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百鬼同体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凤舞文学网--->

    “眼睛看到了光明,那谁看见了黑暗?只有黑暗。--凤舞文学网--”我进入了这个黄土之下的天坑的世界,不停地惶恐着,那个奇宝到了手中。那份喜悦也是很短暂的。

    我的心境此刻就是一种在某路上捡到奇宝的古怪感觉。想是吃断头前那顿美餐一样。

    这个世界里总会有一些人在某个地域里挣扎着。我看着哈雷和青云,他们的世界对我来说是陌生的。

    “什么是隔离式法术发明?”我好奇地问。

    “就是把两种或者很多种法术结合入同一个法器里。那时候织女织出这天界异物后,我和元始天尊就决定用它做法器。当时女娲还在苦心造人。女娲造人的过程中很困难,但是都不及我们造这个乾坤阳袋来的困难。我们耗尽了600年的心血才造出这宝物来。本来是可以造很多出来的,可后来织女下界去了,而后又是天界的一个悲凉故事。”青云淡淡地说。

    “牛郎织女吗?”我问。

    “不是,织女唉,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拿到那个白玉如意你知道了。”青云淡淡地说,一双紫色的明眸看着那黑白分明的乾坤袋。

    我拿到了手中。

    冥王叹了口气说:“百鬼印,可以召唤冥界的嗜血百鬼。这百鬼就是当年我在人间杀死的100个魔灵。他们凶残至极,但是就藏在你的无名指里。你每天都要取一碗鲜血,给你无名指里的鬼喝,否则他就会喝你的血,现在你没有血,他就会反噬你的体的气脉。不要说我没提醒你,就算你回到之内这百鬼也会跟着你,隐藏在你的无名指内。不过你要记住,这冥王九印,是跟着你的灵魂存在的,只要你灵魂不灭,冥王九印就存在,若想消除只有一个办法去冥界找我。”

    原来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原来从今天开始,我不止是个妖怪还是个吸血鬼。而且是个上驾驭了一百个吸血鬼的怪物吸血鬼。

    当时我的心就如同进了一个冰窖之中,光明看不见黑暗。

    难道黑暗也看不到光明?不。不是的。一定不是这样的!

    光明孕育在黑暗中,正如希望孕育在绝望中!这我是知道的,比任何都清楚!我不能再沉沦了,我也不能再悲伤了

    我应该竭尽全力的去奋斗,去抗争,永不逃避!永不畏惧!这一刻我希望看见明亮的阳光。

    这一刻,我低下了头,我浑发抖,我被自己吓得不轻。如果你闭上眼睛靠手指也照样他到黑暗中的世界,你的惊恐不会比我小。

    我又不止六只眼睛,我的手指里突的展开空隙,那是绿色的眼睛和小小的血红色的嘴,我觉得很饥饿。浑着像有一万只蚂蚁在上爬一样。

    “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冥王我不要做鬼,我不要百鬼印。”我惊恐的看着冥王。

    下一秒的事让我更加不能接受,冥王拿出一碗鲜血,好像很好喝的样子。我惊呆了,一个人觉得一碗血好喝,绝对的不正常。

    我的心就像停止跳动了一样,可是感觉却是很舒服的,红色的血液进入了我的手指里张开的空隙里。

    我觉得跟和海鲜汤一样美味,真的好好喝。我被自己吓得双手发麻。

    但是不久就觉得不好的感觉消失了。

    “这是上等的人血,比猪牛羊血好多了,鸡鸭血也不错。不过你够了没有?”

    冥王兴奋的看着我,青云大惊失色说:“哈雷,你为什么要把白夜变成一个怪物,他是个好人,你却让他和百鬼同体?”

    冥王呵呵笑了:“本来我是可以像萨维那样给他一个驱动百鬼的法杖的,但是你们不肯和我回冥界啊,对于吸血的,尤其是吸人血的怪物,人都是很忌讳的。--凤-舞-文-学-网--呵呵”

    我看着哈雷那张笑的很得意的脸惊恐至极。

    “而且,你在也不能去拜佛了,因为你是一个鬼了。”冥王的笑声让我恐惧。

    我迎来了我人生中的蜕变,我仿佛看见自己背后有无数个灵魂在嘶吼,一边嘶吼,一边说:“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死神印,顾名思义就是死亡,你的手指催动印法会让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含笑死去,你就是活在人间的死神。”冥王激动地说:“呵呵,把九印给你以后我,所到之处煞气就会小很多了,而且你也当不了,天界最慈和神了。”冥王大笑,又把手握住了我的手。

    我现在思维错位,思想颠覆,内心混乱。

    看了一眼先一个无奈地大人,看着自己家的小孩一样的青云,和一脸恶作剧得逞的冥王。还有这个变成吸血鬼一样的自己。

    “医院里的血浆很多,你学会冥王九印以后偷几代血裹腹也不成问题。”青云安慰我说。

    冥王大笑:“嗯,有出息,冥王九印用来偷血,裹腹。”

    有时候人是不能有太多理想的,否则摔得更快,有人不喜欢你,就会给你挖一万个陷阱,而作为人能做的只有慢慢忍受,我突然明白这个道理。

    你不是神只是一个被苍天作弄的凡人,你没有资格说不。大凡比你强的人,哪怕比你多那么一点点权利都可以选择捉弄你,或者卡死你,除非你有比他更尖利的獠牙。

    毕竟哈雷是送给我獠牙的人,我是应该感谢他的。

    每个纯良的孩子,都可以变成魔鬼。

    如果你要杀死魔鬼,唯一的办法是不变成比魔鬼更凶残的东西。

    “嗯,这也不错,毕竟我有可能是唯一一个用冥王九印偷东西的人,呵呵。”我笑了。

    “看见没有,三魂七魄全了的这小子也不是好鸟。”

    冥王笑了。

    “那我也希望,你把魄和恨魄魄。还给白夜,否则他会越来越软弱可欺。”青云淡淡地说。

    我惊呆了,怪不得我的和感都很淡漠,原来我的三魂七魄被冥王抽走了一部分。

    这一刻我有些茫然失措,我白夜原来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呢?“冥王下,我过去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这个回去问你自己。我不会告诉你的。”冥王淡淡的冷酷的说。

    “屠魔印,这是天界的一种印法,给你。”他给了我一个古印。上面有一个会飞的凤凰,光芒四到我上浑的难受,体内的百鬼惨叫着。我连忙把它放在一个木盒子里。这个木盒子也是和这个屠神印同时出现的。

    “这东西是妖魔鬼怪最惧怕之物,只要看到其光芒群妖避走,百鬼绕行。”冥王淡淡地说。

    “最后一个翻天印,我告诉你这个物件,可以穿越时空。你看见没上面有年轮,你转一下,想去那个时空,就去那个时空。”

    “瀚海13年,不对吧?”我狐疑的看着这个翻天印。

    “地心12界的时空都包含在里面,这东西只能用81次。你记住不要随便使用,否则会招来灭顶之灾。”冥王说完就和他,突然出现那样突然消失了。

    空寂中又剩下一片黑暗。

    “先休息一下吧,我们喝一杯,出去以后我教你天魔八音。”青云居然坐了下来,光芒一闪,我们进入了一个被,云彩包围的空间里。

    那是一个很美丽,很纯白,很温暖的地方。

    脚下都是棉花一样的云朵,形状怪异,有的像一个苹果,有的像一个葫芦,有的像一个人的背影,千奇百怪,应有尽有。我的心突的轻松起来,好像自己到了一个梦幻的游乐园,我似乎很喜欢当孩子,喜欢单纯安静的地方,这个地方很安静,很纯粹。

    青云看着我说:“这里就是就是乾坤袋的储物箱了。这里应该有一些不错的东西,搞不好还有脱线的东西。”

    “哈雷喜欢躺在这里静静的欣赏自己喜欢的东西,他其实是个孤独寂寞的孩子。”青云一笑。我心里说,我也是孤独寂寞的孩子,我也喜欢安静。

    这一刻我心里酸酸的他突的说:“你过来看,哈雷对你还是不错的。”

    我环视了整个白色的空间,里面的东西还是真不少。但是看上去还是很空旷的。

    那个白色的大理石桌子上是一尊如来佛的雕像。那雕像很慈祥。宝相庄严,长眉入鬓,耳过眉梢。唇红齿白。

    “这个是如来佛?”我好奇的问?

    “不是,他是燃灯最早提出众生平等的人。不过一开始他建议保护动物,植物不杀生,等等。遭到了亚肯的反对,将他驱逐出克洛伊族。”

    青云淡淡地说那些陈年往事。我现在注意力到了一个三尺高的玉葫芦上面。

    问道:“这又是什么?”

    这玉葫芦通体都是翡翠美誉制造的。触摸下来还有温暖的感觉。

    玉葫芦的表面有菱形的花纹,我好奇的打开了玉葫芦的盖子,香味扑鼻。

    好像是美酒的味道。好像和过去我喝的那些酒不一样。

    青云一笑:“早告诉你这乾坤袋里另有乾坤。"

    我轻轻的笑了,看见这样的玉葫芦有一百多个。我贪心的想要是把这些玉葫芦卖了,够吃一万年了。

    青云此刻也鄙夷的看了我一眼:“瞧你这点出息。”

    我愣了一下,呵呵的笑了。“没有几个人,能被自己笑话吧?”

    青云大概也没想到,我是这种比猪头脸皮还厚的家伙,突的笑了说:“我知道为什么哈雷把你的三魂七魄中的三个抽调了?”

    我皮皮的笑了,其实在青云面前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孩子。我的格感觉上有两个极端,一种是级单纯极善良级天真的个,一般对人我会以这种诚恳的态度,但是如果受到伤害那就会变成另外一种,就是级冷酷的。

    我会想要不择手段的杀死对方,但是我不是个特别聪明,特别偏激的人,如果我的报复会连累到其他无辜的人。我会中途罢手。

    很多人把我的这种格叫做妇人之仁,但我总认为如果我的仇恨爆发之后会让别人尝试到痛苦,而那个人又无辜的话,我选择放弃仇恨。

    如果这个人对我不错,但是他存在会伤害很多人,我会把他杀死。过去我一直追求者一种公平。

    虽然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时候没有公平,但是我总是向往公平,其实这无疑也是一种自私。

    因为太想别人公平的对待我了。我觉得这个世界对我不公平。可是现在我看着我无名指上的鬼眼。

    苍凉的笑了一下:“你说我该死吗?”

    我在心里说,好像有一次从轻松中变得沉闷起来。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水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曲罢常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炉。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消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舱明月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清衫湿。我不喜欢,李白,我觉得他看似狂傲,其实就是趋炎附势。我不喜欢杜甫,他太消极了。白居易不错。”

    青云愣了愣:“你怎么念起诗来了?”

    我叹了口气说:“在这种地方突然很想酸一下。”

    青云对我笑了一下:“过来看看,黑箱子里的东西。”

    “什么黄金?珠宝?玛瑙?玉石?翡翠?还是夜明珠?”我心里想这回发达了。

    “你想把它变成那些没用的东西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后不要后悔。”青云突然没落的看着我说:“难道我真的入魔了吗?”

    “

    青云愣了愣:“你怎么念起诗来了?”

    我叹了口气说:“在这种地方突然很想酸一下。”

    青云对我笑了一下:“过来看看,黑箱子里的东西。”

    “什么黄金?珠宝?玛瑙?玉石?翡翠?还是夜明珠?”我心里想这回发达了。

    “你想把它变成那些没用的东西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后不要后悔。”青云突然没落的看着我说:“难道我真的入魔了吗?”

    “

    青云愣了愣:“你怎么念起诗来了?”

    我叹了口气说:“在这种地方突然很想酸一下。”

    青云对我笑了一下:“过来看看,黑箱子里的东西。”

    “什么黄金?珠宝?玛瑙?玉石?翡翠?还是夜明珠?”我心里想这回发达了。

    “你想把它变成那些没用的东西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后不要后悔。”青云突然没落的看着我说:“难道我真的入魔了吗?”

    我心里有一种令我颓废的酸酸的熟悉的味道,但该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拥有我这样的经历。

    当有一天我睁开眼睛发现眼里的世界和心里的世界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时候,那内心的灵魂是不是也微微的扭曲了一下?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走向的是一个末路。

    我徘徊在黑暗中寻找那瞬间的光明,它在我手里闪动一下就消失了,我可以做的,可以保存的只有我自己的良心,别的我都无能为力,在某个黑暗的晚上我像一个孩子一样哭了一夜。

    微风吹过我的眼帘的时候,我骤然惊醒,拾起了那残碎的梦魇。

    看向天空的时候它还是那么的深蓝美丽,衬托的我更加觉得自己不干净起来,这让我惶恐。

    (收藏推举。快炸了,名次瞬息8名,哭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