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魅杀受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夕阳挽月 书名:中毒
    <---凤舞文学网--->

    因为对越子轩的愧疚之心面对越子轩的纠缠我无法像面对别人那样如此冰冷的面对于他。--凤-舞-文-学-网--虽然面对越子轩时不假辞色但我却无法真正的面对越子轩的眼睛。

    世界上最难还的便是人债。我欠了越子轩太多的人终其一生也难以还清吧。心里面终究还是像搁着什么似的无法正视越子轩。大概是越子轩看出我心中所想一直缠腻着面对夜释天的冰冷的死亡光线摆明了无视。知道夜释天的份却又丝毫不退怯应该说越子轩的胆子大还是他有所凭借。

    无论是什么面对越子轩我始终矮他一截。而夜释天本人如同我克星的存在。魅杀的暂时离开导致了这两位的暗中斗争进不步激化。为免遭鱼池当两个人出现争议时我一般都会采取无视。而每当这个时候跟在越子轩边的那位火国太子会露出对我露出嫉妒的眼神。

    火国的这位太子对我有敌意。自从知道了我的份之后敌意一天比一天重。一开始我还以为我的份被对方看穿毕竟还算是相对的国家再加上夜释天倒行逆施在五国中的名声都不太好。为水国皇子尤其是夜释天最宠的那个我被人敌视那也是有可原。但渐渐的我现了一些疑虑。

    虽然千律与越子轩一直以伙伴相称但每次千律对夜释天时感的波动都不太正常。就算我对感再怎么白痴也不会不明白千律对我的敌意从何而来。

    千律喜欢越子轩而越子轩显然对千律只有朋友之谊。我不知越子轩是否知道千律的感但他从来没有隐藏过对我的想法。原本属于魅杀的位置现在被越子轩占领。

    很痛苦跟这三个人在一起的感觉非常不舒服。我开始考虑要不要冒险离开这里。当然这只是我想想罢了。我的理智告诉我。现在绝对不是离开的好时候。

    本来以为事已经够糟了我只需要等待几天之后地烽火大会摆脱这种境况。只需要忍忍就够了。--凤-舞-文-学-网--但事的展远远出我地预料之外。

    当夜晚降临我筋疲力尽的窝在夜释天的怀里。白天与越子轩地战斗。直接导致了夜释天晚上的“”致高昂直到到月到中天半夜三更夜释天才在我强烈的要求下停下了。紧紧地与夜释天贴在一起枕在夜释天的口。我闭上眼睛静静的听着。寂静的夜晚。我能听见夜释天有力的心跳以及血液流动的声音。

    这并不是第一次听到夜释天心脏跳动地声音每一次浑然有力的心跳都让我有一种安全感。明明只是普通的心跳声。夜释天给我地感觉却与旁人永远不同。

    安全感吗?只有那种对自己实力没有信心的人才会没有安全感。我居然听着心脏的跳动感觉到那种可笑的安全感。嘴角不由露出一抹苦笑我想我一定是头脑昏了居然会有这种莫名的感觉。

    正当我为自己这种莫名的绪感觉暗自愤怒的时候破窗而入的声音让我瞬间坐起来警惕的看向闯入地黑影。我快夜释天比我更快。在我坐定之后。夜释天已经勾住我地腰。手里不知何时多出几把飞刀。

    我不悦的皱眉什么时候。我需要被夜释天保护了。现在地夜释天以保护的姿势挡在我的面前就好像我是一个弱小的生物一般。按理来说夜释天这种行为足够引起我的反感。若是别人来做恐怕我不会心生感激反而还会有所反感。但夜释天做起来我虽然有些不悦心里却莫名的暖暖的。

    时间容不得我太多的思考满屋的血腥味让我大皱眉头。

    “谁?”夜释天的声音防备而充满了戒备。

    滚进来的黑影没有说话只是缩在地上不言一。我推开挡在我面前的夜释天试探的问道:“魅杀是你吗?”

    虽然看不见对方的模样但来人的气息侧面的说明了他的份正是最近早出晚归的魅杀。我的问话并没有得到回答我并没有不悦反而担心的皱眉。几天的相处让我已经非常了解魅杀的小白程度以及他对我的忠诚固执到何种地步。如果是我的问话魅杀一定会回答前提是他必须是清醒的时候。

    我向魅杀走过去越是走近越是能闻到那浓厚的血腥味。房里的灯很快被点起来夜释天的动作很快在我靠近的时候已经看清了闯进来的正是魅杀。瘫在地上的魅杀已经完全昏迷一黑衣浑带血呼吸若有若无可以得知他的生命此时有多么脆弱。

    我扶起魅杀看向夜释天。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夜释天便挑出一个瓷瓶“内服一粒可以暂时稳住伤势。”

    我现在也来不及疑问夜释天为什么会知道我想问什么我连忙倒出一粒给魅杀服下。正在此时下面的街道上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我眼一眯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从里面挑出粉末直接倒在流在地上的血上。

    抱起魅杀我对站在一边丝毫没有准备来帮忙的夜释天问道:“别装傻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找到一个适合的地方藏一个受伤严重的杀手对不对?”

    在我心目中夜释天一向神通广大任何事从来没有难倒他过。在面对这种况时我不由把希望放在夜释天上。从窗户的细缝往下看一队队官兵正在四处巡逻着。不用猜也可以知道他们要找的人就是我手中的魅杀。魅杀到底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居然惹到了官兵。如果让那些官兵在这里查到了魅杀将会给我引来无尽的麻烦。所以魅杀绝对不能被现。

    烽火大会将至现在的人流量最大只要撑到天明官兵怀疑的可能将会无限降低。魅杀是一个排名第一的顶尖杀手做事绝对不会留下尾巴否则也不会放心的倒在我的房间里。魅杀信任我的同时也说明了他把可能留下的线索都抹杀干净了。只要小心等到天明危险便会远离。

    地上的血液出“哧哧”的响声很快化作一滩黄水连带的屋子里的血腥味也跟着淡化不少。残留的血腥味也是从魅杀的上散出来的。

    “月儿这算是求我吗?”

    我狠狠的瞪着夜释天这家伙果然不是肯吃亏的主儿。也是呢我跟他又不是什么特别关系亲兄弟都明算帐更何况我跟夜释天不应该扯上什么大的关系。

    我张口正准备说什么夜释天却道:“如果月儿愿意把你的怀抱空下来让我来替你抱住受伤的人并且解决他的藏之处。”

    此时的夜释天表面上是一脸平静但心里却是怒火涛天。月儿只能自己才能靠近那个越子轩不行眼前这位昏迷的杀手更不行。就算只是贴接近也绝对不许。月儿只能是属于自己的别人不可染指就算是碰触夜释天也难以接受。

    但夜释天比谁都知道现在的他不可以做得太过于过份。虽然他很想把月儿怀里的人给一把扯下来把月儿上沾染的非月儿的气息全给抹干净但夜释天知道自己不能最起码现在的他还没有拥有这种资格。

    夜释天脸上虽然是带着笑容但内心却有一头黑暗所化的野兽在嘶吼着嘶吼着让他上前去扯开不相关的人。眼前的人是他的所有物是他的是他夜释天的。

    我自然不明白夜释天心里在想些什么夜释天如果想杀魅杀完全不需要现在动手。虽然不明白夜释天为什么会提出这样奇怪的要求但我还是把魅杀交给了夜释天。

    夜释天的动作很快明明是他要求亲自抱夜释天的但他却很快的把手中的人交给突然出现的黑影黑影抱着魅杀拿着我跟夜释天被沾血的衣物转离开。

    “刚刚那个人好像是这家客栈的小二?”我疑惑的淡问道。

    “这里是我安排在火国的暗插之一专用来收集报。这里有暗道藏个人完全没有问题月儿可以放心。”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跟夜释天有关的事我不想了解太多。只要知道能把人藏出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便可以了。

    ps:郁闷今天有客人过来一直到近十一点才走差点就来不及更新呼呼终于还是赶上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中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