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老蝙蝠的平生之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峰牧云人 书名:道衍天策
    <---凤舞文学网--->    只见五人各自占了一个方位,提起真元开始破冰,不多时冰层已经被破了接近五十米的深度。--凤舞文学网--术道系主任道:“小子,我们要一股气破除冰层,你拉住陈小子,不要让他沉下去。”说完不待张钧龙反应,五人再提真元一举破冰。不料施力多大,整个冰山开始崩溃。张钧龙管得了那么多双手抱住冰柱就往穿梭机的船舱跑去。直到跑到了船舱里才停下来。回头一看整座冰山都已经碎裂开来。巨大的冰块落入水中掀起层层波浪,五位系主任也都回到了船上。之后下令返航。

    三天,又是三天。众人已经回到了学院,现在所有人都在头痛,因为冰封陈鸿逸的冰层不见消融,哪怕温度再高都没有消融的迹象。而且冰层十分坚硬,根本就无法破坏。就在众人头痛不已的时候,学院的大门口来了一个带着眼镜的青年。

    青年不算高,但是很胖,宽边的眼睛下有一双看似昏沉的眼睛,不过不时的一道精芒显示了此人并不是如外表一般。他笑了笑走进了大门,而且十分轻松,现然没有受到副院长改进后的毕业考试阵法的影响。不过还是触动了,不一会五系主任都来到了学院的大门口。因为副院长不在,他们对于闯毕业考试阵法的人都要登名。但是这样没有通知学院就闯阵法的学生是违反学院规定的。

    那青年看着来人笑了笑道:“我找陈鸿逸,不知道那位能够通知他一下。”

    说的五位系主任一愣,以为是打伤陈鸿逸的人来到了学院,所以都戒备了起来。五人之中年岁最长的器道系主任问道:“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青年道:“是他让人通知我来这里的。”

    器道系主任点点头道:“这样啊!你等一下。”说完对不远处的一个学生道:“你去叫张钧龙同学过来一下。”那学生点点头就去了。不一会张钧龙来到了学院的门口,看了看道:“你是谁?”

    那青年也看了看他道:“是血蝙蝠让我来帮忙的。他还没到吗?”

    张钧龙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原来你就是肥猫啊!五位导师,他是鸿逸的朋友,这次是来帮我们的。”五人这才松了口气。

    那青年皱着眉头道:“别叫我肥猫!叫我竹风!”

    张钧龙这才知道原来人家不喜欢肥猫这个名字,“这个……竹风啊!你快跟我来。”说完拉着竹风就来到了学院专门拨出来的地方。竹风一看冰层中的陈鸿逸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钧龙把事说了一遍,竹风跳了起来道:“好他个北美基因异能学院!看我不拆了他。”

    张钧龙可没心思看着竹风发火,“竹风,你能把他弄出来吗?这冰层也太硬了。”

    竹风拍了拍脑门道:“现在把他弄出来才是害了他。就让他在里面好好休养。至于这冰层是由他用佛门法术自我冰封,不是一般手段能够弄坏的。还有我们妖类无法接触佛门之物。如果我碰到这冰层的话我也会被冰封。所以现在只能等他自我苏醒。”

    “他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呢?”

    “这个就看况了,也许是三天也许是三年。这个不能确定!”

    张钧龙这下可急了,“我们还有比赛啊!要是他来个三年不出来,我们的比赛也就没法比了。”

    “那是你们的事,我可管不了!给我安排个房间还有晚饭,我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这时窗户上的人呵呵笑道:“肥猫!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竹风头都没回道:“血蝙蝠,你还是不喜欢走大门。什么时候到的?”

    “就你们开始说话的时候。”

    张钧龙急忙道:“血蝙蝠,你说现在怎么办?”

    血蝙蝠优雅的落到地上道:“那要看你愿意怎么办了。”

    “怎么说?”

    “放弃比赛,还是继续比赛!如果放弃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继续比赛有两种况,第一种,你们凭自己的能力去比赛,必输!第二种,找外援去比赛,有五成机会胜出!你选那种呢?”

    “这个……我一个人不能做决定。--凤-舞-文-学-网--”

    “那就到你能做决定的时候再来和我探讨这个问题吧!对了,我的待遇要和肥猫一样。”

    竹风笑了笑道:“你要一样啊!我吃清炒竹笋、一份小炒豆腐外加两个鸡蛋和一瓶烈酒就这些。血蝙蝠你能吃得下吗?”

    血蝙蝠遥遥头道:“算了,我可不是素食主义者,各吃各的。吃这些下去估计不到半夜我就会饿的没力气。得了,我们两人出去吃吧!现在他们都快忙疯了,我们还是自己处理的好。”说完两人就往外去。张钧龙刚想说话却已经看不到两人了。

    两个小时之后,竹风和血蝙蝠两人一个再剔牙,一个继续喝着竹叶青。血蝙蝠道:“肥猫!今晚是不是找点乐子啊?”

    “找什么乐子?”说完打了个饱嗝。

    “这所学院有五万人,其中美女不计其数。是不是我们两出去……”

    “提议不错,不过不能用术法,不然以后的天雷可不是那么便宜就过了。”

    “你才修行两百年,还早呢!不过是要考虑一下。”

    ……两人商量完毕之后就出去了,当然还是分头行事。肥猫闲庭信步来到一个比较暗的角落,看了看四周没人,也就坐了下来,一边欣赏着那些无土栽培出来的花卉,一边哼着小调。毕竟他对于血蝙蝠的那种想法实在没兴趣。

    就在这时,一个材窈窕的背影引起了他的注意,肥猫也没多想,也就遥遥晃晃的站了起来,毕竟今天他喝了不少酒,“前面的美女能不能陪我走走呢?”

    “陪你?”

    “对!陪我!”

    “我愿意!”说完就转过来。

    肥猫下了一跳,“妖怪啊!”他忘了自己才是妖怪。只见那女子满脸雀斑也就算了,还扣着鼻子,一脸蜡黄色。

    “讨厌!你这样讲很失礼呢!”

    “你……你是谁?”

    “哎呦!奴家正是全院有名声,天下最出名。人称人看人会惊,鬼看鬼惊慌,连哀三声的三京是也!”一边说还一边走向惊慌中的竹风。

    吓得竹风连连后退,“是三京还是哀三声?发音标准一点。”

    “当然是三京,东京南京和北京都有人慕我三京。”

    “你别靠近我!”

    “别啊!我可是希望有一个美好的夜晚啊!”还一个劲的抛媚眼。

    竹风握起拳头咬牙道:“平生不打女人面,只因未到抓狂时!”说完就拉住三京拖入暗的树林就是一顿胖揍。

    薄雾青丝,也是一片人工花圃。此时,一道黑影如流星赶月,离弦之箭,飞驰在树枝之上。他的手敏捷,体态轻盈,姿势优雅,奔驰中还能比出胜利的手势。嗯!不愧是一名顶尖的高手。突然,树枝断、黑衣人老猴跌下树,当场昏厥。朋友啊!别惊讶,仙人打鼓又时错,高手跌倒怎会无!树枝会断,是无法预料的事

    大概过了三分五十秒,外号山丘移动的怪脚出现了。她皮肤像蟾蜍,材像神猪,气味像臭馊水。有美吗?阿娘喂!美哟!美到吓到鬼。恐怖人物,一手拉起黑衣人的脚踝,然后一步一步拖入森森的房子之内。片刻后,茅屋之中传来锁链的声音,皮鞭的声音。悉悉摔摔、伊伊歪歪铁摇动的声音,还有“啊啊啊哇哇!”被侵入强夺凌辱,掏空吸干的哀惨声音。

    “哇啊啊……”阵阵叫声划破天际,引来狂风暴雨,令人不觉想问道:“朋友,有这么激烈吗?”终于,风停雨歇,曙光乍现,出东方。光明揭开了黑暗的秘密真相就是有铁颈男孩之称的血蝙蝠逃脱失败。

    这时血蝙蝠已经无力走路就双手推着轮椅来到外面。看他一脸憔悴,黑发已经斑白,双眼深陷。“一上就是七天前的事,这说明了男人是经不起摧残的事实。但是不管世路有多崎岖,前程有多困难,依然动摇不了我坚强的意志。咳……因为正义需要我,道院需要我,苍生需要我!”

    房内传来声音,“火鸡也需要你!”

    血蝙蝠慌了起来,“赶紧!赶紧装中风!”之后就到靠在轮椅上装了起来。

    “老公!”火鸡蹦蹦跳跳的来到了血蝙蝠旁一看,“哎呦!这不是男方四招第一式,颜面经络失调神功吗?凡是中此招者,必定面红耳赤、口干舌燥、呼吸急促,最后五脱而死。何为五脱?脱窗、脱裤、脱水、脱肠外加脱。但是老公为了你,我死也甘愿。走啦!进去里面复健。”

    “我……”

    “慢慢来,不要太兴奋。老公!”

    “我……我不是老公,我是老公公!老公公啦!”

    “哎呦!管他是老公还是老公公,只要是公德就可以。呵呵呵!”

    “不要啦!”

    “好啦!”

    “不要啦!”

    “好啦!”之后火鸡就推着血蝙蝠进入了房屋之中……

    另外一边,冰莲转动,无数冰缝出现,虽然不大。但是依旧让守在那里的西门霜担心不已。就在西门霜正要找人来看时。一道光芒自冰莲之中一闪而逝,飞向空中消失不见。冰莲恢复以前的样子。

    不一会竹风、张钧龙等人都已经来到,西门霜把事讲了一遍,竹风沉默不语。西门霜心急如焚,南宫炎儿和筱羽在一旁安慰她。沉默半天的竹风道:“看来我们从外面破开冰莲。”

    张钧龙道:“你不是说现在不能强行破开冰莲吗?”

    “现在是特殊况,只能特殊处理了。”

    就在这时外面的警报响了起来,一个着紫白相间书生装扮的人在外面要进来。因为万发道院的复古之风很重,所以在这里什么样的古代服饰都见得到。而这位书生留着长发做成发髻,一书生装扮,手中还拿着本书,要想进来。

    竹风一皱眉道:“把警报关了,我已经在外面布下了阵法,他是进不来的。不用理会他。”说完就去那边继续研究该怎么处理这冰莲的事了。”

    只见那书生看了看,点点头,“就是这了。”刚踏入一步,就被阵法反击倒退了出来,之后一个翻才勉强站住,“哎呦!扭到了!不管,再来一次。”于是再度朝大门冲去,刚接触到阵法,再次被反弹了回来,这次却是稳稳的站住,“嘻!满分!再接再厉!”

    无数次都是同样的结果,书生擦去额头的汗水,“失败!有什么关系,我就在这里等,总有一天顽石也会点头。”一天就这么过去了,里面的人没有研究出什么可行的方法。倒是书生不知道从哪里摘了一朵花,扯着花瓣,“让我进去,不让我进去……”直到剩下最后一片花瓣,“哈!最终还是要我进去。喂!我有冤要诉,我有话要讲。”

    竹风到感觉这书生有点意思,“李浩,你去带他进来吧!”

    李浩点点头,出去把书生带了进来,竹风问道:“你是谁?要讲什么?”

    “在下苍狼书生曲觞,因为在学院东南方发现惨叫之声,让我不能入睡,所以来这里找学院管理科去看看。”之后看到几人后的冰莲,“哇!好漂亮的冰雕。”

    竹风仔细的看了看这位书生,“这里已经被学院列为地,你的事我们会让人去看看。好了你可以走了。”

    曲觞笑了笑道:“这冰雕好漂亮,我想看看。”说完就走了过去,一手轻拂冰面。之后点点头道:“这冰曾经裂开过,我来帮你们修补一下。要是让这么漂亮的冰雕坏掉就浪费了。”不待众人反应,书生两手凝结法印,阵阵梵音浮现,逐渐冰莲又厚了一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书生,书生脸一红道:“别这样的看着人家,我会脸红的。”说完化光离去,让众人追之不及。

    西门霜道:“现在怎么办?”

    竹风扶了扶眼镜道:“我看此人不会危害陈鸿逸的。他这样做必然有他的意义!我看这样,钧龙和东宫、北辰去学院东南方看看,最好找到此人问清楚。还有我要他的一切资料。”

    三人点点头就出去了,竹风继续看着冰莲是否出现变化。西门霜则是一脸呆滞的看着冰莲中的陈鸿逸,无论南宫炎儿和筱羽怎么说她都没反应。

    寂夜如水,微风就如水面那圈圈的波浪一般。安静的学院一如安静的星空,虽然有几许光芒也终究是安静的。苍狼书生曲觞坐在房顶,坐的地方铺上了一竹编的凉席,凉席上摆着酒菜,他的左手边是一本《诗经》。除此之外就只有一盏最新科技结晶的水晶感应灯了。这种等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只要有微量的能量就可以维持它的明亮,至于这微弱的能量就是真元,而且可以用静电代替。

    张钧龙三人来到学院的东南方,在很远的地方就听到了咿咿呀呀的叫声,那声音似人却无比的凄凉,似断气的将死之人,更像来自幽冥的冤魂哭泣。虽然三人心中纳闷,但是依旧往声音的方向而去。越是走进张钧龙越是发觉这声音很熟悉,但是又忘了在哪里听过。

    坐在不远处高楼上的曲觞看着走来的三人笑道:“三位如果有空不如上来一坐。”

    张钧龙三人一见正是苍狼书生曲觞,就让他们想起陈鸿逸被冰封之事。所以什么叫声都不管了,直接上到了楼顶。张钧龙道:“阁下走的太快,在下还有很多事想问。”

    曲觞笑道:“不忙,你们先来喝一杯。夜凉了先暖暖再聊。”说完单手拂袖酒瓶中的酒化作水流倒入了酒杯之中。

    三人心中虽然疑惑但还是拿起酒杯喝了起来,张钧龙问道:“阁下为何要冰封陈鸿逸?”

    “哦!这事啊!我以为那是个冰雕,所以就让他更稳固些罢了。却不知道里面有人。”

    东宫神翟跳了起来道:“你不知道?那冰可是透明的,你耍我啊!”

    曲觞作惊慌装道:“息怒!息怒!我是高度近视,所以看什么都是一团模糊,所以只看到冰没看到人。”

    北辰苍按下快爆发的东宫神翟道:“阁下好像不是本院的学生。”

    “嗯!我是个游客。”

    张钧龙放下酒杯笑道:“阁下似乎不单是游客那么简单吧?”

    “我就是个简单的游客,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噢?简单的游客?哈!既然阁下不想说实话也就罢了。不过在下有一事相求。”

    曲觞遥遥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无能为力,就算破冰成功冰中之人也难以存活。还不如就此冰封以待时机。”

    “何为时机?”

    曲觞哈哈一笑化光离去,空中只留下一句话,“七杀侵斗,天地反复;生杀之劫,履生归一。去救出发出惨叫的人吧!冰封暂时不可破,静待时机到来。”

    张钧龙抬头仰望星空默默道:“又是七杀侵斗!”惨叫之声再次传来,三人急忙赶到声源之地——

    这几天白天老是停电~~~更新有点晚了,不过请大家继续支持。谢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衍天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