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冈村晋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横山勇侃侃而谈,冈村宁次只是微笑不语。横山勇自吹自擂了一会,感觉颇为无聊,还有,他也有点累了——横山勇最近的表现并不是真实的个反映。他和冈村宁次其实有很多相通之处,就拿外形上来说,两个人都戴着副眼镜,貌似文质彬彬的样子,实际上却是滑到了骨子里。另外,在对华立场上,两个人的战略思想也差不多,都提倡以华制华,喜欢大肆发展伪军。当然了,冈村宁次因为在马当战役时太急于立功,表现得有点反常,结果就被欧阳云逮住了机会,不仅将安庆这一军航空兵前沿基地给闹了个底朝天,而且还几乎全歼了第106师团和第112师团。

    横山勇在关东军时是有名的智将,而他现在之所以表现得像个莽夫一样,应该有很深的用意。只是,他像头发的公牛一样频频向冈村发起挑战,冈村却好像被阉割了一样就是不接招,对此,他也毫无办法。每次挑衅,临了不过自讨一肚皮气而已。

    横山勇不说话了,冈村宁次开口了,他微笑着对说道:“横山君,说得口干了吧?那就先喝点茶润润嗓子,我呢,给德川少将去个电话。“说完他拿起电话,要了航空第一兵团司令部,找到德川好敏,寒暄两句,他问道:”德川君,最近侦察机有没有发现学兵军的大部队入赣?“”没有。不过,我相信学兵军肯定大举入赣了。冈村阁下,您清楚的,学兵军的军服伪装能极好,而我们的侦察机又不敢飞得太低,所以,侦察机侦察不到目标也很正常。“”那么,您又是据何判断出学兵军已经大举入赣了呢?“冈村说着,脸色已经变得凝重起来。而旁听的横山勇也终于收敛心神,变得专心致志起来。

    ”我们五天前被击落了一架侦察机,事后我们找到了战机残骸,发现时被防空炮火击落的。阁下,您应该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冈村宁次自然清楚。部队规模不上到一定程度,防空火炮这种武器根本就不会出现。而且,学兵军连防空火炮都带出来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又要重复一次马当战役,和第11军来次决战呢?

    “谢谢您,德川君,还请继续派出侦察机,虽然会有一定的危险,但是对我们第11军下一步的行动非常重要。拜托了!”

    “哈伊!您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可早就期待着能报安庆之仇了!”

    挂了电话,冈村宁次看向横山勇,说道:“横山君,你也听到了,这一次入赣的可能是学兵军主力部队。在马当和学兵军交锋之前,我和你现在的心应该是一样的,很不服气,总觉得学兵军再强那也是支那部队,而且作为军阀,他们能强得过国民政府的中央军吗?可是——”苦笑着摇摇头,他继续说道:“后来发生的一切你也知道了,我们居然败了,而且丢了两个师团的部队还多——”

    冈村宁次和横山勇接触这长时间以来,虽然一直对他都十分的礼遇甚至谦让,但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推心置腹过。按说横山勇应该很感动,终于被感化才对。事实却不是这么回事,横山勇依旧一副极度藐视冈村的神,说道:“冈村阁下,您也是大本帝国出了名的军事能将,怎能如此没有志气呢?您放心,虽然我急迫想与欧阳云一战,摧毁他不败的神话,不过,我会遵守司令本部的命令的。好啦,有了决定打电话通知我吧,我现在得回去给部下打打气了——宿命中的敌人出现了,我们还真得好好的准备一下才行……“最后一番话,横山勇貌似在自言自语,而这让冈村的脸色终于变得沉起来。

    看着横山勇双手负背离开,他咬咬牙低声道:“虽然往往只有支那人才会作出利用外敌除去竞争对手的事,不过这一次,为了帝国的未来,我也必须这么做了。横山勇,既然你渴望和欧阳云交手,那么干脆,就将江西作为攻打学兵军的前线好了。”

    当天晚上,一份电报从马当发出,飘洋过海去了东京。如同横山勇不服气冈村宁次,冈村宁次也不服气钿俊六。就和学兵军在江西决战的事,他没有向直接上司钿俊六请示汇报,而是越过其直接联系陆军大臣坂垣征四郎。

    两天后,横山勇收到了想要的回复。坂垣征四郎给中国派遣军司令部以及华南方面军司令部还有第11军司令部皆发了一封电报,通报了昨天大本营通过的一项决议:将在近期内集中海陆两军的主力部队对学兵军进行毁灭打击。而第11军因为正在江西境内和学兵军作战,所以将时这一次作战行动的先锋部队,而他们的任务,除了将学兵军入援江西的部队赶回广州,还要夺取上一次闽浙赣战役中丢失的鹰潭和上饶,以断绝学兵军可能的北撤之路。电报的最后附带了一份晋升命令,言称军部经过讨论决定,特晋升第11军的司令官冈村宁次为大将。

    收到这份电报的当天,冈村宁次给甘粨重太郎下达命令,让第33师团余部坚守高安城,放弃突围计划,同时,他又给德川好敏的第一航空兵团去电,请他们支持甘粨的第33师团镇守高安。然后,他召集第11师团的师团长山室宗武、第106师团的师团长中岛菁村以及横山勇,传达大本营命令的同时,布置具体的作战任务。

    就在冈村宁次磨刀霍霍准备要大干一场的时候,中国方面,喻济时和欧阳云联系上了。他驱车赶到了最近的一个城镇,然后在当地狐瞳的帮助下,和欧阳云进行了通话。喻济时也好、薛岳也好,包括罗卓英,他们开始都以为学兵军是主力部队进入江西,所以对他们一出手就能击毙一个鬼子少将虽然感到意外,却也没有太吃惊。三人中,薛岳和喻济时都和欧阳云有过深入的接触,也亲自见识了学兵军的诸种不凡,所以才会是这种反应。只是,当喻济时从欧阳云那里获知,进入赣北的学兵军不过是其麾下的游击部队,他可就受刺激了。

    “不是正规军?”

    “不是。”

    “没天理了!欧阳老弟,你可太不厚道了啊。你知道我们为了拿下高安付出多大牺牲吗?好嘛,我们这边辛辛苦苦把小鬼自打残了,正准备收获呢,你出来捡果子了。”

    喻济时这话用的时怪罪的词语,语气却是调侃式的。

    欧阳云登时哈哈大笑起来。他实话实说:“老哥哥唉,这事您还真怪不到我。因为哪,这一次作战行动的总指挥乃是楚天歌。嗯?楚司令的手下很多人原来都是东北、华北一带自发抗的义士,他们很多人上都有劣习——不会是有哪个不开眼的得罪了您或者是薛长官把?”

    “没有,没有。我找你还真不是兴师问罪的……“喻济时将第九战区的作战计划说出来,欧阳云听了以后想了想,回答道:”老哥哥,我看没有问题。不过,现在在江西负责的是楚天歌楚司令,我还得先和他通个气才能给您最后的答复。我会尽快和他联系,估计明天就能给信,您看怎么样?“”行,我拿就静候佳音了!“欧阳云当天就联系上了楚天歌,楚天歌一听中央军愿意和自己联手,自然没有意见。他只提出一点:大哥,我们是游击部队,兵力有限,需要兼顾的地域也太大,这主力、特别是需要大量炮灰的主力,我们可当不成哪!”

    学兵军的通讯科技又有了新的进步,现在能够通过建设地面基站而实现中远程距离通话,而再配上步话机,那只要在基站信号覆盖范围内,就能实现两点之间的对话,而这,对完善学兵军的指挥体系无疑是大有好处的。

    重庆方面的某位算得太狠,打着全民抗的旗号将一切抗力量团结在周围,但是却厚此薄彼,说是看中某人,要让他的部队当主力,实际上却是让对方当炮灰。结果这抗抗着,地方军阀越打越少,中央军越打越多,虽然从大局来看这是好事,可那是没发生在自己上。这薛岳乃是重庆那位的心腹将,楚天歌生出这份担心也是理所应当。只是他却不想,自己这个大哥那是比自己还抠门还记仇的一个主,向来睚眦必报的,而且超级护短,他又怎么会明知前面是火坑而让手下兄弟往里面跳呢?

    欧阳云当时就笑了:“这个主力,我们自然是不当的。分工已经明确了,你们只管赌鬼子的后路,然后迟滞其援军支援速度就行。天歌,听起来很难,可是你只要不想着一下子赌死,那就没有太大的难度。再说,你们要是实在撑不住,不是还有铁林飞吗?嗯,在保证自安全的况下,尽量多杀伤鬼子吧。另外,如果友军遇到危险,能伸手的话那就尽量伸手,毕竟,大家都是抗的。”

    “是!”

    (老毒物:木想到,台机居然当了。。本子打字实在不习惯,加键盘也木用。。明修去。。今天就这样了。。。)n!~![(m)無彈窗閱讀]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