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卷闽粤风云 第十三章完美收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今天是个晴天,太阳起来以后,很快,小乔林这里便变得通亮起来。这样的好天气,一般况下是能够带给人好心的。不过此时此刻对于对峙中的双方来说,这天气什么意义也没有。潜伏对于狙击手来说,是基本训练科目之一。而这种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长时间对峙,对狙击手来说也是必须达到的基本素质要求之一。狼牙中的每一个人最起码都是养由基级别的狙击手,他们都通过了这些基础训练科目还有素质要求的考核,所以,这种程度的对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没有什么。七个人静静的趴在地上或者靠在树上,或者蹲在草丛里,有迷彩服为他们提供保护,一个个就好像本来生活在小乔林里的野兽一样,完全做到了与自然共呼吸。

    田原队剩下的十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的就少多了。便是田原城二也没有做到完全与自然融入一体,这倒不是说他没有这个潜力,而是他接受的比较毛糙的特战理论里,对潜伏还有伪装并没有足够的重视。

    田原城二之前照着张丹过去的几枪,惊起了一大群的鸟雀。从这个角度也可以见证双方在潜伏本领上的差距。双方对峙吟唱起来,虫子也开始“啾啾”了——在萧逸面前二十厘米的地方,甚至跳来了一只蛐蛐。反观田园小队那边,虫鸣鸟叫停止以后便再也没有响起来。

    “这样不行,我们冲出去吧!”一个鬼子兵憋不住了,这种对峙让他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好!和村正他们打个招呼吧!大家一起冲出去!”

    几发点没能击中敌人,然后敌人就好像钻入地下一样的消失了——田原知道遇上狼牙了,他不又兴奋又紧张还有点畏惧。自从天津战役过后,皇军已经很久没能对狼牙造成大的损伤了。狼牙变得越来越强大了,这队皇军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接受过系统特战训练的他清楚一个特种兵能够起到的破坏力有多巨大,有的时候,一个特种兵甚至比一个连还更具威胁。对峙过去五分钟,田原心中的恐惧更甚了,他忽然发现自己到现在居然连敌人有几个都不清楚。他咬着牙,强迫自己冷静,心中正谋划着要如何才能摆脱现在的被动局面,然后便听见了一声爆响:“呯!”

    一声枪响,同时开火的却是两支枪。于是,转头看过去的田原便惊恐的发现,在他后潜伏着十人队已经有两人脸上中弹倒下了。

    “哒哒哒!”P38的枪声立刻爆响起来。“杀给给!”一个鬼子嚎叫着给自己壮胆,一边疯狂的扫着,然而,连狙击手位置都没搞清楚的他迎来的立刻是一颗刁钻的子弹。一声“呯”夹杂在“哒哒哒”声中,这个鬼子额头中枪,面袋一般一头栽倒。

    近在咫尺的视角观察把剩余的鬼子吓坏了。在他们的视野里,前两个战友才刚刚站起来脑袋立刻就被击碎了,就好像敌人早早的就朝瞄住了他们似的,而他们连敌人的位置在哪里都不知道。于是乎,慌乱的开了几枪以后,幸存的七个鬼子立刻又缩回了脑袋,在路边再次趴了下去。

    田原城二很懊恼,因为刚才对方狙击手开了三枪,他居然都没能发现对方的位置。狙击手在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什么特别的存在了,毕竟,西方早就开始了这方面的专门训练。但是对于军来说,这却绝对是个新鲜兵种。有的时候,自大固然是信心的表现,但是自大过了头,就是愚昧无知了。既然对方有狙击手存在,田原可不敢随便冒头了,因为他清楚,自己的脑袋万万是硬不过子弹的。/而且让他极端懊丧的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搞清楚对方究竟有几个狙击手。

    还在华北的时候,萧逸就和军的队有过多次交手的经历,而队给学兵军造成的最大困扰,莫过于在八卦隘差一点点就成功的将欧阳云给斩了首。虽然这支队的表现比八卦隘的哪支要差许多,萧逸依旧一点托大的心思都没有。狼牙特战旅作为学兵军最精锐的部队,考核其完成任务的水平,并不是看是否能够完成任务,完成任务的质量如何,而是看有没有伤亡。

    这考核标准有点另类,透着狂妄。不过,这确实就是狼牙特战旅的考核标准,而且是欧阳云亲自提出来的,按他的说法,每一个狼牙特种兵,那都是学兵军最宝贵的财富,其价值根本不是单纯的数字或者财富对比所能体现的。

    “速战速决吧!”萧逸该四周做了个手势,随即,在他左前方的刘丙国从上掏出一枚榴弹放进了榴弹发器里。

    狼牙七人小队的标准配置是一个指挥官、一个爆破手、一个电讯员、两个狙击手、两个班排火力支援手。刘丙国作为班排火力支援手,他使用的是装有榴弹发器的卫青式突击步枪。两个火力支援手,他的位置最好,所以,这发榴弹的任务自然就交给他了。

    一冒头就被毙,这对于剩下的鬼子兵来说,其心理威慑要远远大于狙击手实际所能造成的威胁。七个鬼子窝在原先的位置上,惶惶不可终。一边三个、一边四个,此时都在激烈的议论着,比较激进的都要求直接冲出去,他们觉得呆在这里的时间越长那就越被动,与其被算计至死,不如拿出皇军的勇气来搏上一搏。如果田原城二也在这里,一定会阻止他们,因为这种高手间的对决,很关键的一点就是比谁更沉得住气。不过田原距离他们有点远,而且根本不敢露头,所以,七个人争吵了一会,还是决定冲出去。

    便在七个鬼子紧咬牙关准备冲锋的时候,“吁”的异响突兀响起,几秒钟之后,一枚榴弹精准的落在四个鬼子藏的地方,“轰”的一声将两个鬼子直接掀飞,并且将两外两个鬼子也炸得鲜血淋漓。

    “卧倒!”七个鬼子的反应无可指摘,都选择了卧倒。只是没想到这一枚榴弹会如此精准,一发就将四个鬼子悉数炸伤炸死。

    “打!”萧逸喊了一声,站了起来,一边朝田原城二藏处打着短点,一边很诡异的跑进。田原城二听见爆炸声便知道不妙,才端起枪来反击了一下,忽然左肩一疼,他赶紧的趁势一个倒翻,背部着地,高举冲锋枪,朝着萧逸跑来的方向又打了个短点

    一个满是血的鬼子站了起来,他嚎叫着举枪胡乱扫,下一刻,一颗子弹精准的击中了他的额头,该鬼子的脑袋随即像个西瓜一样爆开了,虽然轰然倒地。

    “八格!杀给给!”剩余的四个鬼子都冲了出来,他们一边嘶声喊着什么,一边猛烈的击。四支P-38同时喷吐着火焰,子弹只打得周近的树木嘎吱乱响。忽然,距离他们只有二十几米的地方闪出一个人影,然后,“哒哒哒”的十几声一连串的枪响过后,四个鬼子哀嚎着扑倒在地,居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得到。

    直到这个时候,田原城二才看见了一个敌人,他立刻举枪击。而他这边枪声才响起,那个战士已经隐入了树后,与此同时,萧逸的枪响了——“哒哒哒!”连贯的三声枪响,三发子弹毫不浪费的进了田原的腹部,他痛得厉嚎一声,扔掉枪,飞快的甩出了一枚手雷。

    “轰”的爆炸声成了这场战斗最后的枪炮声。

    五分钟以后,萧逸最先站了起来,枪口对着田原城二的方向走了过去。在他的前边,两个战士持枪走向了那十个鬼子的潜伏地。

    张丹和王石依旧隐在树上,两个人一个朝左前方一个朝着右前方做着警戒。

    萧逸小心翼翼的靠近了田原的尸体,他用右脚在其脖子处狠狠的踩下,确认其死亡以后,这才看向了前面的两个手下。

    那两个战士已经给所有的鬼子补完了刀,须臾,其中一人作出个胜利的手势。

    习惯了本人的三八大盖,对于这支全部装备德式冲锋枪的军精锐小部队,萧逸不敢等闲视之,立刻向负责这次行动的单人雄做了汇报。而从单人雄口中获悉,他们这次遭遇战只是发生在闽浙赣边界地区三起遭遇战之一。几乎就在他们和田原队展开激战的同时,在其它两个地方也同时发生了遭遇战。而中双方更多的小部队还在彼此毫无征兆的靠近着——这种小规模的战斗,注定还要发生多次。三场遭遇战,学兵军方面有一个小队是隶属于游击部队的星火大队,所以并没能取得完胜。在福鼎市东南沿海方向,星火大队所属一个小分队与将近二十个鬼子相遇,一场苦战之后,牺牲了三人,伤了两个,这直接导致该小队不得不改变行动计划,暂时回福鼎市救护伤员并等待总队增派人手。

    闽浙赣交界地区,火药味越来越浓了。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