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的抗日 第二卷 风云际会中 第十一章 又是刺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阅读本站请将分辨率设置在1024768以上效果更佳!!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战争,那么我现在愿意呆在白洋淀里做一个渔翁——欧阳云。

    到了任丘以后,回狼牙参加集训成了欧阳云最享受的事。政务上的事且别说有多烦人,好在有康大夫和姜树人帮忙,真正落到他肩上的事倒不是很多。最烦人的是相应工厂的设立,由于几乎都是空白,所以很多技术甚至厂房建设都需要他到场进行指导。这个时候,如果不是因为有顾旭东和侯德榜的帮忙,估计他会头大致死。

    因为天气渐,加上大队长人选得到确定,而郭彪显然也很重视这个职务,狼牙的建制和训练走上了正轨,一切都开始按照欧阳云制定的科目及标准严格执行。现在,狼牙扩大到了90余人,其中不乏怀绝技的,如果能够将相应装备落实的话,相信会是一支强军。

    狼牙的特训里有一个项目是野外生存,按规定每个月至少进行一次,第一次欧阳云也参与其中,由于在白洋淀里进行,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做了大半天的渔翁,而上面那句话,也正是他参加这次训练的时候写下的。可惜的是,他这次训练没有完成便被电话给叫回了旅部,因为顾恋云又出事了。

    上一次是下毒,这一次却是策划严密的伏击。

    作为狐瞳的负责人、欧阳云的副官,顾恋云在学兵旅里的份很特殊,因此她的住处安保非常严密。因为处兵营,所以不仅有学兵旅的一系列岗哨进行警戒,而且在里面还有任丘特警中队设置的一系列暗哨。

    不过即使如此,依然没能躲过本人的眼线,这不,竟然被他们将手伸进军营来了。

    刺杀生在欧阳云洗浴归来的路上。

    作为现代人,总是特别讲卫生的,欧阳云带领学兵旅进驻赵登禹部初步建设好的军营以后,先完善了各项卫生设施,其中澡堂就建了不下于十个。除了一般士兵共用的大澡堂之外,还有相当于后世雅间的小浴室。

    小浴室总共有三处,属于旅部的有男女各一间,分别建在军营后部的内勤区内。

    内勤区本是安排医护连、参谋部等比较特殊或重要部门的所在,因此防守更加严密。..然而就是这么个在学兵旅普通士兵眼中带点官僚和神秘色彩的地方,顾恋云竟然遭到了暗杀——

    顾恋云的住处离浴室并不远,也就两百米左右。她洗完澡以后,端着换洗衣服出来,没走多远就听见了一声枪响。顾恋云的反应很敏捷,立刻下意识的前扑卧倒,然而还是晚了一步,被击中了左肩。

    袭击顾恋云的正是隶属于土肥原特务机关的久保小组,负责阻击的就是久保隆乡本人。久保隆乡带着承泽奋之助和新村一郎利用中午岗哨换班的时候潜伏进来,躲在澡堂附近的垃圾堆里,在这里已经埋伏了将近五个小时。他们潜入学兵旅腹地执行此项任务,也是无可奈何之举,顾恋云这段时间并不怎么外出,即使外出也是和欧阳云一起,边跟着不少护卫。他们前来执行此项任务,皆有了玉碎的觉悟——久保隆乡一击不中,承泽和新村两个人跳出垃圾堆向顾恋云跑去,途中连连击;久保丢掉长枪,掏出一枚手榴弹扔过去,接着也拔出短枪开始击。

    顾恋云一仆倒在地便往最近处的一棵柳树后面滚去,刚刚在柳树后面隐藏好形,“啪啪”的枪声、“轰隆”的手榴弹爆炸声在耳边响起,刚才一连串的动作牵动了伤口,疼得她直冒冷汗、几晕去。这个时候,离这里最近的一个警卫听见枪声,已经赶了过来,他看见场上的况立刻分辨除了敌我,趴在地上先是吹响了警笛,跟着瞄准击。

    三个小鬼子闷声不响的朝顾恋云藏处奔去,一边连连击着。

    顾恋云大口大口的喘息了两口,右手一甩,一枚飞刀飞了出去,紧跟着洒出了一大把的毒沙。

    由于是下午,飞刀的轨迹很好辨认,三个小鬼子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不过接下来满视野的毒沙却无法闪避,这些家伙也够冷血、凶悍,见状也不躲避,继续飞快地往目标奔去,结果全部被沙子击中。其中新村跑在最前面,连脸上也中了毒沙,立刻感到脸上又麻又痒,忍不住伸手去抓,这一抓直接将脸上本已经中毒的肌、皮肤给抓烂了,然后连眼睛也中了毒,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也看不见了。这一下,竟然他已经有了“玉碎”的觉悟,但是猛然降临的黑暗还有又麻又痒的感觉还是如同一只巨兽一样将恐惧在他心中种下,他哇呀哇呀的大叫起来,浑然没有了刚才的沉着冷静,一下子丑态尽现。

    久保和承泽上中沙,因为穿的衣服很少,皮肤立刻破了,毒液一入侵,他们立刻觉得全又麻又痒,于是不由而同的也开始乱抓。两个人越抓越痒,心中惶惶正不知道这黑乎乎的细小颗粒是什么玩意,此时见新村脸上血淋淋的好像被剥了皮一样,口中又出苟同于鬼哭狼嚎般的叫声,受到的惊骇程度更甚。这两个小鬼子也够残忍的,互相对看一眼,强行忍住上的麻痒,各自将挂在脖子上的手榴弹的拉环拉开,然后嚎叫着往顾恋云藏的地方扑去。

    他们能够做出如此的决断应该说勇气可嘉,可惜的是这里是防备森严的学兵旅军营,自从第一声枪响,周边的岗哨还有巡逻队立刻赶了过来——他们还没跑起来,已经被子弹连续击中,随着轰隆隆两声剧烈的爆炸,三个小鬼子一起被炸成了碎片,真正“玉碎”了。

    欧阳云赶回的时候,顾恋云已经被送进刚刚成立的医务室接受手术去了。这是女人第二次被暗算,可怕的是这一次还是在学兵旅严密防守的重地。顾恋云脸色本就难看,弄明白了事的经过,一张脸登时完全变黑。

    巧的是今天负责布防、巡营的军官正是蒋秀林,他看着小旅长的脸色,心中不忐忑起来,不知道他会怎样责罚自己——在军营里生这种事,作为今天的值官,无论无何都摆脱不了关系。

    他却小看欧阳云的肚量了,或说他根本不了解自己这个小长官究竟是怎样的人。欧阳云现在确实非常的愤怒,不过不是因为军营里的防守问题,二十因为感觉到了本人在华北能量的强大。

    很明显,本人这次行动是经过周密策划的,他们至少摸清了军营里的况,而且打探清楚了顾恋云的活动规律。这样看来,他们的谍报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要知道,这里还是军营啊,如果在军营之外……他有点不敢想了。

    另外一点,本人针对顾恋云连续策划了两次暗杀,他们究竟为了什么呢?这个问题比刺杀本更让欧阳云感到伤神——

    赴美考察团的人数已经最终确定下来,出行期就在三天之后,顾恋云作为英语翻译,是不可或缺的人物。她这一次伤在左肩,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短时间之内是恢复不过来的,那么,谁能补这个缺呢?!

    刺杀事件生不久,李铁书和吉星文等人便纷纷赶到了医务室。大家见欧阳云眉头紧锁,脸上云密布,是从没有过的严肃,不都有些担心——别人不清楚,李铁书最明白了,作为曾经的“抗双雄”之一,这位小长官对本人向来深恶痛绝,这次本人显然动了他的脔,那么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实在很难预料。觉得有必要劝解他,省得他再做出令宋哲元万分恼火的事,李铁书拍拍他的肩膀说:“旅座,一切从长计议,万不可意气用事啊,你现在可是近万人的头……”

    他话没说完,欧阳云已经听出了话外之音,苦笑道:“铁书,谢谢你的提醒,你放心,我不会愚蠢到再次去租界打开杀戒的,我是担心啊!你想想,我们学兵旅防守如此严密的军营,小鬼子竟然能混进来,那不是意味着,华北之地根本没有所谓安全的地方——我们手中有枪,还可以反抗、采取措施,可是那些平民老百姓,他们怎么办?还有,还有三天考察团就要出行了,现在恋云出了事,这英语翻译就没了着落。”说完,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旅座,你这话说得很在理,如此看来,我们29军任重而道远啊!”吉星文说着,也叹了口气。

    李铁书说:“如果是为英语翻译的事,这里倒有个现成的人选。”

    “谁?”

    “潘媚人啊!”李铁书指了指正端着一只盛满手术器材的手术皿走入手术室的潘媚人说。

    欧阳云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她了,不过因为心有旁骛,一直没有太过注意,听他这么一说,看了她的背影一眼问:“你是说潘媚人会讲英语?”

    “应该会吧,我听小李他们说,潘媚人早上起来都抱着本厚厚的外文书早读呢,我昨天也碰到了,注意了下,她读的就是英文。嗯,等手术结束了,你问问看。”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