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破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峰牧云人 书名:道衍天策
    <---凤舞文学网--->    一丝冷的气息传来,曲觞凝神以对,虽然刚才的一剑在天血被封印五成的况下还是耗掉了自己四成的真元,现在所剩下的只有三成了。--凤-舞-文-学-网--不过对手显然不简单,也许现在这人才是对方的杀手锏。不过就现在这种况虽然无法一招定胜负,想来一个平局应该是可以的。虽然对方的气机之中隐隐有一份危险的感觉。

    就在曲觞凝神以对的时候,对方队伍中走出一个人,面色沉,一头黑发显然因为愤怒而显得微微颤抖,白皙的脸上青筋暴起,“你不该伤她如此之重!”

    曲觞一听很标准的华夏语言,不像其它人那样始终带有着一股奇怪的味道。曲觞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是华族?”

    “我已经摒弃了那份血统!现在的我不过是保留这一罢了!你伤害了她,我就要你付出代价。”

    曲觞再看此人,一邪气环绕,邪气之中也仿佛有千万冤魂在哭泣。沉下脸来道:“你已经修入邪道!若是自己废除一生修为,也就罢了。要是执迷不悟在下只能得罪了。”

    “你是第几个对我这样说的人呢?我已经忘记了,不过没关系。因为对我说这番话的人都被我杀了,多你一个不多。”

    曲觞冷笑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能力赢过我手中的剑了。现在开始将不会是比赛,对你这样的邪道只能以杀证道了。”说完天血再次出现,同样的插在地上,同样的单手轻抚剑柄。不同的是对手的不同,意**的不同,杀意的不同。

    对方显然也知道,不过他并不在意已经没多少真元的曲觞,“若是我被你杀了是命中该来的,不过你是没这个机会了。”

    台下的血蝙蝠眉头紧锁道:“肥猫,这次这小子撞到铁板了,我们准备出手。”

    竹风默默地点头表示知道,张钧龙心头一阵狂跳道:“怎么了?”

    血蝙蝠看了看他道:“现在不好解释,你的任务是护住其它人,同时你去和你们院长说一下,我感觉今天的事不寻常了。告诉你们院长我们俩随时打算出手。”

    张钧龙点点头,急忙跑到看台上把血蝙蝠的话输了一遍,院长一挑眉毛道:“他们怎么能这样?这是违反规定的。”

    竹风突然出现道:“我们只是通知你们一声罢了,不是来要你们同意的。曲觞不能出事,不然你们几个的命也不够填坑的。而现在曲觞的对手已然修入了邪道,如果不想办法把这个人除掉的话,以后绝对会危害人间,这人留不得。至于其它的这事完了我们再给你们解释。”

    四大家主相互商量了一下,东宫家主站了出来道:“我以学院董事的份宣布,从现在起学院的一切力量由我们的吸血鬼朋友和参赛队伍调配。直到本次比赛结束为止。”

    院长跳了起来,“你们四个老家伙,你们就这样夺我的权!你们……”

    竹风毫不客气道:“既然如此,那么请诸位随时动手,不要让人给逃了。同时启动学院的防御阵法。至于院长公良先生,我希望你把大局放在前面,这件事之后你依旧是院长。”

    第二副院长点点头拉了院长一下,院长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台上已经千钧一发,这一但动起手来可是非同一般,现在他冷静下来了,转对第二副院长道:“老弟,麻烦你让五系首席生开启阵法,至于叶老弟由你调配学院的导师保护看台上的这些学生。希望这件事后你们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时台上的曲觞因为对手的步步紧,手心也开始冒汗了,虽然自己勉力抵抗,但是那份沉重的压迫感却未曾减少一分,而且还有越来越重的趋势。不远处冰封之中的陈鸿逸的况也出现了一些变化,封住他的冰莲再次出现了丝丝裂纹,而且在逐渐的扩大。冰莲的莲瓣已经开始脱落。

    一旁的李浩等人看的心惊,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况。--凤-舞-文-学-网--但是现在又不好去触碰已经开始裂开的冰莲。筱雨惊讶的看着逐渐崩毁的冰莲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陈大哥要出来了?”

    李浩遥遥头道:“我也不知道,我想只有血蝙蝠和竹风两人才能明白这是什么况。筱羽你去问问吧!”

    “好!我这就去。”说完就跑了出去。

    另外一边,在台上的曲觞也明白现在的况只能硬抗了,而且今天的局面是不死不休的,“我要和你立生死状!”

    那人稍稍一愣,点点头道:“也好,死亡单单是死亡!不过死亡的背后还有很多麻烦的事要处理。天地见证!”

    “生死无怨!”两人各自发出一道真元击向远处的钢铁高楼。天地见证,生死无怨!八个大字赫然印在了大楼之上。强悍的劲力让真个万法道院震动不已。现在无论是开台上的,还是光频前的以及那些通过其它手段观看这场比赛的人都十分震惊。原本嘈杂的人群现在已经都屏住了呼吸,环伺的眼,各自紧的心绪,见证这场攸关华夏与北美的命运之争。同时也是台上两人的命之争。

    曲觞左手微扬,剑指上凝聚点点星芒,右手紧握天血剑柄,“报上你的名字。”

    “何必呢?既然我已经舍弃了那份血统,我自然也舍弃了那个名字,若硬要有一个就叫无名吧!来吧!让我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那就指教了!六极化天!”只见曲觞左手剑指上的星芒化作六道锐利气劲飞无名者上六道大。不料无名者只是微微一抬手,六道气劲依然被挡下。

    无名者想了一会道:“六甲阵的演变?你是个天才,如果这六道气劲打到我上,会立刻封印我四成的修为。以劲为阵,这种做法说明你对阵术十分了解。”

    “承蒙夸奖!”

    “哦!这点东西还不入我法眼,再出招吧!”

    曲觞心中了然,对面这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修行者,因为能够看出自己的劲力是个阵法的人并不多,就算是看台上那七个老头也没有这份眼力。还有这种攻击方式十分难以防御,对方居然能够轻易的接下,只能说明对方根基比自己深厚。虽然现在自己只有不足三成的真元。

    加之此人修入邪道,功法招式必然狠烈无比,若不早早灭除,如果他将这种功法传了出去以后就麻烦了。曲觞可不是那种认为华夏功法其它民族学不了的人,他比谁都清楚,其它民族学不会的原因是因为无法了解哪些难以破解的术语罢了。如果有人指点那结果就不同了,所有此人决不能留。

    心中虽有想法,不过曲觞手中之剑却未曾停止。因为两人距离不是太远,所以曲觞就直接冲了过去,妄图以近战打败对方,双方进退之间已然交手数百招。突然无名者右手指尖凝气,一道气芒击穿曲觞左肩,曲觞不得已只能暂时退后。

    “战斗时不要分心,难道你不知道吗?不过你手中的剑不错,很适合我用。你死后这把剑就是我的了。在你手里根本就是玷污这把剑。”

    曲觞凝神右手一挥剑,左肩的伤痕已经愈合,微微一笑道:“那就要看你是否能够抢去这把剑了。”说完曲觞回剑入鞘,之后把剑丢给了台下的血蝙蝠。

    这一举动看的无名者一阵好奇,“有剑你尚且无奈我何。无剑的你又能怎么样呢?”

    曲觞也不回答,双手结出道道玄妙法印,口中低呗声声梵音,后一尊佛像显现空中,道道清圣之气不断流转空中。无名者首见凝眉,同样双手法印,不过无名者体四周所环绕的是如血之气,血气之中宛如万鬼哭豪,声声摄入灵魂。

    “慧金印!”曲觞**完,背后佛像双手之间飞出字金印袭向无名者。就在同时无名者双手停下“黄泉血印!”一道血印飞出,与慧金印相撞,一阵爆炸过后,两人逐渐的在灰尘之中显出影。

    无名者微微颔首,“佛门秘式慧金印!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你的功力不足,只能发挥五成威力。”

    曲觞点点头道:“杀之道黄泉血印!也是强劲之招,若非你杀戮不够我也无法轻易挡下。就是因为这样我更加不能留你了。”

    “哈哈哈!杀道之前谁耐我何?若只是凭借区区一个佛门秘式就想杀我,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曲觞凝气于指,渐渐的一丝真元在手掌上凝聚出一把剑来。“剑凝!要是这样呢?”

    无名者虽然震惊却没有任何慌张,“凝剑术!依靠自真元凝聚出来的剑作为攻击媒介,先不论修为如何,能够做到这步的人其剑道修为已至非常的高度。虽然还没有达到至高的化境,也相去不远了。你是我见到第二个能做到这一步的人。”

    曲觞心中掀起万丈波涛,这凝剑术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了解的一种剑道。除了那个老头,似乎还没有听说过别人会用这招,至于凝剑术的名字都不为人知。而对方居然知道,而且能够说出其中缘由。看来此人真正留不得。

    无名者再道:“为了表达对你的尊敬,你将会见到我的剑。能与剑道高手过招也是一种乐趣。”说完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柄流光溢彩的飞剑。剑长六尺,宽约三寸,剑上闪耀着点点流光。

    曲觞不由感叹道:“好剑!不过我手中这柄也不差,我们开始吧!”说完曲觞一握手中之剑飞奔而起,瞬间来到了无名者面前,一道光弧划过,却被另一道光弧挡下,就如此这般不断的出现,也就如此这般被挡下。

    如此攻守之间,两人又已经各自出了数百招,无名者突来感叹,“好招!诗经三百零五剑法,能够运用的如此不着痕迹的却是少见。儒门剑术果然奇特非常,我到越发好奇你的来历了。”

    台下的血蝙蝠冷眼观视,觉的这无名者如此眼熟,但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此人自己认识,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加上对方对于曲觞这些招数来历的掌握,更加令人疑惑了。

    这时张钧龙来到血蝙蝠旁边道:“他会赢吗?”

    “不会!”

    “为什么?”

    “你没发现到现在为止对方都是在戏耍他么?实力的差距不是能够轻易弥补的,再加上对方对他的招式之熟悉,他没有任何赢的希望。”

    “那你们还等什么?”

    “我们等机会,等他把对方消耗得差不多的时候,那一霎那的回气不足才是我们出手的最好时机。”

    “这个……”

    血蝙蝠看了看他道:“收起你的担心吧!他虽然不能胜,但也不是那么容易败的。再说现在天血在我手中,必要时我会给那个想抢我剑的家伙知道我的剑不只是摆设。”张钧龙只是微微点头,继续看台上两人的战斗。

    这时台上的曲觞因为长时间的战斗已经在台子的另外一边气喘吁吁的站着。手中的剑外表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内部却有一种将近飞散的趋势,曲觞不得赌上一赌。只见曲觞手中之剑,离手飞起在空中不断旋转,慢慢的形成一个小心的龙卷风,风中逐渐闪起亮光,星星点点。“西风吹罢落花愁!”语毕之时剑飞中天,化作点点落花飘下。落花所到之处分分爆开。

    无名者见状,单手举剑于前,另一只手掐着玄奥法印。当法印之光印入剑中,一道更为强烈的光芒闪现,一道如风剑气横扫而出,“血剑横天!”。瞬间就破去了漫天的落花,直奔曲觞而去。

    曲觞见状手捏印诀,太极图案自口飞出,化作苍龙一抗疾飞而来的剑气。两种不同的力量,相撞瞬间爆炸开来,劲风吹袭着两人。曲觞体内一阵不适,一口鲜血喷出。体也有点晃悠。

    这时看台上的七位老人都坐不住了,因为他们不能看着曲觞就这么死去,但是当事人已经立下生死状,他们是不能打扰这场战斗的。而且还有血蝙蝠和竹风两人打算出手,他们更加不能动了。

    台下的张钧龙更是急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台去。不过被血蝙蝠给拉住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怒气冲冲的张钧龙大吼道:“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难道要我看着他这样被打死?”

    血蝙蝠皱了皱眉道:“冷静下来,冲动是魔鬼。”

    “少他妈的说话。你们不救我救!”话刚说完张钧龙就被血蝙蝠敲晕了,之后血蝙蝠又看了看旁边的北辰苍道:“交给你照顾了。”

    而在冰莲之中的陈鸿逸,因为周围的冰莲开始慢慢的碎裂,不多时一阵刺耳的声响传来,包裹陈鸿逸的冰莲已经脱落融化干净了。端坐的陈鸿逸张开眼睛看了看四周。李浩、筱雨和南宫炎儿都在看着他。之间他微微一笑,不等众人开口道:“带上西门去赛场,我先走一步。”说完拿起云龙,化光而去。

    三人正在郁闷,不知道怎么才能把冰封中的西门霜带过去的时候,冰封西门霜的冰莲也已经崩溃消失了。四人这才赶往赛场。

    凭着感应来到赛场上空的陈鸿逸,一见自己分已经快要崩溃消失的时候,一头冲了过去。所有人只见天空之中一束金光冲向曲觞,瞬间融入了曲觞的体。曲觞也同时发出极为刺眼的光芒,一阵爆裂声之后,原本曲觞的衣服化作碎布片片落下。陈鸿逸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在陈鸿逸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对他的猜则有很多。有的说他已经离开学院,有的说他已经死在了北极,还有人说他在修炼威力强大的招式功法。现在他终于出现了,而且还是以一种极为不可理解的方式出现。这让很多人又开始注意起他来了。

    而对面的无名者,终于从把眼睛从曝光过度中恢复了过来,两眼死盯着陈鸿逸道:“好!非常好!难怪刚才我看不透你的修为,总是那么似是而非。原来你用了一魂双化之术去疗伤。现在才是完整的你,也只有现在的你才能与我一战了。”

    “哦!你就那么想杀我吗?”

    “杀你?不过是无聊的一点点缀罢了。我到很在意你的份。”

    “你的份不也很可疑吗?师兄!”

    无名者瞪大眼睛,显然不敢相信对方的话,“你……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知道佛门秘式,明白六极化天和凝剑术,了解儒门剑术。手中拿着玉晶天魄剑,一血杀之气出自血凝典。师兄!三十年前你偷了血凝典之后就此消失人间。难道你还要否认吗?或者你害怕我手中的云龙?”

    无名者苦笑道:“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云龙剑居然在你手里,更想不到老头把云天龙印都传给了你。我早该想到,这个世界能够学会这些的除了老头就是他的弟子了。血凝典?就为那本破书害得我远走他乡。”

    陈鸿逸摇头道:“师兄,你若自废修为,回去面壁三十年,那么你还有救!不然……”

    “不然什么?杀了我吗?还是那句话,杀道之前,谁奈我何?”

    “那么我就代师清理门户了!”

    “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学了多少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衍天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