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运道循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气电的长虹不断地从左无道的手中发出,在处理完无境集团最新一轮的调整后,左无道也开始自己的异能新一轮魔鬼式训练,以至于军方的事全交给眉宇愁打理,而无境集团的事务当然的是应天祥全权掌管。

    那天左无道从远处暗中接近白冰冰的气息,忽然发现她的生命磁场及能量带及基因链十分的特别,就目前他的异能特质和她的体特质有一些冲突,而早已计划的改造白冰冰体的行动便因此搁置了。

    白冰冰的体质偏于柔而脆弱,在左无道的眼中像是阳光下的一串挂起来的薄冰,如何把白冰冰这串薄冰改造成冷芒四耐用的晶钻,这成了左无道首要攻克的一大难题,他与白冰冰之间有着许多秘密和默契,很多东西是不需要见面和用语言来表达的。

    超级幻雷战舰的研制已接近尾声,但是最后的一个终结难关,时空跳跃技术仍然没有得到最后的完善,白冰冰调集三万余名专家集体攻关,这个过程中不断地有人倒下,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最大的一个问题,因为这涉及到众多领域方面的知识,光一个时空邃道形成方程式就有万亿计的计算和设定,而人的大脑却有一个极限,现在白冰冰就是倒了这个极限,要么她倒下,要么终止必须一气呵成的计算,因为这是一个变量的公程式,这样的公程式的概念已经超出了以往公程式的概念。

    对于左无道来说,这也是一个全新的挑战,是不是人的气能可以改变另一个人的智能极限呢?

    左无道在一个特制的地下练功室中不断地出拳,一蓝色的光影转绕着他急剧地旋动,但是如此强劲的气暴外象只不过是左无道辅以思考的手段,他要在强烈的气电中找到一个答案……

    这在外人看来也许不可思议,但是左无道总认为万事万物都是相通的,在自己上找到了答案以后,就比较容易在别人上发现问题。

    经历无穷动力源之战后,左无道的宇宙太极飞跃到了第四重——太虚化境,太虚化境为宇宙太极基础的一个终结,为小虚天,而后紫龙天、玄雷天为中战天,再后太金气、太清气为大成天,最终破宇气为神人天。

    而其光暗双龙气诀也有了较大的改变,那种一动便二龙飞缠的气海景像越来越强烈,而通天也进入第三层,一种很是奇特的现象开始出现在左无道的识感中,他看到更细微的世界,一种潜伏的更大的能量发出美妙的歌声像是在呼唤着他,这种能量便是物质的分子能和更细微的原子能……物质的东西在左无道的眼中正循着一条看不见的扭带与传说中的神话的东西结合。

    本来通天便是带有神话色彩的,但左无道却正在通过对物质世界的观察和一些控制逐一地把她变为最严肃的数字类的东西……

    总之三大绝密之学促使左无道正益地飞速地改变着,大手一挥之即,他像是抓住了某样东西,而后轻轻地张开手,一支活生生的植物嫩芽便在手心出现了,并快速地生长……

    呵呵,通天生之法总算是悟通了,但是这对冰冰有没有帮助呢?

    左无道不知有没有用,而在刹时间他又练习另一门刚刚悟透的法门,只见他眉心飞快地闪现一溜红色的煞芒,一串水桶大的滚滚电球凭空出现,然后急冲而,立时特制的地下练功室震颤着动摇起来,厚达几十米的钢制室顶出现了一个大洞……

    这串电球与左无道在蓝光星使的电球极为相似,不过却是赤红色的,原来是左无道在通天更进一层之后,又创造创了通天阳雷。

    左无道很想知道,阳结合后是什么样的威力,心里想着立即他的眉心又闪过一溜蓝芒,也不见他的手有任何的动作,但是一条条巨蛇般的静电出现了,越来越粗,练功室刹时颤动的更厉害了,猛然阳雷和雷结合,一波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光芒暴之后,左无道已是立于地面之上,而那个练功室已是全毁了,在光芒消失之后,整个地下练功室在阳之雷结合的诡异球体暴开之即,化着了粉尘。

    此时左无道却还有一样没来得及试验,那就是万象光刀,宇宙太极第四层中的最后一记绝杀,他摇了摇头,心想只好另选一处练功的地方了。

    而一来到地面上,早已守候的贝贝立即迎了上前:“恭贺左又是神功大进!”

    左无道笑着给了他一记暴粟:“不是心里骂我没传受给你吧。”

    贝贝气妥地低下头:“哪敢,我的通天虚幻爪都没练好。”

    “知道就好!”嘴里说着左无道想到另一个问题:自己的异能技益发生着变化,而勉强能跟得上来的只有楚戟,其他人能把宇宙太极练好就十分不错了,而往往悟差一点的、韧和毅力不够的连宇宙太极的门都进不了,只有学学那变得更简单一点的教学理论上的宇宙太极了,但那个名为宇宙太极实际上的威力小了很多,这一点左无道心里很清楚,所以这突显科技武装军队的重要

    随后左无道带着贝贝回到了总部,不久一帮要员全集中到了他的边,很快地左无道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只听田野低低地说:“左,冰冰她……”

    左无道立即紧张起来,一把拖过田野:“怎么样了?快告诉我……”

    田野吃惊地看着左无道,“冰冰她很…很虚弱,现在我们已调集了全球最好的医生,但是冰冰的况却……”

    左无道没再多话,“我们立即走……”

    说着总部中几道影子如电向去飞泻……

    在飞行器上左无道才冷静下来:“是不是冰冰劳累过度,导至体各器官衰竭。”

    田野吞了一口口水:“基本况是这样的。”

    眉宇愁还不是太了解无境集团内部之间的关系,比如左无道和白冰冰,基本上他没看过左无道单独地和白冰冰在一起,友??同事?上级和下属?很难猜透,在他眼中东方镜的秀美是绝伦的,那种内在的透剔尤其足以征服任何男人的心,他试着去分析左无道和白冰冰之间应有的关系,但是很快地碰上了楚戟那双似笑又冷的眼睛。

    眉宇愁对楚戟眨了一下眼睛,更加地不解,而楚戟没再看他,转向了另一处。

    眉宇愁只好苦笑起来……

    ※ ※ ※

    神秘的无境神兵源静静地于白雾中若隐若现,青翠的树林,绿毯一样地连绵草地,还有最具现代化的建筑物。

    在其中的一座白色飞鸽形建筑物中,穿着白衣的天使们来来往往,一眼看去不下上百位,但这么多的白衣天使却只是为一个人服务的。

    白冰冰静静地躺在一个白雪般的睡房中,这个世界十分宁静,而一边是愁眉不展的应天祥和眼睛红红的东方镜、吴琼菲等……

    基本上白冰冰已睡过去了。只剩下极其微弱的心电波,而且要几分才跳一次,这种奇怪的病症难倒了东盟和西盟的几位著名的医学专家,他们此时正于另一间房中紧急地开会。

    随着天空中的震波传下,左无道一行已是如风如火地闯入,其实左无道一直就在担心这个,白冰冰也曾向他暗示过,自从上次重新回到地球后,暗地里左无道就一直试图从异能的角度上为白冰冰脆弱的体质和人体因大脑而限制的运转极限寻找出路,但没想到就在他闭关期间就出了这样的事,看来超级战舰真的到了最后的关头,如果白冰冰倒下,那么无境一代人的梦想便破灭了,事实上从一开始左无道就计划着使人类拥有能够跳转时空的超级战舰,那样才不会害怕来自于银河深处的威胁。

    白冰冰的况比田野所说的要严重得多,左无道在接到大厦时心里便有了底,当他来到白冰冰的前,看着一动不动的白冰冰,眼中的泪水便止不住地狂涌而出……

    这时房间中的人谁也没说话,东方镜轻轻地站了起来,她心里有些不明白,但更多的是理解,无境集团内部的关系很特别,基本全超越了男女之间的关系,她此时觉得与其说她是左无道的女朋友,不如说整个无境集团都是左无道的家人,此时此刻全看出来了。

    但是东方镜还是忍不住地想问:超级战舰真的那么重要么?一个白冰冰胜过百万雄师?他是为战舰而哭泣还是为了她?还是两者都有?

    东方镜幽幽地走出房间,光洁的长廊上响起清脆的鞋音。

    吴琼菲追了出来:“镜子……”

    东方镜柔柔一笑:“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做他讨厌的人的。”

    吴琼菲这个时候还不忘调笑,两条黛丝纤眉扬起:“怎么说?”

    “给他自己的空间,我相信他,就像他相信我一样。”

    吴琼菲戏虐道:“不如我们都养个小白脸吧,他们那些大男人总是出口便是军务为重,但是谁知道他们是否把你放在心里呢?”

    东方镜眼中幻现星芒,晶莹的黑钻般的眸子中显露出万般的坚定:“把心嫁给一个人,并不是为了公平,而是看他是不是值得我去。”

    吴琼菲点了点头:“很深刻,还有一点就是他们都太强大了,坚冷的军帽下是温柔而又犀利的眼睛,让我觉得好软弱,有时我真的好恨左的,都是他把我们变成了高不可攀的女皇。”

    东方镜一惊,迟疑地停了下来:“琼菲,你为什么有这种想法?难道田野不够吸引你。”

    吴琼菲粉色嘴角上扬:“你不知道女人都是叛逆的么?”

    东方镜缓缓地寻找到吴琼菲的视线:“你很危险!”说着东方镜快步地离去……

    吴琼菲在后噘起嘴嘟囔:“言论自由嘛……真是的!”说完她追了过去。

    ※ ※ ※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失,医学专家的定论还没有出来,左无道的眼神却不断地在变。

    大将们一个一个地离开这间房,应天祥搓着大手:“都怪我……”

    左无道立即用眼神止住了应天祥的话:“她是一个神话中的仙子,她也许需要静一下,不怕的,还有我呢。”

    应天祥张大了嘴巴,听到最后一句才无声地笑了起来:“你找到了方法?”

    左无道轻轻地道:“走,我们这就去和专家一起讨论一下。”

    ※ ※ ※

    “当一台机器超负荷运转之时,会发生突然暴炸或是停止运转的况,白部长的况就是这样,还好只是停止了运转?”资深的来自于西盟的医学老教授如是说。

    “也许白部长需要尝试电击,这是急救昏死和休克病人的通用方法……”

    ……

    专家们纷纷提出自己的医治方案,左无道静静地听着,然后又深入地了解了一下白冰冰目前的体机理况,在与自己的观察印证后,心里开始有了一些底。

    “好,谢谢你们了,为了确保白冰冰的生机复原,我决定由我来完成这个任务。”

    左无道一言方出,这些医学专家全昏倒了。

    “不…不是吧…”一帮专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他们也期待着医学上的奇迹。

    但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想到,很早以前左无道便准备着这一天的到来。

    ※ ※ ※

    白冰冰被转移到更大硬坚实的大厅中,随着东盟特种作战部护卫师的到来,把周边围得个水泄不通之后左无道慢慢地走入了那间大厅中。

    大厅空旷得像是一个室内足球场,而中间白冰冰静静地躺着,郁黑的而长长的睫毛细致均匀铺于眼帘之上,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仍然像是这世上最完美的冰雕。

    左无道只觉有许多话想和她说,特别是在这个时候,但是就像与往常一样,心里的话却总是在出口之即凝结,也许一个默默的眼神更能表达心里的意思,同时左无道也知道,此时没有浪漫,他必须救活她,让她重新焕发生命的活力,她需要更美丽的青

    左无道手轻抬之即,白冰冰的体向上徐徐飞升而起,然后只见左无道双腿微微张开,斗然之间他的头颈处白色的气电狂喷,不一时便形成了一大片的白色光华,猛地空间中的景象又变,说不出诡异的一道道金色、黑色和黄色的彩带突然布于左无道和白冰冰的周围,这使得外面通过光子侦探器观看里面的人全看不到左无道和白冰冰的体了,他们像是消失了。

    白冰冰的脸色苍白依然,微薄的唇自然地抿成一道弯弧,她的眸依然轻闭着,但是就在这时,晶洁眼皮下的眸子微微地滚动了一下。

    梦的世界里她听到了来自于外界的呼唤,更奇特的是她看到了一望无际的绿野,她心里赞叹着:好大的一片绿啊……

    更让白冰冰沉睡的思感惊心动魄的是,天地间满是勃勃生长的万物,她亲眼看到小草猛然生长,小树在眨眼之间成了大树……

    猛地天空中乌云滚滚,紧接狂风大作,雷电交加,随着惊雷的从远处滚滚而来,无边的雨水也从远方而来,眨眼之中它们包围了白冰冰,而雷电就在她的头顶的上方炸响……

    白冰冰只觉心灵在抖着,以前被忽略的大自然的景象,居然如此地拔地震撼她的心,她看到了阳的气在纠缠着,努力地合成着一种新的东西,她很快地明白,原来生命便是在雷电狂暴中产生……

    ,在层层气电的包裹中,左无道一边作法,一边心里感慨万千,因为他又悟到了宇宙人生的另一个境界,同时他也明白自己的一个大劫已然来临。

    体中所有的能量和一切思感在自己变化的真实的思感空间中急剧地消耗,而一种莫名的封锁于一个神秘的空间或是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但他没有恐惧,得和失本来就是附影随形的,既使拼却自己的生命也要换取白冰冰智能和体能的全面突破,他在做一种打破人类极限的事,如果白冰冰成功了,那么白冰冰的后代,直至整个人类也可能因此在生命智能方面大大地跳跃一步,因为左无道改变的是白冰冰的基因,开发了白冰冰脑域中神秘的领域……

    突然的事件发生了,在外面大群警戒的士兵以及无境集团的高层们听到连串的闷响暴开,一座高达八十余层的建筑物在众人的眼皮之下从下而上地纷纷化着粉尘,神秘的力量大到令人恐怖……

    东方镜第一个尖叫起来:“无道——”

    贝贝虎吼一声不顾一切地冲过去……

    场面上顿时一片大乱……

    同在场外的眉宇愁忽然想起左无道几天前跟他说的话:“我千辛万苦地把你从波罗神挖出来,担任东盟特种作战部的副帅,副帅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当时宇眉愁愕然,不知左无道意指何方。

    左无道饱含深意的一笑:“副帅的责任重大啊,你不要让我失望,我知道你很稳重,但你必须随时果断地站起来引领整个无境集团和东盟特种作战部,而楚戟还未成熟,或者说他的能力只是在战斗中才能充分体现,你们两个加起来便等于我。”

    此时眉宇愁完全明白了,他只觉脑中响起一个巨大的炸雷,一时又悲又呆,一分钟后,他才大叫一声向前冲去……

    当眉宇悉跑到事发现场时,左无道已是静静地躺在东方镜的怀中,那灼亮的眼睛轻轻地闭上了,东方镜已是哭成了一个泪人。

    但另一处央空中静静地悬立着的白冰冰慢慢地苏醒了,白玉无瑕的玉足轻轻一点,站立于那空中,她轻轻地发话,但声音极有磁力:“左,还没死,他只是处于一种真空能量状态中,他需要静养半年或是几年……”

    白冰冰像是变过了一个人,她更加的冷静,但眼中有一丝隐秘的悲意,白冰冰的话让众人呆住了,许多又眼睛惊愕地望向着她。

    白冰冰柔柔地注视了在东方镜怀中的左无道一眼:“在最后的那一刹,我与左的气息是相通的,他告诉我:他不会死……但是需要找一处安静又有灵气的地方……”

    眉宇愁忽然飞立于空中:“左的话我们要深信不疑,现在我们要做的事就是全力封锁这件事,同时安老规矩,地方上的事由应老全权打理,白继续她的攻关,而军方的事现在就由我来全权掌管一直到左苏醒复原过来……”

    眉宇愁说出此番话来时,脸上一片诚挚和坚定……

    足以震撼整个人类的大事件在无境集团的严密隐瞒下波澜不惊。

    只是此事以后的三个月里左无道再也没有在公众场合露过面,东盟特种作战部对外宣称其闭关修炼去了……

    ※ ※ ※

    小坪村位于地球东方南边的一处极其偏僻的地带,因为它一直是一个处于半封闭的状况。

    小坪材位于东盟自然保护区十龙岭长达八百公里高耸入云的绵延山脉的围锁之下,它的下方是一个处远古超级核弹误炸后的巨大深谷,若干年后的今天,仍然有一些因此而变异的动物在这片地带出没,它们令这一带的深山居民恐惧,据说有一种地龙会喷吐核辐波,又说每年季的时候地龙会出,因而引发山洪暴发,重达几吨的石头会从山顶之上轰轰滚下,那声势胜过千军万马奔腾……

    老达在讲述这些的时候表现出一种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当他提到鬼的时候他往往不寒而栗。

    “我在巨木林那一带亲眼看过一个白影,当时我觉得好冷,全不能动弹,从些以后我再也不敢去巨木林了……”

    老达是一个五十几岁的汉子,满脸的胡子,而老达的听众便是比常人还要虚弱的左无道和贝贝。

    据神兵源的探定,十龙岭是地球上拥有最奇怪磁场的区域,这还是一名工作人员无意中在利用远程探测仪寻找时发现的,然后他经过十几天不间断的观察,突地发现在一天深夜里,这片区域的上空暴发出各种颜色和波段的波光,但维持的时间极短,也就是在那么几秒的一刹那,最后被已经醒来的左无道搞定这就是他休养的地方。

    但是隐名埋姓来到这里后,左无道隐隐感到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现在他功力全失,体机能正处于极度虚弱的状况,然而就是这样的状况,左无道的第六感很清楚地告诉他,这里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地带。

    左无道所以有这种不祥之感,是因为他感觉到了气,大白天的这一带仍然弥漫着太阳化不去的一种诡异的气……

    贝贝算是现在左无道边唯一的保镖了,来这里没两天他便和老达的孙女小红混得极熟……

    老达的木屋中满是薰的味道,一个用石头围成的长年不熄火的火炉子上面挂着了一些猎物的食,左无道坐睡在一把竹制的摇椅上,而贝贝则是眼睛睁得大大地蹲在另一张竹椅上极其认真地听着老达的故事:“……以前这里曾经有一座神庙,就坐落在那最高的山顶上,住着许多修道士,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个乞丐向他们乞讨食物,遗憾的是那些修道士嫌他又脏又臭,没人理会他,只有一个来此帮工的打杂老汉发了善心,偷偷地给了那乞丐几个馒头,没想到当晚老汉便梦到那乞丐化为仙女,并告诉他这里将会沉没,并且只有他才可以逃生……后来有一天突然一只白狗窜入神庙的厨房中,叼着老汉的烟袋就跑,老汉想也没想就追了出去,当跑了几里远的时候,后传来一声巨响,当老汉回头之时惊魂地发现,神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突然出现的一个山顶湖泊,隐隐神庙的屋顶就在水面之下……”

    贝贝张大了嘴:“哇!…那湖能游泳吗?”

    老达笑了笑:“这里的人没人敢去游……”

    左无道闭着眼睛在听,忽然他因此产生了一种联想,他并不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但是透过这个故事的背后,却隐隐地凸现出他现在所关心的问题。

    左无道只想苦笑:“世上真的没有了世外桃源吗?这个被探定拥有神秘磁场的静地看来早有人捷足先登了,龙、神庙……还有什么……?!”

    “吴道哥哥,说好了今天要教我电脑的哦,你快点起来好不好!”门外传来甜美的声音,而后只见一个影处立于门边那午后林间翳光线下……

    门边的小红也是左无道此行让他感兴趣的一件事物,很难想象在此半封闭的一个地球角落中,有如此纯美的少女,小小的鹅蛋形脸,细小的皓齿,清蓝如水的眼白中是一对摄人魂魄的黑色晶眸,更让左无道不可思议的是她的气质,天真中隐藏着冰霜傲气,她像是山野中的精灵。

    虽然处于偏远的深山中,但小红懂得的东西却并不比大城市中的同龄人少,并且一点便通,是一个少有的天才样的人物。

    左无道半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了。”

    “昨天不是说了吗,如果你保持沉默,那么就算是答应了!”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电脑专家呢?听贝贝说你玩电脑已经很厉害了,如果不是专家恐怕也教不了你什么吧。”

    “我就是知道,你什么都懂,没错吧。”小红以肯定的语气说着,小嘴说完立即轻抿着,以加强她的那种判断的说服力。

    “但是我真的不行。”左无道说完这句语,轻喘了一下,进入体的真空能量状态后,虽然人在一天后便醒了过来,但是却真的如同突然间变了另一个人,一点气感都没了,同时四肢无力,人整天的昏昏睡,好不容易说服了无境集团一帮人到这里来休养,但没想到还没到两天这里忽然又有了一个吵人精。

    “来嘛,我抱你去啰!”小红说着越走越近,左无道笑看着她,转头看向贝贝:“你怎么搞的……”

    贝贝知道左无道的意思,大嘴地说:“她只是抱你,完全没恶意,我想她抱都想不到呢。”

    左无道只得苦笑,伸手制止了上前的小红:“停……”

    说时左无道虚弱的神中自然地透露出无尽的威严。

    小红蓦地一惊,怪异地看着左无道,忽然又柔柔地一笑:“你怕什么,我可没把你当成什么的……”

    左无道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我也只是放不下大男人的尊严,这很重要……”

    老达看着孙女的胡闹却只是在一旁笑着,一句话也不说,不久左无道怕了这个小红,来到她的闺房中,指点着小红高阶的电脑知识。

    小红的住所就在老达房间的旁边,外面爬满了开着紫色、红色和白色小花的青藤,里面是以古铜色透明油漆漆过的平滑木板,散发着一股清香……

    左无道一段轻柔细语之后,小红忽然停了下来:“我不喜欢你叫我的小名,以后叫我朱鹤音好吗。”

    左无道一顿,疑惑地看向她。

    而小红眸的光彩变幻着:“自从你来这里后,我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在悄然地改变,我的生活,我的注意力,我的思维……”

    左无道一笑没言语。

    “其实我也觉得好奇怪,你仿佛是天上掉下来的,存心是想来破坏我的生活的,你不知道每一个人都是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的吗?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小红的声音很柔嫩,像是在自言自语,完全掩饰着责问的意思。

    在小红与左无道说话之时,贝贝却雀跃地与老达去采药了,他喜欢这里,小心翼翼隐藏自己的实力的同时,表现的完全像是一只大大的顽皮兽,采药是老达赚钱的一个重要手段,而贝贝却是对各种植物充满了好奇心,一路问东问西的,让老大笑的合不拢嘴,对于这个会说话的怪物,老达说不出的喜欢,只觉他聪明又讨人喜……

    但贝贝也同样感觉到潜在的危险,当他跟着老达接近那一片原始森林的时候,忍不住地抬头观察着,他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警觉的目光。

    而左无道听完小红的话之后,心里已有所觉,小红眼波忽然间如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纱衣,说不出的诡异,他无法回答她的话,不过那话倒是有深度的。

    有时候一石总是激起千层浪,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而命运就是这样的一个相互作用的过程,也许他不该到这里来清养,但这也是命运,总之既来之则安之,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 ※ ※

    山间的夜晚冰凉似水,一轮圆月挂上天空的时候,左无道于自己住的那个阁楼的木廊上的摇椅中,听到了小红在远处的飘渺清甜的歌声。

    趴在一边的贝贝抬起头:“真好听。”

    左无道点了点头:“这里真是一个宁静的地方,只不过不知是否安祥。”

    贝贝:“左,你是不是心动了,那把镜子姐姐接来啊,还有你喜欢人都接来……”

    左无道眯眼瞄着贝贝:“你是不是想找K啊,放心!二个月后我就能复原,到时定让你好好地磨练带兵的本事。”

    “苦啊……”贝贝叹气了。

    左无道开始找到了自己问题的结症,他忽然发现所以出现真空能量状态,表面上是改造白冰冰体结构而消耗过度,但实际上还有另一重原因,那是宇宙太极进入另一层境界的自然来临的过程,第五层紫龙天将一改原来所有的宇宙太极的“外壳内核”,这是从有进入无,而后从无演变出一个全新的天地症兆,这就是宇宙太极的奥妙,在接下来的宇宙太极的两个境界中,紫龙天、玄雷天具是最为霸道的异能层面,因为这两个境界太过霸道和以前的不同,才出现了突然而至的意想不到的劫数……

    不过这都是左无道的猜测,到底是不是这样,还有待于去证实,而目前面要做的事就是静心地等待着体内变为无的能量空间慢慢地幻变打开紫龙天的序幕……

    虽然左无道现在功力然无存,但一切都悄然地发生了许多变化,在他头脑中的意识感应能力已经打开了,也可以说是异能付于每一个练功者的灵又来了,并且这一次的与以往有了更多的不同了,在左无道那思感和所有知道中,远方小红的歌声若一条有形的飘带,让左无道感觉到一种黑白世界中有一个妖异的少女在轻歌曼舞……

    夜色持续地深重,歌声也持续地飘挠于左无道和贝贝的耳边,其实歌早己停止,这只是一种幻觉,忽然贝贝耸立而起,眼中红光大盛,左无道示意他少安毋躁……

    月光下朱鹤音踏草而来,她一袭红色衫衣一点也不像是乡村少女,反而有着极浓的时髦感,并且连一双圆润修直的玉脚也穿了一双红色的长丝袜,飘飘仙又诡异非常。

    很不费力地朱鹤音便飘到了阁楼上,她不再是那以往纯真的小红,她有了更多的成熟和冷艳气质的味道。

    “我想了很久,但还是忍不住地想来见你,今晚的月色太美好了。”说话时朱鹤音那短短的丝发逸动着,她说得很专注……

    左无道不知她能不能理解自己的话,但还是说了出来:“我和你是不同的人,生活在两个世界中,为什么不可以当着是一场无聊的梦呢?”

    果然朱鹤音有些不懂,她毕竟只有十七岁,而且是她只关心她的问题。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想问: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你的真名叫什么?是不是叫做左无道?”

    左无道淡淡一笑:“名字其实不重要的,只是每一人的代号,像你一样,小红和朱鹤音这两个名字有什么不同呢?在我眼中都代表着同一个人。”

    “但是我认为这很重要啊,如果你真的是他的话,那我太幸运了,这两天我上网后才发现世界真的好大,而你却是这个大世界中最的名的人。”

    小朱鹤音还是在说话中暴露了她的年轻和那伴随着少年人的率真,左无道感到有些滞闷,对于这个神秘好奇又纯真未泯的女孩他真不知该说什么,但有一点他知道,这女孩对他产生了素,而她本也是一个美好的小东西,这本来就是自然的。

    “噢!天哪,那我呢?你有没有在网上看到长得像我这样伟大的怪兽呢?”

    朱鹤音显然只关注着左无道的一切,闻言愣了一下,忍不住嘻嘻一笑,忽然她明白了,但是却没说出来,只是神中猛地一震,说:“是你吗?我看到了,一只很高傲的怪兽,叫做贝贝。”

    贝贝皱眉说:“我一点也不高傲的……”忽然他用肥爪堵住了大嘴巴,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害怕地看着左无道。

    左无道却不以为意,因为他知道小红并非是一个简单的山姑,他也必要刻意地隐藏自己的分。

    忽然朱鹤音眼中流转着淡绿色波光:“我这个样子出现?你不害怕吗?”

    左无道摇头:“你说呢?”

    朱鹤音点头说:“如果你是左无道那真的是没什么好害怕的,也许你比我要厉害好多倍!”

    一段间歇的沉默之后,朱鹤音看着左无道的目光越来越温柔,忽然又问:“你为什么喜欢俗世间的事?”

    这个问题倒是真的触动了左无道的心,左无道剑眉抖动,“你很难明白的……”

    “如果我想要明白呢?”

    “你仍然不能明白。”

    “什么嘛?你这人真是的!”朱鹤音跺脚抗议……

    ※ ※ ※

    第二清晨,远处就传来了巨大的怪响声,不久便看到贝贝一是血地跑回来……

    “左,我杀死了一条妖蛇,好大一条啊……是它想吃我才杀死它的不要怪我哦!”

    顿时左无道头大如斗,心里想:“坏了!”

    果然不久之后朱鹤音出现了,靥上满是惊慌的表,忽然她不顾一切地冲入左无道的怀中,哭泣着说:“你们触犯了更大的忌,这回我也为力了,但是我不想失去你……”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在左无道功力全失而贝贝完全不管左无道男女之况下,左无道只觉唇上堵实了冰滑馥郁的小嘴,朱鹤音拼命地吻他,一边吻一边流着泪……

    左无道只觉她的舌尖像是一条香滑的小蛇,头脑中除了混乱之外,还有一丝慌忙,大手握住朱鹤音的手臂,迟疑地难以做出推开的决定,因为他知道有时候少女珍惜面子胜过生命。

    渐渐地朱鹤音鼻翼中低喘着气,完全地投入到亲吻之中,陌生的左无道以比她想象中还要陌生而令她痴醉迷乱的味道侵蚀了她的灵魂。

    慢慢地左无道也感觉到那渡入的幽清的朱鹤音的气息,像是山野中的花香,很清淡,但又特别的雅淡。

    许久之后,朱鹤音红着脸离开了左无道的怀抱,她不敢去看左无道那面色。

    左无道有些尴尬,为一军之长,万众瞩目的人物,居然难以从容应对朱鹤音这样一个山野少女,他半天才挤出了一句话:“你…你担心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