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弃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王鲁山和肖冷存的表演并沒有就此结束,此后长约五分钟的时间内,他们又打出去十一发炮弹,再击毁一辆德军坦克并炸死了不下五个德国兵,在此期间,在梅耶的组织下,德国人向一号战车发了不下三十发炮弹,然而,一号战车就像有神灵护佑一样,德国人的炮弹要不就是打飞,要不就是成为哑弹,在长达五分钟的时间内居然愣是拿它沒办法,

    王鲁山和肖冷存豁出去在拼命的时候,廖松兵和张俊荣也沒有闲着,二号战车因为炮塔旋转不灵,导致廖松兵他们一直沒什么出色的发挥,而作为二分队中事实上战斗力最强的组合,廖松兵他们自然不会甘心,将二号战车变成固定炮台,这正是廖松兵为了克服炮塔旋转不灵想出來的办法,他们刚刚在路边白杨林中扎下根來,便有油罐车的警卫学兵向廖松兵报告,称看见一股德军正从树林里向他们近,

    因为之前和王鲁山的那番通话,廖松兵心本处于极度恶劣的状态,闻言,他冷哼一声道:“找死。”然后赶开炮长薛荣,自己坐上去,作火炮,将火炮仰角调整到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

    从树林里向廖松兵他们近过來的正是杜雷瓦莱西率领的那部分德军,他们不知道中国人在白杨树上设置了瞭望哨,又仗着人多,所以行动上显得有点肆无忌惮,杜雷瓦莱西带着几个人亲自冲锋在第一线,在他们后,将近一百个德军士兵排成散兵线,一群人浩浩的就杀了过來,

    “肖野,报告方位。”廖松兵将炮管几乎调到最大角度以后在话麦里喊道,

    肖野正是那个担任瞭望哨的学兵,“十一点钟方向,六百米。”他估计了一下距离,回话道,

    “可惜只有破甲弹。”廖松兵嘴里咕哝着,一边调整击角度,稍后,他按下了发按钮,

    杜雷瓦莱西这里犯了个低级错误,他从梅耶那里得到的信息,以为廖松兵他们弃车逃跑了,所以内心深处他并不视这趟任务是打仗,而是定义为接受中国人的坦克,在他想來,中国人既然将坦克开进了树林,那就是为了方便逃跑,作为装甲部队的一个老兵,他清楚坦克一旦开进树林,因为林立的树木会挡住弹道,那么坦克炮台的作用也就失去了,于是,当他听见前方响起发炮声时,他第一反应以为中国人的另外一辆坦克向他们开炮了,,中国人发现了他们,并对他们进行阻击,稍后,等他听出不对,感觉到炮弹的落点就在自己周的时候,已经晚了,

    “卧倒。”他喊道,喊声还在空气中传播,廖松兵采取高角打出來的炮弹已经几乎呈垂直状态落了下來,德国人的反应倒也快,杜雷瓦莱西喊声刚起他们就集体趴下了,可是这并不能保证他们就一定能躲过炮弹的袭击,好在是穿甲弹,弹药的碎片破坏力有限,不过饶是如此还是有三个在炸点附近的德国人被直接撂倒,另外还有两个倒霉的家伙被炸断的树干压到,一个断了条腿,一个腰部受了重伤,都已经无法继续战斗了,

    杜雷瓦莱西离炸点有点近,虽然卧倒得及时沒有受伤,却被扬起的烟尘搞了个灰头土脸,爆炸结束,确认沒有第二发炮弹光临,他爬起來看看炸点附近的树木,眼神中露出探究之色,到这个时候,他都还沒搞清这炮弹是如何穿越茂密的白杨林落到他们中间的,至于攻击他们的究竟是那辆中国坦克,他更是设想为那唯一还能行走的三号战车,

    “中国炮手的水平不错啊,不过他们发的好像是破甲弹,中国人只带了破甲弹吗,那倒是我们的机会。”脑子里迅速的转过这些念头,他的心丝毫沒受影响,右手朝前一挥道:“中国人还想垂死挣扎,加快进攻速度,我们不能让他们破坏掉坦克。”

    德国人纷纷爬起,然而他们才准备加速前进,炮弹的呼啸声再次响了起來,恰好这个时候整个战场上就廖松兵一辆坦克在开火,所以这一次杜雷瓦莱西认真倾听之后总算听清了炮弹的來袭方向,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一次也不用他出声警醒,他的手下们便整齐的趴下了,杜雷瓦莱西趴在地上仰头望去,便看见一团火球正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落下來,剧烈的爆炸声中,他低头朝正前方望去,脑海中出现一辆坦克高竖炮口喷吐火焰的景,心态端正许多,自语道:“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看來想要完整的夺取中国人的坦克还有一点的难度。”

    廖松兵将坦克变为固定炮台,并能杀伤几百米开外以树木为掩护的敌军,这算是开创了坦克应用的一个新途径,与他相比,张俊荣所做的就显得太中规中矩了,

    因为无法直接瞄准,而一号车的况又危在旦夕,张俊荣便下令突击,然后,在躲过德国人的两次炮击之后,他以那辆被击毁的德军五式坦克为参照物,也投入了战斗,

    战斗进行到十分钟左右的时候,王鲁山和肖冷存的不死光环终于进入CD状态,在又被他们击毁一辆坦克以后,梅耶也终于认识到了他们的威胁,他命令边的所有战车集中火力向那辆山魈开火,终于在发了将近三十五炮弹的时候再次击中了一号战车,

    “廖松兵,现在只能交给你了,。”爆炸声中,王鲁山大声喊道,喊声未绝剧烈的咳嗽起來,然后,就在廖松兵和张俊荣的呼喊声中,他的咳嗽声越來越弱,终于弱不可闻,

    “混蛋。”廖松兵忽然骂道,然后他呼叫张俊荣:“小张,弃车,现在我命令你弃车带兄弟们向我靠近,对了,别忘了过來之前将三号车炸掉。”

    “廖大哥,我们毫发无伤。”

    “弃车,这是命令,别忘了你毕业的时候院长说的话,我们活着只会更有价值。”

    “是。”张俊荣有些艰难的吐出这个字,然后发泄的喊道:“开炮。”

    (老毒物:头疼死了,夏天居然会感冒,看來我注定不适合吹空调,,嗯嗯,最近状态很不好,这书还是尽早结束的好)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