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不打不相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狼牙里面藏龙卧虎,江湖上各门各派的人皆有,田襄阳见多识广,所以能够一眼就看破赵功宇的招式和门派出处,赵功宇的屡屡挑衅也确实激怒了他,让他决定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同时,赵功宇和郑铁苗的人的挑衅还让他意识到了这样一个问題,那就是要想通辽游击队和通辽抗义勇军的人在接下來的时间内服从他的安排帮助他们守住流水镇据点,他必须建立个人的威信,有了这样的打算,拿下赵功宇就不仅仅是男人之间的意气之争了,就有必要讲究策略方法。

    田襄阳加入狼牙之前也曾在江湖上浪过,所以能较为准确的掌握通辽游击队和通辽抗义勇军众人的心理,于是,他便决定采取硬碰硬的手法來击败赵功宇,这个时候,赵功宇的打法可谓正合其意,当下,他同样吐出一口浊气,双拳也直捣了出去。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沒有,论战斗理论和手段,通辽游击队和通辽抗义勇军的人或许不如伞兵,但是在打击这种事上,他们的眼光绝对要胜出一筹,于是,就在赵功宇和田襄阳的四只拳头两两正正对上,发出令人牙酸的“蓬蓬”声时,通辽游击队和通辽抗义勇军的人并沒有将注意力投注到那四只拳头上,而是齐齐的看向两人的脸。

    通辽游击队的人,十个里面倒有九个是领教过自家司令的拳头的威力的,所以,他们的目光第一时间都投向田襄阳的脸,并期望从其脸上看到以前在自家兄弟脸上经常看到的痛苦表,因为不少人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田襄阳脸上出现那种熟悉的表,他们就出言讥讽,所以,当他们看到田襄阳脸上那副就好像什么事都沒发生过似的表时,不少人先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知所措,然后则迅速的调整焦点,看向自家司令。

    四只拳头两两正正碰上,外人只听见“蓬蓬”两声的声音,当事人之一赵功宇的感受却好像砸在石头上一样,痛得子一抖,差一点就痛呼出声。

    赵功宇心志坚定,所以虽然双手十指透彻心扉,却能强行忍住不叫出声,当然了,忍耐剧痛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不,他虽然可以用牙齿咬住嘴唇强忍着不呼痛出声,却不能控制自己全的血液涌向面部以抵御那种剧痛的感觉。

    落在他手下的兄弟们眼中,他们的司令便只是脸色变成了潮红,却也沒有太异样的表现。

    在通辽抗义勇军不少人的眼中,赵功宇的表现可不太正常,他们沒那么偏心,所以不少人第一时间都看向了赵功宇,便见证了他的脸色从正常到潮红的过程,同时也看到了他面皮的微颤,他们立刻将目光转投向田襄阳,见后者脸色依旧,心中便有了判断,互相对下眼,暗道:“看來还是田将军更胜一筹,果然不愧是狼牙。”再看向田襄阳和其他伞兵的目光立刻变了。

    “娘的,这货的手也太硬了。”赵功宇心中狠狠骂着,倔强的看向田襄阳,正碰上后者清澈的目光,他心中一颤,犹不服输,正要发狠话说“再來”,却听见田襄阳道:“赵司令好功夫,田某佩服。”他的目光落到田襄阳的手上,见对方双拳本应指节嶙峋的地方根本看不出凹凸,先是一怔,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赵功宇可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干脆利索的收回双拳,道:“田将军客气了,是赵某技不如人,在下佩服。”然后他目光复杂的看向郑铁苗,语气略带苦涩意味的道:“郑家妹子果然好眼光,赵某在这里先祝你们白头偕老了。”咬咬牙,又将目光投向田襄阳,道:“田将军,恕赵某放肆,郑家妹子怎么说也是我们通辽的人,也请你以后多加照顾,倘若,倘若你仗势欺人,我们通辽人可不答应。”说完这些,他转头一扫左右,道:“兄弟们,撤。”

    赵功宇光棍,他手下却有不懂事的,有人吼道:“大哥,这才刚刚开始你怎么就认输了,。”然后对上他吃人的眼神,意识到不妙,赶紧收口,低头夹起尾巴不敢再出一声。

    又有人扑向一边的缴获物资,赵功宇见了,喝骂道:“干什么,穷疯了,。”然后又强颜欢笑对郑铁苗道:“妹子,这些就当哥哥给你的贺礼了,还请不要嫌少。”然后他从一个兄弟手上接过缰绳,双脚用力直接跳上了马背,双腿一夹马腹便要离开。

    田襄阳之前一直微笑着看着赵功宇表演,此时出声道:“赵司令还请留步。”

    赵功宇双手酸痛使不得力,只能松下双腿,任由坐骑慢慢停下,他也不回头,冷冷道:“田将军还有何指教。”

    田襄阳:“久闻通辽的赵司令打鬼子是一把好手,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赵司令应该知道我们国防军此次北下为何,既然大家都是为了打鬼子,那为何不能齐心协力一起努力呢,实不相瞒,田某奉命进攻流水镇据点,为的是断绝军后宫淳部从这里突围的可能,不过单凭我部这点人马只怕不足以狙击军,赵司令可愿助一臂之力。”

    赵功宇的子僵了僵,应该是思想上正在进行斗争,十几秒钟后,他回过头來看着田襄阳道:“田将军就笃定农安那里贵部能够取胜。”

    赵功宇的这个问題应该是通辽游击队和通辽抗义勇军的人都关心的,田襄阳有感到郑铁苗也看向自己,转头朝她笑了笑,看向赵功宇道:“当然。”

    在儿女私和家国大事上,赵功宇还是能分清轻重的,当然了,江湖儿女的面子问題也比较重要,他沒有立即回应田襄阳的挽留,而是转目扫视自己手下的兄弟,道:“这等大事,赵某可不敢擅专,还得听听兄弟们的意见。”

    或许是因为事涉自己的原因,赵功宇和田襄阳两人之间的比斗虽然只有一招,郑铁苗却看得比较仔细,毕竟是小儿女心态,尽管对田襄阳前面的表现十分失望,可是一旦田襄阳真的愿意为自己出头,郑铁苗心中还是灌了蜜一般的甜,如此,田襄阳一招制胜,立刻使得自己在郑铁苗心中的形象变得光辉无比,也让她立刻开始改变个人立场,任何事都开始优先为田襄阳考虑起來。

    赵功宇的手下中不乏浑人,赵功宇只是想找个台阶下,他们却当自家司令想找借口离开,便纷纷起哄,有的称“沒好处打个锤子”,有的则叫嚷“凭什么,打掉岛本大队我们也出了力的,可是好处半分也沒,当我们通辽游击队的人是傻子”云云。

    赵功宇这边正心中苦笑不已,郑铁苗站了出來,称愿意分一半缴获给通辽游击队,一下子就堵住了通辽游击队那些浑人的嘴。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