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的抗日 第七卷闽粤风云 第一百一十七章气得吐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攻守双方侦察尖兵在山林中乱战的时候,肖安宝的中美菲联军也没有闲着。

    经过这一次生死大逃亡,夏普还有杜迪生等美军军官不仅从肖安宝以及王老虎等学兵军军官上学到了许多诡异的战斗手段,而且还培养出了牢不可破的战斗友谊。如果说两天前夏普对肖安宝言听计从还是从大局出发,只为了能够带着手下人逃过此劫的话,现在他则是心服口服,完全是用对待师友的态度对待肖安宝了。

    带丛林中行军,而且是需要隐匿踪迹的逃亡,对美国人是个不小的考验。蚊虫另论,因为要避开本人的搜索,只能从靠近潘吉尔湾的沼泽地带向卡帕塔甘潜进,所以这对美国人和菲律宾人的意志力乃是极大的考验。

    白天行军还好些,就是有人掉进沼泽里也能及时提供救援,晚上就糟糕了,就是掉进沼泽的能够及时发乎呼救声,也不一定就救得上来。

    黑夜里的沼泽行军为时也就三个小时左右,却最少有三十余人就此不明不白的送掉了命。这其中,学兵们因为习惯了配合作战,菲律宾人因为多少知道沼泽地的行走要领,所以分别只有四人和三人因为救援不及时而被沼泽吞没。美国人最惨,足足二十六人成了沼泽地植物的肥料。

    一番艰难的沼泽地行军,便是以战斗意志顽强出名的学兵一个个也走得小心肝嘣嘣乱跳的,更勿论那些视生命自由超过一切的美国大兵了。如果不是肖安宝强制命令每个人嘴上必须绑一根布条的话,估计光是他们此起彼伏一惊一乍的惊呼声就能惊动几公里外的小鬼子。

    艰难的沼泽地行军在深夜十一点的时候结束。终于脱离了沼泽地的众人也不管蚊虫的叮咬或者毒蛇的守株待兔,都很没有风度的一股坐在地上,一个个大口的喘着气,那摸样,简直比长途跋涉了一百公里山路还要耗体力的样子。

    肖安宝没有坐着,作为这支中美菲联军的灵魂人物,他此时正站在一处山丘上在等待着王老虎的侦察结果。

    王老虎以及他挑选出来的那二十余名学兵应该是这支混编部队中唯一没有疲累感的非人类存在。他们在主力部队西边大约三千米的地方保持平行前进状态,负责警戒的同时也在寻找着战机。

    也是泽田茂活该倒霉,他们被坂本支队顶替了主力部队的地位以后,后撤五千米重新扎营,这边才刚刚安置下来,结果就落入了王老虎他们的法眼。

    毕竟是本陆军常备师团之一,所以,如果不发生战事的话,单从军纪以及安营扎寨等基本功上,大阪第四师团还是像那么回事的。

    “好像是鬼子大部队!”一个名叫翟小军的家伙趴在地上对王老虎耳语。

    “巡逻队出来了,”另一个名叫王茂的少尉说道。

    王老虎:“你们两个跟我过去,我们去逮一个舌头回来!”

    “是!”“好!”

    三个人悄悄潜向敌营,然后一个警戒两个人动手,没费吹灰之力就扛了一个鬼子回来。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放下那个鬼子,王老虎一手捏着其脖子才刚刚将其嘴里的破布取出来,就听见这个鬼子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道:“太君饶命哪!小的良民大大的。”

    翟小军乐了,啐道:“娘的,又是窝囊废师团的?”

    小鬼子很人来熟,因为捏着嗓子,所以发出娘们一样的柔弱声音道:“是的,是的,太君的学兵军的干活?”

    王老虎恶狠狠的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学兵军?”

    小鬼子也不知道是心有灵犀或者是天如此,赶紧道:“除了学兵军的太君,谁的还有这等本事。”

    王老虎也乐了,道:“既然你晓得,那老子问你,你们一共多少人,都有哪些部队?今晚的口令!”

    小鬼子很配合的一一道出。

    “狗的倒识相,团座,是不是再抓一个回来核对一下?”王茂道。

    小鬼子赶紧道:“小的对天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王老虎想了想对王茂道:“如果是窝囊废师团的应该不会作假,你赶紧联系旅座。”

    王茂打开步话机,很快就和肖安宝联络上了。肖安宝一听说不远处有第四师团的营地,咬咬牙走向夏普,对他说道:“夏普将军,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去偷营?”

    夏普听了翻译的转译,先是一愣随即问道:“现在吗?”

    “是!”

    “是不是再休息一会,士兵们体力透支——”

    肖安宝听得懂英语的,就是说不好,当下很不客气的打断道:“那你们继续休息好了!”然后便转开始召集起队伍来。

    夏普这边急了,追上去道:“肖将军,我并没有拒绝参战的意思,我早就承诺了,在彻底安全之前,我们一切都您的!”

    肖安宝也不矫,道:“那好,让他们都起来吧,检查一下武器,然后出发!”

    因为对手是第四师团,所以肖安宝虽然决定偷营,却没有屠尽杀光的意思。毕竟,万一搞死个好不容易安插进去的自己人那就非但无功反而有过了。于是对于美国人和菲律宾人而言,一场颇为戏剧化的袭营开始了。

    一个半小时以后,泽田茂刚刚巡视了一遍营地,才准备解衣躺下呢,忽然东边传来一阵爆炸声,然后一片中式、美式的喊杀声响起,老鬼子噌的一声蹿出帐篷,张大嘴巴正喊出一声“敌袭——”想要接着喊“各部准备迎战呢”,就看见爆炸的火光腾起处成片的仅着兜裆布摇曳着白晃晃躯的手下大喊着“敌袭啊”、“快跑啊”、“学兵军来啦”向自己奔来,老鬼子不气得差点吐血。

    “八格!”他正拔出指挥刀砍杀一两个怯懦的家伙以正军法,却已经被一干心腹架起,两脚腾空的往西边撤去。

    老鬼子再骂“八格”,又吼:“你们看到敌人有多少人了吗?前面还有坂本支队,肯定是支那人的小部队啊!放我下来!”

    没有人敢听他的,一群大白猪也似的溃兵袭来,不管来袭的是不是学兵军,如果有敌人紧随其后杀过来的话,那么泽田茂可就危险了。

    中美菲联军并没有发起冲击,肖安宝的神态和之前集合部队时完全两样,他一边指挥着兄弟们放着排枪,一边向夏普做着解释:“敌众我寡,士兵们又太疲累,趁他们没反应过来意思一下就行了。”

    夏普苦笑:“我还以为要大干一场呢!”

    “没有这个必要,这样的敌人,留着对我们是好事!”N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