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角逐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凤舞文学网--->

    阳师笔记第四十七章:角逐

    对持是双方面的。--凤-舞-文-学-网--要的不是果。是气势。”

    女娲在外面等了很久。也劝了很久。但是巫罗并没有听从。原因很巫罗觉自己全可以掌握这件事

    但是巫罗根本无法到天帝。因为大家都已经忘了她曾经辉煌的份。要不是米摩休斯族再度用强大的魔气攻击地球。是地球上的生物迅速坏死。天帝也想不到还有一个地心之母存在。

    苍上有所有帝王应有的格。他不是冷血。是觉的克洛伊族。神族的未来比什么都重要。一个民族要永生。强大。和谐。作为领导人有时候就必须放弃一些东西。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就好像赫拉对他说要想复地壳爆炸后的活。必须要用地心之母的孩子的血。他就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儿子换取了大地的另一次复活。

    如果不这样做。么地球就会变成一块死土。死土是没有生气的。那么神族也就没有了长生需要吸取的能源。米摩休斯族会彻底的毁灭并且取代克洛伊族。

    而且地心之母为了大地上有的就算心中有怨气。也不会阻止。

    “天帝。不如去看看巫罗。也许有办法。”赫淡淡的笑了。一双媚多的丹凤眼有些让人琢,不透。

    与那个曾天真可。后来孤僻冷漠的巫罗完全不同。其实巫罗在九天之外求见的事他早就知道了。不过一个人又不能给她什么的时候。不如就冷酷一些。

    所以天帝把一些特权给织女后。就再也没有脸见巫罗。织女是有特权的。她可以自由自在的离开天界去人间。她可以不受天界任何上神的管辖。她可以收容地心12里任何的物种去天界。

    但是罗从来就没有离开过织女。也从来都没有利用过任何特权。反而负担起制作天界军服责任。巫罗用地球上一天麻加上棉花的种子。培植成一种叫做天棉的植物。用北极冥河之水灌溉成熟的棉花。可以遇火不不燃遇冰不冻。而且一般的法器也无法穿透。不巫罗又在织女的后山找到了一种含有玄铁的石头她用石头的外皮制作盔甲。帮助他更好的增加天兵的战斗力。巫罗似乎忘了被抛弃和伤子之痛。只是她的表越来没落。越来越冷酷。

    苍穹每一天落之后。在赫拉去化妆的时候。站在九天遥望的只有一个地方就是织女。里面的人是他的人他的恩。他伤害了的人。

    天宫被一片祥云笼罩着。金上穿着五彩霞衣的仙女在跳着名叫万古太平。真的太平吗?苍从来就没有摆脱过这些纷如今他依旧要小心米摩休斯之外可反叛他的人。

    他早就厌倦了帝王之路。和他一开始的野心勃勃截同。

    如今的苍已经不害怕青云或紫的反叛。也不害怕刑天再度离开幻灵界和他争夺天帝之位。如今他经淡然了。他要做一个真正守护克洛伊族和12心的生物的好帝王。哪怕最后是条不归路。

    阳就要复活了。最多也就是万年间。于是他把的名字该做盘古。意思是他们将永远守护在这里。盘踞于此。亘古不变。

    苍穹与赫拉一同孕化出15儿子全都是有这凤神血统的孩子。他希望自己后除了地球。再去别的星球扩建神族的领域。让女娲再去造人。让世界生生不息。

    只是他的15儿子格居然有10个都不太平和。他们要封地要领域。要天帝之位。于是他出了一个难题让他们去学习驾驭太阳神架。他本来认为10岁的孩子不可能会驾驭太阳神架是他错了。有些能力是与生俱来的。

    地球上的生灵遭受了巨大的浩劫。赫拉虽然出言劝阻孩子。但是她居然也要求把南斗的封地赐封给儿子。这回把南斗诸星全都驱逐去北斗。然而谁都知道天梁赋和武曲是有仇怨的。

    所以作为天帝苍穹左右为难。面对女娲的指责他无言以对。苍只好接受赫拉的意见派天界最没用的神仙去帮助女娲劝阻那十个太阳星君回来。

    最后迫武曲自己书把封地的一半让给南斗诸星。毕竟以武曲的格绝对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残害众生。

    赫拉选了孔雀作为界派出解救苍生的使者。当时其实武曲已经上书把封地让给太阳星君。

    但是赫拉却说如果答应的太快。--凤-舞-文-学-网--就会显的他这个天帝不公平。苍告诉赫拉。他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这件事。700年来苍穹对于指着天骂老天爷的人也不予理会了。

    “你去见她吧。告她现在的处境。让她利用地之灵帮你解决死亡之气的蔓延。”苍微微的笑了。

    如何应对。而你难退一步吗?”

    他笑着。嘴角上有些残酷的味道。政治婚姻这种东西不是人间兴起的而是天界。

    赫拉不由的僵了一下。如今表面上她获的了权利和。但实际上她什么都没有但是个位子她要。不然就输的一败涂地了。其实当年她早就预料到那个结生命中总有一些无可选择的选择。就是你必须去做一些利益的交换。一些残酷的事来达到你的最终目的。

    但是同时你也会失一些很重要人。很重要的感。赫拉其实除了和权利之外来到克洛伊族还有一个恐怖谋。只是天帝不知道。而唯一知道的女娲又不敢说。

    因为她只能了解天命。不能改变天命。所以赫拉依旧是天后。只是她的天位岌岌可危。

    当年她就是以巫不能解决天外的魔气侵入来迫天帝劝说巫罗自行去女修行的。没错织女一开始就是一个佛堂。只是后来巫罗为天帝制作军服改变了它原本的质。但是织女里全都是一生不嫁守节的女子。

    赫拉慢慢的看着徘徊在九天之外的巫罗。

    突的心中一笑。难道巫罗正好有事求她。但是当赫拉走到巫罗边的时

    罗突然开始怕了。

    因为她上一次无法御魔将的攻击。就是因为赫拉借走了天越之剑。说是要杀死一个妖怪。那地上有一种叫做獠的妖怪。是麒麟和蛇和人的后裔。

    麒麟是地球上原有的灵兽。而蛇算是黑暗之源一种猛兽。它的头上有一个独角。没有鳞片。牙齿很锋利。格无比。不管对动物还是人类都是,后杀。

    之后把拥有异种特的后代带去黑暗之源。獠酷吸血。而且它们可以变会说人的语言。经常混迹人间。做魔族的间谍。

    还有就是它最恐怖的地方。就是它属于神的眼睛分辨不出来的物种。

    獠的外表即便神的眼里也是人的样子。但是獠有一个致命伤就是他们没有喉腔。吃东西的时候必须锁骨和脖子分开。把食物完全吞进肚子里。那个时候獠就必须变成原。虽然獠可以靠吸血和与人交配吸收男女精液存活。但是-个八月十五獠都必须吞一次食物。那时候他们会互相发出暗。一同聚集在一起化成原形。但是那是最危险的进食了。因为这个时候天界就会派很多天兵来围他们。

    一般带领天兵的都是女娲不过那一次正好她在补天。其实这一切赫拉蓄谋很久了。

    她故意借走天越之剑。去杀些地球上多如牛毛的獠。而且米摩休斯族的人豢养最多的畜生就是獠。

    巫罗没有天越之剑。对抗米摩休斯族的能力减弱了一半造成了地球的大爆炸。

    从此她失去了天后之。但是巫罗尽力了。不过现在巫罗都想不通。为什么米摩休斯族的军队会在阳气最旺的时候攻打边界。除非他们知道她手里没有了法器。可是这件事她都来不及诉天帝。米摩休斯族的人怎会知道。如果说是通过卜。

    那么本是不可能的。血卜追踪一个人必须用这人的血。除非。除非。除非。

    巫心中酸楚至极。若非如此父亲也就不用死。她也就不会被废。巫罗悲哀的看着天际。她从来没想要去怀疑陷害赫拉。她甚至愿意与赫拉一起分享自己的丈夫。因自己的父亲也都是有很多妻子的。

    她们相处的也是如同姐妹一般姐妹也是会争宠。也是会妒忌。但是大抵上不会治对方于地。

    何况父亲也是劝说过她这些事的。她看着那远远的富丽堂皇的宫这是父亲用海底的年玉石和翡翠珊瑚为她打造的新居。

    那里所有的柱子都是黄金造成的。镶嵌着紫色的晶和红色的玛瑙。

    那些玛瑙握在手里都是有温度的。带在动物或者人的尸体上他们的千万年也不会腐烂。

    这个宫过去叫永宫。代表永远快乐。可是她只是快乐了不足万年。

    之后就是10年的。

    赫拉在她进入织女的那天对她说:“这里很安静。过去你不是说不喜欢喧闹吗?这回好了。以后不会再有人打扰你的宁静了。”

    这分明就是风凉话。可为天界的罪人。她有资格反抗吗?

    巫罗当时只有忍。天帝对她的处罚算是最轻的了但是面对谋的陷害。巫罗依旧痛不堪。所以在失去地位以后她依旧努力的为天帝做事。并且用功绩换回了天越之剑。

    她看着一雪白霓裳的天后赫拉。还有她后的祥云。不不终止了去和天帝谈判的念因为与赫拉交易无异于与谋皮。

    于是巫罗笑了笑:“奴婢拜见天后。”

    “巫罗怎么有兴出来了有么事需要本帮助。尽管说本宫会尽力促成的。”赫拉浅浅的笑了。

    “没事我出来帮女娲一把。赢潘多拉那个盒子。盒子里有一个带着能量的金苹果。我想在织女后种植金苹果。”巫罗此刻也是会搪塞的。

    上一次用巫罗打赌的事天界是知的。不过巫罗本人并不在乎。她还是静静的呆在女里。

    巫罗不是很喜欢女娲因为女娲的个太过强悍经常的顶撞天帝。目中无人。

    但是她被送去织女以后女娲算是她的第一个访客。此后每隔一段时间女娲都会去看她。送一些天界的特产。人间的土产。还有一些特别的食物。

    这让巫罗很意外因为她和女娲在过去没有交。有一次女娲喝醉了。突的对她说:“天,娘娘我明道真相可是我不能说。我说了事只会更坏您要好好的。我不喜欢赫拉。我喜欢您。我喜欢对天界人间所有众生博的天后。”

    巫罗当时是很感动因为女娲在天界地位超然。即便是过去她做天后的时候她们都是平起平坐的。

    今天女娲特地来告她:“今天你最好不要去找天帝。因为他根本没脸见您。”

    巫罗冷冷的说:“么会。他的脸皮比厚。”

    女娲又说:“如今的天帝已经不是当年的天帝了。”

    巫罗淡淡地说:“论苍穹变成什么样子。天界和他自己的利益都是最重要的。他要是知我此行的目的一定会接见我的。”

    女娲突的惊恐的看巫罗。您最好不要把东西随便交给天后。不然就和上次天越之剑的事件一样会成为天界的罪人。”巫罗看着说完就离开的女娲。

    本来并不相信她的。但是她真的遇上了赫拉。这个就是巫罗的克星。

    于是她从一旁的橘子树上摘了一个橘子。天宫的外面中了一些五彩。这种子树是和五彩莲架接成的开五色花接五色果。分别是黑色。黄色白色。绿色红色。味道也不一样。形状外表都是圆的。但是里面的不同。黑色的带着浓香里是和猴桃样颗粒绵软的果

    白色的拨开皮很脆很爽口。甜中带着苦味和香。像咖啡味的苹果。黄色里面是分瓣的。

    但是果却如同香一样。没什么果汁。绿色。个酸酸甜甜到和人间的橘子差不多。就是整个的一个水晶体。

    红色的则

    很稠的液体样的果。这是过去巫罗喜欢的一植

    天后淡淡的看着一旁无视橘子的巫罗。

    走了。”

    “恭送天后。”巫罗更加确定赫有事求她。这个时候巫罗终于相女娲的确有。克洛伊族。最诡异的能力。预知未来。

    但其实巫罗和到多数人都不知道女娲的隐秘。你当着本宫失仪织女你可知罪?”

    过去的巫罗早一句:“天界的法规。天帝说过对我例外。”

    过去巫罗做天后的候就怎么有规矩。在天宫外面放羊麒麟让一向有洁癖的海王安哥踩了一脚麒麟屎。最后还着安格给她的麒麟道歉。

    于是在她出事之后没几个份地位的人给她求。于是天帝的驱逐变的很容易。

    巫罗的结算是不。虽然被废但是没有受刑。奴只是知道天后不会和我一般见识才任意妄为的。”

    巫罗知道赫拉最讨厌人不把她当回事。所以巫罗就故意的一边吃子一边和有求于她的拉说话。

    “呵呵啊不过织女饿了吗?本宫好久有和织女一起用餐了吧。”赫拉一笑说:“不如今我们一起用餐。”

    巫看着赫拉头上名贵的凤冠。一派轻松的样子。只是巫罗知道赫拉的喜怒不形于色。

    赫拉呢?当然也知巫罗多半知道她有所求。不过人间的死活生灭根本就不关她的事。但是既然天帝开口了。样子她还是要做做的。

    巫罗一笑说:“好不过我想吃玉。”

    赫拉脸色一变。她的白玉。很会唱歌。化的样子是一对孪生童子。很是可

    “好啊。”赫拉玩儿味的一笑。计上心头。可惜如今的巫罗已经不是当年的巫罗了。

    就在仙女们绑了一对憨态可掬。浓眉大眼的男孩要往锅里下的时候。巫罗突的说:“住手。”

    赫拉心中一笑:巫罗果然还和过去一样妇人之仁。那么一句为天下苍生就完全可代她了。

    可是巫罗看着沸水说:“没放姜片。还有把这的毛剃光了。”之后动手把拍晕了。地上就只死鸟。

    “天后奴在女学了不厨艺。不如今天献丑博天后一笑。”巫举动让赫拉背心一凉。论法术和出巫罗都是比她不差多少的。甚至赫拉怀疑巫罗还隐藏着实力。

    所差的就是。权谋。可是如今的这个巫罗赫拉有些不认识了。

    “好啊。难道不是先煮熟。在烹调吗?”赫拉一笑。巫罗说:“直接活着糊上泥烤。烤了在放佐料。这样连宰杀拔毛都省了。还有连内脏和血都不会浪费。”

    其实巫罗的心里也不忍。但是她必须告诉赫拉:我已经不是过去的巫罗了。

    “嗯。那好。雪花。去给织女找一个洗手的盆子。天宫好久没来外人了。”赫拉故意戳动巫罗的伤。因为巫罗过去不是外人而是主人。她赫拉才是外人。

    巫罗淡淡的一笑如果一个伤口你带了一万年。既是它还会流血。你还会疼但是基本上也应该麻木了。

    所以赫拉这么说的时候。纵然巫罗有一些不自在但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随即笑笑:“我不惯用旁人的东西。你去把我的菊花盆拿过来。放三千篇菊花。三千片花。三千片百合。用90,水泡过。放一勺的玫瑰精油到我的化妆盒。拿过来让我用吧。记住我的皮肤是对花稍微过敏。我自己有时候也经常数错。完之后可就是一脸的麻子。这本来也没什么不过让人说天后下毒害我这个没用的废人就不好了。”

    “那织女为什么不干脆用净水?”雪花是赫拉宠的婢女。平时就骄纵惯了但是雪花一向保有天真纯美的笑容。温柔的声音。

    永远带着高贵主子奴婢的笑容。是啊。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早就不该出来现世了。这么个丫头都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

    也是为了上好。如果因此触怒了上。奴认罚。”雪花不冷不地说。

    “你以为我如此小吗那水是做这用。你没见过用花粉。对了你的再去才七样花粉过来分别是梅花。菊花。水仙花。百合花。海棠花。桂花。丹花的花粉作为配料。”巫一笑:“这顿饭虽然麻烦些。但是是我对天后的一番心意。若天的麻烦了。奴婢也就不费这个心力了。”

    赫拉不知道这个巫罗要干什么。若说是为了让她生气。大可不必如此。其实巫罗只是再托时间。她希望见那个人一面。

    天后一笑说:“左右没什么事。我和织女聊聊天。”

    巫罗一笑:“好啊。总不能咱们吃这两只吧?我去外面摘点子。”

    “本宫叫人去就是这些年织女过的不。”赫拉一笑。

    “是啊。不过天后乎过的不好”巫罗知道今天无论她和赫拉说什么话赫拉都不会和她计较的。因他们一定遇上了必须借助她帮忙的事。好久没有和人唇枪舌剑了。尤其还是一个危险人物刺激好玩的。巫罗讪笑如今她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别的她也没有办法。

    “是啊。我和天帝虽然恩可是的事老是特别多。有些时候还要我出手帮忙。”赫拉故意表现很甜蜜。

    “过去他烦人我什么他都管。连养个麒麟都必须是母的。那时候他就不像现在这样忙碌。我那时候就希望他忙一点不要老来扰我。”那时候她和苍感很。不。应该说是他们的感一直很好。现在只是互相不面。可是他不止一次在织女外偷偷的看着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