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迷雾鬼手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凤舞文学网--->

    心中有鬼可怕?还是眼里没鬼可怕。--凤舞文学网--”“有时候善;<误,但老天爷总会关照善良的人,只是关照一次,两次可以,一辈子就不行了。所以我还算幸运”这是后来某个时候孔雀说的话。

    巫罗与赫拉对持了一阵子,就笑了笑说“天帝最近正在为魔气侵入地面的事烦恼。”

    巫罗淡淡的一笑:“地心之灵已经丢失了。”

    赫拉淡笑说:“是吗?遗失在哪里了?”

    “地壳之内。”巫罗淡淡地说。

    最终她也没有烤那对白玉鹦鹉。雪花没回来巫罗就告辞走了。

    她把地灵之心放逐出了宫,此刻人间已经是白雪纷飞。孔雀又一次被赫拉叫去寻找地灵之心。

    这一次进入:壳完全和过去的时候不同,即便有元始天尊相陪也是相当凶险的。

    地壳里面的温度很高,是空隙很狭窄。即便是光的虚体也觉得透不过气。

    远的听见用~+头挖地的声音,和细微的人声。

    “大哥。你确定是在这里遇上怪兽。”

    “就。每天村子里都会少一些人。”男子地声音传了过来。

    “这妖怪就在这地皮地下面。我上一次追到这里那妖怪就不见了。最近村子里地女子经常失踪。多半是被这妖怪害死了”那男子不安地说。

    孔雀心道:今。我就除了这个妖怪。

    可是这个地方就是那个豢养冥蚕地人地据点。难道是他?不知为什么孔雀有点不愿意承认。那人是个妖怪。

    此刻从地壳里发出一股浓浓地白雾。

    闻到浓浓的腥臭味,四周显然被妖物包围了。元始天尊说:“公主劳烦你把外面两个人送回去。”其实原始天尊就是不希望孔雀和他一起去送命。这次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

    孔雀出去的时候。什么人也没有,这白色的浓雾好像也不是从地壳里散发出来的。而是从外面。

    孔雀喊了一声:“天尊,外面没人。”

    可是她听不见元始天尊回答的声音。也找不到人影。刚才路过的那条路也不见了。

    显然是一个调虎离山之计。

    不过外面的分明就是人。连脚印也是人的。

    孔雀寻着白雾弥漫的地方慢慢的寻找。脚下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是一个骷髅。

    “姑娘是不是迷路了?”一个老婆婆说。

    “老婆婆这么晚了出来做什么?”孔雀用手扶了一把老太婆,心里想你这妖怪也太大胆了。居然挑衅神仙。

    可是她握住老婆子的手。却发现是暖的,再看那白雾中虽然影子很浅,可是也是有影子的。

    “我孙子,下午的时候跑出去玩不见了。我儿子昨天出去打猎,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就剩下我这个瞎老太婆。”老婆子满脸折子的脸上泛出笑意。

    细看下来老婆子长得也不是很丑鼻子,很黑,笑容慈祥,只是那双眼睛里只有眼白没有眼珠。

    “老婆婆,你是看不见的,怎么知道我在一旁?”孔雀淡淡的问此刻她的疑心已经退了一多半。

    这时候路过一个坟头,孔雀自然不害怕坟头。可是这时候从地底下伸出一只手。

    拽着孔雀和老婆子的子就往下拉。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半夜子时。天空又开始下雪。雪地上出现了一个个爪印。爪印很浅。很像人的手。

    “姐姐姐跟我来啊。”童稚的声音响起,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可是孔雀就是觉得体往下坠。控制不了。

    她拿出法器银梭打在那地下的小不到过拉她子的手也就不见了。不过孔雀到现在从头到尾都是一种感觉。她往下看,地皮在动。有妖怪在这下面?她默念玄女咒:天地玄女我丁巳。

    她走到向,那浮动的地面消失了。

    可是老婆子突的惨叫一声:“姑娘,我被绊住了。”

    孔雀要去扶那老婆子的时候。突的看见地下躺着一个女人。不,不是躺着是趴着。“姑娘,你看到什么了?”

    孔雀看着在地上来回摸的老婆子。

    她现在已经相信这个婆婆就是一个来寻找儿孙的孤单老太婆。

    生怕把她吓到了。于是看见一旁一有一块石头就扶她坐下。

    “姑娘,你看见有个老婆婆经过吗?”远处有人问。好像就是刚才挖地的那两个男人。

    这事够古怪的。孔雀有些害怕了,若然是她自己死了也就死了,毕竟她已经活了一万多年,也自卑了一万多年,孤独了一万多年。--凤舞文学网--而且神女死了,神灵不会灭。在重生的时候也许可以换一副好的皮囊。

    可是现在她边多了3个凡人,这些妖怪的目的很明显了,可能根本就不是这些凡人。而是她和原始天尊。杀人可能也是引蛇出洞之计。

    孔雀在天界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可她也不是笨蛋。

    撒旦族用惯了的伎俩就是用凡人拖累天界的神,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学伏邪神的方法,把这几个凡人杀死,再用火把尸体烧掉。这样既不会被拖累,也不会遗留下僵尸。

    如果杀人之后不把尸体烧化,妖怪就会附去害人,或者干脆把尸体变成僵尸。

    这一刻孔雀是很矛盾的,这很显然是车轮战。这些妖怪可能只是小喽喽,那些真正的危险人物正在等她疲惫不堪。

    一旦她疲惫不堪,那些人就会动手了。可是要她杀人,孔雀下不了手。

    最好就是找到元始天尊。这样可以更好的带这些凡人度过这次劫难。

    “姑娘,你看见一个老婆婆了吗?”男人叫了一声:“姑妈,我终于找到你了。”

    孔雀细细的大量这个黑瘦的汉子。看着他的脸是一个个头不是很高,方面大耳的男人。不顺眼的地方就是眼睛很小。长得很憨实。“翠花,姑娘翠花晕了吗?”

    老婆子突的说:“俺媳妇,翠花来了?”

    脸上出现了一丝喜色。那皱皱巴巴的脸笑的像开了花的茄子。

    只是马上不管是孔雀还是敦实的男人都呆在了那里。这时候跟在敦实男人子后面的瘦长个子的男人突的尖叫了一声:“啊。”

    原来他看见了翠

    的血。

    其实血也不多。只是头发丝上有一些而已。孔雀和那个敦实的男人同时看了瘦高个子男人一眼同时说:“看错了是一个很像人影的枯树。”

    老婆婆说:“都是我的错,翠花家里是卖兽皮的不会做农活也没什么,我不该骂她。害她一生气就回娘家去了。狗蛋回来一直要找他妈。我不让他去,可是我一个瞎老婆子怎么看的住,这些十几岁的半大孩子。”

    说着就要留下眼泪。这时候孔雀就看见那个敦实的男人去翻看了那个趴着的女人的体。

    那是一具很恐怖的尸体。眼睛鼻子耳朵却全都被妖怪吃了。脸上的凹凸不平。下体有。并且带着血渍。

    脯上还遗留怪上的液体。

    内脏已经被吃干净了。但血红的肠子还遗留在体的皮的外面。孔雀正要用火烧掉女子的尸体的时候。

    那女子突的了起来说:“时…间…到…了………我走吧…。”

    说话的时候就此像一迟钝的傻子,都是一个字个字蹦出来的。引魂咒。

    这怪居然会用卜家的邪术引魂咒。也就是他们杀死一个人以后,这个人本都已经死了。但是还是会做完施咒者交代的最后一件事在死亡。

    这最后一件事可能是教唆人,或者别的什么蹊跷百怪的事。此刻孔雀开始觉得危险临近。

    “翠,你回来了。”老婆婆激动地说。

    翠花说:“跟我走,跟我走。”

    敦实男人说:“姑娘,你和姑妈在这里等一下跟着翠花。”

    孔雀觉得自己就算法术不怎么样好歹也是个仙女,应该是保护凡人的。

    而且敦实的男人胆子不小。力气也不小和她和后;同行的那次差不多。

    只是这敦实男人的长相差了后;很多。当年是烈炎炎,今天是白雪纷飞。

    “我一个女孩子个人呆在这里很害怕的。”孔雀怯怯地说。

    这时候那个高瘦的男人突的说:“我留下保护你们。”

    孔雀心里想笑:因为这个家伙长得个头不小,可是。腿都吓得发抖了。

    看着那双充满惊恐的三角眼。孔雀说:“这里雾很大,诡异得很,留下未必就比跟她去来的安全。”

    “婆婆…,狗蛋…想了。”翠花说。

    那高瘦个子男人看着翠花,留着血没有眼白和眼珠的血红眼睛说:“大哥,我…我看着姑妈,你和这姑娘。”

    敦实的男子说:“你小子,太没出息了,连个女人都不如。”之后突然狐疑的看了孔雀一眼问:“姑娘,怎么会在这里?”

    孔雀心中苦笑,可怜她一个好好的神仙居然也有被人当妖怪的一天。不过怀疑是正常的,不怀疑才叫见鬼。哪有胆子这么大的女人。可惜她不是人,所以就不会怕鬼。如果有一天连她这样的神女都害怕鬼怪,这个世道怕是要乱了。

    孔雀的内心此刻也是有了一些不安的。“我是一个巫师,我是南方人,我们家族里面都是巫师。”孔雀知道凡间有一种人也是会法术的就叫巫师。

    这种巫师又叫巫医,一般都会一些医术和一些阵法。在酋长那里有一定的地位。

    “巫师,不是传男不传女吗?”敦实的男子狐的问。

    这时候翠花突的拉住那胖子的手:“跟我走,一个都不能少,跟我走…。”她的话似乎流利多了。

    突的那留着血的眼睛看向孔雀,隐隐的说:“你不是人不是人。”

    这时候孔雀发现翠花跟刚才不太一样了。

    她张开嘴巴的时候孔雀味道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这是一个崎岖的山路,很蜿蜒,岔道很多。

    孔雀上次来的时候岔道只有三条。可现在是十几条。这时候高个男子尖叫了一声:“啊,地下有手下有手。”

    孔雀拉住了高瘦男子。用银梭狠狠地敲地面上的小手指一下。“姐姐姐,你吃人,我吃人头。”浮动的地面发出了童稚的声音。孔雀心中一怒。妖之一物,凶残倒是其次,诡诈确实是地心12界之最。居然陷害起她来了死。

    孔雀和敦实男子脸色同时一变。“大哥,这女人是妖怪看她的眼睛是紫色的。”

    紫色眼睛是魔族和阿修罗界的代名词。孔雀很讨厌自己的眼睛。

    “我只是有阿修罗血统而已,如果我要杀你们不会等到现在。”孔雀冷的说,那双清秀贵气的长眉微微的皱了一下。紫色的的大眼睛里,闪动出冷冽的光芒。

    暗夜下似乎有了一种慑人的威力。敦实的男子点点头,小眼睛里闪动出一丝精光。

    这个人看上去很老实,但是骨子里很精明。他那拿着~+头的手在衣服上擦了一下淡淡的说:“有理。姑娘自报一下家门吧。”

    “我是苗族的巫师琦娜,今年20岁祖辈辈都是巫师。我们家族的人都喜欢养蛇,但是我不喜欢我喜欢搜集各种药草和种子。所以我经常外游。大哥也自我介绍一下吧,在这危险时刻应该互相信任的。”孔雀微微的笑了眼神中有这慈和的光彩。

    敦实的男子看了这陌生的女子一眼,心中虽然狐,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子不是妖怪,就算是妖怪也不是害人的妖怪。

    “我叫李大牛,32岁,李家村人。我是家族的家长,我们村子里大多是一些猎户。可是3个月前吧,村子里的怪事就连连发生。不止我们村子,周围的村子都一样。”李大牛说。

    “我姑妈,本来眼睛很好,可是在山里走了一圈,回来就瞎了。”

    李大牛说。这时候那个老婆子突然不见了。孔雀心中‘咯噔’一下子。就有听见后面的脚步声,那老婆子又出来了。

    孔雀看了那老婆婆一眼,说:“这里这么危险,您去干什么了。”

    “我…害怕吓得在石头后面小解了一下。”老婆子颤声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孔雀觉得不对,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姑娘,我媳妇翠花呢?”老婆子褶皱的脸孔泛出一丝担心。

    翠花居然说:“婆婆,我在这里。”

    孔雀看着立起来,走向老婆子

    ,她的体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那血淋淋的面孔一块好,但是也没有腐烂,除了血腥的味道,倒也没有尸臭。

    显然刚死不久,从她上的体液来看,应该是雄的玄蛇的体液。

    玄蛇这种东西孔雀也没见过,但是听跑到织女做衣服的山神,游神,路神说过,这种东西是撒旦族豢养的一种怪物。据闻这种怪物极其好色,极其凶残。但是它却带有卜家祖先的血统。

    玄蛇大概分为六种。还有虚实之分。第一种叫做黑水玄蛇。这种又叫做祖玄蛇,分为赤,白,黑三色。很凶猛但是居住深海的海底,它们害怕阳光,虽然也是两栖动物,也有和肺两个呼吸系统,但是它们不能变化,也不能去离海远的地方。

    因为它们除了牙齿尖利外,体庞大之外也没有特别的法术。不会腾云驾雾。

    但是它们和人的产物,鱼鬼蛇很恐怖。这些鱼鬼蛇,都是美女的样子,而且有思维。靠吸食人活着其他动物的灵魂血液生存。

    本来鱼鬼蛇也是分善恶,但是不管心如何的鱼鬼蛇都会吃人。

    而且这鱼鬼是天地间神仙鬼分辨不出的72类人生物之一。

    “姑娘,你说怎么办?”李大看着这清秀人的美丽少女,脸上凝重的神色,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这时候翠花突的说:“包三呢?包三不见了。”

    孔回头看了一眼雾气弥漫的黑夜中的山道有那浅浅的脚印。瘦高个子就在不远处。

    他立在那里一动也不懂。

    孔雀心下一惊,难道在自己的那一瞬间,这瘦子包三就给人杀死了。“包三。”李大牛退推了一下包三。包三脸色全红了说:“好美,好美。”

    他神迷醉目迷离。孔雀顺着包三指的地方。看过去只看到一些亮光。

    孔雀感到有些东西离开了。包三回过头说:“你们看见了没有好美的女子。衣服穿的好少。”

    孔雀确定前面没有任何人影三也应该什么也没看见才对。

    可是这个时候,敦实的李大牛突的抱住孔雀说:“你好美,我好喜欢你。”

    孔雀大惊失色,因为这个李大牛正在脱自己的衣服。孔雀闪开,拿出天界专门对付的一个喷雾器股香味散发出来,李大牛也清醒了。

    看着自己贴近孔雀的体分上的手,突的给了自己两个耳光,跪下说:“姑娘,我不是人,你杀了我吧。”

    孔雀一笑:“大哥,我们还是看看周遭到底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吧?”

    李大牛点头:这些巫师果然和普通的女子不同。不过他刚刚根本就克制不住自己。

    本来李大牛也在寻找周围有什么妖怪,或者古怪的东西。可是什么也找不到也是看见草丛里有一些亮光而已。可是突然亮光中出现了一个绝色美人。约莫二十二三岁肤光胜雪眉目如画最要命的是她半子,发出人的呻吟。李大牛本知道这是妖物力的克制自己。可是女子丰满的膛在他子上一蹭他就火焚再也克制不住了。

    那女子轻飘飘的纱衣撩开了若隐若现的雪白。红色带着迷离幽香的纱衣,在朦胧的雾色和夜色下外的迷人。

    那女子突的笑着问:“我美吗?你喜欢我吗?”于是李大牛就扑过去压住了她,之后瞬息间清醒发现自己压住的居然是那个叫安琦娜的女巫。

    李大牛把自己看到的事说了一遍。孔雀看着几米外那个有亮光的地方。李大牛看着嘿嘿的笑着的翠花。

    孔雀也看着翠花。突的用银梭打向翠花。此刻天色已经有一些亮了。

    翠花血淋淋的体看上去柔韧的很,不是诈尸。也不是僵尸。也不像是附。更不会是妖怪变得。到底她是什么东西。孔雀和李大牛互看了一眼。老婆子说:“媳妇啊,你手里咋那么多的汗。”

    老婆子说:“病了吗?出了好多冷汗。”其实根本不是冷汗而是滴答滴答流得血。

    “你上血的味道怎么这么浓。”老婆子惊叫。因为她的手进入了媳妇的膛。

    摸到了血红的肠子。

    之后发出更尖利的叫声。“天啊,大牛出什么事了。”

    之后昏了过去。李大牛见老婆子昏迷了。用~+头打向翠花的体。可是根本就打不到。孔雀取出一张天君伏魔符念到:“天君伏魔,佑我大地,急急如律令。”可是还是不管用。

    这回孔雀懵了,要是妖怪的话即便不怕也多少应该有些反映,可是翠花一点反映都没有。

    “嘿嘿,跟我走,跟我走。”翠花居然去拉那个吓得尿裤子的瘦子了。

    孔雀有一次打向翠花,她的脑浆都出血了,直的倒在地面上。这个时候翠花的体突的有直立了起来,这一次是僵直的直直的掐向孔雀。孔雀放出三昧真火。一瞬间翠花的体化成了灰烬。

    那瘦子突的发出了和翠花相似的霾的笑容。表突然不那么恐惧了。

    但是孔雀确定瘦子没有什么变化。

    这时候脚步声又传了出来。频率和普通人没有区别。孔雀看着天边出现的鱼肚白,深深的叹了口气,静静的打量着这蜿蜒的山路,还有枯树干草,雪覆盖的冬季的大地心中不由得有种感觉,叫做山雨来风满楼。

    “姑娘,还好天亮了。”李大牛似乎松了口气。这时候远处走过来一个农民打扮得中年人。

    “大叔,这里是哪里?”李大牛笑着问。

    那个中年人表也没什么古怪,四五十岁的样子,看上去很壮实。头上包了一个不太干净的头巾。上批了一个羊皮祅。

    “这里是天福山。怎么了迷路了,呵呵,我带你们出去,很快的。”农民那张平凡的圆脸上带着的笑容,只是那双本来应该很精利的眼睛有些呆滞,眼睛里爬满了血丝好像一夜没睡一样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特别了。

    孔雀心里突然有了恐惧的感觉,过去这种感觉她从来没有过,从来没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