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幽灵祭剑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凤舞文学网--->

    人生就是这样华华丽丽的来了,又会灰溜溜的走。--凤-舞-文-学-网--我们赶到四福村的时候,那里正在闹事,一群人围着一个木头庄子,木头庄子上绑着几个孩子。

    石达开走过去问:“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回过脸,脸上都是黑乎乎的油彩,居然用眼睛瞪着他说:“滚,这里不欢迎外乡人。”

    石达开看着他说:“我是四牛的儿子,不是外乡人。”

    那人就说:“快点拜圣母,不然会招灾的。”他的语调很森。树上飞着几只鸟,这种鸟也是乌鸦,不过是白色的乌鸦,这种乌鸦不吃,但是大凡有人冤死,它就会出来吊魂。

    石达开就说:“好的,只是不知道圣母在哪里?”

    那人看过来神森变成奇怪的呆滞说:“嘘,圣母无处不在。不要胡言乱语。”

    我看着石达开,这丫的也会装孙子。就真的和这群农民一起跪下了。

    就见一群人站在那里,先是一个带着佛头面具的人走过来,材高大拔,但是有一种似曾相识。我看着他点香,4根香,这不是请神的,是专门请鬼的。也许外行人看不出来但是我确实明白的。

    石达开对我说:“我的道术学的不怎么样,你等一会儿看见那圣母来了就出鞘,用你的剑光闪她一下子就行。”

    其实捉妖拿鬼不是武侠方士和鬼怪的打斗,毕竟不是比武。不管是鬼魄十八针还是寻龙除邪式,或者天罡阵都是要快准狠的,尤其是如果不是鬼捉你,而是你捉鬼的话,什么阵法都是瞎掰,具体条件只能具体对待,毕竟这是有形之物和无形之物的对决。

    我点头,看来我灵魂附在的物件是个神物,不是鬼器这样我也就放心了。但是也说明那个梦不是梦了。而是一个预言。我突的浑发冷,呼吸有一点困难,不过我不可能有冷的感觉,因为我是一把剑。

    石达开好像很兴奋的样子说:“圣母,出现了吗?”

    那个要他拜圣母的人,突的说:“这里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圣母。”

    鬼附,不过这些人为什么不怀疑是鬼附呢?石达开就随着膜拜的队伍膜拜。那些人全都是一白衣,男的一定是涂黑了脸,女的就是打扮得花枝招展。

    一会儿一个美丽的女子飞上了莲花座:“如来教我度众生,我以莲花结万苦。”

    之后一群人说:“圣母万岁,圣母万岁。。”我就听石达开说:“快过去。”

    我飞过去的时候,有一种遥遥坠的感觉。一道光闪出,黑色的煞气和白色的剑光,交织在一起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快如闪电,我的口剧痛,争鸣了一声化作了一股白气,头昏昏的。那个高大的人影的脸我算是看见了,骷髅居然是一个用灰布包裹的骷髅。

    我已经虚软的趴在地上,景诡异至极,那骷髅突的一笑说:“青云,咱们有见面了。”

    我在一回头,那些膜拜的人全都昏过去了。我在一看这些没化妆的人脸上全都有一股子青气,只怕都命不久矣。

    “这些人都是信奉膜拜你们的,你们为什么还要如此狠毒?”

    那骷髅虽然长得难看,错,要以骷髅论之,这位也是个骷髅帅哥。“他们是崇拜我吗?它们是崇拜金钱,美色,,这些神要看天命方可给他们,鬼则不用,只不过和魔鬼交易的代价就是生命或者灵魂。--凤-舞-文-学-网--”

    我看着他肩膀上的蜥蜴,那蜥蜴比普通的打了几倍,一双褐色的眼睛散发着残忍的光芒,突的伸出舌头,那被惊吓的说不出话来的男孩的,一只眼睛就血淋淋的进入了那蜥蜴的嘴里。我想要阻止却被那骷髅硬生生的抓住了剑鞘。

    “你还是老毛病,想不想知道如何增加功力打败我,告诉你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杀几个人,你的小太阳我带走了,听好了,人回过去,逆转时空一个小时安10年光景算,你要是在240年内找不到玄天镜的主人,做法让你回去,那你就永远呆在这里吧,直到葬月之后,地球消失,或人类消失。”

    我看着他说:“人类消失对你有什么好处?”

    “哈哈哈,也没什么好处,但是没有幻东帝国和伊甸王朝的孽缘,就不会有永恒国度,不会有克洛伊和米摩休斯的仇恨,也就不会有血石诅咒,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人类才有资格留下,但是魔经上的话也是不可改变的命运。”骷髅深深的说。

    又绕回岛上的谜团,我到底是谁?我奋力的反抗却被那个重新带上佛祖面具的骷髅,漫不经心的扔在地上。他很温和地说:“就算这次,萨维回来,真的让魔徒都披着和尚,圣人的面具把世界毁灭了,你还是可以回复星体的,因为你不是我们的敌人,只是你选错了方向而已。”

    魔之魅力,在于蛊惑人心。这是魔徒惯用的招数了。

    那些灵扑过来说:“陛下,我们等你3000年了.”那剑光开始强烈了,四周都被光芒照耀,淡淡的染上一层黑气。我觉得浑充满了力量,可是他们却在消亡。

    “不要,住手,听见没有。”我觉得很难受,虽然我不是一个好人,有时候也会做坏事,可是看着这些飞蛾扑火一样跑来救我的幽灵,心里酸涩感动的很。

    但是无力阻止,我不想自己的强大建立在别人的牺牲上,虽然有人说,有时候成功意味着出卖和残杀。但是我不喜欢这定律,如果人生的定律就是蚕食,那我宁可不做人。

    读秋,孔子讲仁,后人其实理解错了,孔子说的仁根本就不是仁慈,而是阳,就是对众生当杀则杀,当放则放。

    而这些黑暗下面的幽灵,这些被人称做鬼鱼的吃人狂,如今却在救我,我内心中是百味陈杂。我轻轻的说:“够了,你们何苦如此,在我眼里,你们都是妖孽,我根本不会感激你们。”我冷酷的说。

    我这人很混蛋,越是心复杂的时候越会假装冷酷。而对于漠不关心的人反而亲切温和。这个世界上就是有我这种无耻之辈,我承认我虚伪,我只希望他们快点离开,有时候有些妖魔鬼怪比人单纯。比人对我更好,于是我的世界观有种颠覆的感觉,每一次这种颠覆都会打乱我的世界。

    我看着那些幽灵,想着他们利用的音色勾人魂魄的事,还有他们为我而死的壮举,一时间混乱起来,加入你的朋友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坏人,你又会如何,这时候我彻底的颠覆,内心蠢蠢动。

    那些幽灵温柔的声音想起说:“那个骷髅大哥,叫做天魔还血煞,是你原的朋友。你要记住得饶人处且饶人。要不然尊上,在上界时已经对你有所忌惮,本来你分属上神,尊上却已补天为由,让你几局于紫薇星下,目的显而易见。”

    我不予回答,因为我没资格回答,我既不是他们说的哈罕族首领青云,也不是北斗天体中的武曲。我只是一个失意的人,那六个血字和白夜的份我都有所怀疑。但是我必须找到白莲圣母的藏之地,这个专门用青滴子害人的女鬼,我一定要杀死她。

    于是我四处的寻找居然发现那煞之气来自于乾隆和嘉庆的墓之内。我不由的惊呆了,难道这个女鬼强大到可以漠视天龙真气的地步?

    我开始害怕了,宏伟的紫城,在那红墙绿瓦之内,自古就有很多冤魂,那里从来就是最肮脏也最富丽堂皇的地方。那里时代都埋葬着不少忠臣孝子,红颜美人的骷髅。

    我飞了进去,才发现这个轩辕剑是虚实公用的。居然可以让眼凡胎看不见,还能穿墙越户。我慢慢的潜了进去,乾清宫现在咸丰皇帝还在批阅奏折。

    说实话咸丰刚刚登基是想要有一番作为的。

    祟祯的私生活颇为严肃,咸丰是好色之徒。然而崇祯多疑轻杀,咸丰则不疑不杀。作为一个皇帝,好色只是小毛病,多疑轻杀便是绝症。

    咸丰即位之时道光三十年,年纪仅有二十。洪秀全在当时,是三十八岁。大清帝国与太平天国之间的战争,实际上也是咸丰与洪秀全两人之间的拳赛。一个二十岁的孩子,与三十八岁的成年人比武,不是容易的事。

    咸丰有庞大的领上,众多的人口,比较丰富的兵力与财力,诚然占很大便宜。但是,一切需要他决定,决定稍有错误,就一定逃避不了后果。他生长深宫,毫无行政经验与作战经验,面临太平军这样的巨敌,委实难以应付。

    帮手,他有,却太多。满朝的文武,各省的总督、巡抚、市政使、按察使、知府、知县、提督、总兵、副将、参将,都是他的帮手。在这些人之中,谁好?谁不好?谁可靠?谁不可靠?

    倘若是汉朝初年,问题就很简单。当皇帝的只消物色一个好丞相,把所有的噜苏事付托给他,自己垂拱而治。

    清朝自从雍正以来不仅没有丞相,而且连沿袭自明朝的内阁制度也名存实亡。全部政务,尤其是军事,要皇帝自己处理。所谓军机大臣,实际上仅是侍候皇帝的秘书而已。

    太平军初起之时,咸丰只晓得起用林则徐。他记得,当他岁的时候,林则徐对付英国人颇有办法。无奈现在林则徐已老,到不了广西,就在中途病死。

    这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穆彰阿告诉过他,说:“不知道林则徐能不能去呢?”当时,他很气,认为穆彰阿始终与林则徐为敌,是甘心媚外的卖国贼,就把穆彰阿革去本兼各职,永不叙用。同时,也惩办经手签订《南京条约》的耆英,说耆英是“无耻无能”。

    林则徐既死,咸丰想到了李星沅。这李星沅在云贵总督任上,平定过小规模的回民起义;又在两江总督任上,捕捉过若干私盐贩子。

    然而,李星沅当钦差大臣却不够料,指挥不动巡抚周天爵与提督向荣,化除不了周、向二人之间的意见,打不下太平军。

    咸丰因此又就近在军机大臣之中,选出了蒙古人赛尚阿,赛尚阿训练京城新设的“枪队”成绩不坏。

    其实,赛尚阿的本事,只不过是训练“枪队”,使得枪队在阅兵典礼中步伐整齐而已。他虽则有蒙古血统,却极怕打仗,也从来不曾打过一仗,如何可以当统帅呢?

    咸丰先叫赛尚阿扼守湖南;其后同说李星沅病死,叫他进军广西。他进了广西,只敢住在省城桂林,离开战场永安州很远。过了一些时候,因为咸丰得紧,他才硬着头皮,到永安州“督师”,却又不听乌兰泰的忠告,任由向荣在永安州外围留下一个缺口,结果是大局糜烂到几乎不可收抬。

    向荣已有应死之罪,总算比太平军抢先一步赶到桂林,把桂林保全下来,功罪勉强可以相抵。太平军冲进湖南以后,这向荣又竟然能够尾追太平军直到长沙,间接帮助了骆秉章等人守住长沙。咸丰正苦于找不到一个可以替代赛尚阿的人,于是又看中了向荣,叫他当钦差大臣。

    向荣当一个提督材料尚嫌不够,当起总绾全局的钦差大臣来,可谓笑话。向荣的一伎俩,只是尾追二字:由广西追到湖南,追到湖北,追到南京。到了南京,在孝陵卫扎下“江南大营”,对太平军采取监视态度,不敢进攻。

    咸丰在咸丰二年于向荣之外加设一个钦差大臣,扼守河南。人选呢,他想起了琦善。怎么会想起这么一个人来呢?大概是于追怀林则徐之余而联想到的罢。琦善与林则徐在鸦片战争期间先后充任过钦差大臣虽则两人的作风迥不相同。

    琦善的唯一资格,也就是当过钦差大臣而已。论军事知识与胆量,他不仅比不了向荣,也比不了赛尚阿。他在河南,坐视武汉被太平军占领而不去救;到了江苏,扎一个“江北大营”于扬州郊外的宝塔山及司徒庙,静候太平军放弃扬州而奏报克服扬州,静候太平军放弃仪征而奏报克服仪征。静候到咸丰四年秋天,寿终。

    我们很难责备咸丰,说他无知人之明。他接触不到人才,如何去知?他自己不是人才,即使接触到了人才,也知不了。

    在了解咸丰以后,我们反而不能不欣赏他之优容曾国藩了。曾国藩以一个丁忧的侍郎,奉命帮办团练,在家乡招兵买马,形成一大势力。祁雋藻告诉咸丰,说:“曾国藩虽则当过侍郎,现在只是一个平民;以平民的份而能有如此的号召力,不是国家之福。”咸丰听了很动容,但仍旧让曾国藩继续放手做下去,一直做到变成力量最大的统兵官,把清朝的命运掌握在手。

    咸丰对于江忠源、骆秉章、胡林翼几个他素未谋面的人,也颇能深信不疑,一心倚畀。诚然这几人之忠于清朝,有事实上的表现,咸丰应该相信他们。然而当皇帝的,也有听谗言的机会与提防忠臣的特权。咸丰对江忠源等人始终如一,在一般皇帝之中不能不算是差强人意的了。

    而且,他不杀赛尚阿,甚至不杀一再弃城逃往上海租界的何桂清何桂清于咸丰死后被斩,这的确是太软了一点,却也有安定“官心”的好处。

    说起来这个帝王虽然被后世说其懦弱,大抵上也是有几分本事的。至少比道光帝要强。唯一的败笔,就是太过精于乾隆和上古至今的那些帝王们玩惯了的游戏党政,利用慈禧太后和恭亲王制衡八大朝臣,在用八大朝臣制衡两宫听政。我一开始以为慈安太后就是个花瓶,漂亮则漂亮大抵上没什么本事,但是呢?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