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的抗日 第七卷闽粤风云 第二百零八章白流苏的杀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斯特恩的反击无疑加有力,小波恩恼羞成怒,他站起来吼道:“斯特恩,请不要血口喷人,如果你决意恶意中伤的话,我会告你诽谤的家父还有我,我们为犹太人做的事还少吗?如果不是我们,你现在能站在这里大声咆哮吗?”

    “哈哈”斯特恩再次大笑起来,他靠在椅子上,扫视其他人一眼,说道:“诸位,你们听听,这才是他们的心声泡*书*(没有他们波恩家族,我们是不是都已经被德国纳粹杀死了?”忽然,他腰直,瞪着小波恩吼道:“可是,请别忘记了,没有欧阳总司令,没有学兵军,你们什么也做不了那样的话,不仅是我们会死在纳粹的屠刀下,相信你们现在也已经被本人当作礼物送给希特勒了哼,还好意思说为我们犹太人,果真如此的话,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帮助总司令平定广州局势,而不是在这里煽风点火诸位,广州城里的乱象你们也看到了,是我们报答总司令和学兵军的时候啦诸位,想要继续获得一个安定的生存环境,就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中国人、当作真正的学兵人——”

    面对斯特恩诚挚的号召,三个师长还有两个独立旅旅长率先表示拥护,然后,休博士等几个学者出的商人也表示赞同最后,波恩父子及商会的其他几个人眼见事不可为,只能选择随大流会议这才进入正题,又经过一刻钟左右的讨论,会议最后决定授予斯特恩指挥权,让他和欧阳云的嫡系取得联系,然后组织兵力介入这一次“兵乱”

    在参加这次会议前,斯特恩其实就已经做好了相关的准备工作,所以会议散后不久,他就带着一个装甲旅奔总司令部而去

    总司令部门口的广场上,推搡已经变成了全武行枪声、爆炸声四起,吉星文和李铁书被一个营的娘子军保卫在办公楼里,气得哇哇乱叫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吉部长、李副总司令,请相信我们,我们就是战至最后一人,都不会让叛军伤到你们一根汗毛的”娘子军的营长胡娟交代完这句话,就带着手下去大楼口布防去了七八个女兵手拉手正对着吉星文和李铁书站好,用她们女的敏感部位断绝了吉星文和李铁书以及他们几个手下可能的“突围”

    “两边学兵先是推搡,然后,也不知道是谁先开了枪这一下,就好像一锅沸油里面忽然倒进了一斤刚刚水洗过的花生米,枪声登时大作,爆炸声四起,两边的学兵每秒都有人倒下,鲜血很快就染红了总司令部前的广场……”这是《学兵军时报》的一名记者在当天夜里写下的报道因为某些原因,这篇闻稿最终并没有公诸于众,但是,其描写的场景,却震惊了有幸看到这篇文章的每一个人

    枪声突然爆起,楚猛见机不对,立刻躲进了附近的一间公共厕所里他心急如焚的躲在厕所里,祈祷着枪声能够停止,然后,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样,二十分钟过去以后,忽然一阵加密集的枪声响起,然后枪声居然真的停了下来“不知道是哪一方打胜了,希望不是叛军”他这样想着,小心翼翼的挪到厕所大门后面,然后探头望出去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窈窕的材,他楞了一下,随即大喜:娘子军,肯定是娘子军他这样想着,激动的迈步出去

    正是娘子军

    白流苏和水红袖整合部队出来的时候,恰逢总司令部门口正式开打听见密集的枪声响起,白流苏面色微微一变,然后,她让部队停止前进,自己则施展当“侠盗”时练就的轻功夫,一跃上了总医院的围墙从围墙上直接攀上最近的一座岗楼,在看清了交战双方的兵力布置况以后,她在岗楼哨兵和女兵们的惊呼声中跳下岗楼落在围墙上,开始针对的发布命令

    以营为单位,一支又一支娘子军和总司令部直属警卫部队从总医院出发,迅穿插到总司令部外围的各个接道,然后经水红袖通过步话机统一下令,朝天鸣枪

    叶鸿鸣在做出亲自率队解决许德川部的决定之后,本来以为由自己亲自出马,肯定手到擒来然而,当战斗真的打响,两边学兵成片成片的倒在血泊中,他不有些慌了广州警备部队虽然不是正规军,但是战斗力却不容小觑哪本来以为一个冲锋就能将他们骇住、击溃,但是现在看来,即使能真的击溃,那么自己的兵肯定也会损失惨重而要是那样的话,他这么做可有点得不偿失了广州城内,真正听他的军队可就这么一支啊而失去了忠于自己的军队,他还指望成什么大事呢?“大意了啊,早知如今,该派装甲部队甚至坦克部队来的,”叶鸿鸣这样思量着,后悔莫及

    而就在他骑虎难下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密集的枪声,他回头一望,登时就傻了娘子军,自己最看不起的那帮娘们,居然学起了黄雀,而他,则成了那最傻的螳螂背后响起密集的枪声,正杀红了眼的学兵们往后一瞧,登时也傻了

    “停止击,缴枪不杀”娘子军们开始喊口号,而配以黑洞洞的枪口,她们尖利的喊声喜剧效果全无,反而带上了一丝难以言说的恐怖气息

    司令部大门口,左臂中了一弹尤死战不退的许德川猛然看见大批的娘子军还有警卫部队的学兵,他心神一松,对手下说道:“兄弟们,得活了”

    “是娘子军”

    “白副官,是白副官”

    “白旅长”“歌神啊”……不少学兵都看见了一戎装,两眼泛着寒光的白流苏,他们喊什么的都有,而一致的动作则是垂下枪口,再也不轻言要和警备部队那帮狗娘养的血战到底了

    叶鸿鸣实在是高估了自己,他自以为全旅学兵都听他的,浑然不知这一场混战真正的发起者乃是王天道安插进来的

    王天道认准了,对峙的场合,只要有一个人开枪,那么出于自保,所有人都会奋力击倒敌对的一方,如此一来,混战必不可免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