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请您节哀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学兵军历史上,这还是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集中使用火炮。欧阳云穿越以来,竭心竭力打造的学兵牌兵工,现在终于第一次露出了他的獠牙。

    近五百门一百五十毫米的榴弹炮同时齐,这是什么概念呢?而且,敌人阵形又是那般密集——两个师团的鬼子,再加上一个联队的军团直属部队,减去战损,现在活蹦乱跳着的也还有将近四万人。四万人,棉船岛才多大点地方,一下子涌上来这么多人,几乎将整个岛上都塞满了。持续一刻钟的炮击,因为是毫无保留的速,张田泉所部几乎打光了所有的炮弹。学兵军每门炮携带两个基数的炮弹,其中一个基数随车装载,还有一个基数归辎重兵运输,一个基数是五十发,除去第一阶段消耗的炮弹,也就是说,每门炮都还有将近九十发炮弹可供使用。分摊到鬼子每个人头上,那也有一枚炮弹!

    炮击五分钟,最少一万五千发炮弹雨点般落在棉船岛上,几乎将这座江心小岛削去了一层。江心小岛上本来还有成片的杨树林之类的植被,现在却完全毁于炮火。而没有植被的地方,泥土被翻了出来,很多地方,更是一个大坑连着一个大坑。

    炮弹铺天盖地而来,不少开始还心存侥幸,认为自己人品够好,能够凭借正规躲避动作逃过这一劫的鬼子,眼看着可立足之地成片的成为火海,而熟悉的影一个个瞬间被撕成碎片,他们再无侥幸心理存在,一个个骇得面如土色,腿如筛糠,人未死,心中却已经滋生了死气。大和人种是世界上最优等的人种?有天照大神庇护的帝国子民比中国人更加勇敢?在炮火面前,这一切都只是浮云而已。炮击来得如此突然、如此猛烈、如此密集,不少鬼子完全被惊呆了、骇傻了。他们因此忘记了躲避,只是愣愣的注视着炮弹飞来的方向,大脑当机了一样。而随即,他们就在猛烈的爆炸中被撕成了碎片。

    地堡群依旧是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一个鬼子军官从最初的惊惶中醒过神来,发现地堡群是附近唯一没有遭受炮击的地方,他随即组织起大约两千人的队伍,向地堡群发起了猛烈攻击。“拿下地堡群,活捉欧阳云,我们才有活路!支那人投鼠忌器,他们不敢炮击地堡群,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他如此蛊惑周边的鬼子,地堡群周边的战斗,越发激烈起来。

    更多的鬼子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即使他们察觉到了,因为距离的关系,他们也没有机会靠近来。张田泉有意识的封锁着靠近地堡群的周边,小鬼子想要靠近,可以,只要你能够通过炮火封锁线。可是,他们跑得有炮弹快吗?因此,绝大多数的鬼子,还是明智的选择了撤离。

    “跑啊!”也不知道是哪个鬼子率先喊出这一句,这随即成了所有鬼子的心声。越来越多的鬼子加入逃跑的行列,终于,军开始了集体溃逃。将近两万的幸存鬼子从各个地方往滩头阵地跑去,而他们的逃跑,只是给学兵军炮兵增加了作战效率而已。

    地堡群周边遭遇炮击的时候,留守滩头阵地的鬼子便心有戚戚然,做好了逃跑的准备。然后,当溃败发生后,他们近水楼台先得月,立刻纷涌上出船,然后,也不管会不会船,也不发挥友精神了,扯起帆、挥起浆就把船驶离岸边。

    很快,所有的船都被开离了江边,更多的鬼子一脸尘土的赶到滩头阵地,不少人回头看看飞速近的爆炸弹幕,一边喊着:“八格!等等我!”一边就朝水里扑了下去。逃到江面上也不是安全的——张田泉通过高倍望远镜观察着炮击效果,此时的他,俨然就是死神在人间的代表。他的炮击目的开始很单纯,就是要将小鬼子从地堡群赶开,然后则是集中区域打击。现在么,则是分组区域打击。以团为单位,各团负责清剿某个方位之敌,而这其中,就有一个团专门的负责江面之敌。

    “轰!”随着第一枚炮弹在水面炸开,激起十几米高的巨浪,下一刻,越来越多的炮弹砸向那些乌龟也似在江面上艰难前行的渔船、机帆船,一艘又一艘渔船被直接炸成碎片,又或是被巨浪掀翻,登时,升洲还有洲头附近的水面上,成百上千的人头漂浮着,其中不少人根本不会水,他们惨叫着、双手乱舞着,最终却只能被江水吞没……

    与绝大多数选择从水上逃走的鬼子相比,冈村宁次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山室宗武的命令,他被一个宪兵敲晕,随即就被搭进了一艘渔船。而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位于吴家大屋,并且成了那里足足一个大队宪兵的保护对象。

    此时,距离炮击结束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冈村宁次从噩梦中醒过来,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已经在地狱——“不甘心,不甘心哪!”他半坐起来,喃喃的说着,哪还有一点军团司令官的样子。

    “阁下,事已至此,请您节哀吧!”片村四八大佐在前站得笔直,他恭声说着,眼神中却透着嘲讽神色。

    片村四八沾岗村的光,得以在众多部队的护卫下过得江来。过江途中,他甚至挥出指挥刀,最少砍掉了五只手腕还有若干手指。

    因为座船被炸毁落水的鬼子,看见他们乘坐的那艘小船,就好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他们根本不管片村的喝骂,只是奋力的攀住船帮想要上去。片村有保护岗村司令官这面虎旗撑着,才不管这些小兵的死活,他冷冷的挥舞着指挥刀,斩断了一个又一个鬼子兵逃生的希望……

    刚村宁次没有注意到片村的眼神,他此时还不知道部队的具体伤亡况。恢复了一些清明,想起这事,他心存侥幸的问他:“伤亡况怎么样?山室将军呢?”

    片村面无表的说道:“伤亡十分惨重,目前,只有四千余人过得江来,棉船岛上还在发生着战斗,其中一部,正是山室将军指挥的。”

    “山室,他留在了岛上啊?!”岗村说着,忽然有点感动。当时表态作势是一回事,现在么,既然已经撤离了战场,他也就没有殉职的必要了。他能够想象得出,当时况那般紧急,沟不是山室自告奋勇前往主持大局,估计他也撤不过来。

    “是的,山室师团长在我军处于极端劣势的况下依旧而出,他是我辈军人的楷模!”

    “归拢部队吧,叫作战参谋过来,我要直到具体的战况和进展。”

    “阁下,没有作战参谋了。如果您想了解战况的话,现在的事实是,我军已经败北了——”

    “什么?!”冈村宁次瞪着片村,猛的一,然后,整个人就僵在了那里——就这一个惊诧动作,他居然闪到腰了。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