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卷陈兵广东 第三章保卫南京(二十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前方的战斗终于打响了,王长运擦拭枪支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起来,而细心的人此刻观察他的话便会发现,这位以脾气暴躁闻名的团长,此刻的双耳竟然在微微跳动着。显然,他正在凭借自己的听觉判断着战场上的形势。

    王飞找到王长运的时候,后者已经忍不住站了起来,此刻正站在几个弹药箱上,拿着望远镜朝前线眺望着。

    军的迫击炮很多啊,而且,炮手的素质相当不赖——即使对方是自己痛恨的敌人,王长运依旧不得不如此感慨。

    王飞前来正是为了那些迫击炮。

    “团座,必须把小鬼子的迫击炮给端了,不然的话,我们即使能够守住,伤亡也会非常惨重。”

    “你有什么好办法?”难得的,王长运没有口出狂言。

    “组织敢死队,反冲锋,时机么,等小鬼子的下一轮进攻,放近一点再打,要搏战缠上去,然后追着鬼子冲击他们的迫击炮阵地。”

    小鬼子的迫击炮阵地距离王飞他们的防线大概有六百米,这样的距离,如果没有掩护直接扑上去,无疑于送死。可是,这些迫击炮不摧毁的话,始终是悬在604团头上的一把利剑。

    王长运想了想,牙齿一咬道:“也只有这样了,肖敏!”

    “到!”肖敏跑过来,站得笔直。

    “挑选一个排的兄弟,准备去炸毁小鬼子的炮队。条件嘛,独生子、结过婚的不要。”

    “是!”

    当肖敏带着三十个人跟着王飞到达第一道战壕的时候,第一轮战斗已经快要结束了。军一个中队的鬼子反复冲逢了三次,最终撂下近百具尸体有序的撤退了。

    “学兵军的火力实在是太猛了!”军前线,天谷直次郎放下望远镜,对边的安田一说道。

    安田一毕恭毕敬的说:“只有靠小炮部队了。”

    “后面的战况如何?”

    “支那人在挖掘工事,奇怪,他们想打持久战吗?为什么不前后夹攻!?”

    “我们现在的对手是支那60师,他们原本是中央军的,刚投靠学兵军不久,或许是想保存实力吧。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他们怕把我军急了,这是为了避免伤亡,如果真是这样,这个欧阳云倒是相当的谨慎哪,和传说中可不像——据说,他和那个楚天歌在平津两个人就杀死了我们二百余帝国武士。”

    安田一做咬牙切齿状:“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的。”

    “是的。下面,让第一大队全体压上吧,趁后面的支那人还在挖掘工事。”

    本人的第二轮进攻开始了,让王飞还有王长运有点目瞪口呆的是,这一次竟然是近千鬼子在三辆坦克的掩护下发起了密集攻势。

    敌人一下子压上了一个大队的兵力,没用王长运指挥,王飞直接将二连、三连都投进了前线。接到命令,顾省骨登时就乐了:“哈,这么快就捞到仗打了,看来于小山这小子刚才打得不行啊!”等到了前线,他抬头观察一下敌,不倒吸一口凉气,骂道:“球!小鬼子开始人海战术了,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争夺本团王牌连的机会来啦!”

    后方,王长运发现这一新况之后,立刻对土岱说:“这里交给你了,我得亲自到一线去。”

    土岱急了,吼道:“不行,你可是团长!”

    王长运一眼瞪过去,喝道:“团长怎么了?团长不能上前线?毛!”然后,带着团部警卫人员就上去了。

    “王长运,你小子目无军纪!”土岱在他后大喊。

    王长运冷笑:“球!”猫腰,跑得更快了。沿着交通壕跑出去五十米左右,他猛然想起什么,停下朝土岱大喊:“别忘记给张长生还有牛一得发个电报,告诉他们,老子亲自带人冲锋去了。”

    张长生还有牛一得正是那两个负责衔尾追击军的两个团的团长,其中,张长生和他们还同是60师的,率领的是601团。

    土岱也真是气到了,闻言大骂:“娘的,老子还以为你小子真不怕死呢!”

    “嘿嘿!”王长运笑着又快跑起来。

    而土岱则急忙去让电报员发电。自己这个老伙计的脾气他太清楚了,他现在只怕因为自己的耽搁,造成张长生还有牛一得出兵迟了,那样的话,王长运这回可能真就挂了。

    此刻,张长生和牛一得两个人正在601团的临时指挥所里对照着作战地图探讨着什么,忽然,601团的参谋长胡炜急急的拿着一份电报走了进来,喊道:“老张,牛团长,紧急况!”

    “嗯?”两个人抬起头齐齐看向他。

    “王长运那小子又犯疯病了,竟然想凭借一个营的兵力和一千多鬼子玩白刃,说是要趁机端了小鬼子的迫击炮部队。土岱请求我们对军发起夹攻。”

    牛一得和王长运并不熟,但是张长生对其却是相当的了解,当下就大声骂道:“这个王疯子,尽整些没**的事,得,这回我们是攻也得攻,不攻也得攻了!”

    牛一得苦笑,道:“是啊,总不能看着这小子被小鬼子给打死啥!娘的,这算不算是变相威胁啊?”

    张长生点点头:“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行动吧!”不过在牛一得走出去几十米的时候他又提醒后者说:“老牛,别太认真,拖住后面的军就成,真把小鬼子疯了,可就违背司令的初衷了。”

    牛一得头也没回的点点头、挥挥手说:“明白,就这样了。”

    欧阳云之所以不让一下子吃掉这股军,其实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以之为饵,将军第18师团骗过来再说。

    604团阵地的第一道战壕中间位置,肖敏走到王飞边,问:“王营长,现在怎么办?还等小鬼子靠近了再扑出去?”

    王飞斜了他一眼,喝道:“找死啊!阵地丢了算谁的责任!再等机会吧!”

    肖敏其实也是这样想的,闻言也不是生气,笑笑就带着那三十个兄弟插到防卫力量比较薄弱的地方去了。

    双方率先交火的还是迫击炮部队,“空空空”的声响之后,“吁——”声不绝于耳,紧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爆炸声。

    一营有壕沟做掩护,有些手脚勤快的战士还抓紧时间挖出了防炮洞,所以在榴弹对中受到的打击有限。反观小鬼子可就没这么好运了——也不知道是604团的迫击炮手们水平太次还是他们有意为之,反正,本来应该落向军迫击炮阵地的榴弹,其中倒有一半砸向了军步兵方针,结果,短短五百米左右的距离,小鬼子愣是倒下了将近五十余人,而受伤者更是达到了将近百人。

    炮兵乃步战之王啊!哪怕是上不了台面的迫击炮!

    王长运在交通壕里的行军速度非常的快,当他出现在王飞边的时候,小鬼子前锋距离他们还有一百多米呢。

    看见他竟然亲自上来了,王飞和一营的战士们并不惊讶,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团座,这一轮,还是按常规打吧!”王飞说。

    “球!怕了?”王长运冷冷的看着他说。

    习惯他这德行了,王飞脸色不变,淡然道:“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是有没有价值。”

    王长运哼了一声,道:“小鬼子的迫击炮必须尽早摧毁!”然后他转向四周大声说:“兄弟们,先部开枪,将小鬼子放近一点——现在,都听我的命令!”

    王飞见他固执己见而且剥夺了自己的指挥权,急了,道:“团座,这样不行啊!军太多了,万一偷鸡不着蚀把米,我们这道防线可就丢了!那样的话,下面还怎么打?!”

    王长运嘴角一撇没理他,直接从一个警卫战士的手上夺过一把枪,然后装上刺刀,大声喊道:“全部给我上刺刀!都听好了,待我发令之后,一轮齐,然后就冲上去!反坦克小组的,都给我把反坦克手雷准备好了,枪炮不管用的话,直接用手雷炸!听到没有。”

    “听到了!”反坦克小组的战士们大声齐答,一个个好有信心的样子。

    “团座,我们机枪手怎么办?”一个机枪手问。

    “端起机枪上去扫?会不会?”

    “嘿嘿,知道啦!”

    军国崎支队41联队第一大队的鬼子在大队长林田静藏少佐的指挥下小心翼翼的朝604团的阵地靠拢着。距离敌军只有一百五十米了,不少鬼子兵不微微弯腰;一百米,林田少佐感到有些意外了,因为,对面的支那军队除了迫击炮一直没停之外,其它部队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支那人想干什么?他不这样想,这样一想,便不给士兵们提了个醒:“小心,支那人也许有谋!”五十米,支那人还是没有开枪,林田开始怀疑敌人已经放弃第一道防线了,心中微喜,指挥刀一举,大喝:“冲锋!”

    小鬼子立刻来,阔步向前,三辆本来以蜗牛般速度前行的坦克也猛的加速,股后面冒出一股黑烟便怪叫着扑了上去。

    “三十米了!”王长运的边,王飞不开口提醒。而他这句话才喊完,王长运已经站了起来,大喝一声:“开火!出击!”然后,扣动着扳机便跃了上去。

    “冲啊!”“打!”……呐喊声响成一片,一营的战士们纷纷跃出战壕,同时,手中的枪支猛烈开火。登时,措不及防的小鬼子便倒下了一大片。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