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绝色妖姬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凤舞文学网--->

    我看见龙按上摆着一大堆的奏折,咸丰当时的面色红润,但是透着一种桃花红色。--凤舞文学网--这种对于金形的人来说犯克,是极为不吉利的。

    这说明过度,或者毒如体,可是为什么这皇城之内会有这煞之气。我进入了内阁,之后进入了安静宫。我看见传说中的慈安皇后,现在还是安静妃,她手里拿着一个欧式的手枪说:“我琢磨着弄个火枪营去打太平天国,我看他们还能刀枪不入不。”

    我细看一下那张飞扬的面孔上有一双机智精灵的大眼睛,面如桃花,修眉俊目甚是美貌。但是浑上下都是一种野,我心里说:这也太诡异了。

    这个静妃娘娘本来翘着二郎腿啃苹果,一句皇上驾到就把这位娘娘吓得立刻成了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

    “静妃,你对于乱匪立国有什么见解?”咸丰轻轻地问。这位娘娘说:“臣妾一介女子,怎么知道?不如问问恭亲王。”

    “玉容?不静轩小姐,从你进攻开始就开始躲,当小主的时候,天天的画个大红脸,戴一头的簪子,要不是半夜朕扮成侍卫,还真不知道静妃娘娘您的水这么深呢。”咸丰不冷不的说,之后看着静妃不小心遗落的手枪。

    突的坏坏的一笑:“你这丫头早就盘算好了?和恭王爷是一个心思。”

    静妃漠而不语。我跟着咸丰离开了这个地方。觉得煞之气近了。到底那个女鬼在哪里。本来咸丰批过折子是要找他的静妃或者兰贵人商量商量的,在咸丰的心里他的静妃是大智慧,她的兰妃是小聪明,但是总论国事,评天下风云他的静妃纵然是言辞犀利,机智过人。但是如论起琢磨个人,耍个手段那就不如兰贵人了。

    其实呢?咸丰常想,这兰贵人的心思在于谋权和他是相同的,而静妃呢?和奕昕一样不过是在其位谋其政罢了。

    所以呢,兰贵人的到的赏赐永远比安静妃多,可是她的地位咸丰从来没有打算提升过,倒是这位静妃,从来都是大清国的皇后人选。

    我随着他的思想,这个好色的皇帝并不知道他的命就要丧在一个女人手里了。当然我也是阻止不了的,因为穿越回去不过就是走个过场,该发生的依旧会发生的。

    这个时候突然打起了闪电,落下一个玉璧,上面是一个兰子,这个兰字正好是兰贵人的闺名。

    这个预示很不吉利,当年武则天加入唐宫,也就是因为一块玉璧被打入了冷宫,可是这块玉璧上还有一个静字。正是安静妃的封号,太后知道此事立刻就二话不说把兰贵人打入了冷宫,阻止咸丰立安静妃为后。该立他他拉美玲,这之前太后就得这个美玲很不顺眼,一脸的媚骨风,而且看上去体不好。

    我开始注意,也开始害怕,难道就是她了?我开始追踪这个奇怪的受宠的妃子。--凤舞文学网--就见她跪在一口枯井面前哭诉:“我,可怜的姐姐啊,你被那毒妇说是火凤凰,吞龙血玉,就这么让人活活吊死了。”

    我看着哭泣的女人,她从井里拉出一具腐臭的尸体,喃喃的说就是你这个老婆子吊死我的姐姐。之后就听见一个魂魄说:“姑娘,你让了我吧,娘娘你饶了我吧。”

    “放你不得,不过你若听话,我就放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美玲森的说:“来吧,享受美餐。”

    这时候飞过来萤火虫样的东西,黑暗下的皇宫显得特别的森恐怖,远远的看清了那个萤火虫的样子,虽是虫子,可是脸孔特别像一个女人的脸,这东西我只是在我老师的百妖千怪图上有记载,叫做美女娥,又叫嗜血蛾。面孔像个美女,但是专门用上特别的气味把人弄昏迷,之后用那樱桃小嘴一点点的把和心肝都吃了,剩下骨头和灵魂由主人享用。一般样这种东西的人或者妖怪都会下降头,或者玩儿蛊虫,或者养魂,或者本就不是人。

    这种东西外号会飞的食人鱼,很是难以对付。

    但是也不是不能对付,就我老师说这种东西害怕玄黄流火阵,只是这阵法布置起来很是复杂,硫磺,其数,槐根等等诸如此类39件东西一样不可少。

    与其说是阵不如说是一种可以流动的火。我现在这个样子只怕只有指望石达开了。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我在这里几乎度过了大家十年的光景,虽然我失去了记忆,却知道了我那师父和我的真正关系。这个从清朝过渡到民国的迷案,居然和后来凡尘中的我遇到的一些事是有关联的,其实灵异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和你有关。

    找到这诡异的美人娥,只怕离着真相也就不远了。我一定要找到这个圣母的真面目,这个华丽的皇宫原来是如此的肮脏。这美玲贵人又为什么会甘心以一个皇家贵人的份做一个死魔徒呢?

    至于魔鬼有很多种,死魔徒当然也有很多种。有自愿的,有非自愿的,还有玩儿邪的,不玩儿邪的,这个世界上蹊跷百怪的事多了去了,不找上你害怕,他就恐怖,晚上睡觉都觉得恐怖,早上喝一杯水都要害怕。

    但是,你不怕那就是遇上了输赢都可以各占一半的.暗夜下,一个漆黑的晚上,我看着那个妖丽绝伦的女子。她控制着食人蛾。突的冷冷地说:“何方妖怪现。”

    那些食人蛾本来在月光下吞噬那个腐烂的尸体。那个尸体内的鬼魂痛苦的嘶叫着,细看下去她被封印在一个戒指里,那个白乎乎的东西,不停地磕头:“姑,饶了我吧。”

    我扑向那个他他拉美玲,及看见那闪着诡异光芒的飞蛾扑了过来,那上的气脉的我透不过气来。那鬼魂说:“大仙,老婆子虽是个浑人,但是除了在宫里骄横跋扈一些外。也没办什么坏事,您放我去地府转个猫狗也比留在这戒指里好受。”

    此刻我浑被幽暗的火光包围着,好像置在渺渺茫茫的荒野中。好强的煞气,难道这些食人蛾也已经成妖?

    这时候那食人蛾的上发出了金黄的电芒,一闪一闪的如同闪电一般。我暗叫不好,隐隐约约的透着一种危机。

    我争鸣了一下,发出一种黑色的光芒,还有一种纯白的煞气,把整个天空都弄得大雾缭绕。

    黑压压的落下黑色的液体,有一种奇怪的让我该觉到晕眩的香味散发了出来。朦胧间笼着了这个地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食人蛾上的消魂香。

    我已经不是人了,所以躯并没有完全控制,那黑色的浓稠的液体又是什么?

    只见液体浓郁的滴在草地上,那些花草变成了黑色,不久就被腐蚀了。这时候,一个太监打着灯笼过来,细微的脚步声传来。

    只听惨叫一声,那太监居然就七孔流血而死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血,可是光是食人蛾这种东西,造成不了黑血,除非和另一种东西合二为一。

    那种东西,传说中只有在中缅交界的黑三角森林才有。名字叫闪电蜂,是蜜蜂和芒交配而成的产物,说起芒,这个世界上见过的不多,但是芒夜里发出的光芒,若是凡人看到会变成瞎子。

    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去抓芒,但是这些去抓芒的人,都是为了救人的,芒上的液体入药是可以解百毒的。

    这三种动物本都没有毒,但是合在一起那就是没要解药的剧毒,要解只要一个方法就是用鬼谷搜魂针反度12经络。从命门到天枢,这个又叫鬼门18针,阎王里抓活人。也就是说会这种针法的人,只要人死不够3天都能把你救活。但是有先决条件的,就是必须按张果老心经鬼和华佗13蔽的时间扎针,否则这人不但活不了,三魂气魄还会散开。

    至于这施针的方法一共有九九八十一种。可治天下不治之症。不过老师教的时候,我也就学了个七七八八。不过和我也不打算救这个太监。因为这些太监多半没什么好东西。这些黑血对于我好像反而有滋补的功效。

    不过吸了这些幽灵和黑血的煞气以后,我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那个美玲看着闪电蜂和食人蛾被我这把尖不尖,圆不圆只有鞘,没有柄的剑突然笑了。

    “原来,是剑魂,你到底要什么?人血祭祀吗?宫里死了都不会有人管的人多了去了。”她好像胆子很大,非但不怕反而有一种兴奋的材,配以妖媚绝伦的面孔让我有一种推到她的冲动。

    她的眼神温柔之极,轻轻的带着一种别样的故意材,就如同一个美丽的嗜血幽灵。

    我看着她说:“你好好一个皇家闺女,皇宫里的贵人,为什么要学邪术。”

    她说:“哈哈哈,说得好,说的好啊,那我告诉你,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贵女,我不过就是个下流娼和一个八旗子弟的孽种,我是该死的,为什么死的不是我而是姐姐。”

    我又犯了老毛病开始同这个蛇蝎美人。她向我抛了个媚眼,居然脱起了衣服,半躺在草地上,自己摸着自己。我背过脸,可是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不如,你就杀了我吧。免得我。啊。。在。。啊受罪。我的母亲本来就是啊。。八大胡同的一个娼。我生下来她就死了。。啊。。”她在雪白的上滑动着,做着无耻之事。确切说是男人都喜欢看的一个镜头。

    “你给我穿上衣服,要说什么就说。”我声音有些颤抖。她幽幽地说:“七岁前,我的生活还不如一个乞丐,我记得那时候没有人理我,虽然我是个格格,但是没人理我,住的是府里最破的院子,吃的是奴仆剩的饭,阿玛在科尔沁打仗,姐姐和大福晋跟着,那群女人根本不理我。”她的手还在摸自己,我看的两个眼睛都直了。

    她没有停继续幽幽的说,而我的眼睛里就剩下那张泛着桃花颜色的媒脸了。

    古话说的好,就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万恶之源。一点没错,美色当前一般男人,尤其是我这种色狼当然克制不住了,外加一个优美伤的故事就把我哄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不过经了这件事,我也长记了。于是暗算开始了。

    “我常常被一个人放在黑暗的屋子里,我的仆人小丫把阿玛赏我的东西都据为己有,七岁那年我阿玛回来了,我的生活才有所好转,那个侧福晋很滑头,她知道阿玛要回来了,就让厨房天天的大鱼大的喂养我,等阿玛回来,我很胖了,胖嘟嘟的所以也就没人怀疑她虐待我了。”

    美玲的样子更加的楚楚可怜。我轻轻的说:“不是后来生活已经好转了吗?为什么还要练邪术?”

    美玲跳了一下细密的水线长眉,那眉毛秀丽多,如同画中一般。在这个大清宫得的夜晚,美丽的贵人,美玲讲述着她的故事,可是最后呢?

    我的暴躁安奈住了。那黑气没有散我好奇地问:“你怎么不害怕这个毒气呢?”

    美玲那双桃花样的明眸闪动着,她颤了一下说:“你能变吗?能的话今晚我陪你好不好?”

    “要不然你去随便找个男人附,人家还是处子呢。”

    这种话你要是男人,你受不受得了,可是话说回来也许这就是个调虎离山之计。

    我冷冷地说:“你莫要发了,这一对我不管用的你为什么不怕这个毒药?”

    她羞答答地说:“我也是女人,我也需要安慰,你不要就不要了,我自己解决。”

    我不知道她向我施展的是一种媚术,只觉得她的声音和段极为的动人心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