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卷不一样的抗战 第三章决战昌平(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欧阳云是当天晚上九点多钟赶到的昌平。

    在王家圩,当前共有学一师三旅还有张砚田的特警二纵(暂时还是以此称呼吧)。欧阳云临行前召集团长以上军官开了个战前会议。会上,他首先强调了将王家圩作为主战场的好处,然后宣布了自己不在时由顾明昌担纲临时总指挥的决定。将王家圩作为主战场的好处,只要是稍通兵事的都能够看得出来——一旦学兵军能够控制王家圩,那么,军第一零八师团和第九师团残部就成了瓮中之鳖。军当然不可能坐视两个师团被吃掉,势必要打通王家圩一线,或者绕过王家圩前往救援——这些,都需要时间,也就意味着,学兵军掌握了主动。有利就有弊,对于学兵军来说是不错的战略,却也将驻守王家圩的学一师三旅和特警二纵陷入了危险境地。测试文字水印5。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要两面迎敌。邓子歌是学兵军的嫡系,不管欧阳云做出怎样的布置,他都没有理由拒绝;张砚田不同,不过,在扫视了一下手下兄弟们的表之后,他选择了沉默。

    欧阳云开始估计,顾明昌的任命会受到反对,现在,见竟然全体通过,眉头反而立了起来。顾明昌算是个新人,至少和陈师昌相比,他的资历远远不够。邓子歌还有张砚田完全有理由提出异议,邓子歌是铁杆“云系”,他拥护自己的命令还有可原,但是张砚田,他不该如此啊?他甚至开始怀疑,难道这个张砚田真的如那个冷江秋所说,心怀异志?!

    这让他心中有点隐隐的不安。测试文字水印2。不过,随后想到自己迟早会过来主持大局,他又放下心心来。

    欧阳云赶到昌平的时候,何正降的机步旅刚刚被黄浩的旅接替下来休息。应该是得到了王家圩还有李家屯子的战报,军加强了对昌平的攻势。下元熊弥还有吉柱良辅都不是庸才,他们自然从那两场战斗中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在井书宣时还有秋山义先后回来以后,两个师团长立刻碰面商讨对策,最后一致认定,对于一零八师团还有第九师团来说,学兵军大军云集昌平,既是威胁也是机遇。在交换了有关学兵军的报以后,两人一致认为,在第一军主力从怀柔赶过来的况下,当前最值得做的并不是打通王家圩,而是攻占昌平。下元熊弥的野心很大,他直接的问吉柱良辅:“吉柱将军,贵师团在喜峰口、李家屯子连连吃亏,阁下难道就不想报仇吗?”

    吉柱良辅冷冷的一笑,道:“下元阁下,你别激将我。测试文字水印8。第九师团虽然损失了一个旅团又一个骑兵联队的兵力,但是,士兵们的战斗意志还在,我们即便战斗至最后一人,也不会向支那人投降的。”

    这话,却是拿下元熊弥的前任土肥原投降的事说事了。

    下元熊弥不恼,看着摊在面前的地图道:“经过这段时间的激战,我已经看出了支那人的软肋——攻占昌平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吉柱良辅点头道:“支那人虽然轻武器厉害,大炮也不缺,但是,却缺少空军。测试文字水印4。”

    下元熊弥大笑,看着他说:“君子所见略同,我相信,只要出动战机摧毁支那人的炮兵,那么,明天晚上我们就能在昌平城里吃晚饭了。”

    “可是,不知道军团长会不会同意。毕竟,支那人拥有古怪而强大的防空武器。”

    下元熊弥摇了摇头,微笑道:“阁下是指在任丘还有张家口出现的那种武器?放心,特务机关已经查明了真实况,那种所谓的武器其实就是一种‘巨型烟花’,这种烟花的升空高度有限,只要我们的战机控制好投弹高度,并不存在问题。”

    吉柱良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早听说军部在改进轰炸机,使其能够在1000米左右的高度进行投弹,现在看来是成功了。测试文字水印3。”

    下元熊弥骄傲的点了点头,道:“和我们大本人帝国相比,支那人的军事技术落后太多了。就是他们现在醒悟过来想赶,也来不及了。吉柱阁下,明天上午在定州方向将有一场好戏上演,我们要加强攻势,为航空兵的行动提供掩护……”

    深夜一点多钟,怀柔城南边的一片麦田里,冯远修躺在田埂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作为一个少年,连续的赶了五天五夜的路,他的体力已经到达了极限。他真的走不动了,可是,考虑到上所怀的这份报的重要,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再次爬了起来。

    好在军在怀柔只留下了一个旅团,不然的话,冯远修还要绕行更远的路程。测试文字水印2。而他想不到的是,从他进入长城开始,因为他表现得过于谨慎,已经被六个人盯上了。他更想不到的是,就在他刚刚爬起来之后,那六个人正因为他而发生了争论。

    “一定是自己人!你看都刻意的避开鬼子。”

    “难说,你们不觉得一个小孩子带着手枪很不正常吗?还是小鬼子的王八盒子!”

    “不管了,先摁倒再说,我总觉得这孩子上藏着什么秘密!”最后做出结论的是六个人的小队长,名叫萧逸。而他们六个人,正是与大部队失散了的大刀特种大队的特战士兵。

    做了欧阳云的徒弟之后,冯远修因为立志要成为师父那样的大英雄,所以非常重视平时的体能还有武术锻炼,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连反应都没有便被萧逸他们给“摁倒”了。测试文字水印1。

    冯远修开始以为自己被本人发现了,吓得不轻。不过,他很快又镇定下来,心想大不了一死,再说了,凭着自己的七寸不烂之舌,还不定会死呢。

    萧逸一口标准的江浙一带口音的汉语让冯远修喜出望外:“小鬼,干什么的?”

    ——不像鬼子哦,他眨动着眼睛问:“你们是谁?”

    “中国人。”

    “废话,谁不是中国人了?”冯远修心放松过后,嘴巴边利索起来。

    萧逸笑了,道:“小鬼,说吧,你偷偷进入长城干什么?”

    吃了一惊,他们竟然从那个时候变跟着自己了,那他们的份?冯远修警惕起来,便不肯轻易开口了,心说:不会是资深的小鬼子特务吧?脑筋急转中,他反问:“那你们进长城又为什么?”

    萧逸等人越发觉得这个小鬼不简单,不过,由于从没听说过本人派过这么年轻的间谍,他说:“什么叫我们进长城,长城本来就是我们国家的,我们进进出出都很正常,倒是你这个小鬼子,你进长城究竟有什么图谋?!”

    冯远修心中一喜,微弱的光亮中看见他们戴有头盔,背着枪,想了想试探着问:“你们不会是学兵军的吧?”

    萧逸倒不怕他,回答:“是又如何?!”右手使劲,做好了反击的准备。测试文字水印1。测试文字水印4。

    “有什么可以证明呢?”冯远修明明心中狂喜,脸上依旧不动声色。

    萧逸想了想,拿出了自己的士官证给他看。

    就这手电光亮,发现这确实是师父手下的官兵才有的证件,冯远修双眼瞪圆,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他梗咽道:“可算找到你们了,我,我师父呢?”

    “师父,你师父是谁?”

    “欧阳云啊!”

    “啊,你是军座的徒弟。军座收过徒弟吗?”萧逸看向边的战友。

    “不知道,”其他人老老实实的答。测试文字水印8。

    冯远修却没时间和他们对质了,他急急的道:“先不管这个了,你们能联系到我师父吗?要快,晚了可就完了。”

    “怎么了?”萧逸等人不自的变得严肃起来。

    冯远修想了想,咬牙道:“我们学兵军是不是在定州有个机场?”

    这些况,下面的官兵并不知道,乃是学兵军最大的机密。萧逸等人虽不知道这件事,但是从这个少年的语气上却感到了这件事的紧迫,他问道:“究竟是什么事,你快说,我们再一起想办法。”

    “本人想偷袭定州机场。”

    “什么?”众人惊呼,萧逸想法比较全面,紧跟着问道:“哪种方式?步兵还是飞机什么的?”

    “飞机。”

    “飞机?可是承德的机场已经被我们摧毁了,同时被摧毁的还有很多飞机,”一个队员说道。

    冯远修却不太清楚这些,他只是急急道:“这报我是偷听我舅舅和本人的电话才知道的,万不会错,你们还是赶快想办法通知我师父吧。对了,今天是几号?”

    “6月13。”

    冯远修心中咯噔一声,头已经昂了起来,“本人定在14这一天,就是今天了,天啊,快,快想办法通知我师父啊!”

    萧逸和几个兄弟对视一眼,再也不敢怀疑这则报的准确与否了。他咬牙说:“现在只能就近找电台了。恩,找自己的部队实在太难了,他们也不定就有电台,最好的办法是偷袭本人,从他们那里搞到电台。怀柔西北面的梁谷山就驻有军大部队,咱们就去那里搞!”

    冯运修叫起来:“我也要去。”

    萧逸坚决的否决了:“不行,你太疲惫了,这事交给我们就成。黄冈。”

    “在。”

    “你负责保护——对了,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冯远修。”

    “黄冈,你负责保护冯远修,其他人跟我走。”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