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无形穿越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凤舞文学网--->

    “闹剧终于还是开始了,主角这回是我”

    “我和土狗遇上了谭嗣同的那天晚上是我第二次见幽池。--凤-舞-文-学-网--还是在一个黑乎乎方形的东西里,这一次我摸不到任何东西,包括我自己的体。我有些害怕,但是不是特别怕了,因为我曾经多次看到自己脱离体,她又一次和我换魂,倒是和换魂不一样,绝对是不一样的。”

    “端王爷一惊:换魂?”

    “福晋说:对,幽池要干一件惊天的大事。那个时候我很害怕幽池。幽池要杀的第二个人就是谭嗣同,因为他也是北斗星宿之一。幽池其实最想杀得是曾国藩。但是一直都没有成功,这个人太谨慎了。”

    “端王爷看着福晋:你,还和那个女鬼来往吗?”

    “福晋说:当然来往了,不然我怎么会纵拥三德子让你吸食鸦片。”

    “端王爷大惊失色:你?那三德子的偷窃呢?还有他是假太监的事也是你让贞儿知道的。”

    “福晋说:是的,王爷本来我一辈子都不会说这些事,但是死到临头我也必须说明白了。”

    我看着天色,阳光还很灿烂,她们似乎还想要听下去,可是我有些不敢讲下去了。但是思想却不由的跟着流动。

    明月突的说:“后来怎么了?”

    我说:“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我想起来就背心发凉。你们要听全部的那就的从心解读一遍,不然我记不住那么多。这件事和七星社有很大的关系,福晋也是一个魔徒,不过我不知道幽池为什么没有让福晋为她做任何事?”

    素问眼神中透出一点点忧郁说:“你知道的,你回想一下你是知道的,只是你没有在意,你忘了在欢乐谷九娘给了你几件东西。我说过很多次了,战局还未开始必须未雨绸缪。”

    于是我们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离开结界,那个结界让我叹为观止,居然只有大拇指那么大小的狐狸,眼睛很亮。毛色雪白。它镶嵌在一个金色的指环上。

    这是上海郊区附近的一个坟场,空气很清新,但是我感觉到很深的怨气。这时候一个打着油纸伞的女人推开了男子的手说:“你放开我。”

    “素素,我不会放开了,前生已经错过,你还记得断桥残雪吗?那些人都写错了。”男子幽幽的说。

    我惊住了,这个男子我似乎是认识的。男子却说:“孤山之路到此而断,前生愿不可决断。”

    “悠然漫步西湖边,碧波如镜柳如烟。旧断桥在眼前,不见白蛇与许仙。”女子回眸一笑说:“以后相近不如不见。”

    那男子是个穿休闲装气度文雅的年轻人,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这个人是谁呢?

    “他是唐毅。你不记得了,他曾经还是你的敌。”朱砂缓缓地抬起了头,眼神中有一种忧郁的亮色。

    我忘了过去,这里不是西湖,这里就是个树林茂密的坟场。女子白衣如雪,白色的丝绒毛衣下是纯白的荷叶裙,虽然只看到背影但是依旧给人飘渺如仙的美丽。

    “看什么看?”晴萱踢了我一脚,那艳无论的脸上那双媚眼勾魂摄魄。我微微的苦笑说:“这世间美女多得是,难道我看一眼就要挨一脚,而且我又不会有什么关系。”

    “你错了,你和她有关系,而且关系不浅,只不过今生的缘分不多。--凤舞文学网--”素问一笑。

    和一群神秘莫测的女人呆在一起,外加上自己失忆一切都很混乱。这时候这些美人看向我。而我已经看着这对男女。

    男人抓住女人的手说:“除非我死不然绝对不会在离开你。”

    “我记得当年你说只韩冰一个人,如今不是也说变就变了?”女子幽幽的说带着几分嘲讽。

    “韩冰过去喜欢白夜,后来加个卓云帆,后来卓云帆不知去向,她本来生了两个儿子,一个是十七年前,一个是七年前,韩冰是个苦命的女人,也许这就是自古红颜多薄命了。”

    男子苦笑说:“可是我见到你以后,就在做奇怪的梦魇。一个幼时就在眼前冲刷留下的梦魇痕迹。”

    女子突的说:“我要你上我,之后甩掉你,我们的游戏就到此结束了,你要是不知道回头是岸。肯定是要倒霉的。”

    我心里已经这女人看上去飘渺如仙居然是90年后出现的女色狼,专门钓帅哥,吃干抹净逃跑。我更好奇了,我还没见过这么劲爆的女人,不知为什么好象有见过。

    “那你成功了,只是你走不了了。”男子抱住女人轻轻的说。

    女人推开了他,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东西,我不高兴可是会杀人的。”

    男人说:“那你就杀了我吧。”

    我看着远远的,女子伸出尖利的爪子。那爪子上没有毛,我走了过去抓住了那个巨大的爪子。表皮很光滑,有不突出的鳞片,我也够绝的这种满应该惊悚恐怖的时候,我居然在欣赏妖精上的鳞片。

    “你不想活了,多管闲事。”那女人转过脸一半美丽无邪,另一半眼睛是血红的,上面包裹着血丝网,还有银白的鳞片。它是一条蛇精。我不记得1800年以后还有可变的蛇精,我记得白素贞好像是最后一个成为人形,可以活动于人间的蛇精。

    那女子一惊问:“你是谁?”

    声音是很好听的,只是那半面血脸看上去惊悚至极。“我是阳师白夜。”

    “阳师?你也算阳师?我说鬼王下素贞虽然没有找你入伙,可是你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

    她吐出数个火球,我用骷髅魔杖抵挡,可惜这三昧真火不是凡间之物,还是像我扑了过来。碰上我手上那个小巧的晶石,突然反噬那个白娘子。只见她捂着脸尖叫:“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

    我才回过神,铺天盖地的洪水袭击过来,这蛇妖的法术真的是很厉害。可是她的水全都流进素问平常用来当装饰品的翡翠葫芦里了。

    她拔剑袭击过来,就像一抹光一样迅速。就听见骷髅魔杖和剑的碰撞声,我根本来不及反映,运气太阳静气功,可惜这神功是天道,这骷髅手杖是魔道之物,两种法术冲撞虽然让那蛇精吐了口血逃之夭夭,可是我也浑晕眩,就在晴萱要追过去的时候,素问突的拦住她。

    “你要知道白素贞被关在雷峰塔的地下300米内的慈航金钵里快800年了,雷峰塔倒了她都没出来,如今却出来了,加上她那个前世,你觉得会是偶然吗?”素问那双明净靓丽的眼睛里都是动人的光彩。

    晴萱看着我,我的头突的一沉。坠入了另一个梦魇,梦里我是一把剑,它的名字就叫轩辕。

    我看到的正是一副真实的画面,画面里的女孩子只有六七岁的样子,我以为是玉贞真谁知是她的母亲,叶赫那拉淑宁。她的父亲是大清国的威武将军。母亲是个汉族女子,她的母亲是一个川剧名角的女儿。

    楚天阔水云之外,三弄萧声饶过青山翠眉,自水中亭传来。

    隐在心头的秘密,在光十里中埋沉,壮志凌云已成空,莫笑,兀自在夕阳中等待。时光的隧道闭合,匆匆的岁月留下记忆的苍白,剩下芳踪何处觅,花之光影,秋之果实,多少芬芳在沾满指尖的霎那便已瞬间老去。而油菜花开在山野,映着麦子的颜色,绿与黄便皆在流年中徘徊。那场淋湿眼睫的细雨,飘成哀,一次新生,停止之后又归来,于是陷入盲肠的语言,却无法再说的出来。

    我就这样死了,从皇宫逃出来跳进田野里的小溪中。我为什么就这么死了?这时候就看见远处有个拿着酒葫芦的那人。年岁也就50出头。很黑很瘦,胡子杂乱,眼睛里有些没落。“你没有死,过一段时间我会送你会去的,武曲。”

    “你是谁?”我即便见过了很多怪事。那人呆了一下说:“叔,我无力回天,我回来本来是救苍生和你的,可是我却教化世人反而被利用了。”

    我惊愕的看着他,这个世界上叫我叔的只有杨浩然一个人。“你是浩然?”

    “我也叫土鳖,你也可以叫我石达开。我一心想破坏世界大战,可是却弄巧成拙,明明知道天命所归,就算用尽一切办法也无可改变,可是我自视过高了。洪秀全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那人看着我。我比他还迷茫。于是也就不敢接话。

    “叔,你说我还要垂死挣扎吗?”他说。可是我看年历这不是太平天国灭亡的时候,反而是兴起的时候。

    “洪秀全的子还没到。”我说。

    “可是他已经变了,要当大德天子,要给别人封王,他真的是愚蠢的很。我劝了很多次,可是他根本就听不进去。”石达开恨恨地说。

    我心里想,我说大哥你太有意思了,你们太平天国反清管我什么事,再过几天危机就要降临了,我还不知道如何逃脱死亡呢。可是这家伙说自己是小鬼杨浩然也太扯淡了。

    “可是我也没办法,你快点送我回去,我还有事呢。”

    我看着他说。心里想要是在这里回不去了,那就不妙了。其实就我本人而言并不在乎,自己是什么,存在于哪个空间内,但是我舍不得她们还有就是,如果我不在谁来终结葬月,还有好多不明白也放不下的东西。

    “叔,可能洪秀全也是种子,可是我找不到他入魔的迹象。”石达开说。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问:“你何时让我回去。”

    “叔,你第一眼看见的是什么?在什么地方苏醒的?”他问。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还从一个人变成了一把剑,我哪有空看自己在哪里?

    “好像是什么德威将军府。”我淡淡的回答。

    心里琢磨着不会有和我有什么关系吧。自从失忆之后我觉得我不是我了。一群人都叫我鬼王,一群美女说是我老婆。边还一群貌似忠诚的臣子,都是法力强大的妖怪,按理讲我不应该是人类。可是偏偏我又是个人,这还不算,有人叫我张蒙,有人叫我白夜。这也就算了。我醒过来的那天有个美女来看过我,外国美女,上来就狠狠地吻我,我本来正美呢?

    谁知道这位姑姑拔了我的氧气罐,后来我有些迷糊又来了一个女人,她看见我突的就幽幽地说:“你果然就失忆了,我痛苦了那么就才决定永远和你在一起,可是你却把我忘了。”

    那是一个烫着大波浪,一个黑色墨镜遮盖了整个面孔的女人。这女的更绝给我插上氧气之后上去就给那外国美女一个耳光。“莉娜,你不是说不报仇了吗?”

    女孩一说倾城忧郁的大眼睛看着那个材火辣,五官,算了,那种头发墨镜遮盖了脸孔的80%的女人谁知道长成什么样子?

    “我不是报仇,我要带他走,他本来就不属于人间。”女孩张开了嘴,森的獠牙,不过也不如何可怕,不过那绿色的瞳孔变成血红就没什么美感了。

    外国鬼女已经把那个黑色墨镜的女子摁住说:“不来,不想杀你,但是怕是不行了。。”

    那场景明明不怎么吓人,可是我心痛,奋力的站了起来说:“不要,杀人。”

    之后素问就穿墙进来了,说实话我没见过这种美丽无双,清丽高贵,风姿不凡的女子。她算是第一个我边出现的温柔阳光。

    只不过只有在我陷入困境的时候,素问才会表现她的母,而且我没碰过她除了手之外的地方。每一次,我想去接近这个自称我前世妻子的人,她就四两拨千斤的对我说:“,是恒古不变的魔障,叫我用心去她。”

    我就看着那神圣不可侵犯的脸孔灰溜溜的出来了。

    而后呢,怪事连连发生,我惊魂未定,自然就没什么功夫去想着当野兽了。实际上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凡有美女说是我老婆,我都会默认的,对了,兄弟是默认,不是接受。

    “将军府?叔,你看到了什么?”他问。

    我那记得,你要是突的从一个人变成了一个物件,你啥滋味,还有空看风景,早吓得尖叫了,不过我算是见鬼不怪奇怪自败了。

    于是随口说:“看见一个穿旗袍的小女孩在踢毽子。”

    “叔,你能不能去帮我看看那些死魔徒都是谁?”石达开说:“还有没有下降头的。”

    “你搞清楚好不好?死魔徒不是巫师,也不是巫蛊师,他们除了供奉魔鬼外根本不练邪术,怎么找?”我的看着他发起了小孩脾气,我这人除了喜欢在美女和生人面前逞英雄外,个里有一些童真。

    他一笑:“你是不大岁数的叔?”

    “你问我?你不知道我是几岁的白夜吗?”我心里多了个念头,这小子混蛋想把我当家鬼使唤,看我怎么捉弄你,爷,可不是见鬼,爷是鬼王,是鬼王,爷不是鬼。我心里突的有些低落。谁,都会低落的。突然想到一个故事,却说有八哥很凶悍,好斗,把它和斗鸡放一起,斗鸡都会没毛,于是有一天主人怒了,就把它和一只秃鹫关在一个笼子里了,八哥自知不是秃鹫的对手,但是为了活命还是和秃鹫打架,每一次都被秃鹫咬的遍体鳞伤,但是有一天八哥趁秃鹫睡着了把秃鹫给咬死了,之后这只秃毛的八哥说:老子,不穿盔甲也照样弄死你。

    我从做了鬼王就有当好斗八哥的感觉了,实际上八哥不斗,关键是主人缺德,非要把它和斗鸡放在一起,斗鸡好斗啊,八哥也没办法,只好也斗了,可笑的是这次我这只八哥遇上的可能不是秃鹫而是老鹰了,那又如何,老子脱光毛也咬死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