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的抗日 第八卷学兵军!出击! 第五十三章密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阅读本站请将分辨率设置在1024768以上效果更佳!!

    1月6,上午,重庆大坪路1o4号的一座两层楼房里,木剑蝶和郭彪与苗剑秋为的东北军青壮军官代表正在地下室里秘密会晤。

    东北军三剑客,苗剑秋、应德田和孙铭九只到了苗、应二人,但这已经可以算是三剑客都到齐了,众所周知的事,孙铭九在这个三人团体中,向来是一个执行者,而苗是提议者,应是策划者。

    今天到座的青壮军官,有三个都是东北军在重庆两个师中的团长,他们是能够有力量做一些事的,所以木、郭二人才同意他们的加入。

    木、郭二人是最先到的,他们到了以后,先调动狐瞳在重庆的力量在周边设置预警和防御。东北军诸人是先后到的,其中苗剑秋到了以后,先和木、郭二人进行了沟通。

    苗剑秋在东北军里有苗疯子之名,做事想来胆大妄为,可以说只要他认为是对的,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而木剑蝶之所以先找上他,正是看中了他这样的格特点。

    地下室共有两间,在小一点的房间里,就着灯光,苗剑秋问道:“事已经确定了吗?”

    木剑蝶点点头:“我们狐瞳在香港的办事处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只要我们这边动,他们会立刻在报纸等媒体上公开,届时,我们这么做就是法理所在了。”

    苗剑秋点点头。

    按说这件事干系重大,苗剑秋不该如此轻信木剑蝶的一面之词,不过,苗的心中,东北军之所以堕落到如今的地步,之所以背上不抵抗的骂名,一切都是因为老蒋的“不抵抗”命令,所以,他想当然的以为,以老蒋的人品,这种事是绝对做得出来的。

    半个小时以后,与会的人都到齐了。苗剑秋出去看了,回来对他们说:“我们的人都到齐了,这就开始吧。”

    木、郭二人点点头,两个人随即跟着苗剑秋走了出去。

    大一点的屋子里,现在坐了六个人,其中便有应德田。苗剑秋将木、郭二人带进屋里,先为东北军众人引荐道:“兄弟们,我来为你们介绍两个学兵军的抗英雄,”他指着木剑蝶说:“这位是木处长,狐瞳的创始人以及信任负责人;这为是郭副司令,狼牙特战旅的旅长兼学兵军预备役部队的副司令。”

    学兵军体系里部门、部队众多,但是文明全国的并不多,这其中,狼牙和狐瞳都是晓谕全国的知名组织。狼牙就别说了,因为屡屡都能建立奇功,早就成了学兵军中最神秘也最出名的部队。狐瞳的知名度虽然没有狼牙高,但是熟悉内的人却晓得,其恐怖之处犹在狼牙之上。如果说狼牙代表了学兵军明面上强大的武装的话,那么狐瞳就是黑暗世界里学兵军的代表。对这两个名字,在座的东北军军官都闻名已久,不少人以前甚至有过猜测,这狼牙还有狐瞳,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他们能够被苗剑秋还有应德田等人想到,带来开这次会议,这事就说明了他们在东北军中的地位以及立场。在来之前,苗剑秋有向他们介绍过木剑蝶和郭彪,不过绕是如此,见到了本人,他们还是不有些好奇加小小的激动。

    郭彪和木剑蝶不清楚这些,在中国,他们已经是一些人的偶像了。比如今天在座的,就有一个叫符长效的团长,他就好像后世的粉丝一般,对郭彪景仰得不行。

    相对于东北军这些人,郭彪和木剑蝶因为学兵军的关系,可以说都是上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物。苗剑秋这边才介绍完毕,符长效就按捺不住的直接走到郭彪面前,“啪”的敬了记军礼说道:“郭副司令,久仰您的大名,您看起来比报纸上可年轻多啦!”说着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这样的景,郭彪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甚至还遇到过更烈的,比如说一个小姑娘就曾经在一次学兵军的表彰大会上奔上授奖台大喊非他不嫁。不过,那和今天这一幕都不能比。先,符长效也是军人,而且还是个团长,其次,符长效并不属于学兵军。

    郭彪不有点郝颜,苗剑秋等人也感到不好意思。双方虽然已经决定了一起做大事,是盟友份,可是,已方这边出了这么个活宝,却是不利于东北军在以后的行动中占据主导的。

    三剑客之所以如此衷于加入“倒蒋”行动,抗绪还有厌蒋心理固然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却也是指望着通过这次行动让少帅掌上大权,而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这些有功之臣肯定能够获得荣升,从而得到独自掌军参加抗的机会。

    郭彪跟着欧阳云从一个小小的警卫排长成长到今天这一步,待人接物方面肯定是很成熟的,不过面对今天这样的况,他却也也有手足无措之感。

    好在还有个木剑蝶。木剑蝶赶紧站出来,看着苗剑秋问道:“这位是?”

    苗剑秋赶紧答道:“符长效团长,我们东北军的一员猛将,打仗十分勇敢的。”

    木剑蝶笑着对郭彪说道:“老郭,看样子符团长是你的粉丝哪!”

    “粉丝?”“粉丝”这个新名词一出现,立刻转移许多人的注意力,苗剑秋适时问道,登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这上面。

    “‘粉丝’是我们总司令明的新词,就是崇拜者的意思。苗兄,你为我们介绍一下东北军诸位吧。”

    “好的,这位你们认识的,应德田,这位是……”

    富有戏剧的见面,稍后,众人围坐在了一起。

    苗剑秋对木剑蝶说:“木处长,我们东北军今天到场的,都是最衷于抗的,那件事,你放开了说吧。”

    木剑蝶点点头:“苗兄,别处长处长的,太见外,不介意的话就叫我小木吧。”

    “这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我们是因为共同的志向才走到一起的,在这里,我们就是一抗份子,其它的份都是假的。事实上我比你们年轻,你们叫我小木,那就是真把我当兄弟了。”

    这些其实都是主题之外的东西,苗剑秋也清楚称呼的改变更容易协调大家之间的关系,他和东北军诸人对视一眼,说道:“那么我们就高攀了啊!”

    木剑蝶微笑:“太客气了。”

    郭彪因为“粉丝”的原因,直到现在黑脸还有点红,他此时说道:“小木,别这么多场面话了,赶紧进入主题,重庆现在可是军统的底盘,时间太长了没好处。”

    木剑蝶赶紧点头,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我听郭大哥的,接下来就说正事了。国民政府和本人和谈的事,想必诸位都有所耳闻吧?我现在告诉你们最新的进程,和谈已经达成了。”说完这话,他静静的看着东北军诸人。

    对于这这则消息,苗剑秋还有应德田是知道的,他们脸上并没有露出吃惊的神色,而只是静静的观察着东北军其他人的反应。

    东北军其他人脸上共有两种表,一种是震惊加愤慨,还有一种则是单纯的狂怒。

    符长效大声喊道:“他娘的,居然真的达成了?这个姓蒋的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了?”

    还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同样也是一位团长的军团则抑制自己愤怒的绪,冷静的问道:“这则消息可靠吗?你们又是从哪里得到的?”

    木剑蝶记得苗剑秋刚才介绍的时候,说这个人叫常右。如果说符长效是一个单纯的愤青的话,那么这个常右则绝对是个谋略家。对于这种人,木剑蝶和郭彪不免都高看一眼。木剑蝶说道:“和谈是昨天达成的,在本长崎,国民政府方面派出的代表是孔祥熙。你们不要怀疑这则报的准确,我们在本有人,他把报传到了香港,我们香港的组织昨天凌晨把这则报传递回了广东。我们是今天早上才得到的消息。大家今天能坐到一起就是同事,不怕告诉你们,我们香港办事处已经掌握了翔实的证据。”

    木剑蝶这番话说完,符长效等人立刻就相信了,他们登时破口大骂孔祥熙和最高当局。常右则仔细的观察着木剑蝶,似乎想从他的神上判断出他有没有说假话。当然,以木剑蝶的造诣,他是肯定看不出来真伪的。开玩笑,狐瞳的创始人之一,要是连说谎的本事都没有,那他还怎么混哪?!

    今天来这里参加这个会的,三剑客是一早就和木、郭二人达成共识的。事实上,应德田并不相信木、郭二人,但是,因为这事对东北军好处大大的,所以他们早就决定了,即使这事是无中生有,他们也要抓住这个机会,以给东北军创造一个抗的大好局面。

    应德田适时的问道:“木处长,你们学兵军准备怎么办呢?不会想放任自流吧?要是和谈真的生效,本人一下子多了那么多广袤的土地。嘿嘿,那么与亡国何其近也?”

    木剑蝶正要接话,忽然上面传来了一声枪响,一下子,所有人都惊得站了起来,其中符长效更是拔出了手枪。

    变故突生——

    本书 。

    45278941954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