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开赛准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峰牧云人 书名:道衍天策
    <---凤舞文学网--->    张钧龙十分不解的看着陈鸿逸,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凤-舞-文-学-网--现在居然把这些练手的人给遣散不说,还答应给他们好处。“我说兄弟,这是怎么想的?难道我们不需要实战训练了吗?”

    “恩!算是吧!““我只有两个问题,你这是为何?如何?”

    “我已经研究出一个非常强悍而且可以缩小到画在衣服上的防御阵法,只要输入真元可以抵挡三次辟谷期修为的全力一击。而且就这几天我们的实战训练实在作用不大。现在那三个老家伙步步紧,四大家族也睁大眼睛看着我们的表现。最要命的是学院里所有人都想从我这里挖点东西出来。所以我打算把一些小东西给半公开化,这样至少我们可以安静点。比赛时间之内我不想再和学院里有任何的交集。这样我们才能不受他们的摆布。”

    张钧龙打了个响指道:“明白!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样我们能够保持相当的独立。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发挥。不过我们的修为实在不怎么样。虽然外部环境可以弥补一些,但是根本的东西没有改变啊!”

    “哈!老弟,根本的东西就是保命。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不让你们受伤。我可不想你们被打成半不遂。”

    “切!少乌鸦嘴!不过你什么时候研究出来的?”

    “就这两天。”

    “就这两天?兄弟,你的大脑开发程度不到百分之五十吧?怎么那么快?而且你不是配药水吗?”

    “去你的,配个药水不过是一个小时的事。剩下的时间我都在画阵图研究了。不信你可以去看看我房间里的那堆纸。”

    “我可没说不信,反正我用现成的就好,才不管你什么时候弄出来的。对了,三天之后东瀛区的人就到了,那些资料我也整理好发到你光频里去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就那样了,明天放假,让东宫他们四个去和他们的长辈聚聚。我们继续睡觉,我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

    “也是!你就好好休息,我们的希望可都全在你上啊!”

    “别说得那么紧张。我们现在回去吧!我要把阵法都画在衣服上。”

    两人回到公寓不久,所有人都醒过来了,张钧龙把衣服都发到了他们手里,“诸位,两天之后就要开始预赛了,大家这几天的修炼感觉怎么样?”

    东宫神翟笑道:“感觉不错,至少修为巩固的不错。这几天你们怎么样?”

    张钧龙苦笑道:“你们是舒服了,我们俩就难过了。”

    “哦?为什么?”

    “唉!还不是为那几位首席生,弄得我们头大。”

    北辰苍笑道:“反正你们能者多劳。对了这两天我们怎么安排?”

    “明天放你们假,让你们和长辈们聚聚。老哥需要休息,我还要处理一些扫尾工作。后天早上熟悉比赛场地,下午开始比赛。”

    南宫焰儿抱着张钧龙的手臂道:“那你和我去陪爷爷好吗?”

    “焰儿,我还有些工作要完成。你先去,我忙完了就去找你。”

    “哦!这样啊!”

    张钧龙摇摇头道:“至于李浩和筱羽妹妹想干什么都可以,就不管你们了。对了,现在我们要全力面对比赛,所以任何挑战我们都不接受。不过有人惹到我们了,就不要客气。不好好修理他们,你们也就不必来见我了。”

    西门霜道:“我可以陪陈大哥吗?”

    张钧龙想了想道:“可以,不过你要先去你爷爷那里备个案。不然我可不好交代。”心里却想:兄弟对不住你了,错过就没机会再找这么漂亮贤淑的美女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一天过去,陈鸿逸终于从睡梦中起来,伸展了一下体,看了看四周。起来洗了把脸,就看到桌上的食物。--凤-舞-文-学-网--在看着西门霜在厨房里忙着。

    西门霜见陈鸿逸已经起,“陈大哥,早餐我做好了。你尝尝!”

    “哦!嗯!”吃了一筷子的菜,陈鸿逸都快被这味道给弄晕过去了,这世家子弟要他们做菜实在有点不怎么样。突然,一股真元在体内乱串,“你在菜里放了什么?”

    西门霜急忙答道:“我没放什么啊!怎么了?”

    “没放什么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元气?你好好想想。”

    “我就是找不到盐了,看到你房间里有一瓶就拿了放下去。怎么了?”

    陈鸿逸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根本就不是什么盐,是我以前炼丹剩下的一些药粉。你放了多少?”

    “啊!我放了三勺。”

    就在这时他体内的那股元气已经快要撑破经脉了,“唉!我要闭关,这次的比赛暂时无法参加,你让钧龙老弟暂时代替我。”说完就急忙跑进房里布下阵法,把自己给保护起来,避免在闭关过程之中有人打扰,不然自己可就真的死定了。

    西门霜知道自己闯祸了,在哪里手足无措的看着。直到陈鸿逸把阵法布下,自己也盘膝而坐,开始镇压体里那突来的元气之后。西门霜才稍稍冷静下来,立刻用光频通知正在陪南宫焰儿的张钧龙。

    张钧龙接到通知之后,立刻就回到了公寓之中。其它人也在第一时间内来到了公寓,都十分担心的看着阵法中盘膝而坐的陈鸿逸。不多时三位学院和四大家族的家主都到了。院长第一个问道:“现在况怎么样了?”

    张钧龙看了看阵法中的陈鸿逸苦笑道:“不知道,但是可以确定暂时没有危险。”

    第一副院长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北辰苍叹了口气道:“唉!西门妹妹说要陪陈兄,不想在做饭的时候误放陈兄以前炼丹留下的一些药粉。导致陈兄体内真元暴乱,所以现在就成这样了。”

    院长本来还想说几句的,但是看西门霜那一脸的泪水和西门家主的要杀人的眼神,还是忍了下来,不过他到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药粉能够让人真元暴动,“谁去把那药粉拿来我看看。”

    李浩把剩下不到半瓶的药粉递给院长,院长仔细的看了看,没觉得什么不对的。白色的晶体,怎么看都想是食盐。所以院长挑了点放到嘴里,刚要说话一股元力直冲而上,半晌院长终于把元力镇压下去,“西门霜,你放了多少在菜里?”

    “三勺。”

    院长摇摇头道:“三勺,我都没办法顶得住。看来这小子这次危险了。”

    东宫家主本来就是个火爆的格,实在受不了这打哑谜的对话,“公良老鬼,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直接说。别老让人猜谜。”

    “这种药粉能够释放大量的元力,我刚才尝了一点,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这小子却要承受三勺的分量,虽然在菜里也就最多能够有半勺,但是这个分量绝对很大。所以我现在很担心这小子能不能熬过去。”

    “西门霜,他在发觉不对之后有没有说什么?”

    “有,他说这次的比赛他不能参加了。由张钧龙暂时代替他领队。院长,你要想想办法救救他。”

    院长看着已经快哭晕过去的西门霜道:“我没办法啊!我比你还想把这小子给救过来。但是我也没办法帮他。现在就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西门家主道:“诸位,我想现在不要打扰他为好。既然药粉是他的,而且他也说了让张钧龙暂时代替他。也就是说他知道该怎么办,也能处理好。所以大家不用担心。”

    院长点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明天就要比赛了。你们都休息好。这里我会让第二副院长来守候。你们都散了吧!”

    西门霜哭着对院长道:“院长,让我在这里守着。我要守到他出来为止。”

    院长看了看西门家主,无奈的点点头道:“好吧!不过你也要好好休息。”之后就离开了。

    张钧龙看了看剩下的几人道:“你们也去好好休息,这里就不用担心了。至于西门妹妹你去你爷爷那里一下,我看他有话想对你说。我要去见各个社团的社长把这事交代一下。唉!西门妹妹也不用那么担心,我相信兄弟他会渡过难关的。”

    这时的陈鸿逸可就难过了体内的原先的混沌之气已经无法在压缩和同化这突来的元气。不得已之下陈鸿逸也只能选择用提升境界来处理现在体内的问题。但是现在提升境界十分危险,因为这些真元不是自己修炼而成的,极容易出现震。一旦反噬那么自己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爆体而亡。无论轻重都不是他想要的,但是不这样做那么自己就会直接爆体了。所以现在是不得不走的一条路。

    不过现在的太极初始,混沌之气怎么才能一气化二?虽然口诀自己记得,但是没有经验,这点可就真令人头痛了。“混沌化阳,布阳二脉。”说的是简单,但是这化阳到底怎么做?这阳二脉也就是任督二脉,这点到知道。

    也许就是把混沌真元分为两股导入这两条经脉之中,但是根据人体之气升阳降的规矩来说,气自会起经过长强、腰阳关、腰俞、至阳、柱、大椎、哑门、风府而后道百会,遍及整个背部。其中每一个道的冲关都很危险。而且还要同时控制另外一条经络的阳气冲关。一心二用实在困难。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如果不做那么自己离死就很近了。

    至于阳气出百会,经过承浆、天突、檀中、鸠尾、中脘、下脘、神阙、曲骨而后道会。其中只要稍有错误就会危机生命,想来想去,反正现在都这样了,无论如何都要拼一下了。

    于是陈鸿逸就引导体内真元逐渐的分为两股不断的冲击着任督二脉的道。而体外也发生了变化,阳二气慢慢的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太极图案,但是不怎么清晰。而且不是黑白色的,整个都是白色的,不过有明暗变化罢了。

    另外一边西门霜站在西门家主的边,西门家主问道:“霜丫头,你真的喜欢那小子吗?”

    西门霜点点头道:“是的!爷爷但是我却害了他。”

    西门家主点点头道:“恩!他喜欢你吗?”

    “我不知道。”

    西门家主一挑眉毛道:“你不知道?”

    “是的爷爷,我不知道。”

    “也就是说,这小子不知道你喜欢他?”

    “我想……我想他知道。”

    “那他就没有一点表示?”

    “没……没有!”

    “这小子也太不会做人了,难道还要人家女孩子主动不成。”

    “爷爷,你……”

    “唉!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去好好休息吧!我相信那小子会没事的。”

    西门霜来到了公寓里继续守候着正在闭关的陈鸿逸。而西门家主则看着前方道:“你们几个老鬼偷听够了没有。现在是越来越没有自由了。”

    南宫家主先一步走了出来道:“我可没有偷听哦。不过是我家那焰儿让我帮她看看你们家霜丫头的况罢了。”

    “哦?那么你和那俩老鬼躲在那里半天不出来干什么?”

    北辰家主呵呵一笑道:“老家伙的耳朵贼灵啊!得了,不说这些了。你们怎么看这事?”

    东宫家主一白眼道:“还能怎么看,不就是让霜丫头努力点呗!不然还能怎么办?”

    三人都甩了他一白眼,南宫家主笑道:“虽然东宫老鬼说的俗一点,但这是事实。唉!可惜了,我们家焰儿偏偏喜欢那个卷头发的,真是眼光失准啊!”

    西门家主无奈的看着这三个老顽童,“你们啊!孩子们的事我们过问那么多干什么?由他们去就是了。我们去找公良老鬼喝酒去。”

    张钧龙和各社长把事说了之后,带上了学院报社的吕社长来到了公寓里,“吕社长,你轻点。”

    “恩!我会的。怎么副院长也在啊?”

    第二副院长笑道:“我就不能在啊?既然你们来了,我就去安排一下明天比赛的事。待会我在过来。”

    张钧龙送走了第二副院长回来道:“唉!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吕社长道:“兄弟,不用担心。我相信陈兄不会有事的。对了,你们的花名是什么,我好做报道。”

    “吕社长啊!我们的花名没有完全定下来。我现在只知道鸿逸的。其它人的还不清楚。”

    “别老社长、社长的叫。叫我吕启智就好。先说说你们的吧!”

    “我这兄弟叫云龙玄道,我叫玄隐道者。”

    “哦?为什么要取这么个名字呢?”

    “嗯!我兄弟以他的武器云龙琴来取的,我的只是为了好听而已。”

    “哦!原来如此。对于这次的预赛,有几分把握取得出赛权?”

    “唉!原来有七分,现在只有五分了。”

    “为什么?难道少了一个人的原因?”

    “可以这么说,他是我们队伍的灵魂,加上我们原本就只有八人。现在还少了一个主要的。所以我们的士气和团队实力都下降了不少。”

    “嗯!这点可以理解。我有一个问题很久以前就想问了,我想也是其它人一直想知道的。你们为什么只有八个人,而不是满员的十五人呢?”

    张钧龙笑了笑道:“我们也是十分无奈的,我们刚进学院的时候就不认识几个人。在误会和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其余的六人,这样我们就组成了这么一个队伍。”

    “哦?误会和机缘巧合?那么为什么学院首席生想要加入你们,你们却不愿意呢?他们怎么说也是首席,实力在学院中还是很强的。”

    “很简单,因为他们能够加入我们的时候,我们训练的时间已经不够了。如果这时他们加入,我们很难有默契。而且你也知道所谓首席生,就是各系部的学员之中最为有实力的人,也是最为骄傲的人。我们不一定能够让他们按照我们的训练路线来进行训练。”

    “嗯!也就是说,他们的加入反而会拖累整个团队的训练进度。”

    “可以这样说。”

    “还有一个问题,你和陈鸿逸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问题也有必要报道吗?”

    吕启智社长笑道:“你们俩的来历神秘,四大家族的家主同时来到。其目的就是为了你们,还有前些天的阵法,让整个学院已经沸腾了一次。所以,你们的来历是一个很卖做的大新闻。”

    “我们的来历很简单,至于我们的相识也是很偶然的。那天我们俩同时来学院报道,我因为被学院的宏伟给震慑了,就站在大门口看着。而他是因为研究门口的那个阵法,所以也在那里站着。就这样我们聊了起来。当我要进门的时候被他叫住,并且告诉我只有在中午的时候才能进来。所以我们就到离学院不远的一个茶馆等时间到。时间到了,我们才进入和大门。不过也仅仅是进入大门而已。直到他带着我走完了阵法,我们才到了报名处那里报名。之后我们才知道那是为毕业生准备的考试阵法。”

    “很富于戏剧啊!”

    “可以这么说。还有什么问题吗?一次问完。不然就浪费我到出那么多的酒了。”

    “哈!问题暂时就这点。反正以后还有机会问。不过你这酒以后可不一定有机会喝!”

    “哈哈!喝吧!管饱也许有问题,管醉还是没问题的。”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喝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衍天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