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卷闽粤风云 第九十四章不甘心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这个学兵骂人太厉害了,当然,这也说明了他和老耿的感之深。

    池观星第一次被人家指着鼻子如此骂,不过他却半点反驳的意思都没有。在来到北岸之前,他自我感觉良好,一直认为自己在九江还算是个人物的。然而到了这里,处于枪弹炮火中,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什么也不是,甚至还比不上一个普通学兵。

    这样的想法很磕碜人,不过却是事实。

    那个学兵骂得痛快,根本没去想其它,池观星的几个小弟却受不了了。有一个就说道:“他娘的,你算什么东西,敢如此辱骂我们大队长。他娘的,你信不信老子——”然而,他话没说完,就被一把沙子劈头盖脸的洒中,随即吃了一嘴沙子。“狗的,谁?”他转头寻找肇事者,却正对上池观星森严的目光,不傻了,喊道:“大哥?!”

    “给老子闭嘴,老子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池观星骂道,看向那个踹人的学兵,说道:“这位兵爷是为了救我们死的,他是一条好汉,我敢断定,如果他还活着,最少还能再宰几个本人。兄弟们——”他的目光扫视着自己的一众手下,喝道:“我们的命都是这个兵爷给的,所以,我们也要帮他做点事。都听好了,给老子打起精神来,狠狠的打鬼子!哪个狗的要是敢脚底打软、先行开溜,老子先割了他的卵蛋——狗的,既然不是汉子,那还要卵蛋做什么?都听明白了吗!”

    一帮游击队员傻了眼,不过很快,他们就吼道:“听明白了!”“大哥!干了!”

    池观星的人加入了战斗,然而,让他汗颜的是,他连着开了五枪,居然没能打中一个鬼子。而据他的观察,就是那个刚才痛骂他的学兵,此时已经干掉了三个鬼子。

    军的攻势再次展开,高永祥此时即使愿意带部分人先撤也不可能了。学兵们都在与敌激烈的对着,这种况下,要是有人忽然后撤,那和逃跑就没有两样了。那样的话,说不定就会引起部队的溃败。

    叶肇也没指望着他此时就带人撤退,他一边开枪,一边对他说道:“高永祥,你要是还当我是你的师长,待会立刻带人撤退,听到没有?”

    高永祥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不停的开着枪。而他心中已经坚定了主意:打死不撤。叶肇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既然已经看出了叶肇的打算,却如何还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长官去执行这种与敌同归于尽的战法。他心中盘算着,甚至做好了打算,在势最危急的时候,将会让人打晕叶肇,然后将他带过江去。

    师长的到来,让学兵们的战斗意志高涨,这一轮战斗,给予军的伤害超过了上一轮的双倍。千余个鬼子,才将将冲到距离守军阵地大约一百米的地方就倒下了四百余人,而取得的战果却是微乎其微。指挥这一轮进攻的鬼子大队长很机敏,感觉到了对面火力密度出现了变化,他没有执着的指挥部队继续进攻,而是遇难即退,很快就带着部队退了回去。退回去以后,他立刻将这一况向条塚义男作了汇报,后者很重视,立刻又汇报给了西尾寿造。

    对这个结果,西尾并不意外,他沉吟着:“**人增兵了?那么说,我们的敌之计成功了!”

    他的语气让条塚猜不透他的后继想法,斟酌一会,他说道:“阁下,我怎么觉得,**人好像也在施行援兵之计一样?添油战术乃兵家大忌,对岸的**人应该不会不清楚这一点,可是从目前来看,他们在每一次北岸陷入险境的时候就会增派军队。阁下,是不是**人指挥官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兵力况,所以故意为之?!”

    条塚这话说得很委婉,其实,他已经对西尾所谓的敌之策感到严重的怀疑了。他甚至怀疑,学兵军也在采取同样的策略。他们一点一点的增加兵力,就是在调动西尾的胃口呢。皇军本来就不擅长夜战,而无边的黑夜对于双方来说,其掩饰作用是一致的。如果学兵军在对岸甚至就在江北还隐藏有大部队的话,条塚不敢想象其后果。

    其实不用条塚旁敲侧击,西尾也开始怀疑这条计策的可行了。第10联队已经打残了,而现在新进入战场的第39联队也已经伤亡了一个大队。然而,对面**人的火力才减弱了一半左右,不对,没有减弱,因为援军的到来,他们的火力还增强了,这才让第39联队在这一轮进攻中伤亡惨重。比较一下目前双方的战损比,皇军用一千人才换对方五百人,这,这放在东北的是不可想象的事。但是今天,就在这长江中游北岸,它却真实的发生了。**人果然又增派援军了,这让他不得不想得深远一点——如果,对岸真是学兵军一个师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即使第10师团还有军部直属的三个大队全部填上去也无法完成全歼计划?南岸学兵军还有大炮,如果他们侦获自己大部队所在方位,再来个突袭的话……这个猜想实在是太吓人了,西尾都没敢继续想下去。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悬殊很大,结果应该毫无悬念的战斗会打成这种局面。条塚的话很含蓄,但是以他的阅历又如何体会不出其深层的意思,他双手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看向条塚,问道:“条塚君,具体说说你的想法吧。”

    条塚恭敬的低头“哈伊”一声,说道:“暂时后撤吧,阁下,在弄清楚对岸**人的兵力之前,保证我部安全才是关键。对岸**人可是有炮兵呢!学兵军这部**军丧心病狂,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万一他们要是来个无差别炮击的话,将会给我军造成无法承受的损失。”

    西尾心中其实已经在考虑撤退了,只是想到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在取得优势局面的况下,却要放弃,他的心就隐隐的作痛。这一撤退,九江就别指望了,那么也就意味着,在畑俊六司令官的全歼学兵军北上军团的布划中,他们第2军将会失去拔得头筹的机会——真的很不甘心哪!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