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暗宇争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波罗神地球分最高武力调派部:令蓝园潜龙院院长左无道先生以及随从立即前往『真武将领特训基地,接受短期特训,并随时准备领军去执行特别任务,不得抗令。

    “最高武力调派部:总长助理,孟识澜。年月。”

    ※※※

    挫败轻狂生手中的“美人之眸”,抓捕共计十三名参与杀害蓝园与风云大学两名学生选手的罪犯归案,与此同时,王一品在无境会的扶持下,顺利的坐上了“美人之眸”总裁的位置。笼罩在无境会头上的云尽去,在田野、水木等人还没来得及为无境会的前程过多担忧的时候,回过头来时无境会已经成功的起飞于那条地平线上,巨大的财力消耗眼看着被源源不断的收入填平,不提田野、水木等人是多么的心喜如狂。

    一夜之间,“天阶之顶”名动天下,隐隐吐露的锋芒与实力令东方各界侧目,其幕后的无境会开始为人所熟悉,东方格斗界的另一个老牌组织“古风”,宣布与“天阶之顶”精诚合作,准备共同推出一系列的风云大赛。

    同一时间,无境会继续发力,在以庞大人事、科技力量为后盾的基础上进军以度假村、酒店为主的服务业,以民用住宅为主的建筑业,以视屏网络、报刊为主的传媒业。

    并确定了以应天祥、白冰冰、东方镜、吴琼菲、宋仪白为无境会的五大负责人。

    只是左无道却要带着田野、水木、和楚戟离开了。

    那份秘令中心成员们都看过了,一个个无言。

    临走前的头一天晚上,在欢送宴会上,应天祥表复杂地对左无道说:“你放心好了,这里有我,一切会安照你的计划进行。”

    左无道点了点头,举起酒杯:“大家不要这个样子嘛,开心一点,大腿是扭不过胳膊的,何况我早想见识一下战争是怎么样的。”

    “唉呀,头!是应该胳膊扭不过大腿吧。”宋仪白笑地道。

    左无道认真地说:“是吗?那用你的大腿来扭一扭我的胳膊试试。”

    宋仪白顿时粉脸通红向东方镜求援:“镜姐,你看头欺负我!”

    众人不由都轻笑了起来。

    左无道最后致辞:“这正应了一句老话,男主外女主内,我想这是天意的安排,天意为大,呵呵,我们干完这最后一杯酒,明天就再见了。”

    应天祥大是不满,“小子,我什么时候成了女的。”

    左无道只得含糊其词:“呵呵,应该以大多数为主……”

    ……

    第二天,在临飞前。

    左无道紧紧地与应天祥拥抱,而后与留下的其它人一一握手,一切都是在无言中进行,只是最后除了楚戟之外,要走的每人怀中抱着一个俏人儿不停地哄骗着。

    三个大男人说尽了这世上的甜言蜜语,三个女孩子却是趁机哭了个够。

    好不容易搞完了“哭送仪式”,贝贝又扑到左无道怀里呜呜个不停,左无道毫不手软地在贝贝的头上来了一记暴粟:“怎么你也像个娘们!”

    但是这句话立即引来了所有在场女的不满,左无道一看形势不对,把贝贝一抛,站在那飞行器的舱门边挥手大叫:“兄弟们、美女们再见了。”

    话音刚落,舱里伸出了三双黑手,把左无道拖了进去,旋即飞行器轰地一声吐出火焰,向着蓝天飞去。

    ※※※

    半年后,拿到一级军官证的左无道和拿到二级军官证件的田野、水木、楚戟被匆忙地调派到东盟最为精良的航空舰队——光明舰队担任光武号舰长之职,舰队将紧急开扑波罗神地球分,前沿第一道关卡——南北战线太空城。

    由于杨思奇益对分中的西方派系予以排挤压制,终于引发这一场东西盟之间的军事对垒。

    从军事力量来说,西盟要稍胜于东盟,但从神权力量来说,随着杨的入主分,标志着在地球上东方神权力量全面赶超西方。而对于物华和邻邦两星球来说,早已不存在了什么东方派和西方派,人类的人种间的问题早己融合了,在这两个星球已经很难看到纯正的东方人和西方人了。

    从人类的历史上看,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总是呈拉锯之状在不同的时期有着不同的变化,但随着时空推移,神权力量不再是一种抽象的宗教式的号召力,而是集宗教号召力,超人式特种异能军事力量相结合的一种全新力量,所以在杨掌控地球分之后,也是一次地球上的两大文明力量的悄然更换的一个开端,因为神权力量介入军事力量的况下往往会使一场战争胜负天平倾斜,这也就是左无道为什么被紧派到冲突前沿的根本原因,另外,杨还秘密地调派了大批的异能高手前来携助左无道,这个部队谓之为R特种太空作战团,所以光武号突然间成了光明舰队之中的一个隐形杀手,杨思奇期待着这一安排能够实现他的想法。

    像以往一样对于这次的安排,杨仍然没有给左无道片字半语,只是通过孟识澜给了左无道发出了一个通知。

    但,这次左无道开始有点觉得杨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似乎这其中有很大的猫腻,从杨武事件杨思奇的大义灭亲,到地球分拨出无息代款援助无境会再到这次的调派R特种太空作战团,这系列的事件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看似杨是在利用左无道来恐固他的势力,但也可说这是全力的扶持他左无道本人,这其中有一条看不见的线,这条线是什么?左无道很纳闷,却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

    光武号星际战舰长一千六百五十五米,最宽处五百二十四米,最厚处达七十五米。在光明舰队之中属于中等偏上级战舰。主色是黑色,两翼有着蓝色边条,尾部两个如燕尾的折翅上,是近褐色的颜色,整个看上去就如一只头大尾轻的巨大燕子。

    此时它正悬浮在东方大陆的上空某一处待命,而它的兄弟战舰则每架拉开一百公里的距离,同样的待命中。

    ※※※

    “立正!”随着一声厉声大吼,全舰官兵列着整齐的队伍迎接他们的新长官。

    左无道穿崭新的军官服,带着田野、水木和楚戟,以及一千名R太空特种作战团下了飞行器后,便向着舰舱中走来,此时战舰的中心舱和连接中心舱各大副舱舱门大开,近一万名官肃穆地站立。

    “R团”一手提着震波枪,一手举至眉角处行着军礼,“唰唰唰”地向前跑去。很快地他们超越了左无道一行,在一个空的副舱中排好了队伍。

    左无道检阅了几个方阵,便停住了脚步而后向全舰官兵发表讲话。

    事实上要一口气检阅完整个战舰上的近一万部队要很长时间,这不比得是地面,光武号上下六层,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军种,如果是这样慢慢走慢慢看的话,没有几个小时也搞不定。对于刚来的左无道来说这也是没有必要的。

    左无道发表了一通简短的讲话,便令部队解散。

    随后他召集了战般上的几名重要指挥官及“R团”的团长在一起详细地了解了一下战舰的基本况。

    光武号原来的主战部队只有二个,一是战机大队一个是舰炮部队,战机部队是战舰外围护舰兼突击质太空战机军种,而舰炮部队是控制战舰火力的信息兵种。

    光武号战机部队最高指挥官称之为大队长,现由从航空院校毕业的杰出女生慕容凤担当。

    自左无道来到光武战舰之后,慕容凤对左无道的态度只能用十分恶劣这词来形容,如果不是左无道主动找她谈话的话,她是不会去搭理左无道他们的。

    左无道心知不拿出一点真本事来,是不能取得慕容凤和其它战舰之上军官的信任的,而他必须利用极短的二天调整期,取得在光武号战舰上的威信,因为了过了二天他们就将开扑南北阵线太空城。

    第二天左无道带着田野三个主动去找慕容凤。

    他们来到战机大队指挥长舱门口时,有两位女兵在舱门口站岗。那两女兵一见是新来的舰长,其中一个转就要往里去通报。

    田野一把拖住了她:“不用通报,我们自己走进去就行了。”

    那女兵的脸红得像一只苹果,不知怎么办才好。

    左无道轻声地喝道:“叫你不要动,就听话,不是想我把你调去洗厕所吧。”

    两名女兵吓得都不敢乱动了,左无道这才满意的笑了,带着三个尾巴无声无息地向里行去,只听里面正谈论着他。

    “大队长,我看那姓左的定是军部几位大人其中之一的公子,但好象没那几位没有姓左的,难道是他们的女婿?”

    “切,难道不可以是其它的来路,比如物华星球的,还有大财团用钱买来的一个位子。”

    “不过我觉得左无道和他那三个助手都长得帅的,大队长……”

    “闭上你那乌鸦嘴,再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知是什么原因,光武号战舰之上战机大队的三位中队长全是女,而且一个个都是未婚青年,所以闲下来时,慕容凤总是和三位中队长乱聊一气。

    忽然她们一惊而起,三位中队长全低下了头,只有慕容凤高昂着头,并且是有些歪着看突袭般走入的左无道及田野他们。

    “舰长,你们怎么来啦?”

    左无道并没有介意慕容凤的无礼,淡笑着说:“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但我不会怪你们,是不是能成为你们心目中合格的舰长,我想还有待于我的行动来证明,现在请大队长和三位中队长指导一下我们的战机驾使技术,请!”

    慕容凤不由被左无道的言语所激怒,要知太空战机的驾驶可不是一般的地面飞行器可比,不但要有丰富的宇航知识,还要有对战机能的相当把握,实际着经验要求很高的。

    “好的,不过舰长我醒您千万不要把驾机当着好玩。”

    “放心好了,我们几个都接受这方面的有关训练,要不要看看我们的资格证件呢?”

    “不用了,您是舰长我怎么敢做出这样无礼的举动。”

    “那我们开始吧。”

    左无道与慕容凤的对话满是火约味,但双方的手下反而一个个在那偷笑,几位中队与与田野他们眉来眼去,大有一见钟之势。

    不久八个人全副武装地上了战机,左无道对慕容凤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指出,现在我要开始了。”

    慕容凤惊得心发怵,只见这个人对战机的仪器左摆右弄,一开始像个新奇的小孩,但没过多久便很是专业的开始纵着了。

    左无道把信息连接到舰指挥台:“准备激活,请求指示。”

    一个甜美的女声音立即传来,“好的,一号战机出口。”

    左无道瞄了一眼战机上的屏幕,只见有一个红点在闪烁,心知那就是一号出口了,一按电钮,第一波能量吐,战机开始发出隐隐的沉啸声,第二波到来时便划空而起。

    “轰”地一声,光武的一个侧翼出现了一个小出口,然后便见一架鹰形战机呼啸而出,紧接着第二架,第三架,第四架,田野他们的动作也不慢。

    战机一再提速,第一层能量护罩已经打开,只见大气层中四道火焰急剧上爬。那是战机的护罩与大气层摩擦出的火光。

    左无道的一号战机发出了警告,只听见生硬的合成声音:“意念驾驶第一层隔离网打开,请飞行员确定意念控能力,危险就在前面。”

    左无道拿这死板的计算机程序毫无办法,“确定,请打开第二层隔离网。”

    战机的智能计算机发出惊心的“哔哔”声,突地战机动力全消,急剧的往下掉,慕容凤大惊,正有所动作,忽地战机一震,猛地能量狂,第一层护罩、第二层护罩跟着打开,一声尖啸眨眼之间提速几十倍,一秒钟之内便突破了大气层。

    慕容凤不由拍着自己的心口,虽然光武号上的战机都有意念驾驶程序,但还从来没人试过,有很多飞行员根本不知道还有意念驾驶这个装置,这是因为在太空上,当战机的速度接近光速的一半时,别说是意念驾驶,就是手动驾驶都会很是艰难。

    在速度带来的各种巨大的力场作用下,仅仅依靠着宇航服的保护和战机内的力场平衡系统的不断变换来减轻,但有一点是难以避免的,那就是当战机突然提速,或是方向改变时,战机内的平衡系统很难跟得上这种变化,这个时候,战机内的成员就会面临巨大力场撕破的危险。

    所以这个时候,左无道用意念驾驶战机,一方面要抗衡各种力场的变化,一方面又要人脑融入计算机中,与计算机一起高速运转,这可不是普通的难,比在大气层内驾驶那些相比不知慢多少的飞行器,就是巨大的差别。

    左无道还在一边联系着田野他们。

    “呵呵,怎么样,好玩吗?”

    田野:“还可以,我适应了,只是落后了你一大截啊,等等我们。”

    水木:“这种战机好象要比训基地的要差一点,还是教练机比较好掌握。”

    楚戟:“不好玩,左你太快,”

    屏幕上出现了田野驾驶的二号战机,在后面努力的赶了上来,他左面千里的距离是楚戟的战机,上方是水木的,他们三个倒是谁也没落下谁。

    光武号上的主要屏幕都在总信息台的传播下,放着左无道他们的飞行演练实况影像,只见画面不断的跳跃,时不时失去信号,几乎是所有的官兵都在紧张地收看这场演练。

    左无道忽地发出命令:“注意,现在开始做翻滚训练。要求速度不降的况下,明白吗?”

    “是。”

    三个异口同声的声音传来,只见四架战机,在太空中划出一波银色的光旋。

    旋滚的幅度渐大之际,战机之内已是各种异况连出,险接踵而来。

    慕容凤的神意开始出现恍惚,心间若堵着许多脏滞之物,恶心感一阵比一阵强烈,头部更是剧烈的开始疼痛。

    左无道体上飞爆出一道气罩,包裹住边的慕容凤,同时传讯:“注意保护同机战友。”

    这时楚戟、田野、水木也是在咬牙坚持着,一听还要保护边的中队长,虽然是心里大大叫苦,但谁也没说不住了,一个个沉声说:“是。”

    战机继续翻滚,在毫无规律可言的轨道之上扭曲电,屏幕上的资料在急剧的跳跃。

    在光武号战舰之上的人也是紧握住拳头,心里不停地大吼道;“坚持,坚持。”有的人更是大叫出声。

    只要是有一点太空战常识的人,都很明白地知道,能持续地进行高速翻滚意味着什么,由于现代太空战舰战机都是采取武光能系列武器,在对战时,虽然高速计算的计算机,能够在极短时间内计算出对方相对时间内的飞行轨道,从而锁定对方进行精准攻击。

    但如果是像左无道他们这样的飞行轨道,一秒钟之内变幻千百次,计算机就算算出他们的下一步零点零几秒的位置,却由于光炮本的速度值,跟不上对方战机的变轨值,而作不出反应,除非是那种能够拐弯跟踪的光炮,但目前科技还不能做到这一点。

    而核能、离子、中子、光子为动能的冷武炮弹,虽然能够持续跟踪,但它们的速度却远远落后于武直线光能炮,就算比战机快,但也快不了多少,若是一定要试,就慢慢地看它们艰难的去寻找远在几千公里或是更远地方的对方战机,这是不可想象的,简直就是可笑的小孩想法。

    在太空战中这一系列武器早已被淘汰,对付这种高速翻滚的战机,只能是航母级战舰,用庞大的“中心雨能炮”或是相当密集的火力做大面积攻击,这样的话往往又是用大炮打蚊子,浪费惊人,效果却很难预料。

    再有一种方法就是战机对战机的近距攻击,不过这种方法也有一个致命的危险,若是对方在翻滚中还能够反击的话,那么送上去的战机百分之百有去无回。

    然而就在官兵屏息以待之时,左无道突地发出了一个让全舰疯狂的命令。

    “调整气息,进行试演练。”

    楚戟、田野、水木的内能在急剧的消耗中,都有些顶不住了,但此时又听到左无道的试命令,几乎要吐出血来。

    这次久久没有回音。

    左无道喝了一声:“你们怎么啦,给我回答是!”

    首先地,左无道意念扫动之下,战机做出了一个漂亮的立体三角定点轰。只见三道光斑一闪之后,在遥远的地方炸开。

    而后又是一阵狂扫,战机在翻滚中飞洒出一波密集的光雨。

    终于楚戟第一个咬牙回答:“我拼了。”天旋地转中,大脑意念在体能又一次爆发之后,终于爬升到应有的高地,他拼着四散五裂的危险,意能打开准确的目标攻击坐标点。

    “嗤!”一道火红激光炮狂飙而出,第二道火力接着轰然离机。

    田野第二个大吼着出光能炮。

    水木嚷嚷:“他X的,神经中枢老捣乱,我来啦!”

    向来不出粗言的水木骂出了声,这说明他已是一种什么样吃力的状况了,然而他又深知这才是考验意志的时候,此时不拼更待何时。

    光武号终于沸腾了,狂呼乱叫起来。而楚戟嘴角已是一缕鲜红溢出,田野下巴上一滩斑斑血迹,最夸张的算水木了,不但嘴吐鲜血,连眼角,鼻子处也溢出血来,那样子够恐怖的了。

    还好,也有些晕沉沉的左无道对着屏幕向三位大将伸出大拇指道:“干得好,现在我们回航。”

    四架战机排着一字队形轻灵地滑入光武战舰。

    此时光武号战舰上的上下军官信自发地站成整齐的几排上前迎接。

    只见左无道当先抱着昏迷过去的慕容凤走了出来:“快,叫医务兵来。”

    接着水木他们也是一人抱着一个走下战机,但他们的样子看上去比被抱着的人还要严重。一队女兵抬着担架从后头冲上,立时只听水木三个的惊叫声:“不要,我不要上担架。”

    “左,救我们啊。”

    左无道笑看那些女兵不由分说地把水木、田野、楚戟按倒在担架上:“好好享受女兵的温柔,不要反抗,这是命令。”

    两个女兵来到他的面前接过慕容凤,医疗大队长汤月善靠近他边:“舰长,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去,需要救护吗?我会叫最漂亮的女兵……”

    左无道:“你胆子不小啊,没看到慕容凤的『下场』,想试试我的厉害吗?是不是要我到你们医疗队去待上两天,向你们学习学习啊。”

    汤月善笑骂:“你以为你是恐怖大王啊,我才不相你到我那里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一次试飞便一举扭转了全舰官兵对左无道的猜疑之心。

    醒来的慕容凤主动地找左无道认错。

    “是我不好……”

    “只要你不怪我们炫耀就好。”左无道淡笑着说。

    “不会的。”慕容觉得不好意思。

    “呵呵,是这样就好,那么我也就比较有信心带领着你们打败我们的对手。”

    ※※※

    第三光明舰队得到开扑命令,于是三十架战舰先后地突破大气层,经过次速度跳跃之后,排成了一个一字形的纵队,向着幽冥太空进发。

    进入超光速航行之后,时空产生了扭曲,这时包括左无道在内的所有人,全在宇航舱中休眠。此时相对时间产生了,十几个相对之后,他们到达了南北战线太空城。

    而在另一边,距南北太空城五千万公里的区域中,西方军团的据点——匹森夫太空城堡上,黑鹰联合纵队的十艘宇鱼级战舰早已摆好阵形,中心旗舰的舰长室内,一位高大的西方男子举着一杯装着红色液体的酒杯:“来,为了我们的未来,为了他们的愚蠢,干!”

    对面那位体态妖媚、有着一头褐色光亮长发的女军官却冷冷地说:“杜,现在为什么不下令进攻,我们等了很久了,你不觉得我的耐心正在接受考验吗?”

    “哈哈。”这位黑鹰联合纵队的司令杜狂笑了几声,忽地声音一变,如一只发公猫怪叫道:“丽丝,你看我手中的酒,如果现在一口喝掉它,会有什么感觉吗,但如果慢慢地喝呢?”

    丽丝仰起尖俏冰冷的脸:“我不管你有什么感觉,请立即下令消灭他们,我只喜欢那种火球四散的感觉,而不是你的酒。”

    “小美人,舰队司令的位置迟早是你的,急什么,而我───哈哈哈哈!”

    杜又狂笑起来,似乎真的有一件很好笑的事让他的笑难以止住。

    ※※※

    黑鹰舰队幽沉沉的开始移动。

    随即“南北战线”这边警报声长鸣起来。

    刚刚进入位置的三十艘东方军团战舰上顿时一片大乱,而太空城中的防守部队也乱腾腾的穿梭着。

    可笑的是,这边的舰队司令官还准备二十四小时后,与他们进行第一次的对话。

    左无道接到迎战命令之后全一震,当即下令光武号全体官兵进入战斗状态。并命令R太空特种作战团和战机大队立即外出迎战。

    楚戟按照左无道的事前安排,混编于“R团”中,带领着百名最精锐的手持重型震波枪的队员当先杀出,他自己则提着一把重达五百公斤的小型激光炮冲在了最前面。

    田野与水木则各驾驶着一架战机,在各二十架战机的簇拥下呼啸冲出。

    很快地光武号冲在了前面,楚戟、水木、田野更是冲在了最前方。

    头罩内的内视屏开始出现了对方蝙蝠形的战机,楚戟一声狂吼,激光炮狂吐光焰。

    而“R团”的震波枪的枪口处也闪动着一团团光芒。

    田野与水木此时凭借着战机无与伦比的速度,与楚戟成了一个立体三角,在更前方的位置开火了。

    刚一交锋中,对方的七架战机爆成了一团火球湮灭。但是随后天空却黑压压地出现了一片,而这边也是铺天盖地进入了火力接触点。

    光武号的首轮火力,在战舰的巨颤中闷啸而出。

    左无道站于指挥台上,只见各大屏幕不断地飞闪着各战区的状况,战况之混乱实是无法形容。

    突地,战区中出现了异常况,只见数十万道交叉火焰闪动,立时这边无数战机炸成一团火球……

    生命在此时已发不出临终前的叫喊声,但明显地出现了无数个巨大的空洞,东方军团的三十艘战舰也似为此慌了,不成阵形地各自为战。失去了战机保护的战舰就如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在惨痛中等待凄凉的晚年迅速的到来。

    “嗤!嗤!”一道道巨大的激光流在光武号之上,顿时光武号巨震,战舰内一片惊叫声。

    中心智能计算机发出警报声:“护罩消耗百分之三十,危急!请立即做出应对。”

    左无道沉着地闪向主炮控制舱。

    光武号共五百门合成炮,由三百信息兵纵。

    在危急时刻主炮舱官兵只见左无道全红芒大作地闪入,在惊恐大叫声中被一波气能冲飞到四角中,更恐怖的是,只见这个疯子全光芒分成无数道触须,一条条进入各计算机平台中,接着着台上的指示灯一个个剧闪起来。

    一帮信息兵魂惊魄散的大叫:“哇!舰长疯了。计算机也疯了。”

    计算机并没有疯,左无道更不能疯,眨眼之间光武主炮火力狂泻而出,奇准地同时飞落到与光武接触火力的一架敌方战舰的一个点上,并且疯了般地跟踪狂轰那个点。这一剎那只是短短的一秒。

    但是在太空中却出现了奇景,只见飞流的一道道红光紧紧地咬紧那架战舰的头颅,不管它如何躲避侧让,却始终地逃不过如有神助的火线电刺。

    “轰”一声巨响,能量爆在火球的滚开之际飞泻而出,东盟军团这边一架战舰被摧毁,紧跟着又是一架。

    全军为之悲哀,军心更是低沉到了极点,爆烈的太空战似为此顿了顿。

    但突然地在光武号这边战区内,对方的一架战舰事先没预兆地,也爆成了一团惨烈的红球。

    “啊──我们!我们也打下了他们一架了!”

    东方舰队的士气终于起来了。

    尤其是光武号上一片男儿们的狂吼声,女儿们的尖叫声,眼前的危险解除了,他们精神大振地重新投入了战斗。

    两架宇鱼战舰挟带着复仇的怒火,汹汹而来。

    楚戟全散发火红色气焰,在火红色气焰中又有一层战甲所催生的白色能量罩,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带着“R团”突入到新一轮短兵相接区。

    几道不长眼的激光远远地划出一道道红线飞速而来,楚戟如同一个飞轮般的翻转,险险地由一道激光束旁擦而过,“嗤!”地让楚戟护罩产生波动,战甲裂开一道隙缝。

    这不知是从哪来的火力十分凶猛,楚戟心神催动间,蓦地发现原来是远处一艘敌方战舰上打过来的。

    由于楚戟、田野、水木及R团的狂猛火力,一路让黑鹰纵队无数战机变成点点火球,而使得光武号的战机从后面大举的向上扑去,有力的支持了光武战舰的进攻,如果不是这样,也许光武号早已难逃厄运。

    黑鹰纵队的总指挥部的信息计算中心,很快地发现了这边异常的况,不但这架光武号火力之狠准,强出别的同类战舰的几倍以上,而且在一个二千公里方圆的立体三角点面上,出现无数奇诡的火力点。

    初步估计,最少有五千架的战机因此一触即亡,从而使对方的战机扩散于万公里的太空域中,以密密麻麻的细小火力汇成一道强大的火力网,让刚刚进入战区的两架战舰,一出头便遭受压制的封锁,他们的战机和异能兵根本出不了头,一出头便被越打越疯的对方消灭。

    于是两战舰的舰长都大叫着要把最前的火力点拔掉。

    护罩的能量与攻击的能量是此长彼消的,就像一个人要防守时,自然地就无法顾及进攻一样。所以刚刚赶过来的对方战舰,首要的是清除前方的障碍物。

    “R团”团长大叫:“全军扑上,悍卫神军团的荣誉。”

    慕容凤的战机大队已损失了近半,但此时她含着泪水,嘶声命令全队以赴死的决心,去支持田野、水木他们,就是全军覆没也要让他们的英雄战到最后。

    霎时间,太空中又是无数火球升起,无数年轻的生命化为烟烬。

    光武号疯狂地扑上,左无道屏息以待,终于进入了程半径,一声狂吼,光武号的五百门主炮分成两个点,连成两道炫目的光梭,轰向两架战舰。

    对方稍慢地也喷出无数的火力点,向着光武号急啸而来。

    左无道比对方的计算机快了零点零几秒,然而就是这么零点零几秒的时间,光武号受的攻击远远少于了正常的频率,虽然此时光武号上惊心的警报声大作:“护罩消耗百分之三十、六十、九十……即将爆炸,请全体人员紧急撤离。”

    呜呜的惊心警报声中,光武号外壳已经开裂,原有厚厚的能量光罩如水般退去,再有轻轻的一下,那么很可能便粉碎骨,成亿万碎片坠向空中。

    这时光武以一个侧翻飞行,屏幕上的敌方两架战舰就在此时终于顶不住连续的攻击,“轰”地两声巨响在太空中湮灭。

    但是还是有一点临死前的挣扎火线脱舰而出,“嗖”地,从远方疾速接近,“嗤”地一声擦着光武号的表皮而过。

    光武号上大大小小的屏幕都在回放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剎那,那些医务兵、信息兵再也止不住泪水的飞泻,任其狂流,这种死里重生的感觉,让他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

    而在主炮室中,三百信息兵们自发地上前每人在左无道脸上吻了一下,左无道神疲惫地说:“等真的过了危险,再表达你们的感吧。”

    其它战区的战斗仍在惨烈的进行中,由于光武意外的拖住了对方三架战舰,让光明舰队这边力量大增,同时不断的捷报更让他们士气高涨,虽然连续地七架战舰在激战中碎裂,但是对方也有二架战舰被摧毁,这样一来他们只剩下了五架,而这边除了光武号之外还有二十架,以四对一的比例玩命地冲了上去。

    一队队机械兵疯狂地跑向光武上的各险点,而其它的兵种也忙着配合,在官兵们的欢呼声中,光武重新地升起了护罩,各主要系统的能量也在正常的运转中。

    左无道威风八面地下令舰里舰外的全体战士,准备下一轮的战斗,于是在战机大队“R团”的护卫下,光武号向着另外一个战区扑去。

    黑鹰纵队的司令杜,气急败坏地注视着从远方赶来的光武号,声嘶力竭大叫要先集中兵力干掉光武号,但此时各舰都在激战中,包括他这架旗舰,只能眼争地看着光武大发神威。

    “轰!”地巨响中,在短短的一剎那间,又是五架战舰爆成一团火球,其中包括黑鹰战队的一架,立时只剩下四架战舰的黑鹰纵队,士气大跌,都有了退意,毕竟舰毁人便跟着死亡,上万的人在一团火球中烧烤的味道,谁都知道不好受。

    黑鹰舰队掉头就逃,光明舰司令官没有下令追击,毕竟这也是险胜,追击的话后果难料。

    不久光武号上沸腾了,左无道、田野、水木、楚戟被举了起来,拋向舰顶,吼叫声掀天。

    欢呼胜利的浪潮告一段落,光武号战般之上官兵们却马上沉浸在一片悲哀的气氛之中。

    只见左无道举起一杯酒,遥向幽冥的太空为牺牲的官兵致词:“天国之门为烈士的英魂们敞开,不朽的神话之花为你们怒放,你们无畏精神将与我们同在,请一路好走。”

    哭泣响起一片,但在泪水中他们又高呼起来,要求左无道秀上一段武术表演。这个提议一开始竟是含笑又含泪站在一边的东方龙俊提出的,因为他忍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沉痛。

    在盛之中,在沉痛与激昂奔流的感中,左无道接过一位女兵的私藏物,一把三尺长剑。指尖在剑尖上轻轻一扣,剑发出“嗡嗡”颤鸣之声。

    尔后,单手背负长剑游走了一圈,忽地形一顿,“唰”地展开长剑,立时剑光上下游动,一个回头望月,竟把女化的一招演练出一种对牺牲的官兵深深追忆,毫无柔秀之嫌,有的只是凝重与深沉。

    左无道本是古武高手,这么慢慢的展开之间,剑的王者气势与轻灵之美顿时奔泻开来,不久之后,剑花颤动,“唰唰嗡嗡”声中,游龙走凤,朵朵梅花怒放,收手之际,随意的一挑,几道凝结的剑光升起,在空中迸现出寒光闪闪的几个大字:“战无不胜。”

    慕容凤只觉此时的左无道变得如此潇洒,有如处子般的纯美,那大大而星光灿烂的眼睛中,闪动着让她迷醉的光芒,她实是想不通,这样一个人有时却会像一只凶狠的狂狮。

    ※※※

    停战的不久,左无道便接到了舰队司令的召见命令……

    南北战线太空城这一战,让东盟军政界虚惊了一场,光武号却是出尽了风头,一系列因此而波动的军政机器在无形中运转,几十个小时后,一个档案在东盟军方中层层上报,最后这份档案摆在了最高统帅奥尔本的案头上。

    他看着屏幕上的这个年轻人的正面、侧面和背面图,如研究军那样分析着,一边对着边几位重臣说:“这个人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到我的边来。”

    波罗神地球分中,杨思奇淡笑着对孟识澜说:“他是一个可以改变局面的人,你可以继续地去帮他。”

    孟识澜心里很是高兴,“呵呵,那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在军中大展雄威了。”

    杨思奇:“那你现在还对我有怨恨之气吗?”

    孟识澜老老实实地回答:“现在我心里只是很奇怪,你们之间好象达成了某种默契,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杨思奇笑了笑,忽然脸色凝重起来,走到那窗台之上眼望幽冥太空喃喃自语:“五十年了,五十年一个周期吗?师兄!你在哪里呢?”

    孟识澜望着杨思奇的背影,忽然又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只觉杨思奇那背影是那样的凝重厚实,似乎凝聚着一股无比正义的力量,正澎湃如潮的散发开来。而在此之前孟识澜一直认为杨只是一个心狠手辣,沉狡诈的一代枭雄。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