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活动结界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黑罂粟J 书名:阴阳师笔记
    <---凤舞文学网--->

    “我的诡异经历开始了”

    慢慢的消失于这个真实的空间,消失的只是一种感觉,人最大的痛苦就是与己为敌,反过来说谁也逃不过这样的悲哀。--凤-舞-文-学-网--很想轻松快乐起来,但是却生活在这个让我觉得悲凉的世界。看着茶几上的花生,命运会把我抛弃到哪里。鬼王不过就是个虚拟的名字,我其实只想做一个平凡的人而不是现在这种人群中的妖怪。

    我看着车的前车灯前面的镜子,眼睛看到的是那喧嚣的马路,马路上的汽车来回行驶着,街道上的人流看起来拥挤忙碌。我似乎已经离开了这个喧嚣的马路,灵魂游于那个慈宁宫里。

    这个温暖的上午,我在诉说冰点的故事:“第一个拥有这个玉如意的人就是一个女人,也就是沉鱼落雁中的西施。她本是一个越国将军的女儿。自幼没有生惯养,而是在山中和母亲一起生活,因为那个时候吴越之地战乱太多,夫礁之战就打了很多次。也没有结果只是增加了仇恨。至于当时的过程早已化成云烟了。”

    “等你拿到那对玉如意就会知道那不是云烟。”素问突的说。“你知道那玉如意的事?”我从来就没有想过玉如意和我有关,可是我也已经习惯于所有眼睛看到的东西不一定是真的。心里想的事不一定是对的。

    “过去玉如意的故事毕竟已经过去了,到了玉贞手里这是第八代了。慈禧就是这个玉如意的第七代主人。玉贞当时也是不知道的,等她知道也是慈禧死前的时候。那天玉贞被接回慈宁宫已经是傍晚,通过太医院的时候看见那个叫做寒秋阁的院子里有一个旗杆,旗杆上飞着一群乌鸦。天空很晴朗,但是玉贞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我说玉贞当年3岁,是按照现在的公历算的,如果按老辈子的旧历那么应该说是五岁,越是高门大户的孩子就越是早熟,父母会教导这些的。因为一句话会把人害死,所以玉贞一出门就收起了平的顽劣子,别的也不会说,只会说:贞儿记住了。”

    “可是这次装疯的确是一时冲动,大抵上女人和男人绝对是不一样的,要说耐力和恒心女人只比男人好,不会比男人差,只是她们都需要安全,哪怕是个安全的谎言。但是慈禧给玉贞这个带着血腥的玉扳指的原因就是让她知道伴君如伴虎,有时候阿谀逢迎也不一定管用,还有君王的特就是独裁。你没有说话的权利,你要达到你的目的先要猜透主子的心。这一点玉贞不是不明白,只是当时那满屋子的珠宝、玉器、首饰、古玩已经完全提不起玉贞的兴趣,因为她的父母告诉她再珍贵的珠宝也不及命来得重要。”

    这时候沈梦琳已经拿着车钥匙出来,我在一回头她们上的衣服全都成了时下流行的季服装,我苦苦一笑,现在我已经对这种变形术麻木了,不管多怪异的东西见多了也就麻木了。--凤舞文学网--

    她们都没有打断我的故事,其实这也不是故事而是一个曾经走过的流年。只是主角不是我而已,我说的是一个已经被我杀死的鬼魂的人生轨迹。我这一生到了39岁手上已经染满了血。虽然我已经几乎忘记了自己是谁,但是我可以记忆到血,满手的血,尸体,灾难。

    于是我已经从糊弄她们,哄她们说故事的感觉里跳入了那个曾经走过的流年,人的六只眼睛,天眼看到的是神,鬼眼看到的是鬼做人的时候的样子,妖眼看到的是妖怪变的样子。其实都市里的妖怪很多,但是也不一定就会害人,很多都是抱着希望能被人类认可而留在人间的。而心眼看到的不是事物的形态而至状态,或者说是一种感觉,读心术就是心眼的没有被完全发挥时的一种状态。这种状态等于一种清晰的朦胧。这种朦胧的感觉会随着意境的挥发渐渐的变得清晰。

    我有一种感觉和读心术不太一样,就是我可以解读死物,它曾经属于谁,走过了什么样的经历。于是导致我在生活中成了一个旁观者。

    “可是慈禧却对她说:哀家,最近这里太安静了,你就留下吧。那个时候玉贞就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叫伴君如伴虎,这正是慈禧要玉贞知道的。那天晚上玉贞就留在慈宁宫内。慈禧输完头悄悄的告诉玉贞:其实哀家知道你没有疯,可是哀家要是不让胡太医给你治病,那么哀家就得治你阿玛和额娘的罪,不然这台下的一双双眼睛看着呢?”我淡淡的说。

    突的右眼又跳了一下,车子不对。可是来不及了,梦琳已经打开了油门,车子上挡突的,咔嚓一声,一股焦烟冒了出来。车门打不开,车子来回晃悠。“糟糕,被人动了手脚。”我使劲踹开了门,玻璃扎在手上,来不及管她匆匆的说:"快,跳车。”那车子就这样爆炸了。晴萱一笑:“傻子,我们不怕这个的。”我已经置在一个结界里。

    这是一个黑洞洞的暗室,我奇怪的看着这个地方。晴萱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个亮了就看到四周有几个铺着老虎皮的椅子。“等着,你救人,早晚了。原来你这么关心我。”其实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手里拉的是谁。

    不过现在如果说出来,就如同此地无银三百两,让她以为我已经到口是心非的地步。或者让她知道我根本不是很在乎她,那么我就很难在驾驭这个晴萱,于是对她一笑:“我本来就很在乎你。”她突的留下了眼泪:“好一个,青云,好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青云,好一个冷血冷静的青云,好一个大的青云。”

    算不上吧?我,绝对算不上喜怒不形于色,如果真要怪什么的话,就怪命运。命运是场水深火的角逐。我看着那个爆炸了的车子,从黑洞洞的结界的空隙里看到一个人。他突的尖叫了一生:“四楼上的住的果然不是人,是鬼是鬼?难道无缘无故消失的人与他们有关。”这时候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说:“还用问,本来一个那么漂亮的女人已经很难找了,何况是很多。”

    那个眼睛里充满红色血丝的男人突的说:“我要杀了他,杀了他不然大家都要死。”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又是故伎重演。故计要重演了?我又成妖怪了,人本来就对未知的东西产生害怕。难道就这么浮浅吗?好吧,干脆我就告诉他们我就是个妖怪好了,天涯社区根本不适合人群居住,我也不害怕名誉受损,只要不是尸横遍野就好。那些人肯离开就好。但是我却被拉住了。明月轻轻的拉住我:“敌暗我明,不要轻举妄动。”我点点头说:“我们是呆在这里还是去逛逛,先找一个可以出来不会吓死人的地方,没人的地方。”其实我很着急的,但是我心里也知道应该淡定,要是这么出去,也许还没把人吓跑,就把人吓进神经病院了。

    晴萱咯咯的笑了:“你啊,真笨这结界本来就是可以活动的。”我愣了一下。活动的结界?

    这个黑暗的好像房间一样的区域居然会动,就好像一个放慢了的齿轮一样。感觉有一点诡异。“结界不就是利用,幻想和气功在现实空间里制造一个虚拟空间吗,你的结界怎么会动?”

    “因为这是我的皮毛做成的,你知道九尾狐有九条尾巴,就该知道有九条命,我被姜子牙杀死一次之后他就把我的皮还给我了。”晴萱一笑说。

    我一惊问:“怎么回事?”

    “你还是先说完个玉贞的事吧,左右今天晚上你都要写你的阳师笔记,第二天还要躲避我们,拿些前世今生来搪塞。看你一个人说能搪塞多久。”我叹了口气,看了一下晴萱:“葬月的子,快到了我们还没找到你们五色使里的一个,何况只有我和浩然留下来护法,要是那四大魔徒抽出一个来迫害祭灯就不好了。”

    “我不是人吗?”素问握住我的手:“我是你的人,我会走在你的前面为你而死。”我看着她那坚定的眼神有些感动的错愕。她那米色的风衣破坏了原本浊世的风采,却多了人的味道和一种温柔。我一笑:“我只是,希望更周详一些。”素问突的说:“你现在计划什么也没用,因为你要会去的。”我呆了一下,昨天我打电话给韩丁,这个朱砂说的貌似我这一生最好的朋友。张口就是:“你妈的,白眼狼,陈世美,你咋还不死,早点死了去吧,混小子,有种你就过来,看我不打死你。”

    我当时有些傻眼到底怎么回事?晴萱古灵精怪的说:“没准还在记恨你甩了人家妹妹那件事。”

    明月突的推了我一下,我根本不知道这些女人在隐瞒我什么?素问和晴萱对视了一眼。晴萱突的说:“反正你是要送他回去的。不能让他再糊涂两天吗?”

    素问点头说:“旧照你的意思吧。”两双明媚的大眼睛,一个温柔中带着从容不迫的力量。另一双带着温柔的妖媚。一个圣女一个狐狸精对持着,慢慢的达成了某项协议,交易物品似乎就是我这个已经忘记一切的人。“你们到底隐藏了什么?”

    “你还记得那个玉贞的故事吗?我告诉过你这是与你有关的。”素问估计是要指东打西了。她不想让我问过去的事。这时候路过了一个社区,里面一群人再说:“天啊,怎么一滴血也没有。”

    我看着看着,晴萱说:“就剩三天了你还怕该来的不来找你?”我远远的看见那个停在人群中尸体,和一个年青而熟悉的背影。他是浩然。杨浩然来了。看来我根本不用担心麻烦不来找我,我耐心等待吧。

    “快说啊,那个玉贞后来怎么了?”明月推了推我说:“快说啊,你对那具尸体就这么感兴趣吗?”我看看浩然的背影虽然我已经忘了很多事,但是忘不了这个在我病榻前无声的流泪的少年。

    但是结界飞跃了这个地段,人群离我越来越远。我淡淡的开始迅速的叙述那个玉簪子主人的故事。“玉贞留在了慈禧的边,那天晚上慈禧对她说:丫头,以后莫要在装疯了,哀家告诉你,要是真进了储秀宫的后面那个专门关皇宫里疯女人的地方,你就真的是后悔都晚了。玉贞只敢说:贞儿些老佛爷教育了。”

    “岁月如梭,有一天曾国藩突然写了一封家书给光绪皇帝。慈禧说了句:亢龙有悔,龙战于野。意思就是大臣的功绩超过了皇帝,但是光绪当时就说了:曾帅还是很忠心的,何况咱们还的靠他保护大清国。但是有个小宫女偷听到了,第二天这小宫女就莫名奇妙的消失了。”

    “可是当,玉贞回去还是和了。还说:原来功高盖主的罪孽比当臣还大,怪不得本朝第一聪明人和珅会选择做一个弄臣。”

    “文慧一声也不吭,当时那个翠玉只有她们两个人。玉贞觉得根本没必要隐瞒。于是她说:鳌拜,年羹尧,哪个不是这个下场,说到这里文慧突的说:姐姐,我听不明白。玉贞又开始说,就听见外面的脚步声,还有慈禧的声音她缓缓地说:来人啊,送玉贞格格回府,之后又问文慧你听明白了吗?这个文慧你听明白没?文慧说:没有。之后文慧被留在了慈禧边。而玉贞则离开了慈宁宫。”

    “此后,就是火烧圆明园的事了,慈禧咸丰,但是她又很在意那些仇恨。所以就搞成了现在的精神分裂,她一方面记着大清国对她的好,贪慕虚荣的权,另一方面则记者叶赫那拉和新觉罗的仇恨。所以她一方面想要覆灭,一方面有不舍得覆灭这个曾经叶赫那拉家族立誓要毁灭的大清王朝。”我淡淡的说,似乎已经无法在进入故事。

    因为杨浩然的出现已经打乱了我的思绪,我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没有耐,和真正的冷静,于是我把自己的真实个埋藏了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阴阳师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