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的抗日 第七卷闽粤风云 第一百九十七章时机,牵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超过两百架的战机大对决,场面蔚为宏大,同时也十分惨烈。(www.paoshu8.com_泡&书&吧)军方面,江草隆繁负责总指挥,小鬼子一开始也想着利用舰队的防空炮火以削弱白鳍豚对零式的技术优势。然而双方展开激战不过五分钟左右,他便发现这一着根本不可能实现。炮弹不长眼睛哪,而如果刻意的引敌机进入防空炮火的程,那已机又得首先成为敌机的攻击目标。小鬼子脑壳倒不僵化,意识到柳本出的是馊主意便立刻否决,根据自己的判断改变命令:“双机编队,各自进攻吧,有机会的话,优先进攻敌方轰炸机。但是谨记不要让开自己的防御位置!”

    学兵军空军前曾击沉赤城号和飞龙号航母,近又全歼凤翔航母舰队,其强大早已深深的刻入了小鬼子特别是海军鬼子们的心中。所以当薛长空率领的超过两百架的战机出现在柳本柳作眼中时,小鬼子理所当然的以为学兵军依旧是想凭借航空部队对已方进行打击,所以一应排兵布阵皆以防空为主,却浑没想到,这次来袭的学兵军战机虽然数量众多,但其实却是来打酱油的,真正的主角,此时却藏在海底还有绿岛海域周边的海岸边上。

    台北军用机场距离绿岛海域不过只有三百公里不到的距离,以零式的飞行速度,半个小时就能赶到战场。因此,柳本也好、江草也罢,他们一致认为,这半个小时将是最关键的。而只要将这半个小时熬过去,那么等待学兵军的就将是偷鸡不着蚀把米。而在山本等人看来,只要能够重创学兵军空军,那么就是损失苍龙号除外的一艘航母也是划算的。要知道,本本土的众多船坞中,正有超过三艘航母同时在开工建造呢,那么无论是龙骧号还是冲鹰号,这种只能搭载二三十架加载机的轻型航母还真没什么不好损失的。

    柳本将所有舰爆机都派出去的同时,下令将所有舰轰机都收进了机库里,而从机库里往外倒腾战机可是个不短的过程。再加上周边一百四十四架轰炸机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无形中吸引了所有舰上全部鬼子的视线,让他们在反潜上投入的兵力相对应的减少了许多,如此一来就为徐凯和黄天勋他们的突然出击创造了有利条件。

    十分钟过去,先后二十三架战机或凌空解体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球然后四溅开来或拖着浓烟一头扎进了海里。这其中,军损失了十四架,学兵军这方损失了九架。学兵军这方还包括一架白鳍豚轰炸机——这架白鳍豚和另外两架友机在俯冲投弹的时候被一架零式找到机会打断了左翼,随即打着旋栽进了海里。

    薛长空看到这一幕不气坏了。在伏击方案出来以后,学兵空军人不是没有争取过由他们来当主角,不过在经过一番计算以后却得出结论,如果想要完歼这支本混合舰队的话,那么损失的战机将会在五十架以上。这个损失是学兵军承受不起的,于是最衷于此的薛长空也只能放弃了争取。既然不是此战主力,那么他们首要的目的就不是击落多少机或者又炸沉多少舰船,而是能够在能牵制住敌航空部队的同时尽量的少损失一些战机。至于轰炸,那得等时机,而如果没有时机的话,则绝对不冒险。战前计划中,总司令部对薛长空他们提出的要求是能够在战场呆到军台北航空兵团抵达。这个过程大约会是半个小时,而半个小时的激战,已经足以让迎战的机将燃油消耗掉大半然后不足以飞到台北机场了。那样的话只要能够击沉那三艘航母,那么就可以同时收获这三艘航母搭载的所有敌机。

    这种况下,才不过一刻钟过去就损失了九架,怎不让薛长空心痛?!“当老子的话是耳边风吗?时机,时机!牵制,牵制!战术布置都丢到海里去了?!”他在指挥频道里大骂,然后又在心中抱怨:“md,徐凯和黄天勋这两个混蛋,他们怎么还不发动?!”

    薛长空这个念头才从脑海中闪过,从新加坡出发的以六艘驱逐舰为主力的军护航舰队的旗舰“滨风号”的作战指挥室内,一个戴着听筒的鬼子声纳兵忽然嘶声喊道:“潜艇,潜艇!”

    在他前方,舰队司令北村昌幸大佐正拿着望远镜在观看着本舰防空炮火的打击效果,闻言一怔,然后转喝问:“方位,方位多少?”

    声纳兵张口正回答,忽然船舷左侧一片亮光闪烁,然后“轰隆隆”的爆炸声响起、一道水浪冲天而起、舰剧烈的摇晃起来,声纳兵立足不稳,脱口一声惊呼,一股坐倒在了地上。

    “八格,被鱼雷击中了!”北村大叫着一脚踢向那个声纳兵,然后重心不稳也摔倒了。

    突然发起攻击的是一艘舷号“s008”的宋级潜艇。该潜艇是在关闭了动力装置以后顺着水流飘进战场的,因为柳本柳作命令驱逐舰负责最外围的防护,结果处于混合舰队右方最外侧的“滨风号”就成了它的第一个猎物。“s008”仅仅动用了一枚鱼雷,这艘驱逐舰就成了第一个被海水吞没的倒霉蛋。

    “我们被鱼雷击中了,美国人的潜艇加入了战场,我们需要救援——”北村艰难的爬起来以后拿起话麦在指挥频道里大喊起来。

    他的喊声犹如重锤敲击在众鬼子舰长的心上,众鬼子舰长这才想起他们是因为运输船队被美国人的潜艇盯上这才参加这次护航的,又想起学兵军的鱼雷艇部队也有向台湾集结,不少人特别是柳本柳作心中不泛起了不妙的感觉。

    薛长空居高临下看得较远,他远远的看到绿岛那座小岛沿岸忽然有大片浪花泛起,白花花的很是刺眼,然后又看见水面上开始出现了鱼雷破浪的痕迹,心头一松暗忖道:“徐凯和黄天勋这两个家伙还不笨!”

    本人因为担心反潜机被自家的防空炮火击中,所以压根就没想着让这些战机升空,所以几艘巡洋舰上搭载的反潜机都还在机库里呢。与明晃晃的战机相比,潜伏在水里面的潜艇自然更加可怕,猛然有潜艇的敌传来,他们登时什么都顾不上了,立刻下令让反潜机升空,同时下达了反潜命令。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