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抗日学兵军 第五章战火起,学兵师成军(三十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欧阳锋 书名:云的抗日
    张自忠和欧阳云在算计土肥原的时候,老鬼子也在算计着张自忠。

    老鬼子并没有抱怨老天的刁难,在这个时候来上这么一场暴雨,而是就着天时做出了相应的策略改变。下雨天不利于行军,但这是相对于步兵而言的,而对于车辆来说,这种不便要轻微的多,老鬼子灵机一动,不想到:如果在明天早上出一支奇兵直接一鼓作气的进38师指挥部,那会不会收到奇效呢?如果能够活捉张自忠的话……

    无疑这是个很大的惑,因此,便就这个方案,土肥原让师团本部的参谋们开始细细推演起来。得到了确凿的数据以后,他决定冒险一试。

    大雨还在下,而中双方借着雨幕的保护频繁调动军队——战事正在朝不可测的方向发展着。

    中野所部此时距离土肥原已经有几十公里之遥,在他们中间还隔着高树嘉一所部。两个人几乎同时接到了土肥原的电报,两者接到的命令除了中野部必须连夜将所部车辆调往李庄之外,其它的内容基本一致,那就是必须在天明时分向38师指挥部发起最猛烈攻击,一定要将挡在中间的38师部队牢牢的吸引住。

    任丘军营,学兵军的军长办公室,欧阳云此时正在和潘媚人、白流苏两人相对而坐着吃饭。在他们隔壁的会议室里,滴滴答答的电报声正响个不停。狐瞳负责破译外来电波的一组人员正在紧张的工作着。忽然,一个电报员站了起来,朝坐在创口抽着烟的小组长黄一方喊道:“组长,天津小组刚刚截获108师团的一段电报,您来看看。”

    黄一方精神一振,将烟扔在地上踩了两脚,飞快的走过来,接过电报内容看了看,叫上两个手下,走向自己的办公桌,从上面翻出了一个密码本开始对照起来。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三个参加破译的人得出了统一的答案,他便拿着答案出门去找欧阳云。

    欧阳云三人此时已经吃完,白流苏守在门口,潘媚人正在整理着一扎文件,而欧阳云正在皱眉看着一份报告。

    黄一方敲门进来,“报告”立正敬礼之后,径直将破译出的电报内容交给了欧阳云。

    欧阳云扫了一眼便坐不住了,然后他立刻抓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几十秒钟之后,电话通了,他说:“张大哥,我欧阳。”

    “欧阳?”听语气,张自忠显得有些意外。不过有介于这条电话专线的特殊,他立刻意识到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了。

    欧阳云简明扼要的将破译的电报内容报过去,然后说明了已经布置下去的斩首计划。最后他说:“我和郭彪原来商定的计划是想在白天抽孔子就执行斩首计划的,现在看来白天他们被找到空挡。现在土肥原调集这么多的车辆,显然是想进行突袭。他们现在在李庄,离你们的指挥部可太近了,如果他是想趁着雨夜连夜搞突袭的话,郭彪他们或许有机可乘,但是万一任务失败或者即使任务成功,我想,你们的指挥部都会成为首要打击目标。张大哥,我认为你应该搬个地方。”

    是时,张自忠刚刚吃完饭,正在听取一一三旅和一一四旅进展报告,确认他们目前的方位。从欧阳云口中听到这个消息,他先是吃了一惊,听了欧阳云的建议之后,他冷静的想了想说:“指挥部绝对不能搬的。欧阳,仗打到这个份上,你知道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吗?就怕小鬼子发疯将战火引进城里去。这也是我无意隐瞒我部指挥部的最主要原因。土肥原想搞突袭?我倒觉得这是个机会,如果我们留守人员能够扛住他们的突袭部队的话,土肥原肯定会全军压上,这样一来,一一三旅和一一四旅倒是可以少走许多路来个以逸待劳。欧阳,我决定赌一把!土肥原已经没有炮兵了,飞机和坦克也歇菜了,而我们的炮兵部队可还虎视眈眈着呢!哼,108师团就是真的全军压上,只要我们炮兵还在,以我们师部的留守部队顶两个小时绝对不成问题,到时,合围应该也完成了。”

    “你这是要以做饵吗?”欧阳云皱起了眉头。

    张自忠哈哈笑着:“不仅是我哦,张参谋长、李副军长可也有这个意思呢。欧阳,你不是舍不得他们吧?我也想送他们走的,可是他们坚决不同意啊。”

    这时,话筒里传来李铁书的声音:“军座,放心吧,况比你想象的要好得多。”然后是张镇:“军座,你就在任丘等待好消息吧。”

    欧阳云苦笑,他之所以建议张自忠换个地方做指挥部,一方面固然是不希望张本人出什么意外,另一方面却也为李铁书和张镇的安危担心。学兵军摊子越铺越大,向李铁书和张镇这种军事人才就显得格外重要。如果这三个人都折于这一役,那带来的后果绝对是毁灭的,估计整个华北乃至中国的局势都将为之改变。但是,三个人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郑重其事的让张自忠叫李铁书接电话,关照他,如果况不对的话千万别意气用事,你们三个人必须安全脱

    李铁书,包括二张其实都知道他们三人特别是张自忠对于华北局势的重要,于是,李铁书也在电话里做了保证,如果况实在危急,他就是背上逃兵的骂名,也一定会将二张安全送出。许是为了宽慰欧阳云,他最后道:“放心好啦,我们边不还有一个中队的‘大刀’么?”

    “那我就在任丘等你们的好消息了!”话是这么说,欧阳云想来想去还是让黄一方给狐瞳天津小组发了个急电,让他们派人找到单人雄,叮嘱他一定要保护好二张和李铁书,特殊况下许他便宜行事,用武力将这三个人绑出来——一切后果有他欧阳云承担。

    然后,他高悬着的心这才落回了半空。

重要声明:小说《云的抗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