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巧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狮子mén距离高安的直线距离在二十公里左右,不算很远,但是对于已经心皆疲的213联队官兵而言,此时步行这么远的路程,却实在有点折磨人。说起来,甘粨重太郎还是很体恤下属的,他考虑到213联队的士兵有半数带伤,便特地从紧张的军车资源里调拨了十辆给饭田雅雄。只是,十辆军车说起来不少,但是连装下所有伤员都不够,这反而给饭田出了道难题。甘粨本人都没将调兵驻防高安当回事,饭田雅雄自然更不在意。而且,连番吃败仗,且三个大队打得只剩下一个大队不到,他心沮丧,也没多少心去思及其它。

    十辆军车,愣是塞进了将近四百人,这种装猪猡一般的运兵方式,对于那些鬼子伤病员而言,简直就是巨大的折磨。高安至狮子mén都是土路,虽然还算平整,可军军车的减震能就那样,所以,几乎军卡的轮子每滚动一圈,便有鬼子出一声呻yin甚至惨叫,这严重影响到了其他人的心不说,而且让驾驶员们越变得xiao心翼翼,将度降了又降,乃至于都和步行差不多了。

    饭田坐在当头的一辆军卡副驾驶座位上,本来,他还想好好的理一下思路,检讨一下此战得失的。然而被呻yin声和惨叫声扰得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他痛骂了两声以后,见根本无法制止,叹息一声,也就不言语了。

    213联队以蜗牛般的度向高安爬行的时候,学二师、学三师却在白流苏的督促下向高安急行军着。

    学二师和学三师都属于常规的6军编制,编制配比皆为步二车一。其中,战车方面,除了各配置一个中型坦克团、一个自行火炮团,再就是一个轻型装甲团。现在,奔驰在队伍最前列的就是两个装甲团。

    两个师编组在一起行动,肯定要有一个最高指挥官和一个联合指挥部。本来按照惯例,最高指挥官由部队的序列号决定——学二师的序列既然排在学三师前面,最高指挥官就该是该师师长刘哲良。可是白流苏地位特殊,而且刘哲良又曾经在其手下担任过副职,所以这个最高指挥官反而由白流苏担当。

    学兵军中,将军级别以上的军官,几乎每个人都是一部传奇。而这其中,欧阳云和白流苏更是传奇中的传奇。白流苏在学兵军中低层官兵当中享有盛誉,这和她那天生略带沙哑的嗓音有关。当然,如果你单凭此将其当作花瓶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马当战役之前,有很多人都怀疑白流苏的能力。他们嘴上不说,心中对于一个nv人担当一线作战部队的旅长,却是颇有微辞。学兵军的将军不是那么好当的啦,指挥能力、献jing神一样不可缺。学兵军没有尊卑之分,单就份而言,一个普通的学兵并不比一个将军低上多少,这已经成了学兵军一线指挥员的共识——想要当兵的为你卖命,那你自己先要舍得为他们献!白流苏不知道,她只是理所当然的救下了林山水,却因此改变了所有怀疑者的目光。及至广州**,她临危不1uan,毅然决然的出手,更表现出了非凡的指挥才能。及至此,已经没人敢质疑她的领兵才能了。至于,总司令和她的私人关系是不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种事,却是没人敢拿出来说的。

    和白流苏接触久了的,都知道她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实际上却比总司令还要霸道。因此,当白流苏对刘哲良说“我带两个装甲团先行一步!你带大部队跟上”时,熟悉她的刘哲良都没放一个就答应了。

    长城牌轻型装甲车,最高时可以达到七十五码,本来为了兼顾后面的大部队,两个装甲团一直将度控制在四十五码左右,现在,在白流苏的亲自率领下,它们终于撒开了轮子狂奔起来,于是,颇为戏剧的一幕生了。

    饭田雅雄奉命折返高安的时候,白流苏部才刚刚出吉安,开始分兵,然而,不过两个xiao时,十一点还没到,她就带着两个装甲团出现在了高安城下。

    高安,从军进驻开始,居民就跑了个jing光。此时,即使军下午就撤离了,但是城里面却依旧空空dangdang没有一丝人气。

    跑在最前面担任侦察前哨的两辆越野车上下来的学兵已经将城里的况摸了个大概。得到他们的汇报,白流苏下令一个团进驻高安,然后带着另外一个团就yu朝大城镇开去。从高安前往奉新,大城镇是必经之路。而大城镇距离狮子mén战场不过十公里左右,这让两个团长不捏了一把汗。虽然明知道白师长根本听不进劝谏,两个人依旧竭力劝阻,希望她等大部队赶过来再多带一些部队过去。

    “你们现在能和狮子mén的游击队联系上吗?”白流苏反问他们。

    两个团长,一个叫费冷铁,一个叫高宇楠。其中费冷铁是学三师的,属于白流苏的直系手下。高宇楠不敢说话了,费冷铁咬牙直言:“联系不上,可正因为联系不上,我们更不应该草率行事。”

    “草率行事?万一游击队将甘粨重太郎打痛了,他们往奉新败退怎么办?”白流苏冷冷的道。

    “可即使如此,我们只有一个团,也挡不住他们哪!”

    “谁说的?第33师团可没有战车部队,而且新败之下兵无斗志,他们凭什么突破我们的钢铁防线?费冷铁,如果你不行,那就留守高安吧。高宇楠,你们团跟我上!”

    费冷铁一听急了,忙道:“那还是我们团上吧!”

    白流苏冷哼一声,上车喊道:“出!”

    高安距离大城镇不过十公里多点,担任前哨的越野车十分钟不到就开到了。他们正yu绕过大城镇拐往奉新县方向,一个眼见的学兵忽然喊道:“停!看那边!”

    带队的侦察排排长张绍勤看过去,先让司机将车子掉转头,以避免灯光被对方现,然后下车,架起望远镜看了过去。夜晚,望远镜只能放大那些灯光,但这样也就够他做出判断了:“一个车队!肯定是鬼子的!”他放下望远镜说道。上车,他对司机说道:“立刻回头通知师座。”

    越野车出嘶鸣,很快就绝尘而去。

    此时,费冷铁团距离大城镇不过千米左右的距离。白流苏坐在车队前面第二辆装甲车里,听见张绍勤的汇报,她吩咐道:“立刻返回,侦查仔细一些!”然后又对前面车上探头出来的费冷铁说:“告诉兄弟们,做好战斗准备!走

    才子閣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