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来自东瀛的挑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峰牧云人 书名:道衍天策
    <---凤舞文学网--->    陈鸿逸理了理思绪道:“现在的人一般认为阵法都是施放在地上、空中、器物里面的,实际上人与人之间的配合也可以按照阵法来完成,比如可以多人形成一个聚元阵来聚集天地间的灵气,也可以多人形成一个防御阵法,还可以形成攻击阵法。--凤-舞-文-学-网--这样就可以降低阵中每一个人的消耗,也可以提高攻击力,还可以防御敌人的攻击。所以我打算在这一个月内让大家知道用人来布阵的方法,这样我们才能有把握胜出,你们认为呢?”

    张钧龙想了想道:“这个提议很好,但是我们术道的认识都很少,在一个月之中要完全的掌握估计不怎么容易。”大家都点头,表示同意。

    陈鸿逸早就知道他们会这么想,于是解释道:“我也不期待你们能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完全掌握,只要你们会用就行了。布阵的步法走个熟悉就基本达到要求,至于要完全的理解,还要靠你们以后的学习,那不是我能帮忙的。”

    北辰苍一愣道:“这也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理论的东西现在没时间去学了,能够基本会用就好。”

    就在这时陈鸿逸的光屏闪了出来,“副院长来消息了。”

    张钧龙没理会那么多,他知道副院长肯定是来找这兄弟要那些材料配方的,但还是问了一下,“什么消息啊?”

    “也没什么!东瀛区的菊刀学院向本院挑战,半个月后就到。”

    在座的人都感到十分惊讶,只有陈鸿逸因为事先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没有怎么惊讶。张钧龙跳了起来,“什么?东瀛区菊刀学院挑战本院?大和族数千年来就对我们华夏族虎视眈眈,那些家伙个个都是民族主义分子,每天就宣扬他们那些无聊的狗理论,老是想把别的民族踩在脚下,这次挑战本院估计是为了一个月后的预选赛来的。”

    北辰苍点了点头道:“只有半个月的时间,我们虽然能够基本上把握一些阵法的用法,但是对于对手的无知,让我们很被动啊!你们有什么看法呢?”

    陈鸿逸把自己对于菊刀学院的数据说了出来,“菊刀学院分为菊部和刀部,菊部培养阳师,基本等于我们术道和法道的结合,善于运用式神和阳术。如果只有阳师的话很容易就能够对付了。刀部培养武士和忍者,武士属于垃圾,忍者因为善于隐匿和暗杀,就比较难以对付,因为东瀛也属于没有神话生物的民族,或者说他们的天皇本就是没有任何异能的神话生物,所以应该不会太难对付,唯一要担心的就是高等级的忍者了。当然,我对于这个菊刀学院不是太理解,这些资料也许不怎么准确。”

    北辰苍倒是十分好奇这个天皇是怎么回事,“陈兄,这个天皇是怎么回事啊?”

    “东瀛的天皇,来自于他民族的神话传说,传说天皇一脉是神的后裔,他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七千年前,东瀛的菊花王朝建立。到幻星历元年,也就是被废除的公元纪年历的五千四百年。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了国家的概**,所以东瀛的天皇现在掌管东瀛的神道教。不过名称没有变化,而天皇的地位在东瀛本就十分的超然,所以他是不可能参赛的。还有一点值得说说,那就是天皇一脉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所以都是近亲结婚的。这也导致了天皇一脉不论男女,长相都奇丑无比。”

    张钧龙哈哈大笑道:“不是吧?长相奇丑无比的皇室?那可是有碍市容的举动啊!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还有这种人的存在。”

    “不用感叹了。兄弟,你赶紧服下筑基丹,三天之后我们就开始训练。”陈鸿逸拿出最后一柄飞剑道:“拿着,这柄剑你用。”

    张钧龙接过飞剑道:“我用了,你用什么啊?你可是主将也!”

    “我不用剑的。”

    “那你用什么?”

    “琴!”

    “琴?解释一下。”

    “就是我弹的那把琴,它的质量可不比你们手中的飞剑差哦!”

    “不是吧?那东西也能当武器?”

    “那东西为什么不能做武器啊?”

    张钧龙被问的哑口无言,确实拿东西为什么不能作为武器呢?反正自己认识这兄弟之后,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认识了不少,也就不在意了。--凤舞文学网--

    南宫焰儿把手伸到陈鸿逸的面前道:“我们是不是也给点什么好东西啊?”

    陈鸿逸极为无奈道:“那你们要什么?”

    “武器啊!难道让我们空手和别人打啊?”

    陈鸿逸不是没有武器,反而他的腰带里还有很多,但是其中比较好的他可不舍得送人,毕竟现在他还没有能力制造好的出来,还有就是这些都是师傅留给他的,送人他有点不舍。不过人家都伸手了,也不好拂这个面子。于是拿出一条丝带给西门霜,一只玉簪给了筱羽,最后在拿出一把绢扇给了南宫焰儿,“这些东西都没有名字,丝带可以随意的伸长,可以捆绑住敌人;玉簪可以当作飞剑来用,可以任意的变化大小;最后的这把绢扇运用发诀可以冰冻敌人,也可以喷出火焰燃烧。”

    筱羽没说话,观赏着那漂亮的玉簪,倒是李浩给陈鸿逸道了声谢。西门霜也道了声谢就自己研究丝带去了。倒是南宫焰儿道:“你给她们的都那么好看,我的就这么丑,不要啦!我要换个好看的。”

    陈鸿逸看着南宫焰儿那略带忧郁的眼神,无奈道:“我就这三件适合你们女孩子用,没得换!钧龙啊!你倒是管管这未来弟妹。”

    “我才不嫁他呢!木头一个!”

    “我才不娶她呢!母老虎一只。”

    北辰苍笑道:“很有默契啊!几乎一口同声。”

    东宫神翟咧开大嘴笑道:“俊龙兄弟,你可得快点啊!不然南宫妹妹会被人抢去的哦!你不知道外面追她的都可以组个军团了。”

    南宫焰儿嘟起小嘴道:“傻大个,不用你管!”

    陈鸿逸看了看这几位,道:“诸位,三天之后开始训练,现在我要去院长哪里了,你们自便。”说完就离开了公寓,来到了院长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看着一堆堆的文件随意的摆放在四周,原本比较宽大的办公室,显得十分的狭窄和凌乱,院长正在那里批阅文件,“你来啦!坐!”

    陈鸿逸找了一个可以坐的地方坐了下来,“院长,我是来报告参赛名单的。”

    “哦!有些什么人啊?”

    “剑道系东宫神翟、北辰苍和李浩,法道系南宫焰儿、西门霜、张钧龙和我以及术道系的筱羽。一共八人。”

    院长听完后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来道:“就八个人?”

    “是的,就八个人。”

    “会不会少了点,而且修为都不怎么高,这样的队伍去参赛未免……”

    “院长,我可不会拿我的毕业开玩笑。”

    “既然如此你自己安排就好,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借用学院的一个训练场一个月的时间。”

    “这个好办,第九号训练场人不多,我把它借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我会让人不去打扰的。”

    “谢谢院长,这是其它丹药和器物所需要的物品清单。”

    院长接过那物品清单看了看道:“这些东西,除了少数没有听说过外,其它的都能找到。但是价格都不低啊!不过这陨石是用来做什么?”

    “陨石里面含有大量的金属,以前的人靠陨铁来制造好的武器。现在技术发展可以直接从太空里得到陨石,这些陨石用来制造武器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原来如此,对了,以你认知,因该不止这点修为啊!为什么你现在不过筑基期的修为?”

    “我以前跟着师傅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学习杂学,直到三年前才开始修炼,却因为生活所迫,就把修炼给荒废了。”

    “哦!那你师傅呢?”

    “三年前给了我一颗筑基丹之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只留书说去云游了。”

    “哦!对了,你对东瀛菊刀学院的挑战有什么看法?”

    陈鸿逸想了想,“对于东瀛菊刀学院,我们的认识并不多,所以不好评价。但是他们在这个时候前来挑战,其意自然是一个月后的世界异能学院比武大会的预选赛。现在不过是来投石问路的,派出的队伍绝对不会是最强的,主要就是为了试一试我们的能力而已。”

    “恩,很有道理!你打算如何应付呢?”

    “这个只有到那时候再说了,现在也不好决定。”

    ……两人又商讨了一些其它方面的问题之后,陈鸿逸离开了院长办公室。回到了公寓,见到张钧龙服用了筑基丹,已经开始修炼了。他知道张钧龙三天之内不会醒过来,也就不打扰张钧龙修炼。自己着手研究八人配合的阵法。

    这一研究就是三天,终于研究出四个攻击阵法,两个防御阵法和一个幻阵,同时他也制作了一百多张的符咒,各种符咒都有。

    直到张钧龙从修炼中醒来,“兄弟我坐了多久,怎么感觉肚子那么饿啊?”

    “不长,才三天。我看看,恩!不错!不错啊!已经有筑基中期的实力了。”

    张钧龙听到这里十分高兴,坐了三天居然就到了筑基中期的实力,以前自己是在不敢想,“哇!筑基中期,那不是说我的修为和你差不多了吗?”

    “是啊!本来说筑基丹只能帮助一个人筑基而已,最多提升到筑基初期,看来你修炼的木系心法很适合你啊!”

    “我也这么认为,现在我感觉那些花花草草都透着一股莫名的力量,虽然很微弱,但是我能感觉到。而且,我现在无论是听觉还是视觉都大幅的提升了,能听到一些平常听不到的声音,能看到很远的地方。”

    “木属的心法本就是于植物沟通,你所感觉到的那种微弱的力量就是木属最为普遍的生命力量了,等修为逐渐提升,你所能获得好处也就越多。不过切勿急躁,一切顺其自然方能有所大成哦!”

    “知道了,兄弟!你修炼的《太极正解》是什么属的啊?”

    “无属或者叫全属的,太极正解讲求阳平衡,互生互克之理。即在五行之中有统辖于五行。正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般,相互推演,不断变化。”

    张钧龙听着就头大了,“兄弟,这个问题有必要解释得那么清楚吗?还有解释就要简明扼要,不要有太多的专业术语,不然很难让人听懂哦!”

    陈鸿逸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自己解释了半天对方一点都没有听懂啊,“我解释的很专业吗?这应该比较简单了吧?”

    “这还叫简单?听着就知道难度系数很大了,真不知道你怎么修炼这么难的东西。”说完用语音让机器人做饭去,转过道:“解释一下《太极正解》的修炼法门吧!我对这个全属的东西很好奇也!”

    “这个不怎么好解释,这样说吧!《太极正解》以初始真元为太极,化分两仪于任督二脉属阳;再化为四股,为太、太阳、少、少阳,少阳于太而生,少自太阳而生;四化八,为乾、兑、离、震、巽、砍、艮、坤合八卦之数;八八为六十四,六十四中每气化六,合三百八十四,分立全三百八十四个道;而后返履归一再化为初始太极混沌。”

    “比刚才还复杂啊!专业名词太多了,听不懂!那么你现在属于哪个阶段了?”

    “初始太极的阶段,辟谷期才到四象,八卦是灵寂期,元婴是八八之数,分神期才能到三百八十四股,度劫就返履归一了。”

    “靠!想不到这个功法的修炼那么困难,还是修炼我的《天木心经》实在。不说了吃饭!”

    两人拿起碗筷正要动筷子,那大门再一次被踢飞,两人只能相视苦笑,“又是那位啊?”

    这时四个人同时走了进来,张钧龙抬头一看道:“东南西北都到了啊!刚才是谁踢的大门啊?要赔钱的哦!”

    东宫神翟傻笑道:“是我啦!我赔就是了,老是忘了你们这门质量差。”

    张钧龙翻了翻白眼道:“好你个东宫,我这门被你拆了两次了,你要赔就赔道铁门给我,不然还不知道要被你踢坏几次呢!”

    南宫焰儿嘻嘻笑道:“张钧龙,我发觉你有做商的特质哦!”

    “你……南宫,你不也有做母暴龙的潜质吗?”

    陈鸿逸看着斗嘴的两位,“得了,你们两个冤家,见了面就吵个不停。就不能静一下啊!你们四位还没吃饭吧?过来一起吃。”

    南宫焰儿哼了一声,“谁跟他是冤家啊?”

    张钧龙也想刺激一下南宫焰儿,“那么我和你有仇?”

    “无仇!”

    “有怨?”

    “无怨!”

    “那我和你不是冤家是什么?难道是侣?不像啊!我从不穿红色的衣服,怎么也不可能和你这个喜欢红色的家伙弄侣装啊!”

    “你……你!讨厌!不理你啦!”

    北辰苍和东宫神翟呵呵一笑没说话,坐下到桌子旁,吃饭两人到不想,但是张钧龙的酒可是好东西啊!“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东宫神翟自己到了一杯酒端起来一饮而进,“好酒!”

    北辰苍自然也不会客气,同样喝下一杯,“真是好酒!现在很少能喝到这样的好酒了!”

    张钧龙一人又到了一杯,“酒!是好东西,古语有吟: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酒虽然有些辛辣,但是味道却令人回味无穷。”

    陈鸿逸哈哈一笑道:“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不曾说话的西门霜,浅浅一笑道:“好诗!想不到陈大哥的文采也如此之高。”

    “见笑了,不过突来感叹而已。”

    北辰苍惊声道:“难得有西门妹妹欣赏的人,不容易啊!陈兄,西门妹妹可是有名的才女。得到她的夸赞可不容易哦!”

    西门霜甜甜一笑,“北辰大哥谬赞了!这才女之名我可担不起。”

    张钧龙看了看西门霜,再看了看一旁的南宫焰儿,“感叹啊!为什么西门妹妹那么温柔,南宫焰儿那么野蛮暴躁呢?同是世家出,差别怎么那么大呢?”

    南宫焰儿两手叉腰对张钧龙吼道:“我哪里野蛮啦?你不说清楚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样?”

    “我就向你挑战!”

    张钧龙装出一副受惊的样子拍着口道:“还好!你不是抓我去做老公,不然我就惨了。只是挑战,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你……太过分了!”南宫焰儿红着脸,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知道那脸是被张钧龙给气红的,还是被羞红的。旁边的人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是东宫神翟笑的最夸张,几乎都快笑晕过去了,“张兄厉害啊!能气到焰儿妹妹也是本事。哈……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衍天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