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卷闽粤风云 第七十六章马当战役(二十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郭戴这番话尽管漏洞百出,但是最后临时补充的那句却极尽挑拨之能事,安培听了,脸色一变的同时低声喝道:“不要听他的,他们不敢让钱向大队长站出来说话,证明钱向大队长确实被他们劫持了。士兵们,你们虽然是台湾人,但是请不要忘记了,你们同时也是本人。为了天皇陛下战斗,乃是你们为大本帝国一份子应尽的义务。士兵们,为了救回你们的钱向大队长,我命令,进攻!”

    他随即对陈家俊代喊道:“陈家君,淳尔一郎等人冥顽不化,是他们自己放弃了生存的机会。现在,部队由你指挥,进攻!”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虽然郭戴等人的态度让陈家俊代心中非常不爽,但是就要刀枪相见的话,却让他依旧很不好受。他点了点头,随即找到一棵树隐藏了起来。在他后,在几个中队长的带领,钱向大队千余人排着散兵阵形缓缓的向山顶了上去。

    荒村挥了挥手,他带来的宪兵慢慢的聚集起来,随即就在山底布下了一道防线。

    安培对荒村如此举动十分方反感,按照他的本心,他是不愿意这么做的。他认为这样一来,会在钱向大队的士兵们心中埋下钉子。然而,想到刚才淳尔一郎最后所说的那句话,他心中好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得不行,居然就容忍了荒村的擅自做主。

    “郭大哥,现在怎么办?”陈有福问趴在一块石头后面的郭戴。

    “我们不要先开枪,”郭戴说着看向萧逸,然后补充了一句:“大家毕竟都是台湾人。”

    萧逸知道他看向自己的意思,是担心他们会首先开枪。他咬咬牙说道:“你是对的,我们不要先开枪。”

    “如果他们也不开枪的话?就任由他们冲上来吗?”林海峰提出了一个可能发生的难题。

    郭戴咬咬牙没有说话,萧逸却笑了:“那样最好了。”

    所有人都看向他。

    萧逸指指山下,说道:“你们看那些小鬼子,他们是在准备进攻还是在防备钱向大队的士兵呢?”

    众人看过去,看见荷枪实弹严阵以待的荒村宪兵中队的宪兵们正持枪站成一排,枪口正对着钱向大队士兵们的后背,不少人呢都若有所思。

    钱向林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很恨的骂了一句:“荒村这个蠢驴!”心中同时想道:安培大佐为什么不制止他,他不知道这样只会适得其反吗?

    陈家俊他们早有约定,不首先开枪。  然而,他们如此举动落在荒村眼中,却是十分危险的信号。眼见他们距离山顶已经只剩两百米左右了,可是居然还没有放枪的意思,甚至机枪手都没有假设机枪阵地,他对安培说道:“大佐阁下,您看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陈家俊代等人已经有了约定……”

    安培晋四的脸色已经变了,可是他嘴上却犹自强硬,说道:“不可能的,你不要多想。”

    “阁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哪,他们现在还肯将后背对着我们,待会,只怕……”

    安培冷冷的瞪着他,吼道:“这里究竟谁说了算?”

    在军体系里,宪兵乃是高人一等的存在,虽然荒村才是个少佐,但是因为其宪兵中队长的份,其实并不比安培这个大佐地位低多少。荒村一直保持着恭敬的姿态,一方面是习惯使然,另一方面只是因为安培手上掌握的力量比他大,他现在还需要借鉴对方的力量而已。但是现在,随着钱向大队和叛军的关系越来越暧昧,他却是不肯再受这个窝囊气了。他也冷冷的回瞪着安培,沉声说道:“阁下,您的军衔是比我高,但是你对麾下的掌控力却让我感到怀疑,哼,如果钱向大队集体反叛的话,阁下,这个罪责由谁承担?我,不过是为你作想,想要拉你一把而已。我现在很是怀疑,淳尔一郎他们早就有了反叛之心,甚至,钱向也是参与者之一,今天这一幕,本来就是他们早就策划好的——阁下,您的部下秘密筹划反叛一事,您难道一点都不知吗?还是您因为私人交的原因,隐瞒不报?”

    荒村这番话,毒刺一样扎中了安培体最柔软的地方,他又惊又怒,吼道:“放肆,荒村少佐,请注意你的份。不正是因为你的请求,我才带着钱向大队过来支援的吗?难道说,你也是他们这一次反叛计划的策划者之一?!”

    荒村哈哈大笑,忽然,他收敛笑声,冷冷的盯着安培说道:“没错,我是请求了支援,也要求小林支队长派你带一部台湾籍士兵来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就是要证实自己的猜想而已,你早就知道淳尔一郎他们谋反的事,但是,你却因私废公,公然包庇他们。不要恼羞成怒,你还有证明自己的机会。请下令击吧,只要他们还听你这个联队长的,那么我可以认为,势依旧在控制之中。不过,你的命令还管用吗?”

    “八格!那你就看好了!”安培真的怒了,同时,他心中也感到一丝慌乱,不知道自己的命令是否还管用。稍后,他朝陈家俊代大声喊道:“陈家大尉,你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开枪?击,击!”

    距离郭戴他们距离越近,陈家俊代便感觉到了越大的压力,从单纯的军人角度出发,此刻,他首先下令开枪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这一场战斗并不是单纯的战争,其背后隐藏着的各种各样的元素,却让他无法断然下达“击”的命令。

    不仅是他,所有钱向大队的台湾兵们都感觉到了压力。他们想的是,我们是有了默契,不会首先开枪,可是淳尔一郎他们呢?他们要是首先开枪怎么办?我们现在这种状况,那和靶子没什么两样哪!

    感到紧张和压抑的不仅仅是进攻一方,防守一方,郭戴等人趴在那里,看着越来越近的带着钢盔和帘布的“军”,忽然发现手心里全是汗。援军还是没来,而这一次攻上来的足足有一个大队,人数是他们的十几倍,如果他们在不开枪的话,如果被他们攻近来包围住了,那他们除了被缴械投降,还有其它选择吗?

    萧逸静静的趴在那里,眼神却变得纯粹起来,他的枪就搁在前,不过看他的样子,却没有击的意思。自他站上山顶,替郭戴回答了陈家俊代的喊话以后,他在反正台湾兵们的心目中,就已经是中流砥柱一般的存在了。

    狼牙特种兵们,不管他们战斗技艺如何,他们的气质,那种遇强越强的自信,总能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并且能够给边人以辐,让人觉得,只要有他们在,那么即使天塌下来也会有他们顶着。

    台湾兵们,包括郭戴会不时的关注萧逸和吴天亮和付一多,而他们三个人的从容自信,衣服混不在乎的样子,让他们多少放松了紧张的心。也使得他们在如山的重压下,一直保持着稳定,没有爆发什么乱子。

    随着距离的拉近,虽然攻守双方曾经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不少人甚至睡过一个被窝,共用过一个饭盒,现在,他们却都将心越提越高,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安培晋四的命令没起效果,陈家俊代甚至都没有回应,他的脸上立刻蒙上了一层黑色。

    “不能让他们会合!”荒村站不住了,他猛然一挥手,对手下吼道:“开枪!”

    “阁下,他们现在还是自己人?”一个少尉大着胆子质疑道。

    “八格!”荒村冲上去就赏了少尉一个响亮的耳光,然而恶狠狠的说道:“卑的支那猪,他们怎么可能是自己人?听我的口令,击!”

    “那个少尉对台湾人其实并没有好感,刚才那句问话,不过是尽责而已。荒村这一记耳光打得可是不轻,他牙龈立刻被打出血来,脸上也火辣辣的疼得厉害。他心中委屈得厉害,怒火无处发泄,最终脱口喊道:杀给给!”然后就扣动了扳机。

    枪声爆豆般响了起来,背对着他们的钱向大队的台湾兵们等成成排倒下,不少人临死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钱向林静静的趴在一块石头旁边,当他隐约听见荒村的嘶吼,便知道事坏了,而等枪声响起,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两滴浊泪顺着脸颊流下。

    萧逸来劲了,钱向大队的士兵是死是活他并不关心,他只是感到高兴,因为自己的出色表演,山下的本人起了疑心,居然真的将钱向大队的台湾人给反了。他无畏山下淋漓的弹雨,跳上山顶朝下面喊道:“兄弟们,快卧倒,小鬼子从背后偷袭你们呢!”

    枪声炸响,安培一下子清醒过来,他知道坏了,赶紧挥舞着双手冲上去吼道:“停火,停火,不许击!”

    忽然,从他后传来一声枪响,然后,他的体猛然一颤,紧接着,他转过去寻找向自己开枪的对象。

    荒村听见了他的喊声转头来看,正好看见了他泊泊向外流着鲜血的背部,他悚然一惊,嘶吼着冲过来:“是谁?是谁?”

    这一枪相当精准,正好从背后击中了安培的心脏。安培转过去的时候,差不多就耗光了仅余的力气,当荒村扑近他边的时候,他终于支持不住,软倒下去。

    荒村用颤抖的双手接住他,随即伸右手到他的鼻下,没有感觉到气息,他的心忽然变得冰凉。下一刻,他转歇里斯底的吼道:“击!打死这些支那猪!”

    枪声更猛烈了!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