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愤怒的狮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玄兵猫 书名:无境玄兵
            
  不论从那一个角度上看,这座太空城都像是镶嵌在地球近太空之中的一颗钻石,璀璨华贵又庄严神圣。

    整个太空城上竖立着无数座宫式的建筑,在位于这座太空城中心地带,矗立着一座白如玉庞大而沉稳的宫,它的周围是一个半径在五百米左右的空心圆形大广场,大约有二千名左右的手持枪械的士兵站立于这个圆内的四十八条通道之上。

    而在这座白色建筑一角的某一个大厅之中,孟识澜正立着体拘谨地站立在一位坐在一张黑色皮椅中的年青人的边。

    “我再警告你一次,这次关于左无道的问题你不可插手,完全不可以!这是最高核心密令,你必须遵守命令懂吗?”孟识澜言又止,神色萎靡之极,几根刺立于发丛中的白发似在颤抖个不停,“分副长,那我告退了!”

    “好,但你一定记住你插手只能使整个事件更加糟糕,不但会毁了左无道也会毁了你。”

    孟识澜极端郁闷地走出这座白色的巨大建筑物,周围没有风,他却紧裹住褐色大衣似感到很是寒冷。

    孟识澜走过那些卫兵的面前,那些士兵似乎没看到他这个人,仍然木立如旧。

    “无道,这次我帮不了你了,更惭愧的是这一切大半是我引起的,希望你吉人自有天相渡过这一劫,愿神保佑你。”孟识澜默默地替左无道祈祷着,走出这广场后恨恨地一顿脚,眨眼之间飞闪失在那一片幽茫茫的空中。

    自左无道从蓝园神出来后,为波罗神地球分长老之一的孟识澜一直以来非常地想左无道能加入“他们”的阵营,只是左无道却无意去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去发展,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去依靠什么人什么力量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他认为那是不可靠的,只是他不想不等于别人不找他,一个充满危机的巨大旋流很快把这颗新星卷入其中。

    ※※※

    “你要非常小心地去面对一个谋。”

    这是很奇怪的一条资讯,来自于孟识澜,而后失去了孟识澜的联络通路,左无道琢磨了很久忽然很是谨重起来。他马上向应天祥传讯。

    “应老,如果我有什么事,一切由你来做主,一定要稳住我们的阵脚,不要管我,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们也将管不了我。”

    “为什么好好要说这样的话,你不是……”应天祥显得很是吃惊。

    “答应我!”

    “无道,不要说这样的话,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做不到。” “好吧,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我希望潜龙院和无境会的事务能够照常进行,其他的我就不管了。”

    “行,这还像句人话!” ……

    ※※※

    收到奇怪资讯的第二天早上。

    位于某一个角落中的孟小婉传讯给左无道。

    “左,有不明人物跟踪镜子姐……”

    还没过几秒钟,孟小婉突地急促地发讯过来:“不好,左,他们打起来了。”

    左无道眼中闪动着不明光芒:“他们是冲着我来的,镜子没有太大的危险。”

    ※※※

    “小姐,请相信我,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但是你如果不合作的话,也许就麻烦了。”这个体粗壮的小平头对被他们拦住去路东方镜说。

    东方镜的眼前是八位材都在一米八以上的彪形大汉,他们留着清一色的小平头,穿着黑色的军用格斗背心,看上去肌都很发达,使他们的很像健美运动员,二十来米外还有二十来个穿风衣戴着墨镜的人。

    东方镜是在空中被他们拦截的,那是在从家里来潜龙院的途中,空中八架来路不明的飞行器挤住了东方镜的飞行器,使得东方镜的蓝精灵只得迫降在这里。

    东方镜很是生气:“你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马上滚,第二个是我打得你们滚。”

    “赫赫!”

    “哈哈……”

    “小姑娘口气还真不小哇!”

    大汉的嘲讽中。东方镜却与其中的一个大汉交手了,东方镜先启动,那大汉后一点点启动。

    一声闷响两方手臂在空中相拆,东方镜顺手扣向他的腕,那大汉却反手擒拿住东方镜肘关节,结果谁也没有得逞。

    猛地双方同时跃起,以腿还腿地对攻,东方镜闷声运转功力,形微微一提,那腿影忽地提高二倍的速度扫向那大汉的下巴。

    “噗!嘭!……”闷实的声音响起,一串淡蓝色波光从东方镜扫出的腿影中流幻出来,“轰!”地一声巨响那大汉倒飞出去十来米,连带着把几个同伴砸飞飞出去。

    一群大汉们相顾失色,他们是什么人,竟被一个文弱的少女击倒,而且是在一个回合之内,这真的很难以接受。

    两名大汉不再保留,相当有默契地一左一右近东方镜,远处的大树上一支麻醉枪对准了东方镜。

    “嗷啦!……”两名大汉吼叫着挥动巨大的拳头向着东方镜的肋部高速冲去,同时“砰!”地一声那树上的枪口也冒出了轻烟。

    东方镜的瞳孔中,一粒子弹正高速向她冲来,子弹头越来越大,这种冷兵时代的麻醉枪对付平常人也许有用,但是对付东方镜就有点过时了,使得东方镜从容不迫地飞而起,那小巧玲珑的鞋尖轻点两个冲上来大汉的头颅,然后再次旋而起,子弹便在她再次腾时从她的脚下掠过,这时她的兰花手结合著宇宙太极出手了,只见空中的东方镜手捏法诀,那晶莹玉嫩的小手轻拍柔弹,她周的空间中大片的一半是红是一半是白的小小兰花瞬间。

    「轰!轰!轰!。。。。。。」真个声势惊人,八名黑色背心的大汉被震飞于空中,嘴角喷洒着血水,二十几米外的着风衣的大汉也被波及,只觉又寒又的气浪大是剌痛皮肤和视觉。

    一连串的变化其实只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

    蓦地几道虚幻的影子出现,由模糊到清晰,这是法快到极点而产生的现象。

    四个一手提着奇异枪支的大汉,于东方镜的前后左右,那枪枪管特大,枪也很粗,看上去非常沉重,不像是激光类的枪支,而像是发能量弹的,这种枪破坏力极大,但是连发能差,而且后挫力非常巨大,没有千钧之力实难控制,这便是波罗神特种部队专用枪械。

    还有一个冷峻的长脸青年刹那间飞临到东方镜的斜上方。

    「不错,果然潜龙院的人都有二下子,但是你必须跟我们走,顽抗会对你自己造成伤害,时间不多了,你非要我动手吗?」

    东方镜瞥眼那黑沉沉的枪口,感觉这种枪对她是有威胁的,而那冷峻的长脸青年更是一个劲敌,他那气势非常具有,这使得东方镜又惊又气,她想不通这帮人从哪来,为什么要堵住她的路。

    这一整个过程大约经历了近一分钟。

    左无道终于赶来了,随后的还有孟小婉和她的十来个手下。。。。。。

    东方镜只觉一道人影从跟前高速冲过,而后是熟悉的味道。。。。。。

    东方镜心里大喜:「无道。。。。。。。」

    「嘭嘭嘭嘭!」四团白色的震暴波在东方镜所立的位置炸开,空气成粉,那一个地带也同时炸成一个短时间内的真空,周围的空气急剧地向那中间填去,

    左无道大怒,他们竟然真的开枪了,如果被击中,就算是东方镜已有了相当厚实的护气罩,只怕在这种能把钢板震成碎片的震波枪下也将立即遭受重创,不死也要重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长脸青年却突然闪至左无道的边,一拳打击左无道的太阳

    左无道竖掌切向他的手腕,那人一变招左拳击向左无道抱在手中的东方镜的腰处,左无道抬起脚来抵抗,那青年也出脚进攻。

    连串的沉闷的「蓬蓬」声不绝于耳,左无道完全没有时间来得及放下东方镜,而且也怕放下东方镜造成更大的遗憾,只能是一手紧紧地抱着她,咬着牙在空中与那长青年瞬间以攻对攻地拼了几十招。

    这一动手双方都是大吃一惊,左无道没想到对方实力竟然不在他之下,每一招都夹带着暴起暴收的气电,并且出招快到了极点,他完全是凭着精神力的感应与他对招。

    那长脸青年的吃惊度却更比左无道要来得大,没想到左无道抱着一个人还能毫不落下风地见招拆招。

    两人这一拼滚滚闷雷般的震啸声越来越大,一圈圈晃的不明能量波纹直周围的大汉,使他们仓皇后退。

    但,突地远处树林中升起上百来名手托震波枪的大汉,那枪口全部指向左无道和东方镜,

    那边孟小婉惊叫:「快躲!」

    万分危急之间,左无道想也没想一把抱紧东方镜,车转体以背部抵挡那无数枪弹,他的护体气罩泛出了耀眼的光芒。。。。。。如果是单独一个人,他也许可以瞬间逃脱出那些枪口下的范围,但是加上一个东方镜法最少慢上一半,又是在措手不及的况之下。

    左无道太低估了这波罗神神卫军使用的可以用来与战舰作战的武器——

    只听震耳聋的轰响大作,团团粉雾状的白气震波在左无道周一个十米半径的方圆内炸开,刹那间左无道的光罩如粉碎裂,那电光火石的时间里他还想带着东方镜逃出这危险的空域。只是鼻眼之中鲜血狂喷而出,喷洒在东方镜无瑕的脸蛋上、她那雪白纤细的秀颈中,东方镜顿时脑中「嗡」地一声,晕了过去,他们的形无凭地向地面飘落。。。。。。

    孟小婉正带着她的人与大汉们拼斗着,她也受到了少数震波枪的连续狙击,在那空中似一只受伤的燕子,呈不规则线路翻腾着体。

    「左!镜子!」孟小婉心大震飞洒着泪水,拼力一手拂出波浪般的紫色气暴,炸开一道空隙,闪扑去。

    但是,长脸青年却已是一手提着昏沉沉的左无道一手提着东方镜向着空中的飞行器飞去。

    十几个手持震波枪的大汉在空中阻截孟小婉,他们没有再开枪,可是孟小婉却无法攻破他们的防线。

    忽然空中的左无道虚弱地向孟小婉发话:「我不会有事的,你先回去吧。」

    长脸青年大怒,弯肘击在左无道的头侧,左无道只觉头部一沉,立时真正的昏晕过去,那鼻中的血汁,却继续一滴又一滴地洒落下来。

    孟小婉呆立在空中,惊乱无助地眼睁睁地看着那几架飞行器破空而去。

    ※※※

    潜龙院,无境会议室。

    应天祥站了起来:「无道不会有事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镇定!」

    田野紧握着拳头:「应老,那我们要该怎么办。」

    「都是我不好,没有及时地通知大家前去援助,我以为左加上我就足够了。。。。。。」孟小婉的泪水又涌出来了。

    吴琼菲安慰孟小婉道:「不关你的事,事发生的太突然了,再说连左一时都中了圈,就算我们赶去也只怕难以改变局面,现在我们应该团结一心,听从应老安排。」

    水木一直紧咬着牙,他心里只在想:「如果左无道有事的话,他定要找出那些人来,把他们碎尸万段的。」

    「从发生的况来看,这不是一般的黑势力,我们应该从东盟几股大的团伙中去查找消息,还有在事发前无道曾交待过,要我们维持正常的上课和无境会事务,这件事也证明了一点,我们无境会还是一个很薄弱的团体。」应天祥做了最后的总结。。。。。。

    ※※※

    「大哥!人已经被带到,我想他可以成为我计划中那个石头。」长脸青年说话间流露出了那股傲意。

    。。。。。。

    在太空城的座白色建筑物里,波罗神地球分的副长杨思奇对于长脸青年杨武的话淡然不惊,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有出声。

    杨思奇与杨武长得有几分相似,只是内在的气质却是完全的不同,杨思奇看上去比杨武更小,像是一个高中男生,外表温和青涩,眼睛稍圆,脸蛋也稍圆,丰润的嘴唇,常常微微翘起嘴角,轻笑时唇不露齿。杨武却材高大,面目冷森显得冷傲蛮横,大有一副黑社会老大的样子。

    杨武心里大是不满意,一手提起放置于刀架上的一把狭长、刀鞘上饰有黑白相间花纹的刀,手握向手柄,只听一丝极脆的金石之声响起,寒光四的一截刀体滑出刀鞘。

    「怎么,你认为我做的不好吗?孟老头不像说左无道是少年英雄吗?可是还不是被我手到擒来。」

    杨思奇仍然没有出声,眼中带着玩味的笑意注视着杨武。

    「大哥,你倒是说话呀,到底要怎么做嘛,是不是要我放了左无道?还是怎么样?」「咝!」地微微一声响,杨武又把刀归入刀鞘,转过头来盯着他的长兄杨思奇。

    「你不是已经做了,而且还在按照你个人的意思去干的吧!很好!——只想提醒你一件事,有些事不能做错,错了就没有了回头路。」杨思奇轻柔地说。

    杨武愤愤地地盯了杨思奇一眼,忽然消失在这间大厅之中,那刀却还悬浮在空中,一丝难以察觉的气流吹来,这刀才「叭」地一声坠落在那刀架之上。

    杨思奇却像是没看到般,叫一声:「孟校长!」

    只见孟识澜一脸倦意的地走了出来,「分副长—」

    「他们两个我谁也不帮,这样很公平,就让冥冥中的力量决定一切!」

    孟识澜只觉寒意不住地灌入心房,心想:「那是你的弟弟啊,做错了事你可以教他,骂他,打他,怎么能听任他去呢?一个血气方刚,又是自傲之极的人能做出什么好事出来吗?」

    杨思奇似看透了孟识澜的心里,淡淡地说:「孟校长,你也跟了我二十几年吧,这二十几年来你也看到了我有没有教过他、提醒过他,但是他什么时候认真的领会过我的意思,况且现在他急着要登上副分长的位置,到了明天他能不想正分长的位置吗?他是我弟弟又怎么样,总不能等着有一天他一切都准备好了,反手一刀插在我的心口上,正因为他是我弟弟我现在没有去动他,而是让他去自生自灭,换了是别人,你想想他还会存在这个世界上吗?」

    孟识澜摇头:「但是对于无道来说很不公平,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少年,正是旭初升这时,对蓝园来说也很不公平,百年才出了这样一个人材。。。。。。」

    「很公平的,你会看到的,如果左无道真的是一个人物的话。」杨思奇仍是淡笑着说道。

    只是这轻柔无比的话在孟识澜听来却是那样的冷酷无,他认为不管是左无道还是杨武都是杨思奇的两粒卒子,推出河界后只能往前冲锋,命运难测。

    ※※※

    黑沉沉的大牢,粗如臂膊特制栅栏,淡淡的微光下左无道戴着一副深嵌于中的沉重刺铐无声无息地躲在那里面,那刺铐粗大的尖刺深深地刺入他的手腕和脚腕的肌之中,只怕已是到了骨头的位置之上,血早已结成黑色的斑块围堵在刺与的结合处。

    对面同样的大牢,合金钢栏之内,嘴角溢血的东方镜也戴着一副与她材不相衬的上百公斤重的镣铐,正奋力用细织的小手紧紧抱住那一道牢笼的栅栏「嘤嘤」哭泣着,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左无道的名字。

    「无道。。。无道。。。你快点醒来啊。。。不要睡了好吗?让我看看你的脸。」

    但是,一遍又一遍的呼唤,左无道就是一动不动。

    东方镜的嗓子哭哑了,仍然看不到左无道有活的迹象。

    「你再不动一下我就死给你看!」东方镜生气了,嘶声大喊起来。

    昏沈中的左无道其实一直都在听着东方镜的哭喊声,只是全麻木,一分力气都提不起来,此时听到东方镜说要死,心里更是急狂如疯:「不要,镜子你不要傻了,千万不要犯傻啊。」只是心里面撼天动地的声音,传到外面只是嘴唇的轻颤。

    东方镜借助微光,紧盯着地上的左无道,她绝望了,泪水渐渐变成了血水,奋力地摇动着手脚上的沉重的镣铐:「左无道你好狠,好,算你狠,你等着我——」

    一间内室中那长脸青年带着一帮军人不像军人的大汉看着这一幕。

    有人大笑:「哈哈。。。。。。。左无道真的没料了,真他妈的好差劲,还说是从蓝院潜龙院出来的绝世奇材,我呸!」

    杨武突地大喝一声:「全给我住嘴,去,叫住那傻女人,给左无道一点水,我还不想让他们这么快的死。」

    ※※※

    地牢中突然闪亮的灯光使悲绝死的东方镜止住了形,只见几个大汉冲了进来。

    一名大汉打开了左无道那边的钢栏,接着另一名提着一桶冰水的大汉走入,把那桶冰水一下子全倾倒在左无道的上,然后踢了他一脚。

    「哈哈,小美人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的男朋友吗,你喜欢他?他像不像一条死狗啊!哈哈,别急,你的男朋友还没这么快死的。」

    在冰水的刺激下,左无道的体开始颤动起来。

    东方镜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无道。。。无道。。。」她只觉心好痛,从来没有这么痛过,看到心的人受这样的苦,那滋味如刀宛在她的心瓣上,一刀又一刀的血水直流。。。。。。

    大汉们没有过多的扰东方镜,甚至有几个不忍再看到东方镜那酸楚无边,凄惨之极的样子。

    「走吧。。。」

    「妈的,这小妞真是他妈的美,这种样子了还这么扣紧老子的心,放在这里真是浪费。」

    「滚啦,你妈的没看过女人啦」

    「老王,你这是发那门子的火啊,关你什么事!」

    「不关我什么事,只是你再出言污辱她我就杀你,你信不信?」

    「你以为我怕你啊!」

    「那就来啊!」

    。。。。。。

    一群大汉渐渐远去。

    东方镜却像是一句也没听到他们的话,那样梨花带雨地用浮肿双眼深、酸苦地注视着还在颤动中的左无道,她好怕那颤动停止后他就会。。。。。。

    ※※※

    左无道那被震波枪能量暴震得靡烂的背部紧贴着地面,此时他的神智开始苏醒,因此每一次轻微的呼息都会让他痛得头上冷汗直滚。

    他心里已经推断出这次是波罗神的人把他劫持到这样一个地方来。除了波罗神之外他想不出还有哪个地方有这样组织严密又异能力如引强大的人马出来,他想到孟识澜的那个电话。。。。。。

    「还好不是要我的命,要不真的完蛋了。」左无道心里想着,意识到无境会还是一个力量非常弱小的组合,既使在孟小婉的报部严密监控的况下,还是出事了,那么就算是无境会的人全上,也只怕不是那百来个波罗神的人的对手。同时他也大是感叹这个世界缺少正义的力量,这次事件,不说整个波罗神都是凶残恶之人,但最少绑架他们的那伙人是不良之徒,要知波罗神有着人类最高最神圣的地位,就连这样的一个地位超然的机构都会有这样的事发生那么其它地方其它的组织机构可想而知。

    「虽然他们并不让我死,从他们那样至人于死地的手段上看来他们又并不是很在意我的死活,所以没死可能我对他们来说还有利用的价值,那是什么呢?好!先给你们记上了,以后我们再来算。」

    一边想着那种体上沉重的伤痛却打断了左无道的思路,他不得不先面对着有滑向死亡趁势的。

    左无道昏沉沉地躺在地上,思想意识在运转着,但却是连眼睛都睁不开,只听到东方镜一声声呼唤,忽然间幻觉大起,他看到东方镜郁黑的长发飘飘,在那向他扬动着手,阳光下小手晶莹剔透。。。。。。

    「镜子!」左无道心里呼唤了一声,不知不觉他轻闭的眼睛中滚出两颗大大的泪水,他觉得这次事件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东方镜了,让她跟着他一起受苦,这是他最不想要的,但他们却偏偏要这样做,他好恨、好恼、好伤心,他觉得这个世界好残酷,残酷到一丝温都没有,他终于明白自己踏入了风云动的高层异能界,一个极大极端危险的考验就在眼前。

    左无道心里怒吼了一声:“站起来吧。”

    他要抗争,他不甘心就这样倒下,不管他的敌人是谁…愤怒的火焰腾腾在左无道的心中燃烧起来,带着三分愤怒三分委曲三分渴望左无道在进入宇宙太极自救功法前将最后一丝意念灌入自体内位于下腹部某一个不明空间中,刹时左无道主观意思完全的退出了,也可以说他睡着了,此时一个小小的左无道出现了,位于左无道的腹中的某一个空间里……

    对于这个小人远古的特异功能家、修真者、道家杰出人士、佛家宗师等谓之为元神或称元婴、有形潜意识、仙胎等林林总总的称呼,事实上它就是人长期修炼而成的第二意识,它是一个永远不具有概念的精神体,因此这种东西它可以瞬间万里,在一定条件下它可以做一些很特别的事,比如跑到别人的体内去控制那个人,比如使头大象发疯。但如果要想第二意识与主观意识能同步的活动,左无道必须更上一个境界,这个境界是大成之境,谓之三神合一,主观意识第二意识还有一个微观意识合在了一起,但是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基本上不是人了,他已经是神,发生了根本质的变化,能够突破这个世界对人体的一切束缚。

    左无道的第二意识还非常的小,真的很像是一个婴儿,只见它头上几根柔软之极的黄毛,一双乌溜溜一闪一闪的大眼神,仔细竟然没有眉毛……

    小小的左无道开始是平平睡着,它的第一个形态是与主人的姿势高度地保持一致,甚至他的手脚也呈一种被铐的样子。

    但很快小小的左无道坐了起来,而后随着左无道的呼吸摇摆,忽然它像是接收到什么,不安地站了起来,四处张望,猛地飞快地旋转起体,转了无数圈之后这个小人似瘦小了一圈,但左无道的伤势却平稳了,呼吸也更加绵长起来。接着小小的左无道一闪而去。接着一个似发生在千万年前蓝色的波光粼粼的梦境突然而至左无道的脑海之中。

    左无道的第二意识不负重望的完成了它的任务,相隔遥远距离的况之下左无道意识与蓝园神取得了联系。

    第二意识在刹那间回到了左无道体内,一系列的体元素轰轰运行后,左无道很快进入第二个功法状态,主观意识与第二意识接合在一起,这时推动主观意识思维的却是第二意识。

    梦境之中,蓝园神升起于一片蔚蓝色大海之上,“轰隆”巨响中门徐徐而开,一个挽着高高发鬓的极美女子出现在宫门口。

    左无道大是惊讶,他只觉宫前这庄重圣洁的女子很是熟悉,却一时无法想起在哪看过。

    “左无道你不要有什么怀疑,你不是一直想进入蓝园神的核心吗?我就是那个核心,不过以前你见到的我是另外一个面目,所以你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我传你『光暗双龙气诀』,只要你把之溶入宇宙太极之中,后你必然有很大的收获,也会提前引发你早己得到蓝园神二大宝物——“星空罗盘”和“星皇之剑”的威力,免得你埋怨我交给你使命后便不管你了”

    左无道呆呆地望着这个女子。他想不起[星空罗盘]和[星皇之剑]是什么?只觉这女子虽然很美,但却像永远看不真切般,那女子似能透视他的思想微笑着说:“『星空罗盘』和『星皇之剑』就是上次在蓝园神那嵌入你额头之内的星空图和那把小小的光剑……”

    此时的左无道的主观意识处于一种梦的状态,非常的被动,只听到那女子很是清晰动听的声音讲着一些奇怪的话。

    “……『恶魔』诞生之初,宇宙因之得到平衡,诸神庆贺,但是不到二十亿年,诸神发现『恶魔』比黑洞来得更可怕,那是一种能够摧毁一切的力量,在光明的背后,在大灾难的尽头它总是出现。『恶魔』——宇宙之中最黑暗的神秘的能量,一块闪烁于宇宙之中的黑色金子,它的黑色光芒无法阻挡,事实上它是一种既不代表正义也不代表邪恶的力量,历来百位蓝园神之子写就百篇黑暗之章,这是为了光明的更加灿烂,一百零九位神之子左无道将继承着前人的遗志,开始新的双能之旅……”

    紧随着这女子奇怪的似故事非故事似口诀非口诀的语言,一些金光闪闪的字体便像江河之水急流咆哮地狂倾入左无道的脑海之中。

    左无道不知他无意中又触发了蓝园神之中另一扇神秘的大门,从此开始了左氏“光暗双龙气”震啸银河的历史的篇章。

    久久之后,左无道只觉头脑中那些金色的文字越来越多,那头颅有一种急将炸碎的感觉。

    但是他竟然无法阻止这种感觉蔓延。

    猛地,“轰!”地一声,左无道只觉头没了,炸成一片片叶子飞向天空。

    也随着这要命的“爆炸”霍然左无道的主观意识从第二意识的功法状态里被强行的赶来了出来。但还没等他去平息受惊的心潮,他的整个人似一台机器,自发地又进入另一个功法状态。

    左无道只觉自己刹那间进入了一个一边是血红一边是透明的空间之中,他感觉到了澎湃的能量在这个空是之中奔腾咆哮,但就像是电光闪过一般,忽然左无道又惊醒了过来,似乎这只是随着“光暗双龙气诀”总诀进入左无道脑海中的一层被激起的波浪,但随着波浪的回落,一切又平息了,此时左无道只觉自己的头脑是那样的轻灵,那一“炸”竟使得他有了一种非同往的清晰之极的思维力和精神力,蓦地左无道轻易地看清楚自己的“能量贮藏世界”——气海,那个地域里除了一个抱着珠子的小人之外,只有几丝云状的能量团,左无道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气海被自己拓展得如此大,而存放的能量却是如此之少,他不知该痛哭还是大笑。他终于发现自己在近两年犯下的大错误,只光顾着层层突破宇宙太极的境界,却忘了往被一次又一次扩大的气海里装填能量,怎么可能有强大的战斗力呢?

    不过这也不能怪左无道,以前他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气海,怎么知道是饱还是不饱,只知道这次自己的能量气罩在一刹那间就被那震波枪轰没了。

    ※※※

    左无道想着便坐了起来,“呵呵”傻笑起来。忽然他感到自己的伤势竟然好了大半,要不他怎么可能很轻松地坐了起来,一时左无道信心大升,他决定好好的与那个长脸青年杨武玩一回、同这个波罗神地球分“亲密的接触”一下。

    坐起来后,左无道便看到了对面铁牢中的东方镜,他五味交杂地叫了一声:“镜子!”

    哭累了的东方镜体一颤。

    “无道!”东方镜喜极而泣,她不敢相信左无道这么快地就好象全复原了,只见他的发上还有一些污渍,他的脸面上更是血渍斑斑,但是他好象变了一个人,有了一种不同的味道,更重要的是东方镜还左无道的眼中又看到了那极强的自信。

    嘶哑的声音令左无道心头大颤。

    “镜子,我没事了。”

    “嗯……”

    “不要害怕。”

    “不会的。”

    “真是一个听话的小孩。”

    “这个样子了你还要开玩笑,不理你了。”

    “呵呵,是我不对,不过这没什么。”

    忽地东方镜听到左无道的传音:“我会让他们后悔的。”

    东方镜摇了摇头也传音过去:“不,只要我们没事就好,我想离开这里。”

    “傻妹妹,你不觉得现在才刚刚开始吗?”

    “不准你叫我傻妹妹!”东方镜忽然大叫了起来。

    左无道举起双手:“投降了,没想到你在这个地方声音还这么大。”

    “哼!你聪明就不会让人把我们关猪一样关起来。”

    “哈哈……这可是你亲口说的,我是猪哥你是猪妹。”

    东方镜气得把子背过去,咬了咬嘴唇,心里面却无法掩饰地一阵心酸一阵甜蜜,心酸的是两个好好的人被人关押在铁牢里,左无道险些离她而去,到现在还戴着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刺镣铐,她不明白左无道为什么还笑得出来,甜蜜的是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却能和他在一起,这是非一般的体念,如果还有明天这一生她都不会忘记了。

    ※※※

    一连几天没人来打扰左无道和东方镜,但每天却有一个人准时出现送些食物前来,左无道很少吃东西,他已经能够做到提取空间之中的一些浮游养分,再经过一番组合,补充体一些需要。

    东方镜在这方面比左无道要差一些,但对食物的依赖也不是很大,两天进食一次已经足够了。

    而左无道在发现自己的体内的能量空间——气海如此空旷后,一直在想办法去填满那个若大的空洞,只是两天下来用内识观察自己的气海时,发现那几乎没动静。

    左无道心里长叹:“好大一个洞啊,是不是无底的呢,这要装到何年何月才能装满啊。”他想可能宇宙太极并不是一门很好的吸收和外界能量的异能学,他试着运用曾经学过的古武和现代异能学那些提取外界能量法门却发现效果更差,他估计现在的体内的能量只装那个气海空间中的百分之一左右,甚至还不到,这真是一件头痛的事。

    他忽然又想到在梦中遇到蓝园神的化那个圣洁女子所说的话,那些金光闪闪的字体开始在脑海中流动起来。

    忽然间左无道一震,他只觉看到了什么,他好象看到了一只凶恶的“龙”。

    左无道不得不停了下来,但一停下来什么都没有了。

    他又试着运行宇宙太极和冥想着那些金光闪闪的字体。

    动的如水一样的太虚幻境里,随着他极力参悟那些金色的文字,渐渐地他又有了一种极为害怕的感觉。

    “光暗双龙气诀”的每一句幻动于心灵,那外部的空间同步的变化着,他有一种巨大的压抑和被窥探感,他感到自己在做一件召唤魔鬼到体内来的事,所以这让他害怕,不安。

    他看到他所运行的宇宙太极空间还在急剧的扩涨,那些原有的能量也似感觉魔鬼即将到来不安在他体内的能量网络中跑动,猛然那一半是血红一半是透明的空间突地浮现并与他那运行宇宙太极幻化的空间重叠在一起,紧接着在那能量的空间里强光把左无道识感吞没。

    ※※※

    东方镜只见左无道坐在那里像一块木头,心知这个人在那练功了,她大是担心左无道起来,不知他会不会害怕外界的突然干扰,要知这个地方是别人的黑暗牢笼,他们随时可能进来伤害他的。

    东方镜在担心时候,杨武的人也通过监视器监视着左无道的一举一动。

    “头,那个左无道好象恢复了,要不要……”

    “不用去管他,他活不了多久了,既使他有通天本事也白搭。”

    “但是万一他震破铁铐,拉开钢栏……”

    “他妈的,他有这么厉害就不会被我们抓到,那是什么钢做成的你清楚吗,那全是特级材料,比普通的钢材要坚韧出十来倍,激光枪都扫不断,你真是个白痴。”

    ※※※

    另一间豪华大厅中,杨武倒在一把高脚转椅中双脚高架在一个大汉的肩膀之上狞笑地看着屏幕上左无道在牢中练功的一幕。

    “不错,他很强,是我要的人。”

    一个干瘦的中年人可能是杨武的军师,他一脸媚笑地说:“那么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好!让兄弟们狂欢十个小时,十个小时后就让左无道这头疯虎去打头阵。”

    ※※※

    无形的巨大的沙漏开始倒转,细粉的流沙从那个尖嘴处急速流下,眨眼之间十个小时过了十几秒。

    左无道盘坐的体慢慢地向上悬浮而起,在那外人看不见的奇妙境界中,耀眼的强光继续无穷无尽地暴发着,伴随着这一波又一波的强光左无道只觉被拖入了那个中心被无数道看不见的力量狠狠地搓揉,蓦地所有强光突然消失,左无道恐惧地发现,有一缕看不见的东西进入了他的体内,左无道完全不明白那看不见的东西是从哪来的,只知道他全暴满了一种气,气海中的能量高速运转起来,那看不见的东西则像是一条怪蛇在气海中肆意穿游,使得气海之中那些凝缩的能量急剧膨胀和急速旋转起来,不久左无道又觉得他的气海要暴炸了、整个人也要暴炸了,从外而看却只能看到左无道平静地悬浮在那牢中,周光芒点点升起,并且越来越亮,很快地左无道周极像是涂了一层金灿灿的粉光。

    目睹这一切的东方镜暗自为左无道感到心喜,看样子左无道竟在这样一个地方迈向了另一层异能境界,这需要多大的镇定心和勇气呢?想到这里,她觉自己也不应再一味的悲泣了,而应像左无道一样再艰难的环境、再恶劣的况也不能坐等时间的流失,而应该像他这样无时不刻地发行动来争取最大的主动权。

    想着东方镜也盘脚坐在地上,努力地使自己静了下来,就那样戴着沉重的手铐和脚铐进入心无杂念的境界之中。

    东方镜原来在蓝园的时候主修的是异能系中的幻象战斗技中的兰花手以及飞行术,后来遇上左无道后放弃了原来的异能心法改学宇宙太极,但是兰花手、飞行术等异能技却更加快速的提升了,宇宙太极它是一个大的异能学概念,它的主要体现形式是一种心法上,而且与绝大多数异能战技是兼容的,但宇宙太极也有层次之分,不过它不像一些异能术练到哪一层便算是哪一层,而是总的诀法就是那一些,随着修炼人的领悟深浅和实际修炼中体本质改变的不同,所呈现出的境界也大是不同,甚至每一个人修炼出的宇宙太极出现的表像都不会是相同的,宇宙太极分九个层次,第一层是混沌初开、第二层太虚幻境、第三层太虚青境、第四层太虚化境、第五层紫龙天、第六层玄雷天、第七层太金气、第八层太清气、第九层破宇气。东方镜刚刚进入第一层混沌初开,她现在的感觉是大片的能量光波在她的能量空是里形成一个圆而后转成一个太极图般的气旋,那种感觉说有多奇妙便有多奇妙,肢体和筋骨中电流直窜,非常舒服。

    忽然东方镜感觉到一个巨大的火球在她边上的那片天空中放着光芒,隐隐中她就感得那个火球就是左无道的气场。

    而左无道这时已是苦不堪言,“光暗双龙气诀”引发他的整个气能大暴动,不论是气海之中,还是条条细小的经脉之中,有如无数火线急剧地穿梭着,“光暗双龙气诀引”来的恶魔——那看不见的黑暗能量使得左无道的内部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那么一缕黑暗能量的流入,便像是最强烈的化学反应,全的细胞,血脉特别是贮藏于体之中的“本元”能量全被调动起来了,一再提速地“轰轰”运行,左无道很是怀疑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真的爆炸,也许真的像气球一样,气过多之后就会炸成一天碎片。

    在一切无法控制的况下,左无道果断地选择了拼,以宇宙太极的那个气场,去包容火暴的体中的能量大暴动,以“外象”扶助“内象”,又以“内象”去催发“外象”的精纯和突破。

    左无道的这一决定是无比确的,所谓的黑暗能量其实就是宇宙之中最暴烈的暗能量,很是细小的一缕足以炸裂左无道的气海和全的经脉,事实上虽然左无道相比东方镜他们的异能力要强的多,但实际上左无道只不过才突破了宇宙太极的第二层,在茫茫宇宙之中,他还弱小的不堪一击,既使在人类这个异能圈中他也算不上很强大,以他这么稚嫩的异能力无论如何是硬斗不过那小小的一缕暗能量的,但是宇宙太极运行之后所催生的能量空间本是一种“太清之境”,是一种柔韧清凉的力量,如果要给以归类的话以水来定位这个空间绝对是不会错的,而暗能量引发的能量暴动产生的气场无疑是一种最火暴的气场,属于火。这样一来,以火炼水,以水平火,达到一种平衡,那么左无道眼下的危机便得到了最好的解决之法,于是只见一片的蒙蒙青光顷刻间在左无道上升起,渐渐把那金色的光芒包裹住,这蒙蒙的青光正是宇宙太极第二层太虚幻境最正常的现象。

    但是很快的这大片的蒙蒙的青光越来越清晰,逐渐地有转为纯青色的迹象,那夹在蒙蒙青光的中金光渐渐微弱下来,最终隐没在越来越纯正的青光之中,此时左无道的海中出现了一个纯青色的天宇,宇宙太极第三层太虚青境就这样划然而来……

    其实左无道突破宇宙太极的第三层并非是一个偶然,只是在以前他的气能一直很空虚,在这种况下虽然左无道已经领悟到这一个境界,但因为能量的不足所以无法进入,现在他突然间得到了“光暗双龙气诀”这一门极强的引能之法,加上暗能量是宇宙威力最大的一种能量,引入了一点点便使得左无道的能量组成部分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一变化后足够推动左无道的宇宙太极进入第三层,在这种况之下,不但一下子解决了暗能量进入体的危机,第三层太虚青镜的突破也自然地水到渠成……

    短短的一次异能之旅,花费了左无道九个多小时,当左无道睁开眼睛时强烈的感觉到随着他的异能之境的提升,野天留给他的十把玄兵小剑也在他的体内进行了一次与主人的共同的蜕变。

    当初左无道的留下了那十把玄剑的时候,就已经明白地在留言中告诉过左无道,这宝贝的威力是无穷的,并且将随着主人的异能特别是宇宙太极的境界而变化的,宇宙太极的层次越高,这十把宝贝的威力就越大,当达到第三个层次时就勉强可以当成仙兵来使用,其威力将大增,到了宇宙太极的第四层的时候主人便可以驾御十把玄兵幻成的光轮行走于太空之间……

    十把玄兵小剑都是有名字的,一般的异能大师能有这样的一把已经很偷笑了,但是左无道却有十把,当然对于现在的他是一种浪费了。十把玄兵小剑的名字按照色泽的不同依次是:墨电、白雪、紫莲、丝绿、幻黄、幽蓝、阳深、露锋、火妖、无定。

    左无道其实还有两样更高一级的宝贝就是星空罗盘和星皇小剑,但是现在的他远远没能达到运用这两样宝贝的能力。现在十把玄兵小剑随着左无道的意动也蠢蠢动,左无道很想看一看现在玄兵小剑是否能够帮上他一个忙,意念提处一道黑色的光芒从左无道的背脊处一闪而出,直奔东方镜那边而去,小蛇般溜到东方镜的手脚腕部,轻灵地闪了四下。

    此时东方镜却还沉浸在宇宙太极奥妙的领域之中,她微闭着一弯铺盖长长睫毛的眼帘,秀的小鼻子翘立于空气之中,水红色的唇微抿,显示出她那柔秀之中的一分倔强。

    左无道不动声色地收回墨电,心里却是狂喜,他清晰地看到在东方镜那镣铐的锁腕圈子上多了四道细丝般的裂痕,墨电竟然毫不费力地就割裂了东方镜手脚上的极为坚硬的镣铐,现在只要东方镜微微一用力也许就能去除这锁住她手脚的镣铐了,但左无道明白这里的一切都有人在监视着的,所以只能是一步步的来。

    “镜子,我已经在你手脚上的镣铐上割开了一道缝,现在你听着,不论发生了什么要沉着应对,该我们反击的时候了。”

    东方镜听到左无道的传音,惊醒了过来,她没责怪左无道,因为这个时候她听到了大群的脚步声向他们走来。

    杨武的恶毒的行动终于要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境玄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