖鞋、睡袍,披着长发见到一个人站在那里时大吃了一惊。

    “谁?!”

    “是我?还认识吗?”

    “左无道!不,左,真的是你?”

    左无道点了点了头,怪异地看着她。

    而紫陌显得有些慌乱,看着自己拖鞋中露出的脚趾,脸上有些烫,天哪!这幅样子被他看到,真丢人。

    左无道如同聆听到紫陌心里的话一般:“不要紧的,你跟我之间没必要那么慎重其事吧。”

    “嗯!”紫陌不怕任何人,但在左无道面前不知怎么搞的,总有那么一点怯意,想起在无穷动力源他的那些惊神泣鬼的军事才能,想起他那震慑心灵的魄力,有时候不敬怕都不行。

    “相信神主也跟你说了,我此行便是为了这件事。”

    紫陌立即明白过来,但还是有些疑惑;“真的是那样吗?灾难将很快降临人类的头上?”

    “不错!”左无道回答的很干脆,比他在地球上说时更加的肯定。

    紫陌似乎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削瘦的双肩轻颤着。

    左无道注视着她的双肩,心里大是怜惜,一个花季女孩子却要做大男人都不能做的事,她能负得了那么大的重任吗?她是一个奇女子,真是风云年代,英才辈出,难道真的是上天的安排!白冰冰、东方镜、孟小婉、楚戟……哪一个不是天骄之子,却一个个出现在他的前后左右,左无道心里感叹不已。

    随后两人在客厅中轻柔细语,紫陌的眉时而凝结,时而飞扬,而左无道心有成竹,但很沉重地说:“难道真是天意,一切如同早己安排好的……”

    紫陌毕竟是一个心灵剔透的女,左无道欣赏的也就是她这一点。

    她很快地进入到左无道的思维:“神主领军一战,为前景埋下一个巨大的凶险旋涡,但这又极为可能制造一个破釜沉舟,绝地返击的大好时机?”

    “不错,你想站在神主的位置,一旦他已经决定必然无法更改,而强敌锋芒犀利,非奇兵不能制胜,所以我很担心……”

    紫陌眼中满是希冀:“那到时你一定要全力帮我。”

    左无道点头又摇头:“你看到了与阳吗?当然我会全力帮你的,但是如果到时你恨我怨我,我也一定是为了大局着想,今天先跟你说。”

    紫陌感到很可怕:“左,你已经看到了未来吗?”

    左无道有些苦涩:“天地之理,万变不离其中,风来树动,云聚雨下,一动而牵动万变,而两军对垒,胜败有时候在第一步走出时已经决定了,接下来只是一个过程,你手上有多大的力量,你有多少后续的跟进,你自己不清楚吗?”

    紫陌心越来越沉重,左无道拍了拍她肩膀:“如果你看透了其中的变化,我劝你现在就到我那去吧,如果你决意要站在他的边,到时只怕我也很难救你,总之人类的这一战凶险万分,我正全力地为这一战怎备着,无论如何人类都必须打赢这一场可能的战争。”

    紫陌笑了:“那最后还是我们会赢的。”

    左无道心里叹息,有些话他不能说出来,但是他又不知紫陌是否懂了还是装着不知道,他与阿波罗修斯之间始终都会存在着一条看不见的沟壑,而从他的利益,无境集团的利益上考虑,甚至是从整个人类来考虑,他只能弃帅保车,然后让车成为帅,引领着人类走向一个全新的时代,有时候森林的一场大火并不是一件坏事,大火过后森林将生长更加符合生态的要求。

    其实紫陌心里也有些明白了,虽然她并不象左无道那样把未来看得很清楚,但至少她现在也是物华军方的第一号人物。

    ※ ※ ※

    左无道很快地离开了物华,在邻邦密秘会见断水流和狂龙之后,便开始了他的星际冒险之旅。

    ※ ※ ※

    浩瀚烟渺的宇宙,此时在左无道的眼中更加地显得神秘莫测,未知的天地那样的神秘和充满着吸引力,但是他并非是一次单纯的星际旅行,他肩负着重任。

    从邻邦星第一次利用化进行时空跳跃后,忽然间左无道感到额头无比的灼,人随即陷入了一种十分梦幻迷糊的状态,左无道吓了一大跳,赶紧摧动能量制造出清凉的气息,但是额头的灼是消失了,梦般的影像却叠叠出现。

    左无道不知自己怎么啦,立于茫茫的宇空中这种状况真是很糟糕,如果这样持续下去,不用多久他就完了,宇宙线,宇宙无名的风暴,或者是某种不知的危险就要来临了。

    他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心神,感应着周边,发现周边死寂沉沉,根本没有什么生物,不像是有什么怪物躲在暗处暗算他,但是为什么脑海中那些流光,那些急剧飘动的幻象就是不灭呢,甚至越来越厉害了。

    “冷静!”左无道心里大吼着对自己说,并强迫着自己定下心来,他听任那些幻象拼命的流动,慢慢地左无道似乎站立于他处观察着自己脑海中的那些幻象。

    猛地左无道心里一动,经过一番复杂而平静的计算后,他配合作那些幻象冒出一连串的吟唱。

    这有些像是古老的咒语,其目的是要让自己去控制那些不可抑制的幻象,果然慢慢地左无道看到了幻象背后的东西,一个他想象不到的东西——星空运转程序,一个活着的星空运转程序,它就是产生幻象的根源!!!!

    可能吗?左无道像是把在一万年前的记忆挖掘起来了,原来它便是蓝园神赋予他的——“星空罗盘”。

    一下子左无道由头痛转为惊喜,因为他看到了一张清楚的个人舰空图,他看到了自己在这张舰空图上的放大位置,他想去的目标,甚至是远方的星球上的一些模糊景象。

    真是不可思议,左无道有些呆住了,这个世界还真的太神奇了,而自己是如此的幸运,这么神奇的事被他碰上了,但是现在并不是狂喜的时候,更重要的是继续自己的冒险之旅——左无道如此对自己说。

    有了“星空罗盘”,真是如虎添翼,左无道立即寻找到自己所感应的方位,几经确定后,凝神进入,发现了令自己不敢相信的景象,那一片方位中,几个异域的生命星球就在自己的眼前,而蚁般的异星人正似乎在准备着一场生场大战……

    一波耀目的光芒暴发后,左无道再次展开化,骤然间消失。

    ※ ※ ※

    接近再接近,每一次靠近都有新的发现,左无道几乎难以抑制那莫名的绪,想流泪、震惊、喜悦、悲哀……他象一股极速的轻烟,旋转着向一个选定的生命星球划去,在那个恒星的照耀之下,那个生命星球反着蒙蒙之光。

    从来不信神的左无道忍不住地在心里说:“感谢神!我来了。”

    在接近这个星球的大气层时,左无道惊奇地发现,这个星球很是类似于地球,大气层很厚实,并且污染极小,而下方竖剑式、凹槽式建筑摩天林立,仅看建筑那种文明程度似乎更胜于人类。

    “呼!”地左无道轻巧地落在一幢剑式建筑的顶层平台上,忽然左无道好笑地看到一个“人”正很不高兴地看着自己,她冲着他发出悦耳的声波,还有奇怪的手语,一顿之后左无道翻译了她的语言——“对不起!你被捕了!”

    于是左无道举起了手,而那个长着十分好看,很像人类但有着很大一根头发的“人”却宛尔一笑:“我看见你从上面飞下,你这人好奇怪,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银狮人的样子,但是你知道吗?你还少了银狮人的光环。”

    左无道主要的心思却停留在她那一头天然的手指粗细的头发,那种黑泽少有,柔韧之极,有点像是人类的少女的辫发,她的眼睛有些过于圆,但一样十分地好看,简直就是卡通中那些大眼睛美少女的眼睛造型——明澈而闪着星光。

    接着左无道又发现这少女材很美妙,尤其是部的曲线只能用怒来形空了,美妙的像是他们的剑式建筑物,而她的肤色是玉白色的,一如玛瑙般的晶洁透明……

    这异星少女不住地打量着左无道:“嗨!你叫什么名字啊?见到你真是高兴,你是特种军团的吧,手真是棒的要命,我想做你的女朋友可以吗?”

    左无道吓得举起了一只脚,而后笑着靠近她,头脑中却在飞快地模仿着她的语言。

    “你…你好!”

    “哇——”,左无道一出声真的把那少女吓得倒退了三步,而后像是看一个稀有动物一样看着他,“穿的衣服很古怪,像是卡玛星的,头发短得像个囚犯,眼睛的波光很神秘……”她喃喃不止地说着。

    左无道:“是吗?那么你还觉得我是你的同类?”这一次左无道的发音明显地成熟了许多。

    但是对面粗心的少女却忽视了,而是关注着另外的事,她只顾着看他了,然后一点也不害羞地再次重申:“做我男友好吗?”

    这让左无道十分地头痛,难道这个星球上的少女都是这么直接的吗?还是她比较特别一点:“先不谈这个问题好吗?我们可以先做朋友。”

    “好奇怪啊,你为什么说异星球的话呢?全水晶星的人都是朋友,你忘了在学校长达十几年的教育吗?你说这种话是要负法律负责任的。”

    左无道再一次投降了,看来这个水晶星人的社会实行的是强制友政策,他只好闭嘴了,心里也明白了,这个少女为什么对他如友好的深层原因了。

    正在他发呆时,那少女再次发难:“你还没有问我的名字呢?你真的想我告发你吗?”

    “天哪!”左无道深感头痛,在地球上有些少女是很不高兴男人见面就问名字的,而在这里却是反过来了。

    “噢!请问你叫什么呀,我是左无道。”

    “嘻嘻,我叫雪尘,全名是雪白的飞尘,啊!你的名字太怪了,不如我帮你取一个吧,然后呢带你去一下,叫黑尘吧,全名可以是魔鬼黑尘。”

    左无道不大笑了起来,声震四方,把那雪尘吓了一掉,转动着圆眸看怪物一样看着她,忽然她低下头飘了他一眼,脸红起来了。

    随后,大方地雪尘带着左无道来到这幢建筑的里面,和几个少年男女坐在了一起,见到这个星球的男生后,左无道才发现这里的男生的眼睛却长得很类似于人类,较女生狭长些,怪不得雪尘没看出他是个外星人。

    几个人坐在那吃着类似于肯得基的食物,几罐饮料,还有汉堡样的东西,然后是红烧的几串制品,当然左无着只选择了饮料。

    吃的过长程中,几个少年男女对左无道大感光趣,像是很崇拜他一般,左无道也发现原来雪尘很美,另几个女孩与她相比明显的差了许多,不过在人类当中也算是美少女了。

    一个叫巨齿鱼的男孩哭了,因为他是雪尘以前的男友,不过他在哭的时候却十分友好地祝贺左无道成为胜利者。

    左无道对于这些当然不以为意,在聊天的过程他发现这群男女生都是在校的学子,因为战事紧迫,他们都停学了,等待着政府的号召,而今天他们就是在此讨论战事和准备如何在军队中一展自己的能力的这样一个话题的,而雪尘心不佳在顶层平台上透气时刚好碰上了左无道,居然又对他一见钟,安照水晶星人的逻辑,能一见钟是幸运的象征,雪尘只会感到幸福,而不会有太多的其它想法,但他们看来这是很自然的事

    左无道努力地理清他们的人生逻辑,发现这个星球的人的确要比人类文明,不论是男是女都自然大方,友好而真诚,也许这是他们从小就开始接受的一种教育所至吧。

    聚会过后,雪尘便邀请左无道去她家,刚好左无道对这个星球还不熟悉,便高兴地答应了,事实上一如左无道所判断,雪尘虽然直接,但与他却保持着该有的距离,似乎既使成为她的男友,但仍然不可以做出越礼的举动。

    雪尘碰到左无道后高兴的要命,显得很是活泼,哼着歌带着左无道上了她的小型飞行器,在飞行器上左无道认真的观摩了一下,发现这种飞行器比人类的民用飞行器更加地小巧精制,着很简便,而且它的设计强调着一种纵快感,这从它的那些纵杆便能发现。

    “你想好了吗?做不做我的男友呢?”

    左无道心悦快地笑着说:“等我考虑三天。”

    “不行的耶,如果你不做的话,就不能到我家去。”

    “这样?…”左无道又头痛起来,“做你大哥不行吗?”

    “不,我死也不会让你做我大哥的。”雪尘有些忧伤了,忽然她幽幽地说:“这样吧,你口头上对我爸妈说你是我的男友,这样方便你了解我,三天后你就可以正式地回答我了。”

    雪尘似乎十分地忌大哥这个词,左无道并不知道在水晶人心目中,一旦做人大哥就不可以有一点之念了,水晶星人不像人类那么虚伪,反而他们痛恨的就是虚伪。

    左无道也猜测到可能是这样,他正努力地从雪尘的表现分析着这个文明,同时他是人类来到这里就表代表着人类,所以他不可以太小气了,因为这样所以他需要表现的应该是大方和大度。

    雪尘的灰色飞行器在一片超大豪华住宅区上盘旋,转眼停靠在其中一家坐地面积在五千平方米以上的洁亮别墅中的草坪上,两个生化机器佣人立即迎了上来问好。

    而后左无道跟着雪尘的后头进入里面,左无道发现她家的机器人还真的多,在客厅中他见到了她的父母,两个气质优雅的中年男女。

    雪尘的父母见到左无道时面上流露出惊讶之色,他们站了起来。

    而雪尘显得更是惊讶:“怎么啦,他是我的男友耶。”

    雪尘的父亲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你说什么?”

    “你们好,我叫黑尘,雪尘的暂时男友。”

    雪尘的母亲平静地说:“你这样的人难得一见,不听你亲口说来真的难以相信你会是淘气雪尘的男友,你好,我叫空气分子。”

    左无道一听不得不又笑了,水晶星人的名字倒是真的古怪:“过奖了,我只是一个一般人。”说出后他有点后悔,人类的虚伪言词也许会在真相露出后让他们感到反感。

    雪尘的父亲上前拍着左无道的肩膀:“我们不会判断失误的,不过雪尘也是内心高傲的一个孩子,只是你看起来太优秀了,我有点担心,你们要是分手的话她会很痛苦。”

    雪尘一吐粉红色的舌头:“还没开始呢,担心什么,他看起来真的不错吗?”

    雪尘的父亲用力地点着头。

    ※ ※ ※

    这个晚上,左无道就坐在雪尘的家中,通过感知通过她家的视屏,感这个星球,他感应到离这里一百光年太空中一千余架剑鱼形战舰正悠闲地停滞在那里,而这个星球上的陆基防卫光子炮正全面戒备着,一个让左无道意想不到的星球护罩能量装置随时准备着打开。

    ……那是一个长达千公里的怪物,巨大无比,所以让左无道确定它是星球能量护罩装置,是因为左无道看到了它发出一个网状的包裹着全球的淡淡线,一旦其功力加强,那么一个比钢铁还要坚实的盾牌将完全地裹住这个星球,由此推断光这一项技术水晶星球比人类要强,所以无疑水晶星人是强大的,但是他们的敌人似乎更加的强大,因为水晶星人处于一种被动的防守状态中。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