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黄钟铭正在剧烈咳嗽着,军的两艘炮舰开始威了。75毫米的舰炮shè起来和机关炮完全是两个概念,虽然频率低了许多,但是声势却要壮大得多。别看蒙泰山嘴上叼着烟,而且还在和张大竹拌着嘴,他的耳朵却始终竖着。两艘炮舰刚刚开始炮,他便神一凛,对张大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听见尖利的炮弹破空声响起,他用心听着,下一刻忽然喊道:“钻!”

    黄钟铭先是一愣,秒秒钟就反应过来,赶紧爬起来就朝江堤上的防炮dong里窜去,然后,他将将将子放进防炮dong,尖利的炮弹破空声就被一声近在咫尺的剧烈爆炸给取代了。震耳yu聋的爆炸声响起,然后是钢盔被重物击中的呛啷声,黄钟铭被震得头昏脑胀,差点没晕过去。炮弹落点距离他的单兵坑不过两三米的距离,如果不是蒙泰山喊得及时,此时他绝对被爆炸撕碎了体。

    爆炸过后,空气一股硝烟和什么被烧焦了的糊味,黄钟铭正摇晃着脑袋努力的想要恢复清醒,就听见一阵“呸呸”声,然后耳边响起蒙泰山的声音:“黄钟铭,你没事吧?!可以爬出来了,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黄钟铭有点艰难的爬出防炮dong,晃晃脑袋,然后也吐出一嘴黄土,看看上,没有觉渗血的痕迹,活动一下体,也没有感觉到异常,他说:“我没事。”然后,看见张大竹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惊得大叫,扑过去抓住他的手摇晃起来:“张大哥,张大哥!”

    张大竹是被击晕的,一块石头被爆炸掀起,正好砸中他的钢盔,其力甚巨,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就趴下了。

    蒙泰山也扑了过来,他先摸了下张大竹的颈动脉,又把手伸到他鼻子底下,感觉到脉动和呼吸都在,他再次吐出一口吐沫,脸色打开,说道:“没事,被震晕了。”

    应铃木松的要求,第3舰队支援舰队的指挥官大石庆一郎少佐将登6前的炮火准备足足维系了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两mén舰炮、三mén机关炮将侦察营所在的江堤足足削去三十公分左右。一朵接一朵蘑菇云炸开,尘土飞扬,飞扬的尘土几乎劈头盖脸的打下来,将不少学兵都掩埋在了防炮dong里。军的炮火准备看上去威势极大,不过取得的时机效果却十分有限。持续二十分钟的炮击,也不过炸死了十一个学兵,让三十余个学兵负了伤而已。防炮dong挥了极大的效用,当炮声终于停止的时候,学兵们晃动着钢盔抖去泥土,或者扒开浮土探出头来,他们四周看看,现兄弟们大多都还活着,不少人都露出了笑脸。江铁头用嘶哑的嗓子大声喊道:“各班赶紧统计伤亡况,做好战斗准备,接下来,xiao鬼子就要登6了!他们用炮火打不死我们,我们用卫青式将他们赶到江里喂鱼去!”

    学兵们轰然响应,不少人爬出防炮dong,检查武器,又将手榴弹摘下来放在面前,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炮声最猛烈的时候,还不习惯的黄钟铭只觉得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心脏都跟着颤动,好几次都朦胧的以为自己要死了。被蒙泰山从浮土里将上半刨出来,他两眼无光,嘴巴大张着,还处于懵懂的状态中。

    蒙泰山看得直摇头,掐了掐他的人中,说道:“叫你先撤的,现在就是想撤也来不及了。”

    黄钟铭终于醒过神来,此时,他倒反而无所畏惧了,说道:“第一次经历这种阵仗,难免有点心虚。本人真是疯了,这打了多少炮弹哪!”

    蒙泰山将他的步枪捡起来,帮他检查了一下,递给他说:“我们总司令说了,xiao鬼子就三板斧——大炮、飞机、坦克,只要破了这三招,他们就是纸老虎,不堪一击。”又说:“接下来xiao鬼子就该动登6战了,机灵一点,打不打得到敌人无所谓,先保护好自己!”

    “蒙大哥,谢谢你!”黄钟铭正色说道。

    蒙泰山咧嘴一笑,说道:“什么谢不谢的,大家以后都一口锅吃饭了,彼此之间照应一下是应该的。好了,准备战斗吧!”

    支援舰队在动炮击的时候,铃木松拿起望远镜观望着效果,眼见并没有出现希望中的人仰马翻的景象,他有点不满意,让人传话给大石,建议:“为什么不用毒气弹?!”

    大石回话:“军部有令,不到非得已,不许用毒气弹。不是我不用,实在是不想违反军令。”

    本军部之所以会下这条命令,还是被欧阳云给打怕了的。当初萧逸率领的狼牙xiao分队偷袭了军设在南京郊区的生化武器研究所,然后一个学兵不幸的感染了鼠疫并且带回了广州,差点就造成了一场浩劫。欧阳云向来睚眦必报的,哪里忍得了这口恶气,立刻以牙还牙,派空中堡垒用鼠疫偷袭了本本土,虽然没能成功的空袭东京,却也几乎将名古屋变成无人区,让本人自上至下都出了一冷汗。自此以后,军在使用生化武器上便有所收敛。这一次如果不是觉得铁定可以铲除学兵军,估计他们连毒气弹都不让带。

    大石坚持不用毒气弹,铃木松也没有办法。支援舰队的炮击至少从表现上来看,倒也颇见成效,他便同意动一次登6战,试探一下守军的防御况。

    两个中队的鬼子,在五艘武装舰船的掩护下,开始登6。千余吨的登6舰是无法靠江边太近的,鬼子们涉水上岸,一开始都还胆战心惊的,待现前锋部队已经完成登6并且成功的占据了一块江滩,建立起了滩头阵地,带队的一个名叫内藤左家的大队长放心不少,他一声令下,一个中队的鬼子登时嗷嗷叫着扑向江滩,然后向江堤猛冲过去。

    南岸江滩的纵深在两百米左右,江滩上,江铁头设置了很多陷阱,虽然大部分都被炮击摧毁了,但是留下的几个却是最毒的。

    内滕左家很谨慎,率先动冲锋的中队冲上去百多米以后,他下令让该中队停下,就地建立防线,然后挥手让另一个中队接着冲锋。

    江堤后面,江铁头本来还用望远镜观望着,见状将望远镜放下,竖起左手做了个手势。连排长们一直在注视着他,见状立刻将准备开火的命令传达下去。

    蒙泰山低声呼道:“兄弟们,准备了!”

    黄钟铭呼吸登时稍微加重,蒙泰山看了他一眼,低声笑道:“不要紧张,就这点鬼子根本不可能突破我们的防线!”

    黄钟铭重重点头,说道:“我并不是害怕,而是有些兴奋!蒙大哥,我听说欧阳云总司令才二十四五岁,这可是真的?”

    蒙泰山点点头:“自然是真的,总司令和我家司令乃是结拜兄弟,我曾经有幸和他说过他,那真是年轻得过分!嘿,你xiao子这个时候怎么想起这个?”

    “我也想当一个将军!”

    “啊!好,有志气!总司令就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黄钟铭笑了,道:“又是总司令说过,蒙大哥,你们学兵是不是每个人对他都很崇拜哪!连他说过的话也记得!”

    “这是当然,没有总司令,就没有学兵军。你现在也是学兵,以后,你会有这个体会的!好了!打!”

    江铁头眯着眼睛,一直在等待最佳的开火时机。两个中队的鬼子重合的时候,队形无疑是最密集的,也最易于挥自动武器火力延续的优势——两个中队的鬼子刚刚完成jiao集,他便脱口喊道:“打!”然后扣下了扳机。

    内藤指挥着两个中队的士兵开始登6作战的时候,铃木松拿着望远镜观察着那道已经被削掉一层的江堤,心跳竟然有所加。当望远镜的镜头里面突然出现跳动着的火焰时,他只觉得心肝被什么剜了一下,痛得差点大叫出声。

    一艘炮舰上,大石少佐也拿着望远镜在观察着岸上的况,他的镜头里面同样也出现了清晰的火焰。和铃木的反应不一样,他放下望远镜,看着冲在最前面的那群士兵被弹雨扫倒,喃喃自语道:“学兵军的战斗意志还真是顽强,那样猛烈的炮火都无法将之摧毁。难道真的要动用毒气弹?!可是,他们才两百人不到啊,内藤手下有六百人,应该能够取胜吧!”说完这番话,他继续拿起望远镜观望,脸色随即就变得难看起来。他以为内藤部至少可以抵挡一阵的,但是事实却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学兵军居高临下,子弹疾风骤雨一般倾泻而下,内藤大队的士兵成片的倒下,居然连像样的反击都组织不起来。

    “轰……”几颗榴弹忽然在军群中爆炸开来,十几个鬼子被先后掀飞,登时,有鬼子拔腿就跑。也有十几个鬼子冲过了火线,突进到了距离江堤不足五十米的距离内,然而,忽然一个士兵出一声惨叫,人后子忽然陷落进地面——大石将镜头调过去,看清楚以后不惊得呆了——那个鬼子腹部被什么刺穿,居然活生生的被叉死了。

    江家五兄弟猎户出,最擅长的就是布设陷阱,而江铁头布设的陷阱虽然所剩不多,但是每一个却都足够毒和致命。比如说大石看到的这个陷阱,表现上看只是一个简单的陷坑,但是只要有人陷进去,那就会引cha在坑壁上的削得削尖的树枝,然后就出现他所见的那一幕——

    才子閣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