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天魔八音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凤舞文学网--->

    “是男人都不应该忽视女子,尤其是妖媚放的女人。--凤-舞-文-学-网--因为美色从来都是陷井”这句话是一个教训。

    我看着暗夜下美人的,幽幽的叹了口气。“你是一个贵人,果然懂得魅惑男人,但是我不过是一个冤魂,你大可不必这样。”

    美玲轻轻的抬起眼睛说:“好吧,我就告诉你我的事,不过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看着她觉得这个女人眼睛很深。“我路过这里而已。”

    “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吗?”她看着我。

    “不信,你觉得你有别的选择吗?”我看着她。

    “你为什么不怕黑血?”我冷冷的问。

    “既然,你本事这么大为什么不猜一猜?”她扬着眉问。

    “我讨厌喜欢绕圈子的女人。”我把剑靠在她的脖子上。

    “是吗?”她在我的剑上涂了女人的污秽之物。之后我浑虚软。

    “好了,游戏结束了。”美玲把我封印在一个器皿里,埋进了黄土。

    这是我的失误,过去我真的太过于自以为是了。不过也许就是因为看起来不是那么聪明才被忽视了。强悍的对手不屑与我为敌吧。

    我在黑暗的盒子里,当我要冲出去的时候,八个鬼头拦住了我。我知道这是五鬼八卦符。专门对付成精的妖怪的,十分的厉害。不过大凡八卦都是虚实共在的。

    也就是说,这八个厉鬼有三个是不存在了。

    “天地玄黄,世道苍凉,劝尔归顺,与吾同道。唵米咹。”那些鬼发出了咒法。

    我心下一惊,觉得有一种脱离轩辕的感觉,心道:不好。上道了,灭天勾魂术。

    “临兵斗者接战列在前,诛邪。”这个是战神咒的一种,剑可以用的只有战神咒。要是我有个体,就不会害怕污秽之物。不过那个妖女,摸在我剑锋上的秽之物,这些符鬼也怕,因为他们也是有气无形的东西。

    好奇怪虽然忘记了一些前事,但是还记得一些奇怪的咒语,我在那个黑暗的虚空中看到那个叫哈雷的人。我记得他给过我一本叫做冥王咒的书,上面有冥王咒和战神咒。还有泣血咒。现在可用的只有战神咒了。

    那八个鬼魂都退到八卦方位的一角。今天是什么子。好像是庚戌。

    就是庚戌,河魁倒挂。水出东南。东南是生气之位。好,那就打东南。

    “排山倒海,斗转乾坤。诛邪。”果然东南的鬼是假的。剑气冲破了阵法,鬼魂冷冷地说:“你跑不了的。”

    我感觉到浑似乎充满了力量,剑之一物在于可以收藏能量。也就是说大凡神兵利器都可以吸收能量,简单说法术也是一种能量。

    能量是没有善恶之分的。如果我杀死了这八卦阵中的五鬼大概能量可以吸收不少,这样我就可以去杀死那个暗算我的女子。最好把她蹂躏致死。

    我突的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我什么时候也有这种魔了。过去我不曾这样。

    这些鬼魂突的又变成了八个,看来我错过了破阵的良机。那么这次生气的为止怕是不在巽位上了。

    不过我决定不急于破阵,我要吸收煞之气。

    所以在他们伸出白骨爪的时候,我冷笑了一声:“谢谢你,白莲圣母给我这么好的美餐。”

    我剑光闪动和森的鬼气交织在一起,弥漫了黄土下面的世界。

    我感觉我爆发了,疯狂了,愤怒了。--凤舞文学网--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字:杀,杀,杀。

    鬼凄厉的悲鸣着,和我的体交织在一起。黑压压的一片怨气。我只有往前冲杀,原来危急中不管什么样的人类,或者生灵在生死关头面前都是凶残的。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人生在世,有的是这种:不拼命就得丧命的时际。

    有时候你并不想要对方的命,可是,你要保住自己的命,恐怕就得要对方丧失命当然,真的用刀剑拳脚拼搏的时候,也许并不太多,但用智谋、诬陷、钱财、名权、利禄等方式转折使人全丧了活命机会,却在这世间时时都在发生着,常常都在发生着的。只不过,有时是在商场,有时是在政界,有人明着干,有人暗中来,有的人笑着出手,有人骂着出招,有的人打着正义的旗号、法统的招牌下其毒手而已。

    不过像我这样没事就和鬼打架的人怕是也不多。这个世界上在死亡的边缘,没有人会说我想死的。不管这个人在平里多么的牛气地说:我活腻了。

    到了最后都会拼命,这本来就是人的本能。我终于冲出了五鬼八卦阵,但是厉鬼在后面说:“你出不去的,你出不去的,没有东西可以从血塚里出去。”

    血塚?这个东西听过,就是恶鬼聚集的地方,好好好,我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此刻我上有一种暴躁的凶残的,这种嗜血的格我根本不曾有过。“这里面的不人不鬼的东西都给我滚出来,爷爷我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我嘶吼的声音自己都觉得惊悚,怎么我会有这样的声音,这不是我白夜该有的声音。

    “呵呵,你找什么急?我这不来了吗?”那声音好听至极。来的是一个美丽的红影。红色的飘带还有黑色的乌丝,像万道利刃一样穿过来,我觉得透不过气来,那幽香有一种让人迷乱昏昏睡的感觉。

    黑暗中我有一些无力,但是脑海里依旧斗志昂扬。但是一动也不能动。“横扫千军,万发归宗。”这是最后我能记住的战神咒了。

    “北斗轩辕,急急如律令。”我吼了一声,这时候就见一个银发紫眸的俊美男子出现了。

    “我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呵呵,你的确够笨,够平凡的,拿着上古神器轩辕,都可以输给一个会练尸油香的蹩脚女鬼。”

    这男人,不这男鬼虽然好像长得帅,可一副超级欠揍的样子。“蹩脚?你对付试试。”

    “好,我真的很开心?”他轻松的拿起轩辕一剑就刺穿了那个女鬼的子。闲闲的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琴说。“坐下,我教你天魔八音。”

    我看着他说:“老子,很忙懒得理你。”

    那白衣飘渺如仙的银发男子突的笑了:“呵呵,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呵呵。你也有如此天真。”

    我白愣了他一眼说:“你该不会有病,看上老子了吧,对不起老子不喜欢男人。”

    这家伙看上去和轩辕剑渊源不浅,估计是个正派角色。最好一生气滚蛋。我可没时间学什么天魔八音。

    我看着那个银发紫眸的男子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慢慢的渗透我的心灵。自从我失忆之后一直都把自己当成这个世界的旁观者。

    不管是明月,朱砂还是素问,她们离我很近,但是有很遥远。我随遇而安,但其实不是多么的洒脱。

    “我还是教你天魔八音吧,不然在这么下去你肯定过不了下面的关口。”他看着我好像没有生气的样子。

    “这天魔八音来自于五音十二律。分为角,徵,宫,羽,商还有天,地,人,三个虚音。可以催动天地风雷世间万物。有降魔除妖护的气功。”

    他淡淡地说,指尖滑动于琴弦,声音悦耳中带着一股强劲力量,我浑四肢百骸都被这个气流冲动着。在这个陌生的年代了里,我已经迷失了在自己,确切说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

    “专心一点,一定要气随心动。心随意走。”他淡淡地说似乎拥有奇怪的震慑力让人瞻仰甚至于屈从。只是我现在安静不下来。老天爷非要我这个平凡的人去完成那些不可完成的任务。然而没有人付给我任何代价,而我有不能逃脱。所以我选择一种近乎于颓废的认命。

    “你到底有什么疑惑,到底恐惧什么?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需要你去恐惧他,当你的恐惧开始你就输了一半。”他回眸看着我,那是一双生动而忧郁的眼睛,带着淡淡的清愁。本来这种眼睛不该属于一个男人,但是这生动温柔的眼睛里又充满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个地方本来就是很黑暗的,黑色笼罩了这个空间,我不在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剑,我本没来就没有过去没有将来,我唯一的记忆就是那留个可怕的血字,和一些根本与我无关的人的故事。我从头到尾都是旁观者。

    我不理他的话,也不在看他光圈中的眼睛。因为我根本对天魔八音,太阳静心术。三界真法。玄女神篇不感兴趣。我对当鬼王不感兴趣,对和萨普决斗不敢兴趣,对葬月不感兴趣。甚至对自己是否可以度过天魔劫不感兴趣。为什么会这样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应该不难理解吧。

    移位换一下思想,任何人都不会在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的子里对生活充满。

    “原来如此,这个哈雷还是这么决绝,和自以为是。”紫眸男子温和地说,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只是他理解什么?不理解什么?和我这个把自己都丢掉的人似乎也没什么关系,这个黄土下面的世界让我有了一种被埋葬的感觉,就是这样一霎那间人世间的仇似乎都与我无关了。

    “他不知道,一个人没有也会没有斗志的吗?”他淡淡地说似乎对我也似乎对另外某个人。

    “你这么说我,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帮你。”这时候有一个声音回答,远远的我感到了一种至寒的冰冷。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死亡的世界,这个世界是永恒的,永生的也是永灭的。我的脑海里是一个字“冥”也是我六个血字之一。

    我一直在茫茫人海的潮流中寻找自己,看到的却是别人看不到却与我无关的世界。夜色茫茫,苍穹深远,我乘风,漂流人间。就如同那种仿如隔世的感觉。

    “哈雷,你看现在的他,神魄已经留在了神界,根留在了冥界,只有一个心眼,看到的是与自己无关的世界,你要他去争什么?”紫眸男子怒视那远远的寒冷的光圈,光圈下有个男人的影子。

    这个影子突的一笑:“我喜欢看你惊慌失措的样子,天界最冷静睿智的武曲神君,变成了凡人也重要七俱全,五恨十伤不空,也不失为在乏味的永恒不灭的人生里的一个好的调味料。”

    紫眸男子冷冷地说:“都什么时候了?萨普就要复活了,就算葬月失败,那幻灵界里的九幽魔灵还是会照样出来的。因为它要复活了,带着无尽的仇恨。”

    “那又如何?如今神的能量不会低于它,而且凤神还在。”光圈中的人说。

    “你错了,凤神要死了。”紫眸男子突的说。光圈中的男人颤了一下。

    “不可能,怎么可能?它不是永恒不灭的吗?”光圈中的人问。

    “他答应过阳,要她复活,阳要复活只有凤神自杀留下的血液才能达到。”紫眸男子苦笑。

    “凤神明知道阳已经不是过去的阳,它除了仇恨就剩下邪恶了,为什么还要他她复活?”光圈中的人说。

    “因为凤神也很我们,也我们。因为我们他得到了永生,也因为我们他失去了阳。你忘了600万年前我和你在不拉多森林的那个晚上,你非要跟着我去那个永恒星系的区。我早告诉你不要跟着去。”紫眸男人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但是想到九娘的那个故事突的似乎有一些明白了,可是对于这些与我无关的人,我根本不感兴趣。

    “凤神说:我走以后,阳回来向你们追讨600万年的血债。到时候永恒星系里不再有生物。”光圈中的人说。

    “那他为什么在永恒星系爆炸那次不出手?”光圈中的人说。

    “那你以为那次爆炸是怎么来的?”紫眸男子幽幽的问。“他早就蓄谋已久,这次死亡就是要和阳一起合二为一,灭掉神界。”紫眸男子苦笑。

    “所以天帝和天后才会闭关修行,才会二次封神。那个消失已久的闪族已经有人从幻灵界出来了。如来这些年一直都苦心的用万佛金刚咒镇压者四内侵蚀佛的魔气。”紫眸男子说。

    “我也不过就是阻止末3000年而已,而且这3000年天斗繁星都要下界去历劫,天上除了时空之神外都要闭关修炼。你和天帝做对已经10万年了,刑天这次出世我希望你可以导他归顺天帝。五行之神也都闭关。留下的只有我们,司长人间。”紫眸男子说完。

    “可是昨天我还碰上炎上了。”光圈中的人说。

    “他早就不是火神,而是火魔了。最近天界很混乱,尤其是两次世界大战之后,不管是人间还是地心12界里到处都是披着神的外衣的魔徒。最近还出现了时空混乱。有未来的恐怖分子潜入西欧的军队中,想要毁灭地球。”紫眸男子苦笑了一下。又说:“天帝,只好让我和太阳凤阁来完成九个任务。于是太阳就把2016年的我带回来了。可是你为什么要消除他的记忆?”

    光圈中的人笑了:“我高兴,我喜欢把青云你变成一个笨蛋。让你自己去教导自己吧,看你会造就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紫眸男子苦笑:“哈雷,你明知道现在不是玩笑的时候。”

    光圈中的男人消失了,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了。我还在黄土之下,在这种地方任何秘密多我都是毫无意义的。我什么时候才能破土而出。

    自谋男子看着我:“你要尽快学会天魔八音,至于以后的事该明白的自然你就明白了。”

    “我讨厌迷局,我讨厌无知,我讨厌学习见鬼的天魔八音。”我怒吼,这一刻我想流泪,我茫然失措,我并不是一个强大的人,命运却把我一脚踢进了一个迷局外加战局之中。黑暗的地域陌生的时空,一个未知的未来把我带入了一个谜团中的深渊里,我宁愿回到过去那个地方,面对博物馆里的千年木乃伊,或者那些叫我魔主的会动会说话的丧尸僵尸,也比呆在黄土下面对这一个可能就是自己的人好受一些。

    那些已知的未知的人把我带入了一种混乱,这种混乱其实就是心的触动,我希望冲出重围后找到自己。

    可是往往当你什么都知道的时候,一切也就结束了,都就结束了。不管是惊涛骇浪,还是诡异莫测,到了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候,不过都是如此而已。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