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内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夕阳挽月 书名:中毒
    从魅杀的口中得知,原来他这次的任务目标便是楚家的那个被称为老祖宗的人,也就是那天晚上追着我半里路的那个该死的老妖妇。魅杀被抓,正是因为这个老妖妇。不知这老妖妇是何底细,居然会是魔教的护法级人物。魅杀受伤,也是此老太婆所为。

    魔教的事我并不清楚,但从魅杀的观察中得知,这位护法跟越子轩之间的关系并不好,有点仇视的感觉。魅杀被抓到魔教总教关着,碰巧被越子轩查觉。知道是我的熟人,才派千律去找我,让我过来领人。只是不碰巧的是,那时我去赴约,正巧与千律错开了。

    正如我所言,越子轩是个不错的人。对于我表示等魅杀伤好便带他离开这一点,很明白的表示同意,随时可以让我们走人。

    本来以越子轩在这里的份,再加上越子轩对我照拂有加,让我暂时在这里陪着魅杀休养也不是什么问题。如果只是平淡的在这里,倒也没什么,但如果牵扯到别人的感问题,那事就不太好玩了。

    越子轩对我很好,甚至不时的过来看我,而每次来这里时,千律都会跟来,那双眼睛,就好像拥有实质的光线一般,像捍卫自己领地的小狮子,一点都不肯放松。每当越子轩与我稍有一点靠近时,千律便会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分开我与对方的距离。

    每当这个时候,千律都是气得暴跳如雷,而越子轩的眼底却含着一分宠溺的笑容。

    后来呆在这里听说,千律是魔教教主的男宠,怪不得魔教的教中弟子似乎有点看不起千律。而千律之所以能呆在魔教重地,则是因为越子轩一力促成。

    这两个人之间,有猫腻。

    越子轩虽然还缠着我,但他的目光已经不由自主的往千律的上瞟了。只不过当局者迷。越子轩自己并没有发觉罢了。只不过固执地选择了我,便一直不肯放弃。而越子轩有空没空就喜欢来我这里晃晃的行为,也导致了夜释天对此地非常不满。魅杀能下走动之后。便开始游说着我赶快离开这里。

    我自是不会同意,魅杀被折磨的很厉害。如果在初期不好好调理好体,等老了之时,魅杀这子便会落下病根。大半踏进杀手组织已经是不幸了,我不希望魅杀地这一生都不幸。在可以帮忙的地方,我尽量的让魅杀能够幸福一点。

    “月儿,我看魔教这几天似乎安静的过份。这里将要有大事发生。我们还是尽早离开。”一天夜里,夜释天确定四周没有人监视之后,把我搂在怀里,低声喃唔道。

    “啊。我知道。”

    魔教这些天地风平浪静只不过是表相。在我来到魔教后不久。便发现越子轩这个教主之位坐地并不太稳。越子轩地前魔教教主地义子。前传于教主之位也不到三年地时间。太过于年轻。在这里地根基还是太浅了。原本这教中之位并不是越子轩。而是原教主地徒弟杨逸。只可惜此人野心太重。又兼之太过于年轻。有些之过急。老教主还在位时。收了越子轩这个义子。居然起了谋反之心。

    一个是年轻地小辈。一个是在江湖中闯多年。在魔教这种地方活了几十年地老狐狸。胜利几乎可以是用一面倒来形容。越子轩站对了位置。再加上潜力不错。又够聪明。教主之位。后来居然意外地传给了越子轩。至于教中地那几个护法。争得头破血流。丝毫也没有占到便宜。

    魔教这种地方。就是尊重强者。与权势无关。就算你是教主。你实力不行。同样得不到教众地尊重。越子轩虽然贵为教中。但教中还是有反声。这一点。从我与夜释天住在这里地几天时间里所遇到地刺杀。可以得到证明。

    只可惜这些人找错了下手地目标。我与夜释天。已经非同常人。夜释天本就是数一数二地高手。现在就算是魔教地高手。也不是他地对手。每次有人潜进这个宅院里。还没有踏进屋里。便被夜释天不动声色地收拾了。夜释天知道我不喜血。从不在我面前把那些人收拾。

    凤舞九天果然是神秘地至高宝典。我与夜释天。可谓是一千丈地成长着。

    也正是仗着这一点,我才安心的留在这里,等待着魅杀恢复。以夜释天现在地实力,就算是毁了这里也不是问题,更何况只是一些渺小的刺客。

    “对你而言,不过是些小喽喽,不是吗?”我窝在夜释天的怀里,把玩着他的长发,弯着嘴角笑着。

    “啊,确实呢。”

    夜释天的声音里充满了自信,黑暗中的眼睛,闪着意味不明的红色利芒。随着杀人越多,夜释天的眼中,厉气越来越重。一向小心的夜释天,自然知道上地变化。不过没关系呢,杀尽天下人又如何?只要怀里地这个人没事,世上任何人的死活又干他夜释天何事。只要怀中地人儿快活,便什么都好。

    一想到怀中之人的美好,夜释天小腹之下又是一,**在眼底浮现。

    我跟夜释天紧贴在一起,夜释天上的变化,在夜释天的巨大顶在我腹上的一刻便清楚了。与夜释天的心意相通,使得我比了解自己还要了解夜释天,这人现在有若化做兽一般,都不知道哪有那么多精力做这种事。

    白眼一瞟,还没等我动作,夜释天果然如我所想一般,捧着我的脸,一个个炙的吻落了下来。我勾住夜释天的脖子,开始回吻起来。

    “我想要。”大概是被某人太过于的影响下,每当夜晚来临之明,我也毫不掩饰对他的。虽然没有对方的强烈,但却忘不了那天晚上的美好感觉。

    果然还是在上面更加舒服,怪不得夜释天夜夜**,精力无限。自从那次尝过夜释天的味道,我便回味无穷。只可惜夜释天根本不给我机会,每当我提到这个要求,后果便是我第二天腰酸背痛,大半力气都用在了呻吟之上。

    “好啊。”

    大腿还抵在我双腿中间,趴在我上的夜释天,这次居然意外的好说话。但上过无数次当的我知道,夜释天绝对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我并没有被夜释天的轻言答应就盲目相信,而是用一种极度不信任的眼神盯着对方那变成红眸的眼睛。

    (魔教教了夜释天速成的法子之后,夜释天的眼中红芒越甚。每次**开始或是散着杀气时,眼眸便会转变为红。月月在这里特意交待一下,省滴亲们以为偶写错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夜释天红色如血的眼眸,但里面所散出的寒气,还是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明知对方不会伤害我,但本能感觉到红眸状态下的夜释天非常的危险。

    “各凭本事,谁压制得了谁,谁便在上面。”

    压着我手腕的夜释天接着后面落下的一句话,让我恨恨的赠送了对方一个大白眼。不知夜释天眼神有问题,还是故意要刺激我一般。那抵在我小腹的涨,居然更大了。

    “小妖精,又勾引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混蛋,我没有。”

    没等我为自己平冤,夜释天已经毫不客气的压下来,手指在我上熟捻无比的游走着,捏掐拉咬,使出各种手段,让我沉沦在这深沉的海之中。

    第二天清晨,夜释天一脸讨好的端着粥喂累躺在上的我。这人,看着对方只在我面前才会显露出来的无赖模样,我那为数不多的怨气,也化作那碗里的一口粥,只能咽下去,消散无踪。

    本来我不该如此生气,做了那么多次,现在还为这种事生气就太过于骄了。只是一看到隔壁那只红兔子眼,我便不由恼羞成怒。夜释天这个混蛋一点也不知收敛为何物。当初魅杀受伤,没有自保能力,为了安全,我们便与魅杀离得颇近。一想到昨晚的声音统统都传到第三个人的耳中,我怒盼夜释天。明知旁边有人,也不知收敛一二,害我如此丢脸,简直不可原谅。

    想想魅杀虽然在一些事上单纯如纸,但并不是白痴。我与夜释天之间的事并没有特意的隐瞒,想来我与夜释天之间的关系,对方也是知道的。但知道是一回事,被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再加上不知为何,夜释天越是哄我,我这心里便有几分甜甜的,便有几分故意成份的唬着脸。只是这气来快,去得也快,一碗粥下去,我便笑眯了眼。

    夜释天除却精力太足一点,其他的将就将就,还算是不错啦。

重要声明:小说《中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