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曲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峰牧云人 书名:道衍天策
    <---凤舞文学网--->    短短的十五天,冰封中的陈鸿逸依旧没有任何变化,西门霜的心也稍微平复了。--凤舞文学网--曲觞也没有出现过,不过有人见到他出没校园的各个角落。血蝙蝠经过一天的休养就开始可对张钧龙他们的训练。竹风除了守着陈鸿逸之外就是不断的画着各种符咒。

    这段期间各个系部的导师都来看过了,但是也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开冰封,所以也都只是看看罢了。倒是五个首席生不怎么安稳,老是找麻烦。不过都被学院的导师们给压了下来。也没闹出什么大事件。

    这时所有人都回到了屋子里,张钧龙看着沉默的大家道:“刚传来消息,北美城的队伍已经到了,明天就要开始比赛。你们有什么看法?”

    东宫神翟道:“这次要给他们点教训,否则我们也太没脸了。”

    血蝙蝠放下手中的红酒道:“这次不单要给他们教训,我希望你们放开尺度。给予他们最大的伤害,至少要他们残废。只要不死人就不算违反规定,所以你们不要手软。”

    李浩重重的点了点头,“不过我们采用什么比赛方式呢?”

    张钧龙笑道:“这点你们放心,我们采用的是车轮战,直到最后一个人站着为止。虽然我们很吃亏,但是我想经过这段时间的准备大家应该有这份能力因对他们。”

    北辰苍皱着眉头道:“这样啊!不过我有一个建议。”

    竹风道:“说吧!”

    “那就是南宫、西门和筱羽不用参战。他们三个的状态我实在不放心。”

    血蝙蝠点了点头道:“可以,我相信书生也不会让他们出战的。”

    西门霜站了出来道:“我要参战!”

    曲觞这时来到,“西门同学,我想你还不知道现在的况。冰里面的那位还要你照顾,而且这次的战斗你一点都帮不上忙。”

    血蝙蝠歪着头道:“你来啦!”

    “我来啦!”

    “你有把握吗?”

    “没有,不过可以试试。”

    “未免过于草率!”

    “如果你借剑一用的话,问题因该不大。”

    血蝙蝠眯起眼睛道:“你会付出很大代价的,而且……”

    “大不了强行破解。”

    “你……你这个机会主义者啊!”

    “到时候就要靠你了。”

    “这点你放心就是了。”

    “好!”曲觞说完双手结起法印,阵阵梵音响起,朵朵冰华出现。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西门霜冰封了起来。

    张钧龙按下要拔剑的东宫神翟道:“曲兄,你这是……”

    “只是不想让事出意外罢了!”

    李浩道:“那也没必要冰封她啊!”

    血蝙蝠道:“但是冰封她是最好的选择。而且这次冰封对西门霜有莫大的好处。”

    张钧龙问道:“怎么说?”

    曲觞坐了下来道:“我们现在讲的话她都能听见,至于有什么好处就是梵谛冰华除了疗伤之外还能改造体,对以后的修炼很有好处。”

    “哦!”这时他的光频响了起来,张钧龙看了看道:“诸位,三位院长和四大族长都出关了。让我们过去呢!”

    曲觞道:“我们仨就不去了。”

    张钧龙招呼着其它人去院长办公室了,留下三人,竹风好奇的问道:“曲兄,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对这事如此的上心呢?”

    血蝙蝠笑道:“他就是你后面那位啊!虽然长得不像,但确是那人。--凤-舞-文-学-网--”

    竹风回头看了看道:“是你小子,老实交代这是怎么回事?”

    曲觞苦着脸道:“我也是没办法啊!我的体受伤实在太重了,而且元神受伤。不得已只能以佛门秘法自我冰封。之后一魂双化,现在的我不过是个分罢了。”

    竹风一愣道:“一魂双化?我怎么不知道你会这招啊?”

    血蝙蝠道:“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小子现在最多只有七成修为。”

    “没错,我这分只有七成修为,本尊留着三成继续自我恢复。不过血蝙蝠,你的剑我要借用一下了。”

    “借你可以,不过我怕你控制不住啊!就算十成修为的你也不一定能够控制住的,何况你现在只有七成修为。要是被剑上的邪气控制了你的心神那麻烦就大了。”

    竹风问道:“不就一把剑吗!能有多大的邪气。”

    血蝙蝠看了看竹风道:“问题是那把剑是天血,你说会不会有问题呢?”

    竹风捏碎了杯子道:“天血?那把连老头都没办法炼化的邪剑?现在除了你之外谁都不能用的天血?老头什么时候把剑给你的?”

    “他留条去旅游的前一天,而还把云龙给了这小子。”

    竹风激动的跳了起来道:“什么?云龙剑在你那里?快拿出来我看看。”

    曲觞笑道:“有必要那么激动吗?要看就转,看我本尊右手上拿着的那把就是。”

    竹风立刻转仔细看了看道:“你们都得了好东西,为什么我就得一个垃圾尺天镜啊!”

    两人同时靠了一声,血蝙蝠道:“尺天镜可大可小,可以变成幻阵,也可以让任何邪物现形,还可以逆转阳。如果灌注真元全力攻击,那威力可比我们的剑强多了。你还嫌不够好啊!”

    “真的有那么好么?我怎么不知道呢?”

    曲觞无奈的遥遥头道:“老头一般只用云龙对敌,天血他不过作为一种收藏,至于尺天镜还没有人有资格让他用,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这面镜子的真正威力。想不到老头居然把尺天镜给了你,那老家伙也偏心了吧!我可是他的徒弟也。”

    竹风看着这两家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急忙转移话题道:“你小子的易卜之术能预测到这次天象的影响吗?”

    曲觞遥遥头道:“我的水平不过三流,也就只能预测一下失物方位,运道好坏罢了!对于这种超级天机一类的我基本什么都预测不出来。我记得肥猫你对这方面也有研究啊!你能预测到什么地步?”

    竹风苦笑道:“和你差不多,也就是稍微能预测到天气变化一类的东西。效果还不如一个得风湿病的人呢!”

    血蝙蝠笑道:“也就是你们了,要是我才没那个心去研究那些枯燥到极点的东西。”

    曲觞也笑了笑道:“所以你修炼了五百年,如今却只有两百年的修为。这就是关键所在了。”

    血蝙蝠也知道这占卜术本来就是术道的一种运用方式,但是因为自己的个和对于术道知识的那些无聊理论不感冒,所以很讨厌一个人对着一堆书籍研究。但是这术道又是一切修炼的基础所在。就如同给你个没见过高科技产品,因为没有说明书就无法使用一样。术道就是这样的,它是对世界的一个认识,也是所有修炼功法的一个没有体系或者说是拥有庞大体系,但是没有具体入手方向的一个修炼总纲。

    而现在已知的所有道家、佛家和儒家的修炼方法都和这部难啃的总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却没人能够凭一人之力全部的理解这些东西。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东西实际上就是规则,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则的简单化、通俗化的一种流传方式罢了。如果一个人能够完全的理解,那么那个人可以说是一朝悟道,白飞升。不过只是传说罢了,谁也不会花费无数的岁月就为了研究这些常识的基础知识。

    这时张钧龙回来了,“三位,院长请你们过去。”

    血蝙蝠站了起来道:“找我们有什么事呢?”

    张钧龙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是总会那边发来了什么消息。而且七位老人家也想见见你们。”

    曲觞连忙道:“我就不去了,你们二位去就是了。我还有点事要忙。对了,你们把这份东西交给院长。”说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张钧龙。

    张钧龙也没多想接过来就收了起来和血蝙蝠他们去办公室了。曲觞来到被冰封的西门霜面前道:“你在里面好好修炼,至于其它的事我们来处理就好了。”说完转离开了哪里。

    来到办公室的几人,血蝙蝠和竹风先向七位老人问了声好,虽然他们根本就不把这些不过金丹期而且岁数不过百岁的老家伙放在眼里。院长道:“感谢两位来到万法道院帮忙。”

    血蝙蝠很贵族的道:“这次我来到贵院主要是为了偿还以前欠下的人罢了,至于这句感谢我可不敢当。”

    “哪里!两位既然肯到这里来帮忙,这句谢也是因该的。”

    张钧龙道:“院长,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吗?”

    “事也有点,不大也不小。”

    血蝙蝠道:“那么几位,关于陈鸿逸的事,你们也知道了吧?”

    西门家主急忙问道:“什么事?”毕竟这小子以后很可能成为他们家的孙女婿,自然也要关心点了。

    血蝙蝠道:“这个你还是问钧龙吧!当时他们在场,所以比较清楚一些。”

    张钧龙把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首先跳起来的就是第一副院长,“那群混蛋,居然敢这么干。这事我跟他们没完。”血蝙蝠一笑也没说什么。

    竹风道:“那么院长,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到底有什么事?”

    院长这才缓缓道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总会刚才来了个通知。说为了让各星球的参赛者能够相互了解,把十五人的队伍扩展到三十人。只要在本星球获得出赛权的队伍,可以在本星球的其它异能学院中招人去参加决赛。当然招自己学院里的也可以。而且这样的队伍只能参加决赛,至于本星球的出赛权比试依旧是十五人。”

    血蝙蝠沉思了一会道:“看来总会这次是打算让各学院的战争激烈化了。我们要考虑一下如何对付这个问题。要是我们获胜那没什么好说了。要是北美获胜那么我们的问题就大了。”

    院长点点头道:“这对我们是个好消息,也是个坏消息。第一,这一次的决赛有可能会出现伤亡事故,那么这些学院的高手都将会被消耗掉一些。第二,在我看来信仰之战已经难以避免,现在各星、各城、各学院,甚至个民族之间的矛盾已经逐渐白化。而且我们的人也消耗不起,因为我们的人才实在难以培养啊。”

    血蝙蝠道:“竹风老弟,你认为呢?”

    竹风笑道:“我可不想牵涉其中。一切交给那小子吧!”

    张钧龙微微一笑拿出了曲殇给他的那张纸,递给了院长道:“这是我那兄弟在飞机上研究出来的阵法。他让我交给你们,他希望你们能够找人布下这个阵法来保护学院。”

    第一副院长好奇道:“为什么要保护学院呢?现在问题还没有严重到那种地步啊!”

    张钧龙摇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实际上就是因为天象所以陈鸿逸才弄出这个阵法来的,为的就是防范于未然。张钧龙也知道,但是为了不引起恐慌所以也就没说是怎么回事。

    院长仔细的看了看手中的阵图道:“很精妙,但是需要五个人来布置这个阵法。虽然对修为要求不高,但是各人属要求很高。我们七个老家伙都不合适,各系部主任也不合适,我看只有五系首席生基本能够达到了。你们认为给他们在布怎么样?”

    张钧龙歪着头道:“我没意见。选什么人来布阵我也不想知道。院长,我想我们该回去了,我们还要安排一下明天的战斗顺序呢!”

    院长点点头道:“好吧!你们去安排吧!”

    三人回到房子里,相互笑了笑,血蝙蝠站在窗台道:“小子,你有什么看法?”

    曲殇摇摇头道:“还能有什么看法。现在我们人手严重不足。你和肥猫又不能出手。再说了,现在我们也不能把什么都扑在比赛上。得想办法应付未来的劫数。”

    竹风道:“那么你在外面晃悠那么多天有什么想法?”

    “也没什么,我不过是布下了一个阵法,虽然不怎么强,但是能够稍微在发生事故的时候防御一下,为我们争取点时间罢了。”

    血蝙蝠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道:“明天一战,估计你会是最后一个出场。希望你能够给那些家伙点教训。”说完拿出天血递给了曲殇道:“这天血我已经封住了五成邪气,只要你灌注的真元不多,那么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曲殇接过天血剑笑道:“有了天血剑,获胜的概率就大了很多。”

    血蝙蝠看了看远方的乌云喃喃道:“明天就看你的了。老弟!风雨之中你的独木舟还能撑多久?”

    曲殇也走到了窗台旁看着远方道:“我这一叶扁舟虽然小,但是让我上大船和别人抢空间我不愿意。”

    “当你进入这里就已经上了船,你下不去了。”

    “随心吧!我不久就要离开了,到那时着大海之中依旧是我的一叶扁舟啊!”

    竹风摇摇头道:“你和老头一样,都不喜欢这个世俗的世界。”

    “哈!难道你们很喜欢吗?你我不过是这人间的过客罢了,最终我们都要离开的。何况你们还不属于人间。”

    血蝙蝠摇摇头道:“和你讨论这些没任何意义。你对明天的战斗有什么看法?”

    “我最后出场,除此之外我不负责任何东西。留下多少交给我就是了。”

    张钧龙一摇头道:“你的压力会很大的。我不同意这样的冒险。”

    曲殇笑道:“兄弟,你只是对一魂双化了解不多罢了。实际上我这个分就算完全的爆裂也不过是消耗些元气罢了。只要本体不出问题,我就可以继续活下去。我也怕死啊!但是现在不得不拼死一搏了,只要胜出以后什么都好说。而且我只打算那这个出赛权,除此之外的比赛我宁可去权。”

    “哦?那么你怎么和院长交代?”

    “怎么交代都行啊!我们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护学院等此次劫数完成就可以可。”

    “唉!劫数?到底什么是劫数?怎么样的劫数?”

    “谁知道呢?天意不是人力可以渗透的。”

    血蝙蝠坐到了椅子上问道:“那么你的测算结果是怎么样的?什么时候才开始?什么时候结束?”

    “已经开始了,至于结束的预兆很难把握。或许血蝙蝠你和竹风应当归隐。”

    竹风摇了摇头道:“我不舍华夏,华夏自不能让与他人。我决定留下一抗这次劫难。血蝙蝠你呢?”

    “你们都不走,我能舍下兄弟一个人逃难么?我和竹风两人虽然是妖族,不过我们都是出自华夏的,我们又能跑到那里去呢?根就在这里了。”

    竹风拍拍曲殇的肩膀道:“我们都留下,这事如果都交给你一个人也太沉重了点。我相信老头把平最得意的武器给了我们三个必然有他的用意。不然就那个小气的老家伙从来没这么大方过。”

    曲殇艰难的点点头道:“也只好这样了。有了你们的帮助我想我们至少能够安全的度过这次劫难。钧龙老弟,其它的事都由你安排,不要让其它人知道我的真实份。”

    “为什么?”

    “我怕北美城的那些家伙再来找麻烦,而且必要时我还可以做一次奇兵来使用。”几人商讨完毕之后各自休息去了,毕竟天亮之后就要开始比赛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衍天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