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阵法风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峰牧云人 书名:道衍天策
    <---凤舞文学网--->    张钧龙十分好奇自己的这个兄弟怎么突然想起要接受对方的挑战,“兄弟,你为什么要接受他们的挑战?”

    “因为你们需要实战,当然如果你们能够完全发挥你们的修为就另当别论了。--凤-舞-文-学-网--可惜你们都还不能。”

    李浩一拍脑门道:“原来陈兄是帮我们找沙包啊!”

    “可以这么理解啦!不过也要看他们有没有当沙包的资格,要是连这个阵都破不了,那么他们也就趁早回去,免得自己受苦。”

    张钧龙点了点头道:“老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说说什么事,去南宫家帮你提亲没问题。”

    “我不是说那个啦!”众人看了看张钧龙又看了看南宫焰儿,只见南宫焰儿那脸刷的就变得红扑扑的,一跺脚转就跑到了房间里。“老哥,不要老提这事,还早呢。我要你帮忙是帮我在衣服上也画上个避尘阵。”

    “怎么突然想起要画那个了?”

    张钧龙一笑道:“老哥,我们要出赛,根本就没那么多时间换洗衣服,而且我也不喜欢带大包小包的。”

    “哦!这样啊!可以,不过我已经没有隐形药水了!要两天的时间来调配。”

    “没问题,两天而已我等就是了。”

    北辰苍十分好奇这个避尘阵是个什么样的阵法,“陈兄,这个避尘阵是个什么样的阵法呢?居然可以画在衣服上。”

    张钧龙哈哈一笑道:“这个阵法是个偷懒的阵法。”

    “哦!我倒是越来越好奇这样的阵法了。”

    陈鸿逸微微一笑道:“钧龙老弟说的不错,避尘阵就是个偷懒的阵法。阵法的效果很单一就是避尘,让尘土不落到上,这样就不必洗衣服了。其原理就是一个结界,抵挡灰尘用的。”

    “原来如此啊!不过陈兄,这人是会出汗的,只是避尘似乎意义不大。”

    “哈哈!北辰兄,修道之人如果不是大量运动,根本就不会出汗。你看我们像是经常运动的人吗?”

    “也是哦!能不能也给我画上一个。”

    “可以啊!反正你们要等我把隐形药水给配出来。”

    西门霜倒是想知道这个隐形药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陈大哥,这个隐形药水有什么特别的吗?”

    “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般的隐形药水很容易挥发掉。我调配的这种挥发时间要的有点长而已。”

    “哦?为什么要用这种药水呢?”

    “因为太容易挥发掉的话我就没办法用真元启动阵法了。只有挥发比较慢的那种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启动阵法。你们都知道阵法之中如果没有能量那么阵法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不是只画出来就可以,它需要能量。”

    “原来如此!大哥可以教我吗?”

    “西门妹妹要学,我自然乐意啦!得了,这个大家都学学把反正不难,只要照着画好注入能量就行了。”说完陈鸿逸用手指沾了一点水在桌子上画下了一个阵法,在谁还没干的时候提起真元注入阵法之中,一阵淡淡的白光过后,大家都知道阵法已经被启动了。“大家注意了,这个阵法不复杂,但是要一次画好也不容易。而且注入的真元要适量,多了阵法会承受不住而直接坏掉,如果太少那么只有两种况,一种是无法启动;另一种是阵法的有效时间会缩短。一般来说这个小型的避尘阵能够维持三年的时间。”

    张钧龙仔细看了看那个已经有一部分干掉的阵法道:“老哥,能不能再演示一下,我没完全把阵图记下来。”

    “阵图的样子我会用光频传给你们,你们自己下去练习就是了。”

    “啊!”突然房间里传来一声高达九十分贝的叫声,大家都被吓了一跳,张钧龙才想起南宫焰儿在那房间里,于是站了向房里走去。--凤-舞-文-学-网--看着站在柜子上的南宫焰儿拿着武器那副紧张的样子,“你这是干什么?”

    “蟑螂!有蟑螂啊!”

    张钧龙无奈的一拍脑门道:“你怕蟑螂?”

    “人家当然怕蟑螂了,那样子很可怕。”

    “得了,下来吧!别那么紧张了。”

    “不!我怕!”

    “怕个,快下来。”

    “不,我不敢啦!”

    张钧龙看着柜子上紧张到发抖的南宫焰儿,实在没办法,“蟑螂再你后面。”

    “啊!”一声尖叫过后南宫焰儿直接跳了下来,张钧龙本能的要接住南宫焰儿,接是接住了,不过张钧龙被直接的压在了地上。这时其它的人进来了,见到张钧龙躺在地上,南宫焰儿趴在他的上。

    李浩笑道:“进度似乎快了点。”其它人也不觉莞尔。

    两人站了起来,张钧龙道:“你该减肥了,好重啊!”

    “你……哼!”南宫焰儿狠狠的踩了一下张钧龙的脚就跑开了。

    东宫神翟笑道:“兄弟,看来我们打扰你了。下次不会了。”

    “听我解释,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北辰苍道:“不用解释了,反正我们都看到了。”

    “你们……唉!”

    陈鸿逸叫来机器人把南宫焰儿踢倒的那些东西放回了原位,又招呼大家来到了客厅里。

    “南宫妹妹,你怕蟑螂就直接跑出来啊!干嘛非要上柜子?”

    “这个……当时人家害怕嘛!都不知道那里可以跑了,就直接上柜子了。”

    陈鸿逸无奈的摇摇头道:“既然你怕,这样吧!钧龙老弟从今天开始就做南宫妹妹的贴保镖。”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们俩本来就是一对啊!记好要贴哦!”

    “得了,兄弟你就别开我玩笑了。你看他们五个什么时候能够进来?”

    陈鸿逸看了看外面不断试探的五人道:“不会太长时间,也就是个三天左右吧!实际上以他们的修为只要找到这个阵的弱点,就能够轻易的破除了。”

    “哦!这个阵有弱点?”

    “是啊!凡是阵法皆有阵眼,只要找到阵眼就可用轻易的破除任何阵势。当然也可以用你们进来方法在不破阵的况下完整的通过。如果要强行破解这个阵法的话估计要元婴期的修为才可能。”

    东宫神翟看了看为外面的五个家伙悲哀,“靠!那不是说这个阵法就连院长都破不了。”

    “原则上可以这么说,但是实际上不是。因为破阵的方法不止一种。”

    西门霜好奇的问道:“陈大哥,这阵法除了强行破除和按照一定的规则走之外还有什么破法呢?”

    “很多了,比如说一个阵法他的防御有一定的限度,只要不断的攻击一点,那么也能破阵,不过那要的时间很长,而且属于强行破除的一种。还有就是不断的攻击阵法的阵点,一点破完全破。还有阵法都有一个能量上线,不断的注入能量就能撑破它,不过一个人的修为显然做不到这种对大型阵法的破除工作。好了,就说这些了,你们也该打坐修炼了,我去配药水去。”说完之后他就回到了房间里,开始配制药水去了,外面的几人也各自的开始打坐修炼起来。

    离此不远的一座建筑里,三位院长居高临下的看着房外五人破阵的过程,无奈的摇摇头。这个结果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的,但是事已经到这个样子了,他们也没办法。

    院长道:“你们对这个阵法怎么看?”

    第一副院长道:“十分难以破除,除了元婴期的修为之外,我们都没办法强行破除,更别说下面那五个了。”第二副院长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院长点点头道:“破阵之法不止一种,你们回忆一下那两小子刚进学院的时候所使用的破阵方法。”

    第一副院长道:“我也想过,但是这个阵法过于复杂,以一个人的能力来计算,至少也要一个月的时间才可能完全的计算完成。我们可没那么多时间啊!”

    “那就多找几个人来计算,就算是一个月才能计算出来又怎么样?这个阵法如果可以扩大的话,那么学院的安保问题就解决了大半。这个阵法我们必须全面的攻克。”

    第二副院长道:“我去把术道系的系主任找来。”

    院长道:“慢!把术道系的人全部找来破解这个阵法才行,我想一旦开始选拔赛这个阵法就会被撤掉,所以我们时间不多。要尽快的把这个阵法的秘密给破解出来。”

    “我这就去通知。”

    “顺便把阵法的分析资料发给东南西北那四个老鬼,我相信这东西更能吸引他们的目光。我就不信他们不入。”

    时间不多,基本上术道系的人员基本都到齐了,术道系主任道:“院长,找我们来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要你们破解第二十四号住宿区第六十号公寓的保护阵法。我希望你们全力以赴,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破解这个阵法的一切。”

    “哦!我到很好奇这个连院长你都下令破解的阵法,到底是怎么样的!”

    “你看了就会知道,希望你不会惊讶太多。”

    术道系主任透过透明的窗户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头上逐渐的冒出了冷汗道:“院长,这个阵法我需要至少三个月才能破解完成,想不到阵法居然可以这样用。这是我仅见最为复杂的阵法。”

    院长也很惊讶这个平常对阵法十分衷而且阵法水平很高的系主任,居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这个阵法那里难以破解了?”

    “院长,这个阵法实际上很容易破解,因为破解它的方法很多。但是这个阵法最为难得的就是它可以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如果算准了他运转的规律和时间,那么就可以轻易的出入其中,但是这个计算量可以说极为复杂和庞大。所以我需要很多的时间来破解它。”

    院长十分好奇,“哦!你说可以很容易的破解掉它?仔细说说。”

    “用强行破解只要一个元婴期的就可以了。或者用二十个金丹期也可以,至于金丹期以下的人就要的很多了。”

    院长听着那个气啊!“笨蛋,元婴期的人现在不过是传说,你认为现在有人到那个境界了吗?再说了,人家到了那个境界还会来帮你破阵?还有二十个金丹期的人,你认为那么容易凑齐啊?你这个笨蛋,三个月才能破解,我可以告诉你这个阵法最多能够等半个月,半个月之后就会被撤掉。所以你们只有十五天的时间来破解他的秘密。一个人不行就十个,十个不行就一百个,一百个不行就一千个。”

    站在后面的人一脸惊讶的看着院长,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院长暴怒到这个程度。人群之中的术道系副主任站了出来道:“请问院长,这个阵法对于学院有那么重要吗?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破解它呢?还有这个公寓里面住的人应该是本院的学生,让他们贡献出来就是了,何必那么大费周章呢?”

    第一副院长无奈的苦笑道:“要能让里面的人贡献出来就好了,但是根本不可能。至于理由你们不必知道。还有这个阵法对于学院很重要,希望你们尽快破解出来。进度也要随时向我们报告。”

    术道系主任只能无奈的点点头道:“是,我们一定做到。”

    院长消了气道:“唉!我看这样吧!除了今年的新生之外,你们把术道系所有学生和导师叫来破解这个阵法。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破解出来。”

    “是!不过院长,这个人数似乎太多了点,这里容纳不下。”

    “画好阵图以部份的方式发出去。发出公告,谁能破解出自己手中的那个部分,学院奖励十万幻星币。”下面的人都暗暗咂舌十万幻星币可是不少钱啊!

    “是!”

    第一副院长想了想道:“我看这样,这个做为全院任务发出去,只要是本院学生,无论那个系部的都可以,只要破解出来,那么就可以获得奖金。”院长点了点头。消息一出整个学院疯狂了,不管懂的还是不懂的都看了看阵图,收藏起来之后就涌到图书馆,把你面关于术道的书籍都全部借了出来,就算还有几本留在里面的还是图书馆管理员自己要留下来研究而私藏的。

    这时在想事的陈鸿逸感觉光频闪了一下,把光频调了出来看看有什么新消息,一看差点笑晕过去。张钧龙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道:“兄弟,这下玩笑开大了,那三个老家伙居然让全院的学生都来破解这个阵法。”

    “我看到了,我们出去说。”

    两人来到客厅见到所有人都看着他们,陈鸿逸笑了笑,“诸位,你们说现在有必要让他们破解出这个阵法吗?”

    张钧龙道:“老哥,绝对不能让他们破解出这个阵法来,只是破解一个部分就可用拿十万幻星币啊!为什么这钱要给别人用呢?”

    东宫神翟用力的点点头道:“是啊!阵法是陈兄你的,为什么他们说破解就破解,而且连点版权费都没有。”

    李浩无奈的摇摇头道:“那有什么办法,我们现在又不能出去把阵法给撤了。摆在那里他们要破解就破解,我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其它人都低下头,因为他们实在想不出办法让别人没办法破解这个阵法,所以一时间都垂头丧气的,只有西门霜看了看依旧微笑的陈鸿逸道:“大家别难过了,我想陈大哥一定有办法的,你看他现在还能笑得出来呢。”一时间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

    陈鸿逸点起一只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道:“西门妹妹对我那么有信心?”

    西门霜点点头道:“我相信陈大哥一定有办法。”

    陈鸿逸笑了笑道:“还是刚才那个问题,你们认为有必要现在让他们破解这个阵法吗?”

    北辰苍十分好奇他问什么这样问,“陈兄,这是什么意思?现在破解和以后破解有什么区别?”

    陈鸿逸笑了笑,“因为现在让他们破解的话,外面的那五个家伙就会进来挑战。以后破解的话我们就有时间不让那五个家伙来浪费我们的时间。还有就是那三个老家伙很有钱我打算敲诈一点来用。”

    张钧龙不明所以,问道:“老哥,别卖关子了,直接说你想怎么办?”

    陈鸿逸看了看其它人笑道:“不要那么严肃。实际很简单,这个阵法他们就算破解也不过是一种布法,而这阵本的布法就不下几十种,有随月变化,有随星辰转动,有随季节运作。就这星辰可以任意的调配与任何一颗配合,你们说天上有多少颗星辰啊?”

    张俊龙终于听明白了,“也就是说这个阵法可以千变万化,而老哥你可以任意的调动它,让他们找不到规律,也就没办法彻底的破解?”

    “然也!”

    “那个你说的敲诈点钱来用是什么意思?”

    “就是……”

    “靠!这你都能想出来,我服了!”

    “那你们做不做呢?”

    李浩道:“做!有钱拿都不做,那是脑袋有问题。而且有你的支持,这钱我们拿定了。”

    张钧龙笑道:“我们来开个老鼠会,先把分赃的事商量一下。”

    陈鸿逸一脚把他踢过去,“分赃?我们是很正当的拿钱。”

    “老哥你说的是!不过怎么也要分一下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衍天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